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法,完成大法徒历史使命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我是北京的大法弟子。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从小我就爱听有关神仙鬼怪的故事,尤其爱看《西游记》、《封神演义》等神话小说,幻想着自己能像书中人物一样有大神通。后来随着年龄渐长,伴随着生活中许许多多的魔难,对人生感觉很迷茫。到了八十年代气功高潮出现时,看到听到了许多新奇的东西,接触到看相、八卦、风水,算命、特异治病、气功师等等,当时只要听说哪儿有“高人”就一定想办法去看一看。平时爱看一些有关气功、探寻生命科学、宇宙之谜方面的书和杂志,陆续也看了一些古书,对生命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萌发了修佛、修道以提高生命层次的愿望。常抽空去寺庙,学习拜佛的礼仪,跪在佛前求佛加持自己能够修成像观音菩萨那样的大觉者;也曾去北京的藏传佛学院,拜西藏活佛为上师,想求即世成佛的修炼方法。受过活佛的灌顶,以为可以做活佛的弟子,可活佛却说灌顶只是和我结个佛缘,并不教我修炼方法。为此十分困惑和苦恼。其间看了几位藏传佛教活佛的传记,其中密勒日巴佛的修炼传记给予我极大的震撼。也使我更加明确了人的生命是为修炼而来,如果不能得正法修炼,生命就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只能无知的造业,给自己增加罪孽,那还不如不要这生命。

那时我经常去书店,寻找与修炼有关的书籍。1995年上旬,在一个体小书店里,先后买到了《法轮功》和《转法轮》。《转法轮》一口气读下来,书中的法理完全打入了我内心深处。多年的困惑、寻找,在佛教、道教、气功中所有不解的问题,自身经历过的一些奇特的事似乎一下了然于胸,瞬间好像什么都明白了。当时只有一念:一定要炼这个功,这才是真正即世成佛的真法。于是找出版社,找到编辑,找到大法弟子,找到了家附近的炼功点,开始了返本归真的修炼。
当时由于爱人身体不好,孩子年龄又小,家里负担较重。不能坚持到炼功点炼功,自己在家利用晚上时间学法、炼功。只在休息日的早晨到炼功点炼功,还主要是为了能及时得到师父新的讲法及经文,整个炼功点,只跟辅导员熟悉,得法几年来一直处于这种“独修”的状态。

1999年,历史上最邪恶、最残酷的镇压开始后,由于我的这种修炼状态,对当时发生的很多事都不太了解。加之旧宇宙的理在自己思想中根深蒂固。因而错误的以为这是对修炼人的最终考验,而且认为这一切都是必然的——那么多的人修炼,最后的考验也一定会是轰轰烈烈天翻地覆的。头脑中根本没有护法、证实法的概念。虽然此前师父在一些讲法及经文中都讲到了宇宙中正法的事情,但我一直没有悟懂,只是把这作为对个人修炼的考验去对待:坚持学法练功,坚定正信,对媒体的谎言不屑一顾,并自以为悟到了根本。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只限于和周围的同事、朋友揭其漏洞,揭露那些所谓的科学家为政治利益而昧良心,置已发表的科学发现于不顾,胡说八道。介绍法轮功到底是什么。2000年9月以前一直是这种状况。

由于当时我们单位的主要领导对气功感兴趣、知道一些修炼方面的事情,4.25以后我又介绍他看过《转法轮》,给他听过师父的济南讲法,因而对法轮功有所了解,周围同事也都比较有善念,对我多加保护,使我没遇到什么大的魔难。那时我最关心的就是师父的情况,最想知道的就是师父怎样安排这件事情,最想得到的就是师父的开示。所以学会了上网,利用一切机会在网上寻找师父的信息,寻找大法的信息。后来终于找到了明慧网,看到师父的照片,看到师父新的讲法,看到师父新的经文。看到同修们惊天动地的正法壮举,才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正法修炼,什么是正法弟子的使命。

2000年9月,看了明慧网《严肃的教诲》后,羞愧、警醒,反复诵读师父的讲法和经文,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开始真正转变观念,由个人修炼转而走上正法修炼,履行自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此后几年,师父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的教诲,一直指引着我走好助师正法的路程。

那时网络封锁很厉害,破网软件很少,可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却总能在一个偶然的时候,得到偶然的帮助而找到明慧网。及时看到师父的最新讲法,看到大法的发展洪势,看到同修们的正念正行,使我能不断修正自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因我的“独修”状态,不认识同修,辅导员家的电话也在镇压后成了空号而失去了联系。感谢师父!感谢明慧网的同修!在这样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虽然独往独来,却并不感到孤独,反而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与师同在,与法同在,与同修同在。

最初做真象不知从何下手,借鉴明慧网介绍的同修们的经验,从邮寄资料做起。开始从明慧网上下载单篇文章,后来自己学着编排图文并茂的小册子寄给同事、朋友,而后收集系统单位的地址及所能收集到的个人地址,将真象材料寄到这些单位和人手中。为了真象资料能顺利寄到,起到讲真象的作用,采用到不同的邮局、商店买不同的邮票、信封,以不同的笔体,每天几封、十几、二十几封到不同的邮局邮寄的方法,利用上下班和中午休息时间,外出办事的机会,骑车四处发信,一个信筒两三封,外地、本地掺杂着发,几乎跑遍了大半个城区。

后来收到一张真象光盘,看后觉得光盘讲真象更直观,效果更好,就想复制以后传给更多的人。那时刻光盘不太普遍,为了安全,又不能随便到电脑城去刻,正巧,朋友弟弟的单位有刻录机,中午打车去他单位请他帮忙刻了几张,发出去。由于我们走后朋友的弟弟看了光盘的内容害怕了,后来再请他帮忙他不敢刻了。不过这也是件好事,促使我自己买刻录机学着刻录,反而方便了。晚上刻,白天发。更自主、灵活了。后来学会了下载影音文件,学会在网上寻找相关软件将其转换成VCD,根据民众的普遍心理及接受能力,编排不同的节目,刻录成光盘散发,以使众生更好的了解大法的美好,揭穿邪恶的谎言,明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及世界各地起诉、公审邪恶之首的形势。

结合着打印真象资料、小册子,或邮寄,或放進常人的信报箱,或插到门上,或放到电话亭,或放到街头公园的长椅上,或当面送给有缘人。外出办事随身带上几份资料及光盘,走到哪儿,发到哪儿。坐出租车尽量和司机讲,没有机会讲,留张光盘或小册子在车上;和同事、朋友聊天、聚会,有意把话题转到讲真象上;陪亲属到医院看病,找机会和大夫、病人家属讲,常将真象小册子、光盘留在所过之处的桌上、柜子里、窗台上。在单位也加大了讲真象的面,找机会给更多的同事讲,办公室新来了领导、同事,借机讲,送资料、送光盘,使其明白真象。

北京申奥期间,单位让每个职工填写个人责任书,其中有攻击大法的条目。我找到部门领导及党委书记,告诉他们我不能填这份责任书,并告诉他们也不能做这种事,否则历史走过这一幕时将无颜面对每个职工,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一位领导在开大会总结工作中讲到所谓同法轮功的斗争,会后找到她讲清真象,并送光盘给她;单位来了许多新毕业的学生,根据他们喜欢上网的特点,将破网软件、真象文章、影像资料、电子书等放到单位的网上共享,使他们能有机会看到,我体会只要心中时时想着法,时时想着师父对弟子们的要求。时时想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随时随地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做。

开始时自己也曾怕心重重,第一次寄真象资料,身后警笛嘶鸣着驶过一辆警车,心不由得突突的跳,以为冲我而来;发第一张真象光盘更是紧张,走在街上不知放到哪里合适,看准了一个单位门口的信箱,却觉得满街的人都在看着我,反复走了两三趟,直到没什么人了才慌慌张张的放了進去。开始的几张光盘,紧紧张张的好几天才发出去。随着不断的学习师父的讲法,特别是按照师父告诉我们的发正念以后,感到自己念越来越正,怕心越来越少。真正体会到学好法,炼好功,重视发正念,正法的事就会越做越自如。

记得2001年上旬去孩子的学校开毕业生家长会,全年级的家长都会聚在一个大的阶梯教室。那年正是学校开始毒害学生、要人人表态反对大法、邪恶最猖獗的时期。我坐在下边不断的在心里发正念:灭尽教室里的邪恶因素,灭尽控制每个家长的邪恶因素,灭尽学校的邪恶因素,不允许任何人在此攻击大法,毒害众生。当时没有做任何手势,只是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加强这正念,主持会议的学校领导说来说去,什么都说到了,就是没有说出诋毁大法的话来,有时明显感到就要说到了,可就是说不出来。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正念的威力。

此后,我更加重视发正念,除坚持明慧网要求的四个定点发正念外,已经习惯了随时随地发正念,走到哪儿发到哪儿。曾去天安门、中南海等邪恶聚集地发正念,路上看到警车驶过,下意识的马上对其发正念。虽然我没有开天目,也看不见另外的空间的景象,但是我坚信师父所说的一切,知道大法弟子的正念在另外空间是无坚不摧的。

修炼几年来,弟子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没有师父所给予我们的一切,没有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走不到今天。我们生命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倾尽我们生命的所有也难以报答师父的浩荡佛恩。在这浩荡的佛恩下,我们只有不断的修正自己,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尽我们的所能,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才能对得起对宇宙中对我们寄予无限厚望的众生。

坚信师父,坚信法,毫无条件的遵照师父所说的做,这是我们修炼圆满,完成大法徒历史使命的根本保证。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