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法轮功学员陈丽君被迫害致死的更多情况(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16日】河南省郑州市法轮功学员陈丽君,今年40岁,身高1.65左右,曾两次被郑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队长周晓红和另一个队长任远芳和管教等的唆使指挥迫害下,陈丽君受尽了种种残酷的折磨,包括上绳,毒打胸部、小腹、阴部以及全身,被吸毒犯往嘴上贴用过的卫生巾,往嘴上抹屎等等。于2004年9月29日下午4点多去世。(明慧网曾经报道)

高精度图片

在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的过程中,曾以没有做早操,队长要同她谈话为由,不法人员把陈丽君单独叫到劳教所二楼,唆使三名吸毒犯轮番对其胸、腹、背部凶残的毒打,导致陈丽君连续发烧一个多月,咳嗽。陈丽君实在无法承受毫无人性的折磨和侮辱,以绝食抗议劳教所对她的迫害,最后身体十分虚弱,被送往医院,医院检查说是肺结核(实际可能是毒打导致肺部发炎),整个人已脱相。

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为推卸责任,给陈办理了保外就医,妄图把责任推到陈丽君的家人,陈的家人见到这种情况,拒绝接受,要求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将陈丽君的身体治好,再送回家中。劳教所又将陈丽君送到陈户口所在地郑州市中原区秦岭办事处,办事处不得已又将陈丽君送到医院。期间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的不法人员任远芳逼迫陈丽君到其朋友、家人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借了数千元的所谓医疗费用。

陈丽君不堪忍受几年来在劳教所所承受的残酷迫害,又怕自己再被送回到劳教所,于2004年9月7日找到机会从医院逃了出来。从医院逃出后,郑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和有关的人员害怕它们的恶行曝光,立即开始秘密搜捕,甚至到陈丽君远在漯河市的姨妈家中进行搜捕,并对其姨妈威逼利诱,说它们对陈丽君如何好,要陈的姨妈见到陈丽君后,就将陈丽君送回去。陈从医院逃到其姨妈处后,被不法人员欺骗恐吓的姨妈不敢收留,并要她写保证书送到劳教所。陈丽君就哭着说自己好不容易跑了出来,你们不能再将我往火坑里推,回去就等于送死,自己绝不再回去了。


陈丽君无处可去,又没有钱,只好向一个常人朋友求助,这位朋友借给了她50元钱,陈坐车找到了以前曾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家中。陈丽君原本皮肤白皙,相貌秀丽,可陈丽君回来时,脸色蜡黄,瘦的只有骨头架子,胳膊象麻杆一样,比小孩子的胳膊还要细,有时走路需要人搀扶,只能吃稀饭,不能吃肉,不认得钱的数目,精神有些恍惚,有些记不清楚人名。

几年来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使陈丽君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精神处于紧张恐惧之中,不敢在此法轮功学员家中久住,见到生人,就会令她紧张和不安,常记起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有好几道铁门,令她不寒而栗。因为她遭受了太多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残酷折磨,以至于不敢将自己几年来所遭受的迫害公布到明慧网上,害怕自己曝光邪恶的所为会加重邪恶对她的迫害,害怕自己再回到邪恶的牢笼承受更多的迫害等等,自己受迫害的经历也尚未完整的叙述,便于2004年9月29日下午4点多去世。

陈丽君去世后,郑州市中原区公安局、原郑州市中原区610、中原区秦岭办事处、陈所在的医院介入,并对陈生前所居住地点(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现场勘察,并拍了陈的照片,对参与照顾陈丽君的部分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骚扰和监控,似乎有意将陈丽君死亡的责任推到曾照顾和接触过陈丽君的法轮功学员身上。陈的弟弟也因公安局的介入而害怕,未曾让法轮功学员对陈的遗体拍照。有关陈丽君的一些详细情况,了解后,再详细叙述。

在此我们正告每一个曾参与迫害陈丽君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残酷迫害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毒害了无辜的人们,扭曲了他们的心灵,你们的所作所为在历史的审判中,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和可耻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