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沈阳大法弟子范学军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讯】范学军是我的挚友,看到范学军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头部塌了,腰上有个洞,腿上有个划过的口子。心里沉甸甸的,我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打开尘封的记忆,往事历历在目。初识范学军是在1993年,范学军在沈阳商业城下属的酒店牡丹亭做面点师,1971年生人,身高180厘米多,白白净净的,堂堂正正的仪表。我母亲在沈阳商业城下属的酒店牡丹亭洗衣房打工,下午休息时经常看一些《周易》、预测之类的书,范学军当时是一个球迷,常和同事们在一起侃足球,受母亲的影响,后来也喜欢上了预测之类的书,渐渐远离了足球。1995年,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功,1996年和范学军讲修炼的事情,没想到他早已请到了《转法轮》一书,只是不知道去那里学炼功动作,1点下班后,等到晚5点,母亲带他到炼功点学功。

范学军修炼很精进,身心变化也很大,脸上的小疙瘩不见了,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在单位积极肯干,人很善良正直,没有不良嗜好,领导和同事们都很信任他。

有一次,一个在酒店打工的小男孩,父亲生病了,要回家没有凑足路费,很着急,范学军知道后主动给他300元钱,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一天,范学军在外卖盒饭,看到一个乞讨的老太太拿着乞讨的脏兮兮的饭在吃,范学军看着流泪了,自费买了一盒饭送到老太太的手上,还送给老太太一杯开水,老太太感动得流泪了,连连道谢。

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后,范学军去北京说明真相,在天安门证实大法。99年10月份再次走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五拘留所、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强制洗脑班。在这之后,范学军被迫害失去了在沈阳商业城的工作。

2000年春夏交接之际,我走了弯路,范学军多次到我家,同我在法理上交流,帮我提高认识。他家在沈阳的西部,我家在沈阳的东部,从他家到我家等於穿越整个沈阳城,天气热时,汗水把衬衣都湿透了。范学军经常帮助一些误入歧途的同修走出迷惑,他曾说,失去了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在经济上我做不了什么,但是我可以奉献我的时间和精力。

范学军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的精神令我很感动。他正面激励、鼓舞着很多同修坚定修炼。

2003年末获得自由的我,多方打听他的消息,没有音讯,只知道他被非法判了7年。

最后一次见范学军是在2001年7月2日,没想到那一次竟成了永别。请知情者提供有关范学军被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给家属提供必要的法律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