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锤百炼(二)


【明慧网2004年10月13日】有个警察指着我说:“那个戴墨镜的[我双目失明],你敢说法轮大法好吗?”我说:“我的命都是师父给救的,我有啥不敢喊的?”我用力喊“法轮大法好”,20个声音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在场的大法弟子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幕,惊天动地的壮举。
——本文作者

* * * * * * * * *

(接前文)在2000年国庆节期间有几千名大法弟子進京证实大法,我去两次北京都没达到证实大法的目地,所以还想去,我从三个方面认识到,大法弟子应该去北京证实法。

1、师父在济南讲法中说:“复杂的环境复杂的人群才能出高人。”刚入门时我决心修出三界,没有生老病死就知足了,当迫害的魔难发生以后,我悟到修无止境,只要按照师父的话能做到、做好,想修多高就能修多高。

2、我从法理上认识到人类社会的一切在高层次上看都是反的,从99年7月20以后,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就被抓,上天安门广场炼功,喊法轮大法好就被抓,这是哪国的法律呀?政府还派出大批警察和便衣去车站堵、火车上抓、汽车上抓,用各种办法堵截,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单位、家庭层层象蜘蛛网一样的阻止大法弟子上北京去说理鸣冤。它们越害怕,我们越应该去。

3、师父救度了我、给我法轮、给我净化身体使我这个满身业力、肮脏的罪人能够在大法中修炼成伟大的神,当大法和师父被诽谤、被攻击的时候,我能昧着良心、苟且偷生的无动于衷吗?虽然我眼睛看不见,但我有一颗良心。忠于大法、忠于师父的真心永远不变。上访的路被堵死了,媒体除了诽谤没有一点正面的话,只有去天安门了,这也是让世人看到我们修炼信仰不变的一个方法啊!

本来我打算在2000年10月27日赶到北京,苦于找不到伴,当时那个情况,谁敢领我走啊!?我没走成,迫害就来了。27日晚上,南广场街道办事处赵书记和警察来告诉我晚上不许出去,他们坐在车里监视,出门就抓我,从晚6点到半夜12点每小时打一遍电话,问我是否在家,我不让他们再打电话干扰我,然后睡着了,我梦见师父领着我飞呀,飞得很高,一下子从宇宙边缘飞了出去。

11月3日中午在功友的帮助下,我和她乘出租车到了孟家屯,然后坐汽车去公主岭。我的晕车反应很厉害,在车上一直吐到公主岭。买火车车票时卖票员问我俩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功友说:“你看我俩象吗?!”买好票后有一位同情我的铁路职工提前送我俩去了站台。火车在4日中午到了北京,下午2点我和功友打着横幅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时候,那种激动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当时我俩都不知道喊‘法轮大法好’,站有10分钟,过来一个男青年劝我们快走吧,别让警察抓住。我说:“谢谢你,我们不怕。”

有个老便衣发现了,把我们抓進前门派出所。我俩没有隐瞒身份,晚上就转移到长春驻京办事处。有个警察问我来几次北京了,我回答3次;问和我来的功友,她告诉他1次。那个警察说了一句:到底谁领谁呀!我和功友都坦然的笑了。

5日晚又有六名女大法弟子被关進来,她们都挨了打,是因为不肯说出身份,后来承受不了才说出是哪的。六日下午15名大法弟子被关進来,其中有一个是男功友,他们是租大客车進京的。这些失去自由的大法弟子,此时此刻最需要大法的力量,有人领着我们念法,我也背诵几篇师父新经文《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等。在晚上8点,我们23个大法弟子被押上车,只有我和那位功友没戴手铐,她们都是俩人铐一副,四人挤在一个铺位。警察事先安排一个刑满释放的女人给我们讲攻击、诽谤大法的话,我站出来说:“你快走吧,警察不让你跟我们说话,我们不想听。”

因为我一直是安分守法的公民,没戴过手铐,不知道是啥滋味,念头一出,下了火车,我和那位功友就被铐在了一起,来到市局后,很快又转送到宽城分局,有个当官的问我:“你去北京干吗?”我答:“证实大法好。”那人恶毒的骂我应该给枪毙。他们又去问和我同去的功友,功友给他们讲,炼法轮功使她受益,原来患糖尿病四个加号,现在全都好了。他们把功友送進大广拘留15天,给我一个所谓严重警告放回家了。

功友被放回家以后,我拄着棍一步一步的摸到她家。她见到我高兴的说:“这15天在里边,那里关的都是大法弟子,这些人都是好样的,和她们在一起太好了。”她还告诉我:她儿子心疼她,给她订了7天细餐,花210元钱,可是她一口都没吃着。儿子咽不下这口气,要去找,被功友拦住了,告诉儿子,恶警是在给我们更珍贵的德。

2001年1月18日下午3点,南广街道办事处赵书记领着一帮人,其中有警察要抓我去宽城区洗脑班他们让我拿行李坐上车,来到铁北92中宿舍,和我同去北京的功友也被抓来了,我跟一位老功友说话,办事处的陈淑娟恶声说:“不许谈法轮功。”我站起来问她:“江泽民剥夺了我们信仰自由,现在又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你又剥夺了我说话的自由,你咋那么恶呢?”陈说:“都给你们定×教了。”我说:“我们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怎么会是邪的呢?”

正说着,区长和政法委都来了,我问那个男区长:“你说真、善、忍是正的,还是吃喝嫖赌是正的?”他说:“真、善、忍是正的。”我让他解释清楚为什么抓我们?我们犯了什么法?区长说:“不是抓你们,是叫你们来学习,转变思想。”开饭铃声响起,这些人都借机走了。

我决定绝食。19日上午,我们一起抓来的三个人被他们送到兴隆山洗脑班,陈淑娟在交接班时说:“计划抓十个,现在送来了三个。”我被关在103室,我坐在床上,开始只关了我一个人,关键时刻学法才能战胜邪恶,我背诵了刚学会的《忍无可忍》师父新经文。

一个警察过来说:“你嘴里念叨什么?”我说背经文。他让我背出来听听对不对。我就背,刚背一半,他说:“制止什么?铲除什么?”我说:“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警察气极了,一个劲说:“谁是邪恶呀?”我说是你让我背的呀!他转身走了。

后来又来了两个功友,有一个人邪悟,当问她会不会背经文时她说:“是按照《转法轮》修还是按经文修?”我说:“那都是师父讲的法。”

大屯的一个功友被抓来了,她是被四个不法分子抬上车的,她跟警察弘法,被恶警打了耳光,还罚她举手站着。警察走了,她坐到我床上说话,警察進来问她:“谁让你坐下的?”我说:“行了吧,都是老百姓。”这位功友晚上就和我睡在一起,早上吃饭时,她告诉我,她悟到应该绝食,拿两双筷子都断了。她拒绝上楼接受洗脑,被铐在铁床上,后来她被弄走了。

屋里12张床很快都住满了,她们讲怎样被警察骗来的。有的说去听歌、有的说领老太太去兜风、有的说你出来说句话就被抓走了。她们有的家里电褥子没关,有的水龙头因停水也没关,有的孩子在家没人照管,还有个功友的孩子丢了,才给她放走了……。

在那个所谓的“学习班”,每天早饭后都要上楼看攻击、诽谤大法的电视,找你谈话,不写保证不放你出去。我是学大法、学真善忍的,怎么能听从诽谤、跟谁保证不学大法呢?我不“学习”、不吃饭、也不写保证。那个转业兵对警察说:“我有一年不介入了,家里有两岁孩子,谁上北京你就抓谁,谁发传单你抓谁。”我爬起来问她:“你咋站到邪恶者一边认识呢?”那个警察气得站起来边走边说:“真拿你没办法。”有几个警察要对付我,他们肉麻的吹捧党的领袖江××如何如何,我说:“你还把它当成人物了。”警察说:“你敢骂江泽民?”我反问他:“我说‘人物’咋不对呢?”他们找不到把柄,就开始你一句他一句对准我来了。有个警察说:“你炼功咋没把眼睛炼好呢?”我告诉他们:“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江××能给我生命吗?!警察能给我生命吗?!有了生命才有一切,我就相信大法,我就相信我师父,大法好,我师父好。”

我们屋里不上楼学习,开始绝食的越来越多。马上过年了,这些人关在这里,家里乱了套,有找政府的、有找门子的、有找熟人的、找派出所的、找街道办事处的,吓得抓人的人都躲起来了。

在1月23日大年三十下午我被放回家,由于晕车和身体虚弱,来到母亲家我就躺在地上了。缓过来点我发现家中无人就去问邻居,这才知道我妈去儿媳妇家过年了。我求邻居给我妈和儿子打电话告诉我回来的消息,好让他们放心。我拿着行李艰难的回到家,我跪在厨房的地上淘点米,做了点粥、吃点咸菜。等我躺在床上感觉好多了。虽然吃了很多苦,心里头却感到很踏实和舒畅,我又正念闯过了这一关。

儿子在半夜回来看我,儿子说他本来没有抓到春节值班的纸条,因为妈妈被非法抓走了,他没心思过年,就换班了。儿子看见我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心里很难过,我安慰他说:“不用为我担心,放心吧,没事。”

年初二晚上8点,派出所所长赵书记和委主任来我家,赵书记说:“让你回来过个年,你不写保证,还得跟我们走。”我说:“你说得真好听,你让我回家过年,你管我死活吗?我在那5天没吃饭,回到家一个人都没有,我爬着做口粥吃咸菜,我给你保证什么?你说炼法轮功就枪毙,我现在就跟你走,啥都不好使。”那个所长说:“就你好使,不理她,咱们走。”走了。

二月末,南广场街道办事处、610头子齐××、宋××……、委主任和警察又来抓我。我妈闻信事先把我锁在屋里。宋××往我家打电话,骗我说他是我儿子同学。我说你不是。宋原形毕露的叫嚣:“你再不让儿子把门打开,我们就撬门了,送你去劳教三年”。我说:“你是政府工作人员,应该知道撬门是非法行为,你是知法犯法,我会告你。”。

在二月末还有一次妈妈急忙来锁门,说他们还要抓我,后来我听说他们找不到我,就去母亲家威胁老太太,如果不替我写一个不去北京的保证,就撬门抓人,送劳教三年。妈妈胆小怕事,让儿媳妇写了保证,他们才罢休。我跟家人说,不是我写的一概不承认。

那个陈淑娟还跟我说,我要是坚修大法一修到底就是要跟××党干到底。她真是不明事理,我们修大法,跟××党有什么关系?我们没有跟谁对着干的心。

在四月末宋××给我打电话,他说齐部长有好事找我,那个610头子在电话里说:看我生活困难,要救济我。我马上婉言谢绝了。因为我知道救济我是属于民政部,而我一个双目失明的人,生活都不能自理,他们几次三番的抓我,还要撬门抓我,他们会有善心吗?一定又是阴谋,目地想蒙骗我在转化书上签字,我决不上当。

一位没走出去的功友想和我搭伴上北京证实法。功友A和外甥女觉得以前没做好,也想去,我认为证实大法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就这样,我们四人于9月14日取道公主岭,来到北京。15日下午1点半在天安门广场我们打着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连喊三遍,后来都被抓進前门派出所,关在大铁笼子里。20个来自不同的地方为了一个目标来证实大法的大法弟子,共同学法背师父的《洪吟》,发正念,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

有个警察指着我说:“那个戴墨镜的[我双目失明],你敢说法轮大法好吗?”我说:“我的命都是师父给救的,我有啥不敢喊的?”我用力喊“法轮大法好”,20个声音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在场的大法弟子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幕,惊天动地的壮举。

到了晚上,警察把我们10个人装上汽车,拉到顺义县。他们把我单独领到离拘留所很近的派出所,让我坐在院子的地上。他们用树枝抽打我的脸,用皮鞋蹭,使劲踢脑袋及全身。四五个恶警往我脸上吐口水,有个人说“给她扔下水道里、放狗咬她”。我在心里一直发正念,求师父救救我,后来我想到师父说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稳定下来,念正法口诀。

有个人把我拎起来再往地上扔,当第三次扔下来时,他的手机摔到地上。这时他们都去看手机坏了没有,沉默片刻,有个人说:“你再不说是哪来的就给你活埋,这院里都埋三十多人了。”我正告他们:“怕死就不来了,来了就不怕。”

折腾了大半夜,把我领到屋里坐在凳子上,不许睡觉,不断拍桌子。到了16日上午,他们用欺骗的手段,从功友A那里知道我的身份,我被关進拘留所。四号见到功友A,她给我讲了受迫害的经过,在电棍下她没有屈服,警察又骗她说:“你们一起来的,说了就让你们一起回去。”善良的她轻信了骗子的话,她很难过,我鼓励她,一定要坚强正念。在17日,我和外甥女被长春南广场派出所两名警察和南广场街道办事处的马××从北京非法押回长春,外甥女被他们非法判劳教一年,在派出所的警察让我交出钥匙去家里搜查,我正告他们,我上北京说法轮大法好有什么罪?你们抓我是非法的,搜查我家也是非法的,将来我把你们都要告上历史的审判台,决不放过你们。

那个人就走了,18日下午我被送進宽城区洗脑班,在凯旋招待所三楼。上了床我就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我记得做了一个梦,在一个魔窟里都是圆圆的洞,出了房门一看,所有的房间门都是一样的,我下了楼,很快就走出了这座地狱。我心里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一定会凯旋而归。

吃完饭,让我们去楼下晒太阳,我和几个功友互通了姓名,交谈中知道只关了五个人,有一个写保证的。我们在一起背《论语》。在晚饭前我们又洗了澡,这五人分在四个房间不让来往,因为我行动困难,晚饭都在我屋里吃。610的几个人看我们吃饭,笑着说只要你们吃饭就允许在一起。我听到他们笑得那么开心,悟到这饭不该吃了,我决定绝食。

虽然禁止来往,可我上厕所、用水、洗脸都得有人帮助我,我给她们背师父新经文《也三言两语》,并抄写下来,银行的小刘在抄写时被发现,她把纸塞嘴里咽下去。我跟610男头目孙书记说:“你不让她们上我屋里来就是怕我。”孙说:“是怕你,怕你叫她们上北京。”原来如此!

21日晚7点长春铁路职工大法弟子刁静把9岁的女儿领来托我照管,她要跳窗跑出去。我马上发正念阻止恶人过来,祝她成功。每天恶警几分钟走一趟,可是半小时过去了,听不见任何声音,小孩跑过来告诉我:妈妈跳下去了,会不会死呀,她要哭,我搂着她说:“师父会保护你妈妈的,放心吧,你明天就能见到妈妈。610终于发现有人跳楼跑了,一阵慌乱中,女头目气急败坏的说:上车站去抓、上她家抓、一定要抓住她。”折腾到半夜,也没找到功友。我心里高兴,刁静终于逃出了魔窟。

他们在我门口设了道岗,我让功友女儿上床睡觉。第二天早上功友的女儿被爸爸领走了,紧接着610都到我的房间给我们开会,气氛很紧张,男头目张嘴骂师父一句,我们三个谁也没吱声,女头目也骂一句师父,也是相同的一句话,还是没有人吱声,写保证书的人被他们放了。这一天我一直想我为什么不敢站出来说话呢?我为什么要怕呢?敢于上北京证实法,在这里听见骂师父却不敢吱声,我算什么大法弟子呀!内心很痛苦。我决定一定跟他们讲真象。

这次等男头目来了,我就告诉他开会时骂我师父是有罪的,请他尊重我师父,否则我们的谈话就无法進行。男头目表示一定尊重。我告诉他:“我的师父救了我的命,你骂我师父我们心里能好受吗?你也会因此造多大的罪呀?!宪法规定有信仰自由,法轮功太好了,有上亿人在炼,我们说法轮大法好就抓到监狱判刑,这能对吗?当年刘少奇给整死了,后来不也平反了吗?别帮江××捧臭脚了,不要做江的殉葬品!法轮功一定会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在绝食第五天,男头目来和我谈话,让我吃饭,在这呆两月学习班就结束了,允许我炼功。我说:“那天我立掌警察告诉我,炼哪个手打哪个手,你说话不自相矛盾吗?” 女头目要给我灌食,我坚决拒绝。她放下碗,说你的命太不值钱了,我说:“在江××的眼里老百姓的命不值钱,可是在我们师父的眼里,我们是最伟大的生命。”

绝食第七天,晚上我的血压脉搏都很虚弱,他们在晚上把我送回家。当我躺在床上回想起在洗脑班的九天里有两位功友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帮助,给我打热水、洗脸水、扔垃圾、帮我洗衣服、领我上厕所、洗脸刷牙、当天气降温时送我衣服穿、甚至在绝食后期给我倒尿。在此我向这两位功友表示感谢!向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表示感谢!

在洗脑班里因为没有发出强大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因素,没有坚持炼功,同时掺杂了很多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使身体承受的痛苦很大,胃疼得很厉害,也不知道饿,这个状态持续很长时间。回来后听到有的功友说了很多不理解的话,外甥女在劳教期间走向反面,当了“帮教”,使我非常痛苦。为了排解苦闷听过评书,在功友的帮助下,纠正了这个状态。就在我回家第二天,来了两个女人强迫我妈把我锁在屋里。我支撑着来到门口,问她们叫什么名,是谁让锁的,没有得到回答,我被非法拘禁40天,在我坚决反对下,说服了母亲,我才恢复自由。

我和跳楼出去的功友刁静取得了联系,约她来我家,我们终于见面了,她很虚弱,腰疼使她只能躺在沙发上。她给我讲跳楼的经过,功友说:刚跳下去,人心就出来了,结果腰部摔伤了,她爬到墙根,神奇的越过墙,她咋翻过墙去,一点记忆也没有,是师父在帮她,她几乎是爬出去的,碰见好心人给她叫来出租车,终于逃出了魔窟。腰伤得很重,只在外住了1个星期就回家了。当时是站前办事处610不法分子从她的单位把她非法抓走,单位也配合了抓她,而宽城区洗脑班让她写保证,与大法决裂,不写就不放人,逼得她跳楼。现在她摔成重伤,这三个部门互相推脱责任,谁都不管,她说单位以下岗为由强迫她上班,她只好拖着伤痛去,没有办法,家里没钱,孩子还要上学。后来我不想连累她,就和她断了联系。当我在网上看到刁静于2003年春天含冤去世时,我心里很难过,这是江泽民流氓集团的又一笔血债,善恶到头一定要报的。

长期以来,我一直处于南广场派出所与南广场街道办事处、东三条社区的监视之中。有位功友的单位在我家附近,有一天她把单位同事吃剩的黄瓜拌干豆腐装满一大茶杯给我送来,她说扔了怪可惜的。监视我的人举报给派出所,姓杨的警察把这个功友从我家非法抓走了,我急忙拄着棍去通知她单位去派出所要人。然后我拄棍来到南广场派出所找杨民警说理,为什么平白无故抓人?杨说怕她领我上北京,还向我道歉,让我放心一会就放人。下午单位领导把那个功友从派出所接回去了。

我还知道办事处有个姓程的在我家对面发廊里监视我,到节假日、敏感日子,他们日夜监视,并且经常上门骚扰。在中央领导大选举时,他们监视我半个月,每天晚6点就来敲门,查看,他们无数次的电话骚扰,当我拿起电话,他们就不说话,我指出他们是流氓行径,有损政府形象。

我们单位发给我困难补助表,南广场街道办事处不给盖章,他们还到我单位去无理吵闹,不让单位救济我。即使他们这样对待我,而我在与他们接触时还善意的向他们讲着大法真象,我在揭露迫害我的那些事实,又告诉善恶必报的道理,以及迫害大法弟子的下场。

我母亲在我失明以后,不但在生活上关心照顾我,她还曾经教我背会很多师父经文,那时的身体健壮、红光满面、精力旺盛。自从受谎言蒙蔽、受坏人挑拨,母亲开始对法轮大法抱有不好的态度,还谩骂师父、骂大法弟子、到处去讲法轮功的坏话,我知道这样做的她的下场是什么,心里极为痛苦。可这是亲情得去掉,我只能努力把真象讲给她,听不听还得她自己选择。我妈身体逐渐消瘦、无力,还得了糖尿病,为了挽救她,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不断的向她讲真象,不让她再帮助坏人迫害与仇恨大法弟子。在我不断的努力下,妈妈改变了态度,逐渐重新认识到法轮大法好。

其实江××坑害的不止是我妈一个人,有多少修炼人因为放弃了修炼而失去了生命,失去了这个千载难逢的修炼机缘!有多少修炼人因为不放弃修炼而失去了生命,又有多少世人在谎言宣传下,反对和仇恨法轮功,甚至于参与迫害大法修炼者,犯下弥天大罪而死于非命!

那么至今还有多少曾经诽谤、声讨、签过名的人,每天都沉迷于花天酒地与尽情的享乐之中,却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人们快清醒过来吧!对真、善、忍大法是相信还是反对就是生与死的选择,善恶一念决定着你的未来。我常常看见法轮飞快的旋转,源源不断的把白色物质送到我眼前,看着自己日新月异的变化,我想到了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心中无限感慨,我想到自己从头到脚满身病业被彻底清除,想到我在梦中多少次被仇人追杀,还有邪恶黑手要置我于死地的真实情况,如果不是师父的救度,为我消除和承受,给我保护与帮助,即使我有天大的决心,做得再好也无法偿还那生生世世欠下的债和罪恶。师父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也感激不尽。

我能从巨难中走到今天,全是大法的威德,师父的指点与帮助,我把自己时刻溶于法中,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我在大法中成长,大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路总有尽头,在大法修炼的这条路上,我要跟随师父一修到底。

这篇文章压在我心里酝酿了很久,犹豫再三,总觉得自己很多地方做得不好,羞愧难当,再加上文化水平不高和眼睛失明的原因,迟迟没有动笔。现在我认识到了,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我的基点应该放在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方面上,同时给国际人权组织和正义力量提供迫害的证据,早日结束这场迫害。我坚信:“法轮大法必成,法轮大法弟子必成!法轮大法的精神是任何暴力和谎言都无法战胜的!”。

感谢师父慈悲苦度!
谢谢大家!

个人体悟,如不足处请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