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朝阳市甄玉杰、田义利的遗孤田鸽的情况(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辽宁省朝阳县法轮功学员甄玉杰、田义利相继在迫害中死去,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十岁女儿田鸽。下面是田鸽的一些情况。

高精度图片
田鸽

田鸽与父亲田义利、母亲甄玉杰

遗孤田鸽:女
出生:1993年11月6日
父亲田义利,男,32岁(2002年去世时的年龄)
母亲甄玉杰,女,28岁(1999年去世时的年龄)
家住地址:朝阳县联合乡嘎岔村
现住地址:朝阳市西大营子镇饮马池村
现在情况:由姑姑田华、姑父王树奎抚养
联系电话:13504211597
学校:饮马池村小学四年级
电话:0421--2951456

失去双亲的田鸽,今年12岁,显得非常懂事,妈妈死时她不满七岁。问她:“妈妈呢?”她说:“妈妈─死─了。”当小田鸽说到“死”字的时候声音变得非常小,显得那样沉重。是呀!这个字对于小田鸽来说将永远失去的是母爱。她回忆起妈妈的事时说:“他们那天是早上走的,把我送到奶奶家,他们走了……”

后来她知道妈妈去世后,她说:“当时听到消息时,我在姥姥家,我哭了,还有小姨都哭了。”问:“想妈妈、爸爸吗?”孩子睁大了眼睛点了点头。可怜的小田鸽现只靠亲友的多方帮助,在姑姑家里继续她的学业。

由于江氏所发动的这场无辜迫害,给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带来了灾难,给小田鸽的童年蒙上了阴影。希望善良的人们能伸出你的援助之手,共同制止、早日结束这场迫害。

田义利、甄玉杰夫妻俩有幸在96年喜得大法。得法后的二人无论从身体、身心方面都受益匪浅,连渐渐懂事的女儿田鸽也跟着学法。全家人在大法的熔炼中,充满着祥和、幸福。受益的他们也把大法传给了乡亲们,有时达30多人炼功,并在自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夫妻二人在大法中的变化给乡亲们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99年江氏打压法轮功不断升级。田义利夫妻俩身为大法的受益者,抱着一片至诚,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99年7月21日一同来到了北京。那时正值全国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最严峻之时,他俩并没因此而惧怕,他们揭露邪恶,说明真象,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在北京遭受的迫害情况。为了安全他们晚上只能睡在涵洞里。就这样他们俩在北京呆了近一个月,在一次大抓捕中他们被冲散,甄玉杰被警察强行绑架。农历7月初六晚上被非法押回朝阳的途中,中巴车行驶到北京至天津的高速公路段时,甄玉杰和一位新民的男学员跳下车,两人不幸遇难。

这时在北京的田义利也三次被绑架,三次走脱,几经周折回到家中,由于他怕恶人再次抓捕,白天只能在村边远远的看着家,想晚上再回去。那时他远远看见自家门口很多人出出進進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人正在给几日前刚刚分手的妻子办丧事。晚上回家后,一進院子,一眼就看见了放在院子里的棺材,他心里暗想是不是老人这几天为我们着急出事了,進了屋一看二老都安然无恙,他呆愣了:到底是谁那?亲属只好告诉他:“她就是你的妻子……”田义利此时的心情,也可说这个世界上已没有言语来形容……。这时甄玉杰的弟弟把失去姐姐悲痛和怨恨发泄在田义利身上,所以象疯了一般扑向田义利。田义利被送到下三家子派出所,非法关進朝阳县看守所,一个多月后才放出。

各种压力和失去亲人的打击,给田义利精神打击太大了,带着七岁女儿艰难度日。可是邪恶之徒并没有因这一家面临悲惨遭遇而就此罢休。下三家派出所还经常指使村里去他家勒索钱财,每次200─300元不等,因此有人问田义利:“你那钱怎么那么方便,它们要钱你就给呀?”他说:“没办法,不给它们把我抓去了,就得向我要更多的钱呀。”就这样在长期迫害压力下,又因妻子的死,对他的打击始终存有余悸,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于2002年农历7月初3去世。就这样小田鸽唯一的亲人爸爸也离开了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