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年来遭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15日】我从98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病都好的特别快,如原来的肾炎和心脏病都很快没了,走路一身轻。

1999年10月份恶警把我非法劫持到二道的洗脑班,我被非法关押十五六天,后来交1000元钱才放回。

2000年7月20日左右,我捡到一张传单,内容是“一个警察给国家领导人的一封信”,看后觉得好,贴在大队的墙上,被恶人举报(大队杨书记)拘留半个月。

2000年11月份中央开会期间,乡政府和派出所人把我劫持到“教育办”,共18个人被劫持,关押四天,晚上只能躺在地面砖上睡觉。

2001年7月份,由于我向世人讲真象,被春登派出所绑架后,被二道派出所接回,当晚流离失所。后在临江派出所区域内被非法绑架。在临江派出所恶警把我关進一个铁笼子里,第一天晚上只给一个凳子,没有给饭吃。第二天转到船营分局(刑警队)在那里他们把我单手戴上手铐吊在一个铁管子上,脚不能着地,吊了我一个多小时,问我去那家干啥去了,我说去取鸭蛋钱,他们不信还打我耳光,后来我腿哆嗦,脸上大汗淋漓,他们才把我放下。让我坐在地上取了笔录之后,问我还练不练了,我说炼,就把我关在一个地下室里,里边非常潮湿,和一个姓李的男性关在一起一夜。我告吉林市船营分局的流氓行为,把我和男人关在一起是违法行为是犯罪。

2001年7月24日恶徒将我非法送到吉林市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的监室很挤(20多个人),我们几个炼法轮功的天天睡地面砖(共50天)。

2001年9月13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工作时间特别长,达十六、七个小时,有几次达到20小时,晚上12点睡觉,早晨3点多就起来配书,打页子,而且白天上下楼扛书,扛报纸,扛豆子,从一楼到六楼,挑完还得扛下来,有时停电停水一天就吃两顿饭。有的人不了解劳教所,劳教所尽搞假事,听说来检查的就让我们上床睡觉,不睡也得装睡,来检查就改善伙食,平时就是冻白菜、冻土豆大酱,谁要提出点意见,就得挨打,蹲小号,挨打挨电棍电,绑死人床(四肢抻直后固定在床上不能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