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心态两个结果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2001年元旦我進京上访,上天安门打横幅、撒传单,喊法轮大法好!喊完被警察劫持到前门派出所。在抓人时恶警把我耳朵打出血,我都不知道。在那里,我们大法弟子全体背《洪吟》。由于我领头,警察踢我一脚。在看守所我们不说姓名住址,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期间有的怕灌食吃了饭,说出了地址,最后剩下我自己绝食。医生恶狠狠的说:“不吃就灌。”然后给我检查身体,检查完后生气的说:都要死了,还不吃饭,把我送回监室,没有灌食,晚上就把我释放了。吃饭的人回去后都被非法劳教了。

第二次上天安门,我们打完横幅,喊完“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恶警劫持到崇文区派出所。那里一个姓梁的警察跟我们讲了“六四学潮”的事,告诉我们江泽民流氓集团是不讲理的,你们讲的他们是不会听的,他说他知道大法好。后来关在崇文区看守所,那里的警察绝大多数都知道大法好。由于我们一直跟他们讲真象,往那一坐就背“坚定”、“威德”,那一时刻真感觉自己是个“佛、道、神”,后来警察用车把我们送到北京站无罪释放。

而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我做的就不好,虽然也绝食,但是不告诉警察,这种心理本身就不对,这是有怕心、怕痛苦、怕遭罪,认为送长春一检查身体有病就被带回来了。结果检查没有病,被非法劳教一年,如果还象在北京那样,什么冷点、热点,心里有法在,师父就会帮你的,用人的办法是不行的,我们平时要多学法、背法,如果师父的经文,我们都能背下来,那么也就不存在被“转化”了。时时刻刻有正念,邪恶就不敢来迫害我们了。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