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势利导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大法弟子老夏在修炼交流中给我讲了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一件事。

一天晚上,老夏两岁的孙子脖子上无缘无故的出现了几颗红色斑点,不疼不痒,他父母亲也没有放在心上。第二天早上孩子的父母亲上班以后,孩子醒来哭个不停。正在炼功的老夏停下动作一看,发现身上全是斑点。她马上把孙子送到单位医院,小儿科医生一检查,惊疑于孩子的血小板是零,立即要做進一步检查确诊。这时,突然医院停电,急得老夏手忙脚乱的拨通了在另一家医院当院长的女婿的手机。女婿听了岳母的叙说,迅即将孩子接去。接诊的科主任向院长建议孩子病情危急,我们这是成人医院,不如尽快转儿童医院,我的一个同学是儿童医院的主任医师,我马上与他联系。院长当机立断,连工作服都没有换下来就直接赶到儿童医院。在路上他们已联系好了三位专家。经专家组会诊:立即住院治疗,预交八千元住院费,办理住院手续。这时,无论老夏,还是她的女婿和那位科主任身上都没有那么多钱,住院受阻。

惊慌失措的老夏经这一番周折,此时头脑清醒了:我是个炼功人,怎么在关键时候连个常人都不如,功没有炼成,法也学不了,这肯定是旧势力的黑手、烂鬼的干扰破坏,钻我有漏的空子,立即发正念消除。此刻,老夏的女婿一时联系不到八千元钱,就给专家组长商量:请他签字担保,先住院后补办手续。专家组长见他穿的也是医院的工作服,就问他和病孩是什么关系。经主任医师一介绍,专家组长立即改变方案:暂不住院,把处方带走,孩子在你们自己医院挂水、服药观察就行了,有异常再联系。在回程的路上,当院长的女婿就和老夏商量:孩子在家挂水服药由我定时回来观察就行了,不必住院了。老夏满口答应,这是她想说而未说出的话,叫女婿说了。

老夏的孙子在家挂水、服药两日,神奇的好了。这一周至十天的疗程,他二日就好了,奇妙。女婿把个中原委如数给妻子说了。这对夫妻都认为其中奥妙只有妈妈能解。老夏就叫女儿、女婿回想一下一年前发生在他们女儿身上的事。

老夏的外孙女念小学一年级,期终预考三门主课都不及格。班主任把女婿约去,狠批了一顿,叫他请家教在十日内把成绩补上去,否则影响班级的整体成绩,不允许参考。女婿回家就教训自己的女儿,女儿任性,她父亲一气之下就打起女儿来。外孙女哭着来找外婆。老夏就把外孙女留在自己身边,教她补习功课,停下来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发正念时也叫她坐在自己身边,每天如此。期中考试结束,外孙女的成绩是两门优秀,一门良好。当外孙女把成绩报给她父母亲时,这对夫妻都不相信,当确认成绩是真的时,就问女儿:外婆怎么教你的?女儿说:外婆每天都对着我念经。女儿、女婿就向母亲探个究竟。老夏告诉女儿、女婿:“那不叫念经,我们叫发正念。”接着就再一次向他们洪法、讲真象。

在政府机关当公务员的女儿对母亲说:“妈,如果我女儿下学期成绩还是这样好的话,我和你女婿就相信法轮功,听您的,和您一起修炼。”老夏说:“我不和你们打赌,信不信、炼不炼由你们自己,宇宙大法是神圣严肃的,可不是用来打赌的,我只是向你们讲清真象,要你们清楚当前发生在中国的这场邪恶的迫害,知道我们的师父是最好的师父,法轮功是最好的功,炼功人都是好人就好。”老夏说:“这两件事都发生在你、我的身上,这是偶然的吗?不是。大法是神奇的,超常的,又是严肃、神圣的,不信,奇迹就在你身边发生,让你们看看,……”一番话说的这两位所谓的“无神论”者口服心服。当即就请回了一本《转法轮》

从所发生的这些事情中,我认识到:一是要我進一步洪法、讲清真象;二是我修炼的不扎实,遇事不能向内找,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三是修炼中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自己还不悟,待师父点化才知道;还有情太重。在修炼的最后时刻要精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