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约束好自己的言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我自修炼以来,从没有拿起笔写心得体会和证实法的经历。这次看到明慧编辑部关于“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我一下子就想写了。师父在《洪吟(二)》中说“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在这里我也想鼓励那些和我一样从没有拿起笔写的同修,都来参与我们的心得交流,一来对我们整体提高有好处,二来可以更直接的清除邪恶。我们不是什么作文竞赛,应该有信心,因为大法弟子做证实大法的事,应该是无所不能的,当你真把自己当作一个法粒子的时候,就没有什么行不行的问题。

在大法遭受迫害的这五年当中,我经历了很多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这些曾使我迷茫过,但瞬间在我脑海中反映出的是师父在《大曝光》一文中的话:“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头脑马上变得清晰的不得了。我就凭着师父的法坚定的走了过来。

记得1999年7.20以后,家人由于受电视谎言的欺骗,丈夫对我打骂,公婆怕受连累也或多或少骂是师父和大法害了我,这些行为目地只有一个,就是要我放弃修炼。每当此时,我都是严肃的正告他们:谤师谤法必遭恶报。

就在他们百般反对的时候,我悄悄去了北京,我们一行五人到天安门广场上贴“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贴,两天后顺利返回,这时家里已经闹翻了天。公公拿分家相威胁,丈夫要和我离婚,大姑姐要打断我的腿……就在那时我哭了,我不知道修“真、善、忍”哪里错了,我为他们的无知而哭泣,心想:他们终究会明白真象。于是我毅然回复他们:要分就分,要离就离,我不会有任何的怨言,我就是为这法而来的,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大法我是必修的!当时的我没有任何的执著,心里只想着大法。他们一看我如此坚决,就放弃了所有的威胁。

接下来他们又和我谈判,让我在家偷偷学,不要对别人讲,在人前就说不学了。我说:“不行,那是不真,我做不到,我要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 接着他们又要求我每晚只炼一样功,想让我逐渐放弃。我早已看穿他们的心思,心想:我修炼的路不能由你们来安排,就说:“办不到,我想炼多少就炼多少,你们无权干涉。”僵持了一阵,他们看无法改变我,最终便放弃了所有的要求。

我炼功和学法恢复了正常。在这场正与邪的较量中,我战胜了邪恶,是因为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

后来又有几次对我進行干扰,我就不断的清除邪恶对他们的控制,与此同时,向他们讲清真象,让他们从谎言中走出来。逐渐的,我还把师父的新经文念给丈夫听,因为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改变人心,我发现他转变了很多,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能力,而是师父的慈悲打动了他,师父的法渗入他的身心,使邪恶解体。他已经许愿:将来一定学大法。

我的公公经我讲真象,也知道大法是好的,是教人向善的,但就是不信有神,整天说:哪儿有神,神在哪儿?为了破除他这个观念,我讲了许多关于修炼和神佛的故事。有一次我和丈夫劝他不要再谤神,对己对人都无益,丈夫说:“怎么没有神?没有神哪有鬼,你既然相信鬼的存在,为什么就不相信有神呢?”

随着师父正法洪势的推進,邪恶被大批的清除,众生已经开始觉醒,我悟到这是我们救度众生的大好时机,当师父的《快讲》经文发表后,我就投入到面对面的讲真象中,发现面对面讲真象威力很大,很能打动人,对自己的提高也很有益处。

因为我是理发师,每天接触的人都不少,我就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象(也有个别没讲,心性没到位时也有怕心)。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有人一听说我学法轮功,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象很后悔来这儿理发似的,恨不得马上走。等我给他讲了法轮功在国内外的情况及江氏集团栽赃陷害的案例疑点后,有的有所转变,但还是有疑点。我没有灰心,有师在,有法在,有大法弟子的慈悲在,我想一定能让他们明白真象,所以,我每次给他们理发都要讲,直到讲通为止。

有一次,有个人怎么也不相信新闻会有假,说:那么好为什么国家不让学?我就跟他讲,可一开口就出现了争斗的形势,我马上意识到自己起了争斗心了,于是就纯净自己的心态,去掉争斗心,以救度众生的慈悲心,心平气和的再跟他讲,给他讲江××的嫉妒心,讲“文革”、“六.四”那些迫害人民的罪恶历史。当我一心只想救他的时候,他马上就不是开始的样子了,真的象师父说的那样:“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在讲真象中,还遇到这样一种人,不管你怎样跟他讲,他就是不搭言,我问他到底怎么想的?他就说:谁说的我也不相信。我就说:“古人有句话——“两面光、不受伤”,看起来你没受到伤害,可是我们反过来讲,一旦你受到伤害,又有谁会帮助你呢?‘正邪不两立’,在正义和邪恶之间没有中立,你的不言不语其实就是对邪恶的默许。”他听我这么一说,仿佛如梦初醒,但外表反映还不是那么太强烈,常人都爱面子。我接着说:“你一定要把握机会,了解真象是你的权利,切莫错过,同时要告诉家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现在你站在正义这边支持大法,将来你有难大法就会帮你,切莫助纣为虐,因为和邪恶站在一起必定不会有好的下场;如果每个人都知道大法好,镇压就一天也维持不下去,不是吗?都知道大法好、善恶有报,谁还会帮江××做坏事啊?”后来我把真象小册子送给他,他欣然的接受了。

在讲真象中也有特别固执的人,我不去执著和理会,遇见就讲,师父说:“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们本着救度众生的心去做,该救的就会得救。

修炼人自己的言行对讲清真象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我修大法五年多了,对别人、家人都能忍让,唯独对孩子不能容忍,动不动就想打骂,可每一次打骂过后都会使我心痛。我很懊恼,为何不能在孩子面前守住心性?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师父讲的关于教育孩子的法我也看过多少遍了,自己也下过多次决心要改正,可就是管不住自己。为此我偷偷的流过眼泪,甚至梦中都想让师父指点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开始向自己的心里找,意识到自己的最大执著就是望子成龙,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修炼人怎么能执著这些呢?莫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师父在《转法轮》中也讲过:“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我悟到:正是我这颗强烈的私心、迟迟不去的执著,才形成了总是过关的假象,实质上是旧势力在钻空子,故意让孩子不听话,好引发我的执著从而毁掉我以达到它们的险恶目地。想到这儿,我庆幸抓到了它,于是马上清除它,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干扰,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同时清除自己的私心,让自己把更多的心放在救度众生上。过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比以前能忍耐了,孩子也听话了许多,但对孩子的执著似乎还没有连根拔起,于是邪恶又有了可乘之机。

有一次,因为孩子不好好学习,整天玩,还把以前学过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我的“火”当时就上来了,不但骂了孩子,还出重手打了他,孩子哭着跑到他奶奶的屋里。这时我想起《明慧周刊》上的一篇关于因管孩子而发火的文章,文章中孩子说:看见她妈妈背后有个大魔头,就是它故意让妈妈对孩子吼。我一下意识到自己不是被魔控制了吗?我这样做谁最高兴?不是魔吗?顿时,我的眼泪唰刷的流了下来,心里有说不出的痛苦,脑海中浮现出师父的话:“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精進要旨》“真修”)我在心中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真的是因为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啊!求师父指点迷津。”然后我就跪下来、双手合十,什么也不想。

瞬间,脑中出现一个念头:你只是想改正错误,并没有想真正去掉它。我猛醒过来,睁开眼睛,回忆起自己的一思一念,虽然表面上对孩子和善了一些,可时时处处督促孩子好好学习、长大后怎么怎么样,这不是执著吗?甚至有时还想:我不执著了他也许能考上大学,竟然走入“在执著中去执著”的极端当中。回忆起自己对孩子的所做所为,和劳教所对付大法弟子的恶人有什么两样?“你不听我的,我就打你”,不就是这样一种魔性的表现吗?我深深的愧疚,感到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其实师父点化过多次,可是由于执著太重,迷失了本性,错过了机会。现在想来,师父在《洪吟》(二)《断》中说的:“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就象是在说我。

由于我对孩子的执著迟迟不放,给讲清真象、救度终生造成了一定的阻碍。我们是大法弟子,虽然我们不能代表大法,但很多常人就从我们的言行中判定大法的好坏。有一次我给顾客理发,孩子不听话,我打了他,过后听别人说:人家说再不敢来了,说你打孩子的样儿真象能害人似的。我当时就一楞,但没太在意,心想:以后做好就是了。可那人再也没来理发。这不正是我的执著使他失去了得救的机会了吗?师父讲过:“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人的执著和观念多么的可怕,它能轻易的毁掉一个人,甚至于去毒害别人。

同修们啊!我深深体会到我们的言行在这特殊的时期是多么的重要。在最后的正法路上,让我们整体提高,共同精進,用纯正的言行证实法、讲清真象,做好师父告诉的三件事!

最后,让我们一起学习师父的诗:

师徒恩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有悟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