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去人心 归正紧随师


【明慧网2004年10月2日】一九九七年我们一家有幸接触到了法轮大法,看到师尊法像,在师父所传真善忍法理的感召下,都相继得法。本来有血吸虫病、肝硬化、肝肿瘤疾病的父亲,绝症消失了,积劳成疾的母亲身体也好了,我也明白了人活在世间的真实意义是要返本归真,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修炼,同化宇宙特性返回到自己的先天本性。于是我重新做人,摒弃以前种种恶习,修正自己,我觉得修炼是多么美好、神圣啊。妻子见我变好了,也加入到大法修炼中来了,从此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从未有过的幸福中。

1999年7月恐怖从天而降,谣言四起,诽谤满天,法轮大法受到前所未有的诬陷,世人也被深深蒙骗。我感到迷惘,不知该怎么对待,从十年文革过来的父亲至今仍心有余悸,被吓住了。然而回顾我们一家人所受到的恩泽,我确定了“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我们大家都在做好人,为什么不能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呢?同修在顶着巨大压力到北京申诉,我为什么不去呢?于是我横下一条心于2002年2月来到北京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过程中感受到师父一直都在看着,如刚坐车就听到那首“为了讲清真象”的歌曲,就知道那时师父在鼓励我。在火车上遇到了许许多多各地同修,大家合十见礼,我感受到被师父洪大的慈悲包溶着。

2000年12月,我们全家四口被非法拘留关押,只剩下一个六岁的女儿留在外面,我的姐夫形容这景象说到你家里时,大门敞开,屋里好厚的一层灰,冰箱里的东西生霉,女儿一个人缩在阳台上不吭声,瘦得象燕子一样轻飘飘的。已有身孕的妻子被关了一个月后才获准回家。

春节后,我被非法送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由于长时间的劳役和洗脑折磨,又长期学不到法,我觉得精神崩溃了。这是我最痛不欲生的日子,我明显的感到自己修成的东西在化掉。本想出去后再修,没想到在重大考验中走不出人来,甚至于走向反面,不是成了助纣为虐的邪恶分子了吗?连一个好人的标准都不具备,怎么修呢,其实就是大法学员中的一粒沙子。这样我在痛苦悔恨的心理中偷偷的继续修炼法轮功,这期间《明慧周刊》给予了我帮助,我渐渐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大法弟子。2000年3月,师父发表了《北美巡回讲法》,师父说“当然了事情还没完,正法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对大家来讲都还有重新做好的机会。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师父真的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自己啊!我明白了我的消沉正是旧势力欲淘汰我而安排的路,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说行就行的,我不要旧势力的安排。“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洪吟》。于是我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过去受逼迫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都作废,从此要堂堂正正的修炼法轮功。我开始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自己仍然在炼法轮功。我的行为让人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很多人开始觉醒了。邪恶不再敢阻止我修炼,我和妻子一起制作真象传单发给世人,希望众生能有机会明白真象,选择自己的未来。

总是认为自己口才不好,所以很少当面讲,有几次想好了怎么去讲,但真正去说的时候又乱了方寸。向内找发现还是有怕心,怕讲不好,怕被举报,通过学法,明白应该是什么都可以放下了。什么是慈悲呢,跟随师父救度众生就是最大的慈悲,我不能只顾全自己,不顾别人,这决不是大法弟子所为。后来在师父的安排的一次讲真象中,我大声地跟单位同事、领导讲真象,娓娓道来,思如泉涌,使他们明白了不少,我终于战胜了自己的弱点,能够更好的全面的讲清真象了。

目前邪恶势力还在垂死挣扎,虎视眈眈,经常有人跟踪我们,但他们已穷途末路了,我看见他们就走上前去告诉他们真象。我在不停的智慧的做着讲清真象的事,只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正悟去人心,就一定能更好的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救度更多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