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处处讲真象

2001年以来我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13日】此前的正法经历我曾在明慧网上发表过,这次想向师父和大家汇报其后的情况。

一、用书信形式讲真象

2001年底镇派出所和村里从教养院把我接回家。2002年春明慧网刊登了长春市各市区、县及公安厅、市公安局、法院、人大、政些等部门领导的职务、姓名和电话。我完全用善的一面写信讲真象。我写信对象的阶层跨度很大:上至中央领导,下至安徽省一个要饭的孩子的父母,给中央领导的信都是按门牌号寄出的。我们当地明慧周刊上选登的讲真象地址,包括610、公安局、劳教所、诽谤大法的教材出版部门等等,我都会尽量一一寄信讲真象。与我曾经有过业务关系的人我也都寄信讲了真象。

二、在日常生活中向亲朋好友讲真象

亲朋好友的红白事情我都去讲真象、发光盘。对于发光盘的问题,我还有一个看法:我们应该对真象资料负责,我所在的农村,很少有人有VCD,所以大面积发就不适合,我主张面对面给:家里既有条件放、本人又愿意接受,这样才不浪费,也避免无知的人毁坏光盘造业。

买卖东西时如果对方多找钱或多付款我也会抓住机会讲真象,告诉他大法对我们的要求,然后再进一步告诉他们自焚等的真象。

2003年春天,同村一个比我大几岁的人卖货时收了100元的假币,找到我让我拿到我女儿的商店里在进货时帮他把钱花出去,他老伴为了这张假币上火,犯了糖尿病。我告诉他我女儿学法轮功后收的假币都销毁了,学大法的不能骗人,然后我说:“我给你100元钱,你当面把这假钱烧了吧。”他们夫妻俩都说谢谢我,我说要谢就谢我们师父,是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不骗人、关心别人的。

我们当地有6个浴池,我总是轮换着去浴池洗澡,穿着我那个绣着“善有善报、真善忍”的背心。在那里常和警察、乡干部碰到一起,经常和他们谈论法轮功的话题、给他们讲海外大法的洪传形势,他们中90%的人不反对大法。这些浴池是我讲真象的好场所。

凡是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见面总能很快的转入正题、或直接进入正题。

经我手发的资料我都用信封、或自封塑料袋装好,信封上写“传阅亲朋积功德、世界需要真善忍”等,或在塑料袋里装上大福字,我觉得这样更郑重一些,会得到被救度者的重视和珍惜。

三、对警察讲真象

2002年10月,镇派出所不法警察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抄走了我的讲法带,我去派出所找所长聂××要,他当时不在,我等他的时候就在他办公室的床上盘腿立掌发正念,副所长揣××看了一会儿,问我:“你怎么上这儿炼来了?”他以为我在炼功呢。我说:“这是发正念、除恶呢。”在这之前,我曾经把自焚光盘送到他家,他当时答应要看。

2003年7月16日,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王××半夜11点多带着镇派出所副所长揣××和6、7个人跳墙進院让我开前门,我义正辞严的坚决拒绝开门,并指斥他们半夜扰民、反复骚扰百姓的劣迹。他们从厨房的窗户爬进了我屋里。我坐在褥子上盘腿发正念、身正腰直、自己感觉象一座大山一样,我不理他们,一直发正念。王××从我褥子底下翻出两个纸条,他念给大家听:“声援芝加哥起诉江泽民、声援全球大公审。”整个房间静了下来,我感到“起诉、公审江泽民”这句话不仅警察们都听见了,众神也都听见了。

王××念完说了一句“写他干啥”就把纸条还给了我。他看见我褥子底下有钱就问我:“你把钱放这干吗?”我随口说“方便”,后来我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揭露2000年12月18日警察借非法抄家的机会偷走了我家的300元卖货钱的事,但我当时没有悟到,真是对不起师父的点化,错过了好机会。

王××又问:“你还炼不炼?”我回答:“我24小时都在炼。”我质问他:“你们为什么三天两头来骚扰我们?我干什么了?你们凭什么三更半夜跳墙?”他无言以对。我声音很大,他怕别人听见,让我小点声。后来的对话中我声音也都很大,他们很心虚,不一会他们走了,我下地时王××说:“不用下地,别出去了。”我说:“我关大门去!”

他们走后我也没睡觉,我告诉老伴(不修炼)不能怕他们,遇到这样的事一定要底气足,声音大。趁着天没亮,我出去在我家周围贴了10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标语。

2003年10月15日,镇派出所来了3名警察要绑架我去市里办的洗脑班,他们说是县610头子刘××点名要我去的。我笑着说:“他让我去我就去呀?我不听他的!”我向警察讲真象,历史教训、善恶报应等等讲了很多,并嘱咐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们都明白了、走了。然后我就去了市场,30分钟后,镇610头子张××又和村长来到我家,见我家没人就让对门的我父亲转告我去洗脑班,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后来从洗脑班回来的学员说,我们镇派出所所长聂××在洗脑班上当着大法弟子的面对警察和领导们说:“你把×××(指我)弄来,他还不得坐在桌子上跟你喊哪!他爱炼就炼去吧!”(他清楚的知道,警车把我从教养院接回来时,我穿着绣有“真善忍”的背心,后来回家后我也经常在公共场合穿着这个背心干活。)

2003年12月4日,我们镇派出所所长换人,聂××走了,新任所长毛××开着警车带人来到我家,很客气的说“看看你,认识一下。”后来又说:“你就说不练了,自己在家炼还不一样?”我说:“那不行,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不愿意说的话可以不说,但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

2004年8月25日晚9点,村书记带三个警察在我大门外叫我出去一下,问我有没有外人在家里住,我知道他们在追找县里被邪恶通缉的同修,我告诉他们说没有,他们就走了。第二天我去镇派出所找昨天来的警察,说:“我已经跟你们说了,夜间不许去我家,我老伴怕吓。”我追问他:“是哪个局长让你们来的?”他说“不是局长,你问这个干吗?”我说“我去告他,半夜三更指使你们扰民。我如果犯法了,你们带着证件半夜来抓我的话不是你们的错,但我没犯法,他们没有证件、不是执行公务,你们就是犯法、扰民。”后来我又向他和所长以及另一位警察从文革讲到了曾庆红访问南非时雇凶杀人的丑事……我最后告诉他们:“我是真心为你们好,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事”, 所长毛××点头认可。

三、节约钱用在做资料上,以及与家人的和谐相处

师父给我安排了日均20元以上的固定收入。在教养院被非法关押的两年里,我一共花了310元钱,其中只用一元钱买过一袋精盐,其余大多数用于支援别人买生活用品。师父教我们不浪费粮食,师父吃饭时连稻粒都扒皮吃了,掉在桌上的饭粒也捡吃了,师父是在给我们做榜样。我这方面也照着师父的样子不浪费一粒粮食。第二次从教养院回来之前,我告诉教养院里的其他同修:要节约每一分钱用在救度众生做资料上。

在家庭中,为了避免因为用钱问题和老伴出现摩擦,我主张和不修炼的老伴把固定收入各分一半,她存钱、我做资料救人。但如果一次拿出300、500,我老伴没什么意见,一次拿出千元或几千元她就舍不得了,总有点心疼。我就劝她:“我不打你、不骂你。我不抽烟、不喝酒每天就能节约10元,因为修炼没有病每年也能节约上千元。是因为学大法才节约了这么多钱,而且身体好,上楼都隔一个台阶上一个台阶,吃的方面什么也不馋,有大酱就能吃饱饭,你说这多好。”这些都是她实实在在看到的,所以她也就不干涉了。我刚从教养院回来时,她还经常在夜里骑自行车陪我发资料。

四、我的不足

师父有时会考验我。一次我梦中看到了很多钱,我先捡大票、再捡小票,只剩下几张小票没动,后来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我,说明我还没有放下对金钱的执著。还有在梦中过色关,我也有没过去的时候。还有一次白天出去发资料,当时就因为我的怕心演化出了一个看似很危险的假象,后来明白是虚惊一场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的怕心。

几年来,师父一直点化我、看护我,我深深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师父在2004年元旦向大法弟子问好时鼓励我们“在神的路上精進”。师父最近又要求我们:“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洪吟·正念正行》共勉: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点滴小事记述如上,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后记:此文作者是一位年近70岁的老年同修,这位老同修在任何环境下从来都是乐呵呵的,那笑容谁看见了都觉得心里敞亮,连教养院的警察都非常“喜欢这个老头儿”。老同修怀大志而拘小节,衣着打扮也非常干净得体,身上处处体现着大法弟子的乐观、光明的美好形象。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