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讲真象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加快,讲真象的确是越来越紧迫,师父的一篇篇经文都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同修们也都能认识到这一点,也都知道了时间的紧迫,尤其是对面对面讲真象的重要性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但是我觉得个别同修的认识还是有些偏颇——也就是说对面对面讲真象非常重视的同时,忽略了其它方法的重要性。

比如有的同修本来就对发资料不太重视,说是什么看到有的常人都把传单或小册子扔掉了,觉得这么做不太必要了,还是面对面讲真象的好。 其实在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是一颗很明显的人心在做怪了——觉得面对面比较安全,发资料如果被人抓到会很危险。也有的同修并不是因为有什么怕心,而是认识上的差异。觉得到了今天这一步了,师父的讲法越讲越明了,这一步就是到了面对面讲真象的时候了,当然也并不是对其它方法一概排斥,而是作用看淡了许多,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偏激。

面对面讲真象固然非常重要,但是也不能忽视了其它的方法,或是看淡、看轻了其它方法的作用。讲真象不应该分到什么阶段就应该用什么方法了,不管什么方法,只要不违背大法的原则、能够救度众生的就是好方法,什么时候都可以用。的确“发传单不能代替讲真象”,但是发传单也不能说不是讲真象。也不能认为以前资料发过很多遍了,再发就没有必要了。真象资料的作用大小,效果好坏,常人能否接受,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跟发资料时的心态有关,还与真象资料的质量有关,而且关系非常大。质量包括内容的质量和表面制作是否精致美观。据我所知,尤其在初期发资料的时候,有的人完成任务的心态比较重;做的资料(传单、小册子)也比较粗糙,非但表面制作不太美观,内容也远不如现在的丰富、说理性强。也就是说虽然发过很多遍了,但是常人并不一定真就明白了真象。或者是每次都能消除他思想中一点不好的东西,但还不能完全使他明白,可能就差那么一点就明白了,这时我们不做了,是不是太可惜了?举个例子:

有这么个两口子,对大法的态度一直以来都是不怎么样,有学员不止一次给他们发过真象资料,而且家里直近亲属也有大法弟子,几年下来也没有讲明白,亲属大法弟子在外面提到大法,他们看见了都不让,甚至是强烈反对。前段时间的一本小册子彻底改变了他们对大法的态度。小册子的内容非常详尽,有国内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有国外的大法洪传,有审江的,有基本的自焚真象,还有本地的迫害实例和恶报实例。男的甚至拿着小册子在人多的地方说,这里面都是真的,太详细了,不象有的一笔带过,知道的太清楚了,连小名儿都知道(指恶人)。亲属大法弟子再跟别人讲真象时,他们也不反对了。(这个小册子之所以有这样的威力,一方面是正法進程到了今天这一步了,能控制人的邪恶因素被清理得剩下的很少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制作精良,起到了很好的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制作此小册子的同修在内容上经过严格的筛选,经过无数次的修改,而且不允许有一个错字,封面选择的是一幅很有意境的图片,并用了彩色打印。制作此小册子的同修用心到了极至, 用了近十多天的时间才制作完成(当然,时间是长了点)。当然这两口子此次能够明白真象、理解大法与先前亲属大法弟子的讲真象和多次发送真象资料的渗透也是不无原因的。)

“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讲真象非常的紧迫,但是也不能对师父说的讲真象做片面的理解,认为只有用口讲才是师父要求的讲真象,其它的方法就不是讲真象了。绝对不能忽视了发送真象资料(传单、小册子、光盘等)的作用,每一份制作精良的真象资料都是一把把刺向邪恶的利剑、一粒粒救度众生的良药,尤其是光盘,简直就象一颗颗炸弹一样,把毒害众生的邪恶炸得粉碎。前提是真象资料一定要尽心尽力做到最好,比如有的资料点做的真象资料非常粗糙,小册子全是黑白打印,封面没有图片,看起来一点也不美好,而且还裁剪得毛乎乎的边儿,看起来很不舒服。贴标语、挂横幅也可以起到很大的震慑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比如一个常人在哪里都能看到大法标语和横幅,他会怎么想?其实仅仅是告诉世人大法无处不在,大法弟子并没有被邪恶打垮这一点就已经起到很好的证实法的作用了,何况大法的横幅与标语还有着更深的法的内涵在里面。至于说贴标语有时会干扰常人,那是我们在做的过程当中需要注意和改進的,是用心大小的问题,并不是标语应不应该贴的问题。

正如同修在《对讲真象的一点认识》中所讲,“只要有利于讲清真象,如电视插播、广播、横幅、标语、传单等都是对洪法有利的,全都可以做。”其实在此时期任何一种讲真象、救度众生的方法都是大法所开创的,比如发传单、发光盘、挂横幅、贴标语,甚至是发手机短信,等等等等,只要我们利用好,每一种方法都有着它的长处。此时应该根据自己所长,尽自己所能,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方法救度更多的众生,才是当务之急。

那么说到根据自己所长,有的同修可能又要走极端了,而且有的同修也的确是在这么做着,比如,我适合干这个,他是干那个的,区分得很明确(当然大资料点同修之间的分工是另一码事),而其它的证实法的事就不愿意做了。有的同修只是发资料,有的只是写信;也有的只是发手机短信,觉得发手机短信最安全,而且发的还多,一天可以发上千条,可以救度上千人。说是只要别人看到了他给发送的“法轮大法好,叫别人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大意)就可以得到救度了,就觉得自己在堂堂正正的做着证实大法的事了。如果真是那么简单的话,我们岂不是只需要在家发短信就可以了?手机短信的优点就是方便、快捷,覆盖面广,但是缺点也是很明显的,就是字数太少,很难一下子让人明白真象,那么就要在字句的斟酌上下功夫了,能清除他思想中一点点不好的东西、对大法产生一点点好的印象就是收获。

在证实法中,方法没有过时的,而且方法与方法之间是互相圆容的,不是互相排斥的。一定要尽全力,千万不要走任何极端。正如同修所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纠正偏激做法 理智讲清真象”。

一点粗浅认识,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