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真象标语写在看守所、拘留所门口

【明慧网2004年10月13日】2000年冬,我县许多大法弟子因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而被非法绑架,关押,劳教。

因长时间学不到法,不能正念闯出魔窟,恶警与恶人对他们经常進行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使其难以继续承受这种非人的痛苦。一天公安局政法委书记刘耀华告诉他们哪天哪天就将他们转到县党校由公,检,法,司办班(洗脑班)强行转化。被关押的同修带信出来让外面的同修帮助他们。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我们是宇宙的保卫者,我们大法弟子又是一个整体,当时外面的同修在发放真象资料,挂横幅,贴不干胶方面做的比较好,自己认为外面的同修所做的一切就是在抑制邪恶,制止邪恶,也是在清除邪恶(那时因为师父发正念的经文还没有发表)。当时心想,邪恶想继续用办洗脑班来迫害大法弟子,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更不能承认,它说了不算!洗脑班,它办不成,不能让它办成!清除邪恶,制止迫害,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就在邪恶妄图办洗脑班的头天晚上,我和女儿在公安局周围居民区发放了真象传单,夜间两点我又带上一桶红色油漆和笔,骑车直奔邪恶集中的地方,看守所,拘留所,公安局,那时思想很静。

我边走边背师父《洪吟》中的“大觉”:“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

我在看守所、拘留所门口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写完往院里撒真象,然后来到公安局,我先将公安局外面停放的几辆汽车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公安局院内西侧楼上有值班人员進進出出,院内有一盏不太亮的灯,但院内、门口与这条路上的一切都清晰可见,我什么都没想拿笔就写,当我写到一半时,突然从看守所方向过来三个并排骑摩托车的人,都一脚擦着地,边走边说话,而且走到对着公安局门口时,不再前行,说着话,头同时朝我望着,当时心里稍有点不稳,但马上静下来,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事是最正最正的事,也是最好的事,是在救人,怕什么呢?他看不见我,不管他!今天,豁出去了,就这样心平静了坦然的往下写着,好象我身边什么没有。三个人走了,我写完撒上资料骑车离去。

我骑车来到检察院这条街,检察院、法院、县委、县政府都在一条街上,正好一块儿做下来,同时把这条东西大街两侧的电线杆一个不落的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法正人心”。一桶漆用完了我也写到街的另一头,回到家中觉的做的还是不彻底,我就又把以前做好的横幅带上,再返回挂到县委、县政府、公安局的大门口。这过程中碰到不少人和过往的车辆,有的从我身边走过,有的过来看看写什么,然后悄然离去。

这次对邪恶震慑很大,而且另外空间里邪恶因素被大量清除了。洗脑班真的没办成。正如师父在《也三言两语》中所讲“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其实这一切又都是师父在做,只是我们在人世间的表现而已。

后来从这件事中发现自己整体意识太差,如果把事情和同修切磋,整体协调好,大家都行动起来,把全县的大街小巷彻底的做一遍真象资料,让全县人民都知道邪恶的丑恶嘴脸,迫害好人的邪恶行径,彻底的揭露邪恶,那是什么力量?那结果可能又是另一种情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