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迫害大法学员的部分酷刑

【明慧网2004年10月13日】大连教养院自99年7.20之后,追随邪恶的江氏犯罪集团对大法、大法学员行恶,对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大法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该教养院对外掩盖罪行,粉饰太平,欺骗大法学员家属及世人。

一、女队

在女子大队,大法学员被关押之后都经历了小号酷刑、强制洗脑、强迫劳动等迫害。每间小号(禁闭室)里面放了3至4个四面用方形不锈钢管焊接成的笼子,笼子长约2米,宽不足1.5米,高约2米,大法学员被关在里面强迫放弃修炼。这里是对大法学员施用酷刑的主要场所。小号由大队部亲自挑选的普犯看管,多数是屡次劳教的惯犯,打人打架,心狠手辣。对大法学员用刑迫害每次都是在大队长、中队长指使或同意下进行的。当其余普犯上工了,四防把住走廊不许别人进入,然后在小号行凶,用抹布将大法学员的嘴堵上,防止声音外泄。大法学员在这里受到的酷刑主要有:

1.戴拳击帽:入小号的大法学员都被强迫戴拳击帽,赤着脚,有的学员一戴就是半年。在所谓的严管期间,不让大法学员洗漱,洗头洗脚,更不让洗澡。拳击帽紧紧扣在头上,下巴勒紧不透气,夏天又闷又热,长期戴着头昏脑胀。大法学员李玉梅头上都生了虱子,恶警们就把她的头发全都剃光。

2.劈腿:将大法学员整个人悬吊起来,用绳子或床单撕成的布条穿过头上戴的拳击帽顶部,将头固定在笼子顶部,两只胳膊和一条腿被拉平用手铐和绳子死死固定在笼子上,只剩下一条腿悬空。恶犯行凶时,把这条腿向另一侧使劲拉开,使两腿在身体两侧成180度平直,然后松开再劈再松开,反复进行。同时逼问大法学员转不转化,邪恶的叫嚣“不转化就劈断你的腿。”受此酷刑的大法学员胯部就像被掰断一样疼痛,有的大法学员疼得昏了过去,腿失去知觉,恶犯就说:“她的腿没知觉了,缓一缓,等有知觉再劈。”大法学员被这样折磨后,有的半个月或一个月不能走路,有的半年后才能正常行走。大法学员王丽君、满春荣、仲淑娟、孙燕、王淑红、王宾华、万晓辉等都受过这种迫害。主要的凶手有张秀娟、高滨凌、孙波、郭玲、赵辉、王欣、葛红、张阳等。

3.“五马分尸”也叫“开飞机”:将人吊绑在笼子上,头、两臂、两腿被强行拉直成“土”字形固定在笼子上,嘴里被塞進抹布。

4.性虐待:恶犯将大法学员在笼子里固定成“五马分尸”后,把大法学员的床单撕成布绳,每隔约5厘米系一个疙瘩,恶犯一前一后在大法学员胯下拉动这根绳子,将胯下全部拉破,血肉模糊。恶犯张秀娟说:“不转化就把你锯两半。”恶犯用脚狠踹女弟子的阴部,造成小便便不出来。丧心病狂的坏人还扒掉大法学员的裤子,往阴道里塞辣椒和辣椒面,还有的用拖布把、刷子、椅子靠背角往阴部撞,往里捅,造成大法学员下身大流血不止。仲淑娟被用刑后大出血,小便便不出来,要求上医院,大队长韩建旻、万雅琳怕恶行败露,逼她吃消炎药,不让上医院。

5.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大队长韩建旻亲自制定小号规定,关小号第一周连续七天七夜不许睡觉,打背铐,罚站,不许动,站不好或打瞌睡就延长罚站天数,只许早、中、晚一天三次大小便。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学员不许大小便,致使大法学员王日清便在了裤子里。罚站一周后,每天只许睡两个小时(半夜11点至1点)。长期的罚站造成大法学员腿脚严重肿胀、发黑,痛苦不堪。

6.野蛮灌食:大法学员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和精神、肉体摧残,绝食抵制迫害。邪恶的干警和狱医就对大法学员野蛮灌食,用很粗的胃管从鼻腔插入胃里,一天灌食两次,有的大法学员鼻腔和食道被插破,鲜血直流。大法学员张晓丽绝食期间,邪恶为了折磨她,管子插进后长期不给拔出。

7.人格侮辱与精神摧残:在小号里恶犯将大法学员摁在地上,用背铐铐住,在大法学员的身上写谩骂大法的下流语言。还将大法学员头发强行剪掉。

为了达到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的目地,恶犯们在大队长韩建旻、副大队长万雅琳、副大队长苑龄月指使下对大法学员用棍棒、床板毒打,用开水烫,用别针扎等手段迫害。为了逼迫王日清放弃修炼,邪恶之徒把一个患有间歇式精神病的普犯和她关在一个笼子里折磨她。大法学员李萍在被折磨成全身不能动的情况下,恶犯张秀娟、谢小莉在夏天用三床棉被捂她,并把虫子放到她的身上咬她。李萍大便后不能自理,谢小莉就用刷子刷她的肛门。在小号里,冬天恶犯们穿着军大衣故意日夜敞着门窗冻只穿着单衣、赤着脚的大法学员。恶犯还踩碾大法学员万晓辉的双手,逼迫其放弃信仰。

1.1 参与酷刑迫害大法学员的犯人:

张秀娟,外号“刺儿”,吉林省人,曾在大连二七贸易大世界卖服装,因扒窃、诈骗多次被拘留、劳教。在大连教养院女队小号,它是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凶手,很多迫害手段都是它想出来并带头实施的。它因迫害大法学员凶残而被大队长韩建旻、副大队长万雅琳和副大队长苑龄月重用。大法学员在深受迫害的情况下还善意的给它讲真象,告诉它善恶必报的道理,而且几乎每次行凶后它都会大病一场,但它仍然执迷不悟,利令智昏,一意孤行。就是这样一个邪恶之徒竟然因为迫害坚持“真善忍”信仰的大法学员“有功”而被大连教养院树为“五好”学员,被减期、放假。

高滨凌,大连人,因卖淫多次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
孙波,大连人,因寻衅打架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大队长韩建旻还希望将孙波训练的象张秀娟狠毒。
郭玲,大连人,因卖淫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大队长韩建旻还希望将郭玲训练的象张秀娟狠毒。
李艳芳,因卖淫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是张秀娟的主要帮凶。
李静,大连人,因吸毒被劳教,曾担任普教班长,指使并参与迫害大法学员。
王日芬,大连庄河人,因吸毒被劳教,参与迫害大法学员。
张阳,大连营城子镇人,开美发店,因寻衅打架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
赵辉,大连人,因寻衅打架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
葛红,大连人,因卖淫多次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
胡淑英,大连庄河人,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
谢芳芳,因寻衅打架被劳教,参与迫害大法学员。
谢小丽,因卖淫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
王欣,大连人,因卖淫多次被劳教,是小号里主要的打人凶手。

在与大法学员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它们也都知道大法学员是被冤枉、被迫害的好人,有个普犯曾说:“我们也不想打你们,但是队长说了‘对法轮功手软就是对你们自己的残忍,你们不想减期早点回家吗?’”

1.2 女队迫害大法学员主要指使者、责任人:

大队长韩建旻是女队迫害大法学员的元凶。直接指使、操纵迫害(酷刑折磨、强制洗脑)大法学员。
副大队长万雅琳,是女队迫害大法学员的元凶。直接指使、操纵迫害(酷刑折磨、强制洗脑)大法学员。
副大队长苑龄月,是女队迫害大法学员的元凶,心狠手辣。直接指使、操纵迫害(酷刑折磨、强制洗脑)大法学员。
教导员谭丽萍,表面伪善,内里阴险,积极参与指使迫害(酷刑折磨、强制洗脑)大法学员。
副大队长郝××:主管生产,为牟取暴利强迫大法学员超强、超时劳动(详见明慧网)。
中队长杨甡甡,主管迫害法轮功中队,对大法学员强制洗脑迫害,并把抵制关押迫害的大法学员关入小号。
中队长段慧贤,主管迫害法轮功中队,对大法学员强制洗脑迫害,并把抵制关押迫害的大法学员关入小号。
中队长黄丽娟,主管普教中队,同时负责设在普教中队的小号管理,指使普犯酷刑折磨被关進小号的大法学员,此人现调至管理科。
中队长徐丽丽,继黄丽娟之后主管普教中队,同时负责设在普教中队的小号管理,指使普犯酷刑折磨被关進小号的大法学员。
队长郭鑫,负责普教中队,同时负责设在普教中队的小号管理,指使普犯酷刑折磨被关進小号的大法学员。
队长刘宇婵,负责迫害法轮功中队,对队内的大法学员强制洗脑迫害,参与了把坚定的大法学员关入小号。
队长曹治、范伟、刘岩、赵霞、骆生琳等负责迫害法轮功中队,也不同程度的参与了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二、男队

大连教养院于2001年3月12日成立了八大队,位于教养院原教学楼内,集中迫害男大法学员。当时的大队长是乔威,专门贯彻实施由院长郝文帅、政委张子亮、副院长张宝林下达的迫害大法学员的指令。普教不参加奴工劳动,专门用来看管、迫害大法学员。当时的普教班长是高中和,副班长是高永平(后当了班长),此二人都成了大连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得力打手。男队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主要有:

1.电棍电:2001年3月19日,男队对大法学员实施了集体暴力强制转化,有一百多名大法学员遭受了电棍电的酷刑折磨。恶警及恶犯将大法学员衣服扒光,双手打背铐,嘴里塞进抹布,地上泼上水,将大法学员摁倒在地,面朝下,身上架上两把直背木椅,由恶警或恶犯手持高压电棍坐在椅子上和其它恶人一起长时间持续电击大法学员全身及最敏感部位,包括肛门及阴部。例如,大连开发区当时58岁的大法学员李吉胜被迫害的情况是:恶人同时用5根电棍电击其全身及嘴三次(5根电棍从充足电到全部放完电为一次),然后又加三根,同时用8根电棍又电击两次,再用胶皮棒抽打。大连石化公司大法学员柳继连肛门被电击破裂,鲜血溅到白灰墙上通红一片,就连在场行凶的普犯都不忍再下手。

2.老虎凳:大法学员刘昌海等受到过此酷刑迫害。

3.三块板:恶人将被所谓严管的大法学员的床板撤下,只留三块,分别置于头、腰、腿部位,将大法学员的双手分别用老式手铐(一种板铐,只能在一个平面上活动)铐在两侧的床沿或床头上,双脚用脚镣吊挂在床尾的横梁上,头戴拳击帽,强迫大法学员日夜躺在上面,只在吃饭和大小便时才打开脚镣和一只手铐。少则几天,多达数月。长期躺在三块板上,不许洗澡、洗漱,浑身痛苦至极,脚腕钻心疼痛,身体极度虚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4.戴拳击帽(同女队)

5.撅着(也叫坐飞机):恶人强迫大法学员面向墙壁,腰弯下,头抵墙,双手心朝上向后背至极限,双腿绷直,长时间体罚。

6.野蛮灌食:恶人将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学员摁到直背木椅上坐下,用手铐分别将两手铐在木椅的两只后腿上,再用很粗的麻绳将两腿死死绑在木椅的两只前腿上,浑身也用绳子捆绑、固定在椅子上,由两个恶人揪住头发和耳朵,由狱医强制灌食。

7.灌酒:恶人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学员从嘴或鼻饲强制灌烈性白酒,大法学员在连续多日绝食绝水、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每天一次灌大量白酒。恶警知道大法修炼不吸烟、不喝酒,它们就邪恶的叫嚣:“你不是还炼吗?我就废了你的功。”灌得大法学员整天昏迷、呕吐不止,致使大法学员李忠科胃大量出血,被送往医院抢救方才脱离危险。

8.人格侮辱、精神摧残:恶警将大法学员的衣服扒光,打背铐或将大法学员捆绑起来,摁倒在地,将污蔑大法的话写在大法学员身上。

2.1 男队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恶警有:

乔威:前大队长,疯狂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凶手,现被利用在大连洗脑班(星海环保宾馆)迫害大法学员。
王军:恶警,疯狂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凶手,现被利用在大连洗脑班(星海环保宾馆)迫害大法学员。
刘忠科,前大队长,阴谋指使迫害大法学员,擅耍两面嘴脸,现承包教养院加餐部。
景殿科:前八大队副大队长,极其凶残邪恶,表面斯文,内里阴险、下流,迫害大法不遗余力。现任教养院新收大队(五大队)副大队长。
宋恒岳:前八大队副大队长,迫害大法的主要指使者。

2.2 参与迫害的犯人:

高中和:大连人,因寻衅滋事被劳动教养,是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凶手。
高永平:大连人,因寻衅滋事被劳动教养,是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凶手。

在大连教养院,这些原本应该洗心革面、从新做人的普犯和本应该维护正义、秉公执法的人民警察在江氏集团设下的利益陷阱的诱惑下,做人的良知被彻底摧毁,肆无忌惮的干着伤天害理的恶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是永恒的天理。在此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学员的恶人,悬崖勒马,停止行恶,将功补过,切勿做邪恶的江氏集团的陪葬品,坠入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

大连区号0411

教养院院长:郝文帅  86859017(办公室)84695798 (宅电) 13500700718 (手机)
副院长:张宝林 13591177866
政委:张子亮 82982899(宅电) 13804085129(手机)

专门关押女法轮功学员的女队恶警:
大队长:韩建旻 86859961转400
副队长:万雅琳 86859961转400 13700111874(手机)

八大队恶警:
大队长:刘忠科 86859961转280 82816666转5099
郭鹏86859961转280 13500771196(手机)

大连教养院地址:大连甘井子机场前街南山村 邮编:116022

大连市司法局
邮编:116012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人民广场

以下电话是大连市司法局部分科室电话

大连市纪委: 0411--83630700
审 监 室: 83600886
基层工作管理处: 83635434
劳改劳教管理处: 83630696
法 规 处: 83607944
干 部 处: 83680697
组 织 处: 83636292
机关党委: 83635809
办公室: 83692764 83622887 8363556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