明白法理后要有实际行动才能证实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12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98年春得法,得法后有一种悔恨自己得法晚的紧迫感,所以学法、修炼比较抓紧。99年7月20日迫害之前,我是我们县炼功点的负责人,所以受到的迫害也挺重。2000年在一次严刑拷打中,我求师父帮助,脱开手铐后正念闯出,流离失所至今。在这磕磕碰碰中,走过了近7年的修炼、证实大法的历程,在此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我的一点修炼体会,若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的体会是,学法中明白哪一层法理时,需要在实修中使自己达到那层法的标准,也就是要求自己的行为做到,真正提高心性,同化那一层法境界的要求。即在实修中感性上升为理性,好比上学,把小学课本上的知识完全学会,真正掌握后,老师才发给中学的课本再学习一样。回头再看书学法,法背后的佛、道、神才会给展现往更高修炼法的指导。也才会有新的领悟。以此往复,才能提高精進,不断升华。

可有时由于常人心重和对法不是从理性的坚定,在关、难、矛盾的关键时刻,明知故犯做不好,使自己不能达到或不能完全达到法的标准,事后也知道错和不足,往往没有引起重视,使自己对法的认识只停留在表面感性上。在学法中师父在讲法中讲色魔问题中说:没过去,捶胸顿足的,引起重视后下次就会做好。我从中悟到明知故犯后引起重视,甚至有不原谅自己的心态,从而发自内心深处本性的向内找,找到造成故犯的真正原因,也就是真正明白如何做好。使真正的自己,自己的思维在向内找的过程中达到真正的明白,对不同层法理真正理念明白的本身即为做到或达到不同层次法要求的标准。所以我在学法的同时,也注重做到,实修并重视向内找,真正同化法在不同层次对生命的要求。

举个例子说,我要到北京,别人告诉我说北京在北边,我在往北京走的过程中,又有人告诉我说北京在东边或西边,甚至说得很真切,那么我很可能就会被带动或改变我所认为北京在北边的认识。因为北京在北边只是我问路感知的感性认识。那么我要的是去过北京或在实践中自己亲自证实到北京在北边的真理。若再有人说北京在东边或西边,他说得再卖力,就是说他天天都要到北京去做活,要我随他向东或向西走,我也绝不会被他带动或改变。因为北京在北边的真理是我亲自在实修中亲自证到的理性认识了,任何人任何方式都改变不了。在实修中没做好或故犯了,好比是并没有亲自去北京,而是查地图,什么上北下南的;经过自己的思维思考、论证,好比是故犯后能真正抓住再向内找一样,也就是自己的思维做到实修了,也同样可证到北京在北边的理,同样也不可改变。修炼中重视实修,使自己真正能够扎扎实实达到法在不同层次境界要求标准时,可能就不存在什么被转化或被洗脑的这一形式了。我们主动归正、同化法的同时也就破除了迫害和所谓的考验了。当然修炼还有其它的复杂因素。

尤其在目前正法進程推到了最后的表面,更需要我们彻底放下人,超越人,完全以修炼人的心态,更应以正法中神的智慧做好当前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比如《西游记》中的白骨精,只是变化了三次分子的表面,变了个老头、老娘和女儿。便欺骗了猪八戒,因为他是以人心看人的分子最大粒子的表面假象,而无论白骨精如何变化分子的表面,悟空则都能识破它。透过表面看它的根本。因为悟空不是用人的肉眼、人心在看人的表面,所以它能真正看清物质的本质。我们修炼人就是应该真正站在法上去认识,正法到了最后更要求我们应放下人,突破当前一些表面的假象,才能更好的正念正行,完成我们的使命,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

举个例子:好比孵小鸡,鸡蛋孵化再好,到最后突破不了蛋皮那层壳,谁都会说它是个鸡蛋。但是。一旦突破那层壳,那么就是小孩也会说它是个鸡,而不是鸡蛋。就说这个道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