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对师父的坚信使我破除了邪悟


【明慧网2004年10月13日】我1954年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小山村,因家境贫寒,没有钱治病,从小就被疾病困扰,留下了气管炎的病根,一到冬天就咳嗽。我在家排行第二,姐姐大我10岁,家里的一切都是姐姐帮父母去做,父亲是铁匠,一个月工资才三十多块钱,维持全家六口人的生活。1959年大跃進时,父母每天上班只吃一点野菜,1969年我中学快毕业,一年只需十几元钱的学费都拿不起。结婚后,丈夫的脾气不好,挨打挨骂成了我的家常便饭,77年父亲病故。由于常年生气上火,咳嗽不止,94年经医院诊断我患上了肺癌,已是晚期,卧床不起,这时候丈夫变本加厉的打骂我,恨我不能干活了,打的我鼻口出血,穿皮鞋踢我的腿,我的腿被踢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有时不敢睡在屋里,就到外面的草垛里过夜,望着远处父母的坟,我放声痛哭,我想到了死,想到了离婚,但是我已是身患绝症的人了,还有两个孩子,我默默的哭泣。

1998年经乡法轮大法辅导站小张介绍,我丈夫修炼了法轮功,经过学法炼功,他变了,他在学校是出纳,算帐算出了六百多元钱,他都交给了校领导,一分钱也没贪,他善良了,对我说话也和气了,他说大法真好,你也修吧。听了他的话,我很高兴,我同意学法炼功了。经过9个月的学法炼功,我的病奇迹般的好了,能骑车去学法了,能干家务活了。

在我患病前后,我知道的人有得脑血栓的,肝腹水的,脑出血的,糖尿病尿毒症的,白血病的共十人都与世长辞了。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都是佛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我们身心受益,家庭和美,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

1999年7月20日,大法遭受邪恶的迫害,小张因坚定修炼大法,坚信“真、善、忍”被非法判刑十一年。我默默的保护好大法书和资料,学法炼功、讲真象、发正念。丈夫晚间挨家挨门挂真象资料,白天我去田间地头。

有一天,公安局的两个人来了,我善意的向他们讲真象,讲我们身心受益的体会,他们都说我们也知道大法好,可是上指下派,我们也没有办法,大姨,你要炼就在家里炼好了,说完他们笑着向我们挥手告别走了。

2004年6月的一天中午,我在家里学法,突然外面传来一声“二姐”,我抬头一看,是以前的同修,那时候她特别“精進”,因为讲真象、贴传单,被非法劳教两年。期满她被放回来了,见了她,我特别高兴。我没有想到她已经邪悟了,她要我烧大法书,我说我不烧,他是大法,我不能背叛师父。她胡说什么你自私等等,我在一时被她弄糊涂了,烧了一本《转法轮》和几本新经文。当时我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我感到我什么都没有了。

第二天我应她要求到她家,桌子上放了一大堆书,她看看我笑了笑说,你看这本书做人。我说我不看,我知道怎么样去做人,师父在《洪吟》“做人”里说:“为名者气恨终生,为利者六亲不识;为情者自寻烦恼,苦相斗造业一生。不求名悠悠自得,不重利仁义之士;不动情清心寡欲,善修身积德一世。”她又递给我一本书,我接过这本书,心潮起伏不平,转身走了。我回家便翻起了这本书,找啊,找啊,怎么也找不到师父的话。我马上悟到了这不是我要的,我必须马上把它送回去,不要它。我把书还给了她,她接过书要我写所谓的“决裂书”,我说我不写,师父就是师父,我决不会写的。她说,你不写咱们到乡派出所走一趟,我说我谁也不怕,她反感了,说了一些谤师谤法的话。我如梦方醒,赶紧回家。

这时我悟到了,我的执著被魔钻了空子,我失声痛哭。

我一夜无眠,太愧对师父了,我忘恩负义,悔痛的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好痛苦啊。 师父在“心自明”中说:“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 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象大显天下茫”。 我执著圆满,被邪悟的人带动,并造成了毁书的大错。

师父是慈悲的,让我及时醒悟。我还藏有了两本《转法轮》,还有经文。后院的邻居在大法遭受迫害后信其他的东西了,听说他们要把大法书毁掉,我知道后马上把大法书收回来了,其中有一本《转法轮》,《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洪吟》,还有经文。有个常人有一本《转法轮》,我也收回来了。保护好大法资料,保护好大法所有的书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天职。

我给以前的同修送去了讲真象的光盘,她看完以后,已放弃四年的她又开始修炼学法炼功了,我教她炼功动作,帮她改字,互相切磋,学法交流,我们都得到了提高。

我要忍苦精進,凡事向内找,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把自己这颗粒子溶進伟大的佛法之中。自身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