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津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我于2001年3月份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和分局绑架。当时恶警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就这样恶警把我劫持,整了我一天一夜,非法送入看守所50多天,然后又非法判劳教一年,投入大港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非法劳教期间,恶警们叫犹大帮凶做转化洗脑,如不转化,就不让睡觉,强迫超负荷劳动,不许说话,否则就罚站;不配合的就把手和脚铐在床板上,脸向上直躺着不让动,要喊就把嘴堵上,几天不让吃喝、洗漱。当时正值夏天,有一名从上海抓来的大法弟子裘学艳(博士后)就长期被这样折磨。

我经常听到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打那些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穆祥杰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讲法轮功真象。两次劳教所恶人逼迫看诬陷大法的新闻,穆祥杰不配合恶人,恶人让四个吸毒人员抬着她出来看,还给她打了不知是什么药物的针,把她的手和脚铐在大厅的铁拉门上,电视放了一个小时就把她铐了一个小时。夏天,大港的蚊子大的像会飞的蚂蚁。

在劳教所里,我坚持信仰,没有悔过,不法人员们二次给我加期。什么叫悔过?我是大法受益者,大法使我获得新生,悔过难道让好人变成坏人?让无私变成自私贪婪?真不知恶人竟无耻荒唐到这种地步!有的同修以绝食来抵制邪恶,不法人员们就用未消毒的胶管给灌食,更有甚者竟把大法弟子的牙给拔掉了。

在大港劳教所,一次到劳教所看我的人买了东西,临走时问队长这些东西可否带進去,它们同意让带,结果给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只给了我一条毛巾;有年岁大的学员在非人待遇下身体出现了许多病症,不法人员们收受款物,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办理保外就医,这就是它们宣传所说的“为党为民的好警官”?

天津建新劳教所更为邪恶,它们对不转化的学员不让睡觉,用电棍电击阴部。被电的女大法弟子有郭宝花和陈××。徐韪文是在建新劳教所被它们活活折磨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