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者的血泪──珠海大法弟子何志维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16日】写在前面的话

1999年7月至今,中国发生一场灭绝人性的人道灾难,由中国政府内部妒嫉心极重的江泽民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充斥著中国大陆的每一处,每一个单位都被卷进运动中。无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劳教、被强化洗脑甚至酷刑折磨致死,无数家庭亲朋好友承受著痛苦。珠海这个美丽的地方也未能幸免。

作为有良知的记者,在通过安全和多渠道大量了解真象的基础上,我们采写了一些法轮功学员的故事。我们深知,如果中国有新闻自由的话,法轮功学员不会冒险利用传单等形式去做,而我们这些较明白的人,更不会被迫隐蔽的工作。我们所写的都是事实,都是光明正大的,但无法公开发表在国内的媒体上,希望读者理解和明白。

本文中所写的是原珠海经济特区电脑报关服务中心的副经理何志维,一个小个子、但很精干的女士。她由于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在被非法劳教两年期满后,目前又被超期非法关押到设在广东省三水“省法制学习班”继续迫害。我们了解了她的故事,当中有她修炼受益和对信仰坚定的神圣,有不法公安、政法委610、劳教系统“洗脑”迫害的恶毒,有迫害中生离死别、儿女情长的辛酸,有亲人被扭曲人性、反目成仇的可悲可叹……。何志维的故事,一个法轮大法的信仰者的血泪经历,愿君用心感受。

* * * * *

多年不见何志维,还以为她稳稳当当的当她的报关公司经理,以为她那一个经济富裕、和气一堂的家还存在,记忆中记得当年她很多病,后来听说炼法轮功全好了。

1999年7月当中国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后,我心里对志维还挺担心的。世事难料自有可料处,以她认准是对的就要坚持的个性,我知道她日后的路肯定不平坦了。在后来的两年我陆续知道了她的事,但没有料到,象她那么好的人,为了良好的信仰,在被非法劳教两年到期后,居然还要被无理超期关押至不知何时,我非常震惊于那些迫害者的践踏人权和罔顾法律。我知道,我必须帮助她,我必须说出我的所知所闻,将她的故事告知世人。

一、炼功后受益无穷

现年40岁的何志维,佛山人氏,大学毕业,在珠海工作和定居,数年前她凭借个人实力成为特区报关中心的副经理,攒下一些钱,事业可谓顺利。后与同在海关系统工作的冯伟(也是企业领导)结婚,并生下了女儿小欣,生活应该是令普通人艳羡的。但不幸的是,自从产下女儿后,志维就有头痛的病,每次头痛时,头好像要裂开似的难受,好想撞墙一死了之。医生说是颈椎增生,但总解决不了问题。为了医好病,一家人到处托关系、找名医,什么方都试过了,各种补汤喝了不少,最后是西医看不好、中医也看不好,还有人介绍她练气功,可是病依旧没好。直到1997年遇上了法轮功。

1997年底,有人向她介绍说法轮功好,志维听得很高兴。回家后就到处找法轮功的炼功点,很快在海关大院找到了,一看书和炼功,几天下来,喊头痛少了,眼睛也有神了,一段时间后,整个换了个人,头痛没了,脸色红润,人有精神,而且脸上有了笑容。过去她脾气不好,炼功后待人慈善多了,做事多考虑别人,不再急躁,家人感觉到她的变化也很开心、很支持。

看到她的变化,她的妈妈、姐姐和弟弟都先后跟著走入修炼法轮功,弟弟因此去掉了多年的抽烟、酗酒、嗜赌的恶习。

二、7月21日中午,广州

1999年7月20日,平地一声雷,在中国从上而下的迫害法轮功运动开始了,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不知道,也想不到使如此众多的人身体好、思想变好的功法会受到迫害。7月21日,志维和平日一样到公园炼功,听说政府开始禁止法轮功,她很震惊,明白过来后,她毫不犹豫的搭上了到省城广州的汽车,当时她心中只有一念:法轮功是好的,我要到省府讲句真话,要为师父讨回公道。

7月21日中午,广州。广东省政府外的公园。许多学员已从全省各地赶来为法轮功上访,现场大约有数百的法轮功学员在公园里炼功,有的给那里游玩或路过的群众讲述自己炼法轮功受益的故事,有的跟在场的警察讲……。

没过多久,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冲过来,包围住在场的学员。那些警察手拉手把学员们围住,有的大骂法轮功和大法弟子,有的提著电棍、吹著口号清场……当学员们老的少的都在善意的向警察说“法轮功真的好”时,志维看见警察哭了,有的松开手,后来志维就从这松开的手“墙”里跑出来。

在经历了“禁止上访”和“武警抓人”后,志维回到珠海,早上继续到炼功点炼功,好几辆警车来了,“不许练!”从那以后,和平的炼功环境给破坏了。然后单位的所谓思想工作来了,原来的职位被撤销,党籍开除了……一切变化很快,这些志维并不看重,如果用这些利益来交换信仰,是不可能的。

三、二次被非法关到看守所

在1999年7.20之后的一年之内,志维被非法抓到珠海市梅溪看守所两次,两次都只因为探望相熟的学员。第一次到看守所时,志维把家里送进来的许多吃的东西分给了同仓的人。一开始,牢头受警察的指使,对志维又是打又是骂的,并逼她做手工活,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还说做不到某个数就得罚蹲厕所。

第二次到看守所,牢头已经知道她是好人,对法轮功也有好感,因而对志维很尊敬,让志维和她睡床(那里只有一张床)。志维谢绝了,志维睡在地板上,一个吸毒的女孩子抱著自己的东西要和她睡在一起。头一天晚上,那女孩子告诉志维,晚上她肯定睡不着觉了,因为她从小吸毒,把身体弄得很糟糕,月经也没了,每天要吃大量安眠药才能入睡,那天她的安眠药刚好吃完了。结果第二天,吸毒的女孩子高兴的告诉志维,这一晚是她从小到大睡的最舒服的一觉。志维知道是书中所讲的,学员的能量场能帮人调整身体所起的作用,就告诉她自己炼功的心得,那女孩子很相信。没过几天,她当著全牢房的人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来月经了!”她告诉志维,她外边还藏著一斤白粉。志维正告她,出去后把白粉毁了,免得害人害己的,要重新做人。女孩点头答应。

关于法轮功学员在狱中感化人的故事,我们听说了很多,何志维所经历的也算典型了。

在第二次进看守所时,给志维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警威胁说:“你不合作,就要送你去男牢房!”当时志维也没在意,以为女警说的是“南牢房”而已,出来后听说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邪恶的将18名女弟子关进男牢房的事,才吃惊于看守所、劳教所之邪同出一辙。

四、家变

从法轮功被迫害开始,丈夫冯伟对志维炼功由支持开始转变,虽然表面还尽著看顾的责任,实质上已开始变化,在压力面前,他几次都主动配合警察抄家。警察经常性的骚扰使夫妻关系日渐紧张,为避免“连坐”制度牵连到丈夫,志维于2000年与丈夫协议离婚。根据协议,女儿归志维抚养,拱北大院及凤凰花园的住房属于志维。

随后的日子,志维为免被抓,两次被迫离开珠海,一次是2000年12月澳门回归周年,因江××要到澳门,珠海公安大肆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何志维成功提前走脱;另一次是2001年初,当江××造出“自焚”骗局、许多人不明真象时,公安开始肆无忌惮的非法抓人,她再次被迫出走。而她的妈妈和女儿小欣,就住在凤凰花园。在这期间,志维的妈妈经历过一次抄家和非法拘禁在香洲一处招待所后,被珠海公安强行送回了老家南海。

五、抄家与抢掠

志维离家期间,家中经历了多次疯狂的抄家抢掠。2001年下半年,多名恶警冲进志维的住所(当时志维的妈妈在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如搜查令)的情况下进行抄家。不但抄走了大法的书籍,连志维妈妈的一本清宣统年间的古董书《声律启盟》都抢走了。

另一次是2002年寒假时候,志维的妈妈和女儿小欣在家。警察在管理处的配合下,借口抄水电表冲进屋里。志维的妈妈在里屋关住门,那些恶警竟然说:“阿婆,你再不开门,我们就开枪打死你的外孙女!”

多么邪恶啊!这次又抄走了大批法轮功书籍、物件和一部电脑。志维的妈妈被非法绑架到朝阳派出所,后被非法拘禁在翠香路的一间招待所,之后被强行送回南海,自此天各一方,与外孙女无法见面。

此外,据知志维被抓后家里还经历了一次抄家,将志维20多万元现金积蓄抢去,至今无法索回。

六、扭曲的人性与良知

江泽民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株连到每个修炼者的家属。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与前途,逐渐沦落为是非不分、良知沦丧的人。冯伟就是被迫害者之一。

在志维受迫害这一过程中,冯伟开始是尽著丈夫的责任的,尽管心里怕受牵连。当他为求自保与志维离婚时,志维是无怨无悔的,为他人着想,她全无异议。只希望冯伟在法轮功被迫害这一点上能从良心上认识过来。但事与愿违,离婚后,冯伟完全变了。

由于受宣传媒体造谣毒害与政府对法轮功迫害的不断升级,他不惜加害也炼法轮功的志维的姐姐。起因是志维的姐姐很不容易在学校门口见到小欣,想一起吃饭聊天。亲人见面合情合理,但冯伟在现场要报警,还叫嚣“这里有练法轮功的人想拐走我女儿。”为断绝小欣与志维姐姐的联系,冯伟想出了恶毒的办法,2004年上半年,他先后三次电话向佛山的610办举报志维的姐姐,要求将她抓起来。结果,志维的姐姐因此被强行绑架到了极端邪恶的三水洗脑班,这一事在警察那里得到证实。

冯伟还涉嫌侵占何志维的财产。由于志维身陷囹圄无法顾及,离婚后依法应归属她的房产已全部被冯伟占用,还有多年来积蓄的几十万元存款也在冯伟家中奇怪的‘失去’……。志维是个看淡名利的人,但不希望自己的财产落入不法之徒手中。不但如此,为给自己的恶行找依据,冯伟还到处造谣污蔑志维的声誉,制造恶劣影响,甚至不顾事实的说志维炼功后身体不好,等等。

江泽民对信仰真善忍的群众的镇压,带给中国人民仅存的道德良知以致命的打击,扭曲了无数象冯伟这样的人的人性。

七、三水妇教所

2002年上半年的一天,志维在外地被公安非法抓捕,随身的巨额现金及财物也被抢掠一空。之后她被非法劳教两年,关在广东三水妇教所。

在劳教所里,志维拒绝非法的强迫性劳动,于是恶警连续一个月不让她正常睡觉,每晚只睡三小时,逼她写对法轮功的反面认识,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妇教所针对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手段是极其邪恶和令人发指的,劳教所指使多名吸毒女子和6名干警合力轮番上阵对付志维,曾有8天7夜不让志维睡觉,此外还有罚蹲、不准大小便等。她们把志维按在地上蹲著,扯头发、插耳朵和鼻孔防止她睡觉,逼志维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甚至将法轮功师父照片塞进她的内裤里,这些卑鄙肮脏的流氓行为,竟然被政府利用来对付高尚的法轮功学员!史无前例。

志维在信中说“我会无怨无悔的坚定的走下去,其实我所承受的仅仅是九牛一毛,众多同修在承受著苦难,她们都坚定的走了过来,真的了不起!……在劳教所,我看到了众生的觉醒,那些曾做尽坏事的吸毒女子,当她们了解到我们是好人,都不想参与迫害,觉悟了的人都能善待我们,她们说不愿做伤天害理的事,有的因拒绝参与伤害我,甚至被恶警加期、用电棍电打……但有些人仍冒著被严惩的危险帮助我……一切的迫害都是强加的……我问心无愧的走出了这个地方(妇教所)……”。

是的,一切迫害都是强加的。当恶警造谣说志维不爱国时,志维凛然说:“我爱国,爱的是中国辽阔的国土,爱的是灿烂的五千文化,爱的是她善良的人民,而不是一小撮祸国殃民的败类。”听到这些,恶人何地自容?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政治诉求,只是为了反迫害,让民众明白真象!

八、天下母亲

自从志维被非法关押后,女儿思念母亲,母亲牵挂女儿。人之常情。但这一点被政府利用了,他们说法轮功学员不要家庭,而清醒的人们会看到,恰恰是迫害者把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造成骨肉分离,然后利用人情强迫学员放弃修炼,当学员不肯放弃修炼时,便造谣说学员不要家庭。

在前夫的刻意配合下,当地610办禁止母女相见,同时严密封锁消息,不让女儿知道母亲的情况,以此来折磨她们,甚至志维不修炼的哥哥去劳教所探望也被禁止。

2004年5月至8月间,志维两年非法劳教期满后被继续非法关押在珠海市民富酒店的“洗脑班”。由于长时间的折磨,志维的视力非常差。在民富酒店期间她经历了十多天的绝食抗议,受到了严重的插管灌食摧残,身体状况令人忧虑。

志维依然是坚忍和微笑的,作为母亲,她相信女儿会明白和理解母亲,血脉相连,心灵相通,为著不违心向邪恶低头。对于女儿,伟大的母亲,虽在远方,犹在身边。

遍及中国大陆,有多少家庭因遭到当局迫害而破裂?有多少小孩因为父母被抓而要托人照顾?更有多少父母被迫害致死而遗留下孤儿!?这就是这场迫害的残酷现实。

目前,志维已被非法转押到了广东省三水的“省法制学习班”(省洗脑班)继续迫害。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继续。今天他们公然违宪禁止公民的信仰自由;公然违法抓人、关人和酷刑摧残善良的人们;公然将已被非法劳教到期而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施以无了期的非法关押……,明天他们就必须承担最终被送上审判台的后果。光明不会远了。明白真象的人们都在期待。

=======
珠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李开主电话:13702326099/0756-2519620(宅)
珠海市香洲区610办负责人尹文凤 13709689563/0756-2127681(宅)
珠海市洗脑班电话:0756-8890038或8888114转204
何志维前夫冯伟电话;13902532806/1392470545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