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陌生人讲真象的一点认识和体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14日】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指出:“目前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也接近完成,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师父对我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讲真象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是对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尤其对过去没有做好的学员是最大的爱护和慈悲,又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又一次给了我们做好的机会。

到目前为止,讲真象已经進行了相当一段时间了,那么在今后讲真象中接触到的大多数对象很可能都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给自己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讲真象,难度可能会大一些,障碍可能会多一些。如果给这些人讲真象,一开始就单刀直入,讲起我们法轮功学员如何如何受到迫害的事情来,他们,尤其是对法轮功本来就一无了解的那些人,往往容易感到唐突,不好理解和接受,还有可能引起反感,甚至因此起疑、生气,使讲真象的事情本身受到干扰和影响,而很难继续進行下去。

但是师父要求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那么,我们冲破障碍、讲清真象的智慧从哪里来呢?我们的体会是,只有多学法,学好了法,去掉各种人的观念所带来的执著,提高了心性而处于比较好的状态时,才能真正的智慧的把真象讲清、讲透、讲到位。以往我对学法认识不足,重视不够,虽然我本来是相对有比较充裕的时间来学法的,可是,从“洗脑班”被迫害回来后老是提不起劲来,很懒散,容易受电视、音乐或周围环境的干扰,没能抓紧时间多学法,学好法,以致一些明显的执著都没去掉。如总是以为自己是重点监控的对象,一出门常常会感觉到有“国安”在跟踪、盯哨,心里也就容易紧张。因此,在公共场合,即使是给自己的熟人讲真象,也会有怕心,胆胆突突的放不开;或讲得比较生硬,干巴巴的没有味道;或讲得比较凌乱,没有条理,效果自然就不佳。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想这其实也是师父法身的有意安排),我们看了《明慧周刊》里的几篇谈讲真象体会的文章,尤其是有一位同修通过反复学法,真正悟到自己讲真象是救度众生,不是求什么人,他的这种认识对我们启发较大。后来,又认真学了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对师父反复强调要“多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的教导,所包含的丰富、深刻的内涵有更多、更深的认识,才真正的去掉执著、放下怕心,初步体会到“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的威力,再到公共场合给陌生群众讲真象,就与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只要讲的真实,我们就理直气壮、堂堂正正的讲。即使“国安”在场(事实上有的时候他们也确实在场),他们也钻不了空子而无可奈何。其时讲清真象的智慧就像泉水一样,源源不断的喷涌出来。在讲真象的具体操作上就有可能灵活机动,根据不同的对象、地点和环境,选择合适的谈话切入口,自然的把话题引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问题上去,遇到突发情况也能随机应变处理好,还能娓娓道来,引人入胜。

有一次,我们在一家饭馆用膳,来了一位年轻的姑娘(估计是高中生)与我们同桌吃快餐盒饭,用的是一次性的所谓卫生筷。这时,我忽然灵机一动,就认真又恳切的对她说:小姐,用一次性的筷子吃饭其实是不卫生的。为什么?因为我在劳教所里干活时,就包装过这类一次性的所谓卫生筷,所以知道它很不卫生。这姑娘一听说我劳教过几乎都傻了眼,直愣愣的望着我觉得奇怪,而且也引起了周围邻桌几位食客的注意。这时,我就抓住机会对她说:我不像一个坏人吧,其实我是一名高级知识分子,也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然后,我就進一步把我炼法轮功治好了肝硬化的神奇效果,因此为法轮功讨公道就给非法抓去强制劳教,释放后又给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受尽非人折磨和残酷迫害的情况简要介绍出来。

没想到她听完之后忽然冒出一句话“法轮功也有不好”,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我们也很快意识到她受邪恶的毒害太深了,正是需要我们去努力慈悲救度的对象。所以,我们没有着急,也不会生气,而是面带笑容,很平静的反问她“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你说说有,我们一起来讨论、讨论吧”。她接着就说“报纸、电视都说练法轮功的人自杀、自焚、杀人,太可怕了。”可见,这姑娘受邪恶宣传的毒害太深了。

我们心平气和的告诉她,稍为年长一点的老百姓都知道报纸、电视宣传的水分很大,常常讲假话骗人。接着,我们便以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为例,耐心向她解释说明邪恶是如何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的,其目地就是企图煽动起不明真象的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情绪。

她听完后脸上绽开了笑容说“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又连连说了几个“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并表示如果不是要上课的话(她似乎提了一把小提琴),还要听我们继续讲下去。

又有一次,我们在公园里看见打太极拳的,有一个人在练腿基本功,我就上前去善意、诚恳的纠正他的动作,耐心的给他讲解相应的力学道理(非太极拳理,因为修大法后我确实把它忘了),同时也主动向他介绍我练太极拳几十年,还在南京跟名师学的情况。但是,自从得了肝硬化后,练太极拳几乎没有疗效,还练过十余种气功,加上吃药打针都没有解决问题,还是越来越严重。所以,近十几年来就没有再练太极拳了。这时,他很认真看了我一眼,并说“你现在很健康,看上去不像有肝病的人”。这时我便趁机把我炼法轮功治好肝硬化的事情很自然的告诉了他。老伴顺势补充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这时已经围上十来个人,我们因势利导把法轮功受迫害和邪恶栽赃陷害的真象都讲得比较到位,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我们讲真象的另一个体会是,几个人在一起讲时,如果是一个人在讲,另一个人或几个人就可以发正念,清除现场另外空间的邪恶,会使讲真象進行得更加顺畅,收到更好的效果。当然,牢记师父“学好法”的教导,是我们大法弟子把真象讲清、讲透、讲到位的关键前提和根本保障,是至关重要的。

以上仅供交流,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