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晚期癌症患者的新生


【明慧网2004年10月2日】1996年我身体不适,长时间出现尿血,经检查发现肾无功能,后到湖南医学院附一、二医院就医,多次作CT,彩B,膀胱镜检,同位素测试等现代化的检查,最后确定为肾癌扩散到尿道,再扩散到膀胱,膀胱镜检看到多发性肿瘤,而且右肾也不太好,右胯下方有一个鸡蛋大的肿瘤。无奈之下,只有手术,手术从早上8点30分到晚上9时结束,手术后医生告诉妻子:像我这样的情况顶多也活不过两年,这一天是1996年10月8日。

98年4月9日,我高烧不退,又一次住进了医院,由于不排尿引起心肌衰、肾衰、肺衰,医生说是尿毒症,生命垂危,病危通知书都下了。从4月20日起连续三天体温高达40度,各种药物都对我无效,所有的仪器都撤了,护士不再量体温,我只好回家等死。

我的一位老邻居来看我时带来了《转法轮》。博大精深的法理一下解开了我心里的许许多多人生不解之谜。这就是我多年盼得到的。师父的法音传来,我深深的感动,并深刻认识到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病。

师尊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

我告诉老邻居叫他帮我请一本宝书,第二天他告诉我,他们炼功点的人知道我是晚期癌症患者,不让我参加炼功点,书也不能卖给我。我很失望,在旁的妻子突然拿出一本《转法轮》,老邻居在我家教我炼功。

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变化很快,半个月发现脚上的灰指甲全变好了,一个月后右胯下方鸡蛋大的肿瘤消失了。三个月后,我一手提着8斤重的面条,另一手抱着25公斤一袋的大米快步上了楼,上下邻居瞪着眼吃惊的看着我。从98年7月24日起至今,我没有再吃过一粒药,上过一次医院。过去准备为我送葬的亲朋好友又一次来看我来了,我告诉他们这是法轮大法的神奇。

消业是一大难关,连续44天的消业中天天高烧40度,五脏六腑没有不痛的,非常难受,我只有一个肾,消业时疼痛难忍,连翻身都不行,可第二天就好了,我悟到只有心在法上什么都能过。“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得很轻松,骑自行车好像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转法轮》),家里所有的重活我都能干,大法在我身上显示出了神奇的力量,我的儿子、妻子、姐姐在惊服之余,纷纷走入修炼大法的行列。

我说:“我这条命是法轮大法给我的,使李洪志师尊净化好了我的身体,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人活在世上还有比生命与良心更值钱的吗?”

2002年7月的一天,市看守所找到我说,你去把修炼法轮功的儿子领回来,条件是不上北京,不和炼法轮功的人在一起,不到外面法传单。我说:“我不能配合你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崇尚道德的人,修炼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什么可怕的呢?

至于发传单,我们只是告诉人民:法轮功不像江××政权说的那样,以及我们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我们收到如此不公正的对待,还不许说,这只有被邪恶控制了的政府才是这样的。

就因为不配合放出去的条件,儿子要被囚禁6年,这就是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法律。

2002年9月,派出所“610”头目问我传单是哪来的,我说脑袋掉了也不会告诉你,24小时的审稿记录一个字都没有,最后,他们求我写几个字,好让他们交差。我不配合他们。

身体上的巨大变化是对大法感性上的认识,随着不断深入学法,不断去掉人的各种执著时,发现人的观念越来越少,特别是在证实大法中,在师尊的导航下正念越来越强,理性不断升华,更加能够从理性上认识法,不只是停留在身体的那点变化上,其实人那点东西什么也不是。作为正法时期大法的一个粒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重任,我们应该更加理智的揭露邪恶、讲清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