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七旬老人讲真象小故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14日】我是96年得法的,今年70岁,小学文化。99年4.25与同修去北京上访,回到河北石家庄以后,我又走出来向省市区及各个媒体继续讲真象。

7.20一开始,表现在人间的邪恶毫无人性的残酷镇压与迫害是铺天盖地而来,派出所盯梢,家委会找家里谈话,家属和我吵架。

我姐夫是个离休干部,叫我和老伴去了居委会登记不炼了。回来之后我不止一次的痛苦,一连几夜睡不着觉,我翻来覆去的想,总觉得心里失去了主心骨。我翻开《精進要旨》,师父说:“有人在利用宣传工具一批评气功,学员中就有一部分人动摇不炼了,好像是利用宣传工具的人比佛法还高明了,好像是为别人而炼的。还有的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不炼了,这种人能成正果吗?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为谁而修》)

经过反复学法,我连夜写了严正声明,请同修帮我上网修正。

我的老伴也都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所以我在家学法炼功她也不反对,但是出去拿资料讲真象,因家人怕连累或怕大法弟子出事就反对,把我看得很紧,一个劲儿的给我找活干。自己运用智慧改变这种环境,学着多种多样的办法去应对着这种环境,去发资料、讲真象。如果和家人有了矛盾,也要向内找自己,在家里也要做个好人,慢慢的争吵的事也就没有了,有些事情是可以不让家人知道的,反过来还要多向家里人讲真象,老伴脾气急、嗓门高、耳朵背,我就等她发完火,再以宽容的心给她讲,以软磨硬。

2001年,一次我去发真象资料,快发完,刚从报箱把手拿开时,从侧面过来一个40多岁的男人,满脸恶气,说:“你是干什么的?”我转过脸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说,你别走。我一看这人迎面朝我走来,我骑上车子抄小路就直奔胜利路走脱,边走边发正念,“你追不上我!”胜利路上人车繁杂,我進入一家水表门市部走脱。过后,我才知道,我去的是公安厅宿舍。

有一次,我在马路便道一侧的花池旁边理发时,一边理一边说话,当理发理到我头顶时,我说长发就不剪了,前边的头发都脱了顶了。理发员说,你这个岁数还不该脱顶哩。我说,我这个岁数?你猜我多大岁数了。他说不过60左右。我说,我都70了。他说,真不象那么大岁数。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一句话招来了3个男的2个女的,理发员同时目视着我。我小声说给我的理发员:天安门刚自焚,警察立即赶到了,手里早准备好的灭火器,行动快,难道不是事先都练好的?

通过这5年来坎坷不平、风风雨雨的道路,紧跟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虽然做了,但与法和师父的要求的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今后每步都要把讲真象、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放下有求私心、人心,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师父的要求,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