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恶警陷害赵淑贞的内幕


【明慧网2004年10月17日】2000年10月,内蒙古赤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几十名因10月15日散发真象资料而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大约50人左右。他们分别被关押在赤峰市看守所(园林路)和红山区看守所(赤峰东郊)。邪恶之徒散布说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是北京的大法弟子赵淑贞,调动十几名警察到北京绑架赵淑贞、抄家。

12月,红山区警察柴玉生等把赵淑贞绑架到赤峰。赵淑贞在红山区看守所为抵制迫害绝食六次,同时讲真象。赵淑贞说,大法是被诬陷的,而她自己是在大法被诬陷、迫害的前提下又被造假而陷害的。看守所的警察一边给赵淑贞戴上脚镣、背铐、打嘴巴、关禁闭室、灌玉米粥,一边又欺骗赵淑贞说可以给她转材料、联系重新调查案件。而事实上每次恶人都从未调查,因为假案是他们自己制造的,不用查,他们自己都清楚。

我们,2000年10月15日讲真象活动的真正参加者,有必要把这件事的真实情况讲给世人,让世人看到恶警如何造假陷害赵淑贞。

1999年“7.20”以后,面对疯狂抓捕及邪恶的残酷迫害,各地大法弟子都行动起来,自发的向世人讲真象,散发说明真象的材料。我们赤峰的大法弟子也自发的行动起来,向世人讲真象。当时一起参加的有现已被迫害致死的郑兰风、袁淑梅等。郑兰风和袁淑梅的个人经济条件相比好一些,所以她们俩负责复印机和耗材。我们当时约定,先将资料复印好,让大家拿到手,什么时间出去统一散发,临时再联系。我们还约定,如果哪个人一旦出了事,决不把其他人员说出来。就这样,我们开始准备资料,学员也都拿到手了。10月14日,我们通知要于10月15日晚上6点钟到外面张贴和散发。上午通知的,下午就有人说警察已经知道了。这样我们又通知停止。由于活动人多,能通知到的就通知了,没通知到的可能还是出去散发了。

由于袁淑梅是复印资料的出处,她和她的两个妹妹袁淑华、孙平(袁淑萍)都被绑架。袁淑梅被恶警弄到秘密的不被人知的刑讯室進行残忍刑讯,让说出整个过程、人员。几个恶警一起对她進行摧残,他们喝上酒,轮着班打袁淑梅。那个打得最凶的好像就是柴玉生,它不停的打、不停的骂,踢袁淑梅的裆部,纠住袁淑梅的头发打,一脚把袁淑梅踢到墙根,拉过来,再踢到墙根,反复的踢,打的嘴巴无计其数,用电棍电,袁淑梅身上到处都是伤,……。袁淑梅被它们打了6天6夜,不许睡、不许吃、不许喝、站立着、眼皮稍一闭马上打……。袁淑梅的头发6天白了一大半……袁淑梅的妹妹同样也在遭受邪恶的折磨,恶警让她们说出袁淑梅的一切,可她们并不知袁淑梅在这件事中的真正所作所为,孙平就说袁淑梅与北京一个大法弟子有来往。于是恶警就逼迫袁淑梅说出她与谁认识。在凶残、恶毒的摧残下,袁淑梅说与赵淑贞认识。袁淑梅与赵淑贞认识,但我们一起协调做这件事的人确实没有赵淑贞,赵淑贞并不知道我们的活动。而真正做这件事的人及整个情况,袁淑梅没有说出一点。由于徐素芝和袁淑梅的两个妹妹已说了出了袁淑梅,所以袁淑梅只提到了她们。然而,邪恶警察却在袁淑梅的“口供笔录”中添枝加叶、无中生有的写上这件事是赵淑贞“指示”袁淑梅干的。

本来,我们几个人一起做这件事时,都是随时联系,行动都是临时决定的,而恶警却说是赵淑贞一下给安排出来了。邪恶的假笔录中说:

10月8日早晨,赵淑贞到袁淑梅家,让袁淑梅复印资料散发。赵淑贞指示:找可靠的人,于10月15日早晨四、五点钟,到赤峰主要街区巷道、党政军机关外進行张贴,制造混乱,扩大影响……。

这个假笔录中,不符合事实之处有:一、我们那么多人的活动,不可能从10月8日到10月15日拖上一个多星期,为了安全只能是时间短、行动迅速。尽管是14日通知的,可邪恶之徒下午就知道了。我们行动的开始根本不是10月8日。二、我们定的散发资料的时间是15日晚上,行动慢的时间长一点儿的也能发完。可假笔录说的正好和我们的想法、做法相反,说是早晨。三、假笔录中说赵淑贞“指示”,大法弟子间谁能指示谁呢,谁又会听谁的指示呢。而且,我们讲真象的目地是救度众生,让世人明白大法是正法,是救度世人的,传单是给“善良的人们……”,怎么是“制造混乱”呢。四、如果是袁淑梅真的想把这一切说出来,那也只能是把郑兰风我们这些人说出来,绝不会把根本与此事毫无干系的赵淑贞扯進去,更不会出现是赵淑贞“指示”之说。

以上几点事实,充分表明邪恶之徒在这场迫害中所采用的手段就是造假、诬陷、谎言、恶毒、凶残……,它们给世人留下的就是流氓欺骗,这些正是它们陷害大法的通用手段。

邪恶之徒把赵淑贞绑架到赤峰后,赤峰恶警大造声势,声称它们破了大案要案。时隔不久,中央电视台的“自焚伪案”播出,警察与赤峰电视台记者专门给赵淑贞录像,由内蒙古自治区电视台播放,把赵淑贞的全家照片及家庭亲属情况在电视上播出,让赵淑贞对“自焚伪案”表态。电视中的赵淑贞说:“大法弟子连活鱼活虾都不吃,是不杀生的,怎么会杀人呢。自焚的过程、结果与人员说的话都有矛盾、漏洞,明显是造假。……”

赵淑贞被制造假案陷害,赵淑贞写了多份材料,写明我们这些大法弟子的活动筹划的那段时间她在北京的单位的上班情况,与邻居共用一个厨房一起做饭的情况,要求调查,揭露邪恶的造假陷害,赤峰红山区公、检、法三家办案单位都置之不理。

赵淑贞的家人也向办案单位提供证据,办案人员不接受。赵淑贞的丈夫自1999年7.20以来,被警察及所在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经常逼迫、株连,不许出国,遭受看管。她丈夫到红山区看守所与赵淑贞离婚,她丈夫从红山区法院一直哭到看守所,法院办案人员看着夫妻二人哭声不止,连法院办案的那个女的都流泪了,而且她丈夫直接说是假离婚,待赵淑贞出狱后再复婚,红山区法院竟然看着这一幕、听着这些话的情况下而违背法律原则,给办了离婚。

在赵淑贞的案件开庭审理前,红山区政法委、610办公室的及法院的办案人员一起到看守所,让赵淑贞的家属做工作,说“只要把此事承认下来,就给你判缓刑,不承认就判实刑三年。”试想一下,不承认给判实刑,承认下来反而给判缓刑,有事倒比没事轻,没事倒比有事重,这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使它们的造假画上个漂亮的句号吗?赵淑贞在中国政法大学的同学和校友很多都在赤峰公检法机关和律师事务所工作,这个假案在赤峰影响很大,很多人都知道此案,赵淑贞的家人在偌大的赤峰市却聘不到律师,他们说,“这个案早就定了,律师也不敢去取证,辩护也没用。”赵淑贞坚决抵制邪恶之徒的造假、迫害,红山区法院判了她有期徒刑三年。后因大法弟子赵艳霞被灌死在红山区看守所,邪恶之徒为掩盖,怕泄漏出去,匆忙把赵淑贞发往呼和浩特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赵淑贞在红山区看守所和呼和浩特女子监狱几次向内蒙古高级法院申诉,但都无任何消息。

赵淑贞说:我非常敬佩在这次活动中参加的所有人,遗憾的是我没有做到他们这一点,所以我申诉是为了揭露邪恶造假陷害大法弟子、陷害我,并不是否定这些大法弟子讲真象行为的正义性而逃避。

根据邪恶势力当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要求,这个几十人参加的散发资料的活动的“组织者”,判刑的起刑点就是7年,邪恶之徒说赵淑贞是组织者,又称是有影响的大案,为什么可以给赵淑贞判缓刑呢?最后判的实刑也是3年?因为他们是制造的伪案,造假陷害赵淑贞,心底发虚。

作为这件事的真正参加者,我们把事实真象公布于众,让世人知道邪恶势力在这场迫害法轮大法的罪恶行为中,所利用的手段是多么的邪恶、无耻。希望世人惊醒,认清邪恶,不要被邪恶迷惑。宇宙中的众生都是受宇宙的规律制约的,法轮大法讲述的是宇宙的规律,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每个宇宙中的生命都面临着宇宙的挑选,我们讲出真象是为了众生,是为救度生命,让众生留有机缘,得法得度。而因果必报也是不可抗拒的宇宙法理,众生拭目以待,看邪恶之徒的下场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