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99年7月去北京上访的点滴


【明慧网2004年10月12日】1999年7月21日上午9点多听说江××集团要在7月22日宣布把法轮功打成×教,我觉得事情很严重,应该马上去北京上访、说明真象,我打车就去了火车站。

火车站人山人海,几乎都是大法弟子,110警车也好多辆。我买票上车刚坐下,就上来五、六个便衣查票、查包、查身份证,我一看可能走不了,就下了火车直接去了个体汽车站。那里也有很多大法弟子,我上了一辆去济南的车,车里满满的人,我想就是站着我也要去。这辆面包车让一个同修包下了,挤了挤就让我上来了,下午4点多到了济南。打车到了火车站,到处是警察、便衣,气氛很紧张,很恐怖。如果有三个以上的人聚在一起,就有警察过来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只要说是就会被带走。

售票处说北京和天津的票已售完(其实是不卖),去北京的汽车晚上七点半出发,大家都在等。眼看着大法弟子让警察发现后一个个被带走,火车站有间房子被他们专门用来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然后再用车拉走。大法弟子此时的心情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晚上八点钟,贴出一张布告,去北京的车不发了,开始退票。

我看见有三个男同修在说话,就过去打招呼,我说我带了600元钱,能不能打的去北京,一个同修又去联络了5个同修。出租车司机是兄弟两人,平时去北京也就800元,看我们很急就开价1200元,我们说只要快一点就行。我们9个人,一个车坐了4个人,另一个车坐了5个人,一个济南的小同修才17岁,也非要去,现在想想真是了不起。

一路上到处是警察,我们就专走小路,跟司机讲着真象,车到河北地界警察越来越多,兄弟俩说有点害怕,不想送我们了,怕出事把他们说出来。我们说绝不会,我们是修真、善、忍的,绝不会干那种事。经过商量,每辆车再加1200元,两辆车共4800元,当时同修不管钱多钱少的都全部拿了出来。两个司机被我们感动了,非常敬重的说,我们兄弟也豁出去了,你们别说话,由我们来应付,就说是单位组织去旅游的。

这时同修聚在一起切磋了一下,我说别怕,只要我们心在法上,有师父在,邪恶不敢动我们。另一个女同修说,人动不了神,人也看不见神。我说把心静下来背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我们各自回到车里继续向前走。

走了大约30多分钟,前面又出现了十几个警察让我们停车检查,是司机下车应付的,司机回来后说查问得很仔细,我就说你们去天津玩,然后再去北京。往前走了20几分钟,又一个岗,有30多个警察,手里都拿着步话机,有的戴着钢盔手拿冲锋枪,让人感觉很恐怖。越往前查得越紧,这时我对同修说,千万别害怕,别紧张,只要有一个怕,我们就不顺利。

到前面一个岗,大约有20几个警察,非常疯狂,指着车大声叫喊,都下车,你们干什么的,把身份证都拿出来。前面车的同修都下来了,我没带身份证,有个同修是吉林的也没带身份证,有点紧张,这时我就集中念力想一个不动就制万动,背《威德》。身边的女同修被叫下车,她带着户口簿,警察对着地址查到当地派出所,和户口簿对上了号。吉林同修是暂住证,也按地址查到了当地派出所。一个警察看了看车里也没说什么,好像看不见我,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一点也不紧张,心很静。问我们是谁组织的,一个男同修说是他,又问了一些话,才让我们走,整整占用了50分钟。

上车后,吉林同修说,我很害怕,所以引的麻烦,这回我不怕了。结果很顺利,有的岗根本不查我们。快到北京的时候,我们看见有24辆全是新的,没有挂牌的面包车,还有部队送货的大卡车,车架焊着铁管,盖着篷布,一看就是特别做的,十几辆一起开往北京。车一辆一辆从我们身边开过去,看得出是针对我们来的,我们大家都很严肃,心里明白,正邪大战就要开始了。

到了北京郊区,司机就不送我们了。我们决定分开走,到一个同修北京的亲戚家汇合。这时已是7月22日早上6点多了,路上查的很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路上大客车、面包车查出来的都停在路边,把大法弟子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人多得无法形容,从郊区往城里去的路上一直是这样。

我们三个人一起雇了一辆小三轮车,我被一个岗截住了,同修说是走亲戚的也不让过。其中一年轻的同修被一骑自行车的人给带進去了,我们两人拦了一辆私人面包车,讲好给他120元把我们带到市中心。走了没多远,因岗太密,司机给查住了,还罚了200元。同修对司机说,你因我们而被罚款,我们是修法轮大法的,是修真善忍的,这钱我们帮着拿。我当时已经没有钱了,同修把她所有的钱都拿出来才150元,司机非常感动。

我们已经没有钱了,有人告诉我们从村子里转到老古城坐巴士可以進城。我们边走边打听,绕了很多弯路,走了30多里,中午12点多到了老古城。也是很严,警察上车查身份证,因中午很多学生坐车,没有身份证,也没查到我们,也没买票就下车了,这时已是1点10分了。到了同修的亲戚家,9个人少了2个,等到2点也没来。我们想去天安门看看情况,同修的表哥开车送我们。一出门拐弯时,和一个拉沙的拖拉机撞上了,面包车撞了一个坑,我们都很难过,我们的钱已经都花光了,就不好意思的走了。

一个同修给家里打了一电话,他们点上留了一个同修在家联系情况,电话一通同修就哭了,家里没来的同修都被抓了。这时她又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她爱人发烧40℃让她赶快回家,其实是邪恶让她爱人说的,同修是一个点上的辅导员,邪恶想抓她。这个同修想回家,我们就去了火车站。

火车站广场上人山人海,人挤人,警察拿着电棍,背着枪,还有武警,一个警察还牵了一条狼狗,三轮车、警车、面包车,警察拿着步话机大声叫喊着,就像魔鬼一样。警察拿着电棍,叫谁打开包谁就得打开查,发现大法书,就被抓走。

5点钟的时候,广场大屏幕上突然播放出攻击大法的片子,说的全是假话,没一点是真的,断章取义的攻击师父。当时在场的大法弟子都无法接受,无法容忍。当时真是晴天霹雳啊!!!大法弟子心情都非常沉重,我想火车站都这么恐怖,天安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心里明白这是一次大考验。我铺了一张报纸在地上,想躺下休息一会儿,刚一躺下,就觉得天在摇,地在动,天旋地转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好像整个宇宙都在转,我知道不管人的表面表现如何,其实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谁也破坏不了这个大法。这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