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市古塔区洗脑班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16日】1999年11月,锦州市古塔区区委、区政府、古塔区公安分局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锦朝路路旁的锦州市收容所的二楼成立了锦州市古塔区洗脑班。古塔区辖区内各派出所不断把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送進古塔区洗脑班進行迫害,洗脑班曾经非法关押过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古塔区洗脑班主要参与者有古塔区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长卢少川(现已调离)、古塔区妇联主席柴××、古塔区宣传部的王绍辉、锦州党校教员魏×等等。每天白天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上洗脑课,对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威胁、恐吓,破口大骂、体罚、打耳光、电棍电击、皮带抽、拳打脚踢,还有用扫帚打、用绳子“背宝剑式”捆绑、罚马步站桩等等。他们还利用学员家属迫害学员。有的学员迫于压力写下保证,多数法轮功学员对迫害予以抵制。

下面是几个迫害案例:

王英华:男,40岁,原是锦州东车辆段货修车间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已被单位非法开除。

1999年10月,王英华和妻子孙亚芬带着11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北京凤龙宾馆遭到古塔区公安分局刑警的毒打,回到当地后,王英华被古塔区锦华派出所送進拘留所。妻子孙亚芬被锦华派出所送入锦州第一看守所。15天后夫妻二人又同时送古塔区洗脑班洗脑。2000年7月王英华又被锦华派出所送洗脑班,因不放弃修炼,被锦华派出所送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99年11月中旬的一天,王英华被关在洗脑班,锦州古塔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长卢少川走進屋里,问王英华为什么不看那些书(攻击大法的书),王英华不看。卢少川便大骂起来,叫保安推着王英华的头,把王英华带到他们的办公室。他便强迫王英华脱了鞋站在水磨石的地面上,一边大骂一边拿着王英华的旅游鞋照王英华的脸部两侧抡起胳膊狠狠的打下去,打了有六七十下,然后又强迫在茶几上,又抡起胳膊狠命的打王英华的手和脚,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又逼王英华马步站桩半个小时。

一会,卢少川又来了,当着其他大法学员的面,问王英华:“看不看”,王英华说:“不看。”卢少川立刻使足了全身的力气给了他一个耳光。当时王英华就感觉“嗡”的一下什么也听不到了,耳鸣了很长时间。晚上古塔巡警大队两个值班警察将王英华带到办公室,卢少川对着两个警察说:“这小子挺顽固,收拾收拾他。”说着拿起一把扫帚把抽打王英华的手背(以后的几天手背肿得象馒头一样,两眼眶发青,黑紫了十天才下去)。古塔公安分局110巡警王宾(音)用皮鞋踹王英华的小腹处,把王英华踹得连连后退,身体撞在墙上。王宾又继续踹了许多脚,后来皮鞋都踹坏了。接着又拿来一张纸,叫王英华身体倾斜头顶墙,中间夹着纸,纸掉下来就打,并一直破口大骂着,一直顶到深夜。

吴艳秋:女,40岁,大专文化,原锦州石化天元集团公司工作,曾担任沥青分厂技术副厂长职务,是公司人人称赞的好人。

99年吴艳秋進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后因不放弃信仰被开除党籍、撤销工作职务,又由于工作中多次受到骚扰,被迫离开工作单位。吴艳秋后来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下面是吴艳秋与大法学员李中杰在古塔区洗脑班遭受毒打的记述:

恶警卢少川把大法学员集中在男同修的房间里,站两排。李中杰因不看墙上的学习制度,卢少川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光,连踹带打把李中杰赶出屋子。接着问:“还谁表现不好?”洗脑班的医生(古塔区医院)说:“吴艳秋表现不好。”卢少川一脚把吴艳秋踹出门外。接着和其他恶警一起打李中杰,劈头盖脸的打,又把他的胳膊一只朝上,一只朝下在身后绑在一起,捺在地上打,看不够劲,卢少川脱下皮鞋,拿着皮鞋照李中杰的头部狠狠的打。李中杰不吭声,卢少川就把他弄到办公室,脱掉鞋子,用电棍电他的两脚和下颏。李中杰还是一声不吭。一个多小时,李中杰被打得两眼青紫,把绑着的手松开时,李中杰胳膊已经不会动了。

这之后卢少川问吴艳秋:“你怎么办?”吴艳秋说:“你不是让我写心得体会吗?我写心得体会。”吴艳秋回去写了一份法轮功如何教人做好人,使她如何受益等体会交了上去。第二天下午,在房间里大法学员站两排,卢少川开始骂,叫吴艳秋出来念她自己写的稿。念完后,卢少川使出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打了她一个大耳光。打的她两眼冒金星,把她推到一个没人的办公室,和另一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打倒后,还用脚踹,接着,那个男警察拿来绳子把吴艳秋绑上(一只胳膊在上,一只胳膊在下,绑在身后),卢少川用重拳猛击吴艳秋的胸上部,又拿来电棍电。那天晚上吴艳秋发烧很厉害,胸部疼痛(胸骨被打伤)。

徐慧:女,52岁,原锦州九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职工车间质检员,现已退休。过去患多种疾病:高血压、慢性闭角性青光眼、肺病、肝病、风湿、皮肤病、妇科疾病、神经衰弱等。后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徐慧炼功后身心巨变,判若两人。公司许多了解她的的人都为她的变化感到惊喜,就连原党委书记在职时都曾经鼓励她好好炼。九九年江氏犯罪集团打压法轮功后,徐慧因此進京上访,向政府讲述自己的炼功感受,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送進北京西城看守所,遭受非人的对待。被古塔公安分局接回后,由北街派出所非法送入戒毒所关押,后被北街派出所劫持到古塔洗脑班强制转化,受到毒打和精神摧残。当时由古塔区宣传部的王绍辉做记录。

卢少川问她还炼不炼?还進京不?他拿过来一本诬陷大法的书问她,学这本书你配合不?当徐慧表示不放弃信仰,仍要向不同的政府部门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同时表示不接受邪恶的宣传时,便开始遭到毒打。卢少川强令她赤脚站在水磨石地上,狠狠的打了她三个大耳光,又拿起电棍电她的下颏和脚背,一边电一边逼问还炼不炼?后又用皮带抽她,用电棍电她的下颏,火星四溅。然后罚她马步站桩。徐慧的手被打得不断的向外渗血,下颏被电起几个大泡。

陈秋艳:女,初中文化,40岁,原锦州九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职工。99年10月24日晚因進京上访在锦州车站被恶人举报,被锦州市古塔区保安派出所片警史雷非法送入锦州第一看守所。家属被锦州市公安局、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勒索、饭费达3万多元,才没送教养。后被保安派出所送進古塔区洗脑班,恶警卢少川在给陈秋艳登记时因其坚持信仰,被卢少川打了5个耳光。卢少川问陈秋艳为啥炼功?陈秋艳说:“以前有心脏病,通过炼法轮功,现在好了。”于是卢少川罚陈秋艳顶墙,后来孟书桂、王平、孙亚芬進来,卢少川也都让他们脱鞋穿着袜子站在水泥地上罚头顶墙。因陈秋艳、王平不妥协,恶警王宾用脚狠狠的踹、跺陈秋艳、王平的脚,变成黑紫色。第二天又有两名学员声明保证作废,卢少川气急败坏,让陈秋艳、王平、孙亚芬、孟书桂站成一排,对他们拳打脚踢、打耳光,边骂边打。

王平:女,40岁,大专文化,原锦州女儿河纺织厂劳资处干部。

1996年7月王平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身心受益。王平1999年10月進京上访,在凤龙宾馆被锦州古塔分局副局长李印廷(音)指使恶警赵新(音)拿硬底拖鞋狠狠的抽她耳光,一边打一边骂,打了几十下,打得脸肿得老高,嘴里流血,被打后因回答继续修炼,还去北京,被恶警强迫一手举起,脚踩牙签。古塔分局副局长李印廷、郑日玄(音)指使古塔区保安派出所将王平送入锦州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在保安派出所又遭片警王长贵打耳光、电棍电击脸部,15天后送進古塔区洗脑班。

在洗脑班登记时,王平因回答继续炼时,被卢少川打了5个耳光。当天晚上,卢少川把王平和孙亚芬叫到临时办公室,又问:“炼不炼?”当回答:“炼”时,卢少川指使古塔公安分局110巡警王宾打骂王平。王宾一脚把王平踢到墙上,一边打一边骂。当王平回答:打死还炼时,王宾却突然停住手。那边卢少川打了一阵子孙亚芬耳光后,把孙亚芬用绳子绑上(背铐式)。解开绳子后又罚王平、孙亚芬蹲马步,回到原住处和陈秋艳、孟书桂一起顶墙。大约快到半夜才让睡觉。

张立峰:男,锦州木材公司职工。

张立峰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去掉了过去的许多恶习和不良瘾好,人变得更加和善。99年10月1日,张立峰因進京上访证实大法被抓。由北街派出所分别送锦州拘留所、黑山看守所、锦州古塔区洗脑班、锦州看守所共非法关押81天。后又因发真象资料被抓,非法劳动教养2年。下面是他在古塔区洗脑班期间,恶警对他施暴时的一个场面:

到洗脑班后,卢少川把他叫到一个房间里,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当他回答说“炼”时,卢少川强迫他马步站桩,然后拿起扫帚狠狠的打他,不管脑袋、身上、胳膊、腿一起打。打了一个多小时,一边打一边问炼不炼,张立峰坚决不放弃信仰。隔两三天后,又把他叫到屋子里问炼不炼,随后用电棍电他的手和下颏。8天后张立峰被送進锦州第一看守所。

金胜笑:女,42岁,锦州财会专科学校教师,本科学历。

99年10月,金胜笑因進京上访被恶人举报,由古塔区保安派出所非法送至拘留所,一星期后转至古塔区洗脑班。每天由一男一女上课,说的都是恶言恶语,不让学法不让炼功,卢少川气势汹汹的威胁说:“如不写保证就送看守所、劳教所。”他们利用家属逼迫学员。進洗脑班的第二天金胜笑的父亲病故,恶人说:“你写了保证就可以回家了。”金胜笑向他们讲真象,他们就说:你的亲人你都不管了,你还对谁好哇。金胜笑说:“是你们把我抓進来的,还说我不管我的亲人。”

曹玉环:女,40岁,印染综合厂职工。

99年11月敬业派出所司机孔庆凤到曹玉环家让曹玉环去派出所,在派出所街道书记李和平、还有单位领导让曹玉环写不炼功保证,并非法关押曹玉环一夜。第二天敬业派出所把曹玉环送進古塔区洗脑班。到洗脑班先搜身,把曹玉环随身带的《转法轮》和手抄本《洪吟》搜走。过后曹玉环认为他们没有抄书的权力,于是到那个房间里把书拿来,被几个警察抢走,一个警察打了曹玉环一个耳光。

在午夜曹玉环起来炼功,就听到外面喊不让炼,曹玉环不理他们。这时一个警察打开房门,二话没说,上来就把曹玉环踹倒在地,曹玉环的腿正好撞在铁栏杆上,当时就站不起来。他们还是把曹玉环拉起来连踢带打,又给了一个大脖溜子,当时曹玉环觉得天旋地转。又被带到另一个房间里,一个警察左右开弓打曹玉环的耳光,打得曹玉环两眼冒金星。他们不停的打,问还炼不炼功。曹玉环说“炼”。他们就拿来一张白纸放在墙上,让曹玉环的鼻尖顶住纸,纸掉了就打人。

第二天卢少川把曹玉环叫到一个房间,问曹玉环还炼不炼功,曹玉环说“炼”。卢少川就用电棍电曹玉环的下巴、手指。有一次曹玉环的三哥三嫂让曹玉环写保证回去,曹玉环说没有错,应该无条件释放。等家人走后,卢少川就把曹玉环的两手一上一下在背后用绳子绑上,然后把绳头拉到嘴角让曹玉环咬住,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卢少川把绳子解开时,曹玉环的胳膊已经不会动了。

在古塔区洗脑班办班期间,卢少川威胁、恐吓和殴打大法学员,曾声称:要打断你们的肋骨,打断你们的胳膊和腿。他们还向学员的家属施加压力,威胁家属,甚至把学员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也找来,手段卑鄙。

在洗脑班学员遭到迫害,同时在经济上也受到勒索。不管学员在洗脑班呆多长时间,伙食费一律300元,一分不少(伙食费每天10元,但学员通常只住三天、五天至半个月);临走时还要交管理费500-1000元;街道还逼学员家属交3000-5000元的保证金;同时逼迫单位交3000-5000元的罚款,这些钱通常还扣在学员身上。

在進京上访期间,凤龙宾馆的警察和本地区派出所的警察还劫取了学员随身携带的大量现金,利用运动发财。法轮功学员却生活困难,倾家荡产,甚至家庭破碎。

通过古塔区洗脑班,我们可以清楚透视江××一手发起的,这场针对无辜炼功群众的,镇压运动的邪恶本质,他们才是真正的害人凶手,他们才是真正的祸国殃民。

古塔区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不完全统计):

曹玉环、孙圆圆、张淑芹、曹建新、苗晓坤、彭丽娜、刘莉、金胜笑、李彩、张凤芹、朱晓梅、吴学芬、王欢、孙亚芬、孟书桂、陈秋艳、崔雅丽、王平、袁志红、袁志斌、唐志国、张立峰、刘秀坤、徐慧、张桂芬、金桂芳、吴艳秋、贾精文、何伟、刘淑媛、董冉、李中杰、李凯、王英华、张光、艾霞、康玉芝、王敏、张淑杰、杜凤云、张怀志、崔丁美、王丽娟、邱宝民、李国军、王静宁、黄志辉、王云平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个人:
古塔区政府
古塔区政法委:刘××
古塔区公安分局: 政委:李印廷 办公电话:0416-2320781
手机:0416-13941630777
法制科科长:卢少川
古塔区妇联主任:柴×
锦州党校:魏×
古塔区医院大夫:×××
各派出所及街道办事处
饶阳派出所
饶阳街道办事处:0416-3120931 书记:李国华 宅电:0416-2127543
手机:0416-13941698588
保安派出所:0416-2323504
保安街道办事处:0416-2324569 书记:王仁忠 宅电:0416-2352409
手机:0416-13704966528
通信地址:古塔区保安里48-1号
天安派出所
天安街道办事处:0416-2360285 书记:张广福 宅电:0416-2352098
手机:0416-13904966096
通信地址:上海路二段6-143号
南街派出所
南街街道办事处:0416-2358613 书记:张洪喜 宅电:0416-2348181
手机:0416-13904168282
通信地址:西门外里26-33号
北街派出所
北街街道办事处:0416-2351715
正书记:马力加 宅电:0416-2332166,手机:0416-8909696
副书记陈庆合主管法轮功

通信地址:东一里168号
敬业派出所
敬业街道办事处:0416-4168447 书记:侯新 宅电:0416-2320839
手机:0416-13504166313
经济发展新区:0416-4581356 书记:赵玉玲 宅电:0416-2120253
手机:0416-13704964117
站前派出所
站前街道办事处:0416-2124452 副主任:刘宝 宅电:0416-2325149
手机:0416-1305049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