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剂师黄玉鑫被长春南关法院非法判刑9年


【明慧网2004年10月12日】黄玉鑫,男,30岁,吉大二院,四川省邛莱市人,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医药化学专业,学士学位,于2004年9月21日,他被长春市南关区法院非法判刑9年,目前,黄玉鑫正在向中级法院上诉。

1994年黄玉鑫开始修炼大法,因他坚信大法,按“真善忍”做个善良诚实的人,在群众中口碑极好。吉大二院的两位工作人员参加了9月21日的庭审,并在庭审结束后向法院介绍了黄玉鑫为单位做出的突出贡献的事实:97年毕业的小黄到二院工作时正赶上药剂科上微机,原本对电脑只知大概的他临危受命,并出色完成了科里交给的工作任务;2000年参加了在西安举办的全国药剂师网络论坛;2001年北京兴办的中国青年药剂学术研讨会等,并有多篇论文发表。他在门诊药房改革了药房发药程序,减少了发药出错率。

小黄在工作中从不为自己捞好处,有一次一位药商想感谢他。用信封装了5000元钱给他,被他严词拒绝。药商不死心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结果还是被小黄退回。

因此一传十,所有的药商都知识了小黄从不接受所谓的‘感谢’。对他竖大拇指。黄玉鑫也乐于帮助别人,谁叫替班都不推辞,时常是休息日变成了工作日。对名利从不看重。2002年晋职称,在不成文的规矩下(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他出色的工作被漠视,而没有评上职称,可他依然一如既往的的工作,因为他工作任劳任怨,所以科里每月都多给他一些奖金。2003年非典时,他第一批去了非典前沿,但工资没长一分,反而没有在总院多,可他从无怨言。就是这样一个单位的中流砥柱,却因为说真话而被非法绑架判刑。

2003年11月17日,省公安厅、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刑警支队,南关分局、全安派出所,数十名警察闯入黄玉鑫家中,委主任王桂芹受恶徒才宇宾指使,用欺骗的手段叫开了门,没有搜查证,便查其家中电脑,没找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市公安局的一戴眼镜个很高的恶徒问小黄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小黄没有回答质问他们非法的行为。话没说完上来四、五个恶警把他拖下楼,下楼时小黄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此招来拳脚的毒打。先后被押到南关分局、市局一处、净月一私设的审讯室。经过7、8天的惨无人道的折磨后,被非法关押于第三看守所。

小黄被绑架之后,警察开始全面搜家,搜完后才有一恶徒手拿搜查证让小黄妻子签字,黄妻不签,警察说“你签不签都无所谓,不签也是这样。”可见在他们眼中,法律被视为儿戏。被非法搜走的财物有:工资卡、存折、扫描仪、喷墨打印机HP-1200、HP打印机、激光打印机HP-1000、刻录机、电脑、拷贝机、黄金项链一条、進口录音机一台、移动硬盘一块、优盘一块、手机两部、床单一条、工具盒一个、外置调制解调器一个、电子表两块、以及家中电脑用的全部应用软件(所有物品共价值46000多元)。并将其妻子非法关押于全安派出所长达26个小时之久,派出所在无查实她是法轮功学员后将其押回,并在其住所蹲坑抓人。在此期间小黄只有两岁的儿子不让亲属接,孩子在有病的情况下,在幼儿园住了两夜。不让接小孩的主谋是南关国保的范科长及才宇宾。恶徒们于11月19日晚在小黄家又抓走了来串门的李雪微,于11月23日警察才离开小黄家,每天至少有3-5警察24小时不离。并非法对小黄的爱人处以监视居住,并没给任何法律依据。每天都有人暗中监视,给其家人精神上带来极大的痛苦。

事隔10多日,南关国保用欺骗的手段将小黄的爱人骗到南关分局,并勾结市610说是让取工资卡,结果610的三个人,年长者高个姓李及范科长,还有两个恶警把小黄的爱人带到审讯室,对其非法审讯,当时小孩还生着病在幼儿园,到了接孩子的时候他们仍不放人,后来一平头小个恶徒進来对小黄的爱人進行殴打,全过程南关国保范科长都在场。另处两名大法弟子徐淑香、刑玉玲因此事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徐淑香被放回家不到1个多月于2003年腊月27去世。

2004年8月20日南关法院非法对黄玉鑫、李雪微進行庭审,开庭当开,南关法院一切事情停办,并且听看门的说从市公安局调来15名警察增援。当时各路口都有便衣,那架势如临大敌。小黄和小微被押来时前后各两辆警车开路,红灯不停。可见他们心虚的程度。由于小黄质问徐淑香的死因,小黄说“你们说明徐淑香是怎么死的,然后我再回答你们的问题”可法庭上谁也回答不上来,后来法庭不让他问,也不让多说话。在两个证人一死一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有罪的情况下,李雪微又全部否定,所以法庭草草收场。

一个月后,9月21日再次开庭。在早有预谋的情况下,开庭前后不足20分钟,审判长赵波否定了律师所有合理有力的辩护都不予采纳,而检察人员没有任何充分理由的所谓证据却全部采纳,非法判处黄玉鑫9年,李雪微7年,李雪微当庭不服判决说“我无罪,我上诉”黄玉鑫因考虑到爱人没有工作还要养年幼的儿子,所以没有当庭表示上诉,后来得知其爱人借钱请律师上诉,便同意在上诉书的签字。他那年幼的儿子在小黄两次开庭时,象有预感似的,哭着喊想爸爸,那场景真的让人看了心酸。有时在幼儿园看别的小朋友有爸爸接,他就会问“人家都有爸爸接,我爸爸咋还不来接我呀”。

小黄爱人的同事,因借他们的相机用过,可恶的国安三名恶徒竟然去其家中骚扰,给其同事造成了心理压力。

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却在江氏的邪恶命令之下被迫害得妻离子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