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汇编: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神奇故事(专辑1)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

  • 珍贵的回忆

  • 在广州聆听李洪志师父讲法的日子

  • 我亲眼见到的李洪志师父

  • 亲身经历李洪志师父在武汉传法的神奇故事

  • 武汉大法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的传法事迹

  • 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 见证李洪志师父为真心想修者净化身体

  • 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神奇事

  • 贵阳部份大法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的美好时光

  • 见证李洪志师父应天津电台邀请热线直播时给听众调整身体

  • 得法一线牵 十年转瞬间──记参加李洪志师父两次传法班的点点滴滴

  • 珍贵的回忆

    文/辰龙

    (明慧网2004年3月15日)九六年十月的北京国际交流法会,我们炼功点来了一些新加坡的法轮功学员,大家聚在一起共同分享修炼法轮功后的心得体会。

    那次聚会,一位九三年得法的学员讲述了她亲自聆听李洪志老师传功讲法时的感受。在修炼法轮功以前,她就练别的气功很多年了。她医学院毕业,在卫生部工作。在听李老师讲课时,她感到李老师与她所见过的其他气功师都不一样,不仅感到李老师发出的能量很强大,而且讲的法理是她闻所未闻的,不由的在心中产生了敬服。

    讲课中,李洪志老师给学员们调理身体,让学员们站起来,想一下自己有病的地方。她当时想,自己的眼睛不好,经常痛,看不清东西,就想着自己的眼睛,并只想了一下右边的眼睛。当她按着李老师的要求跺脚时,刹那间感到右眼有什么东西被清理掉了,睁开眼一看,右眼非常清亮,看东西非常清楚,也不痛了,可左眼却仍然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她当时想,怎么左眼没好呢?可又一想,这不怪李大师,因为在想眼睛时,是自己只想了右眼睛,并没有把左眼睛也想進去,是自己的问题。调理已结束,不能再有调病的想法了,以后好好修炼吧!

    那天听完课后,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喜悦。当她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家里人都睡了。她想修炼人应当为别人着想,就轻手轻脚摸到床边,正要上床,又一想那会把睡着的人弄醒。于是,就在地上轻轻地铺了块床单睡在地上。在她刚闭上眼时,忽然感到左眼处有一团亮光。睁眼一看,四面黑黑的,没有一丝亮光,一闭上眼,亮光又在左眼处出现,而且在旋转,并觉得左眼很舒服。她立即意识到那是法轮在给她调理左眼,顿时心中感动。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一看,左眼也和右眼一样变得清亮,不痛,看东西非常清楚了。

    听完这位老学员的体会后,大家再一次沉浸在师父的慈悲之中,感叹法轮大法的超常神奇。


    在广州聆听师尊讲法的日子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

    (一)在广州聆听李洪志讲法的日子

    文/湖南大法弟子

    1994年12月份,我们辰溪有缘之士突破种种干扰,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广州举办的法轮功第五期学习班,这是师尊在中国大陆也是全世界所举办的最后一期传功讲法面授班。我克服了许多阻力,也有幸参加了这期讲法传功的学习班,有幸见到了师父的本人,得到了万年不遇的宇宙真理大道、洪劫难逢的无边佛法——法轮大法。

    学习班举办的时间是12月21日——28日。地点就在广州越秀公园旁边的体育馆,每天李老师讲两小时课。李老师是应邀前来广州办班,主办单位是广州市气功协会,8天时间共收80元人民币。有许多学员是从外地来的,都是在亲朋好友的介绍下赶来的,还有很多是老学员。我们辰溪学员在广州中医学院里租了一间空的学生宿舍住宿,在中医学院的食堂里和学生一同买便宜的饭菜吃。在这里,我们碰到也来租房住的贵州学员和黑龙江齐齐哈尔学员。

    越秀公园体育馆(2003年5月拆除建地铁了)只能容下4900多人,而来学法轮功的学员达5000好几百,所以有几百人因为没位子進不了班,这些学员不闹不燥,而是集体在体育馆前的空地打坐表示对学师父的大法的诚意,大约过了一个钟头,师尊得知这一情况后,就和气功协会等主办单位工作人员商量怎么样让这些有缘之士也能听到师尊讲法。后来主办单位决定在附近找出一间空房拉个闭路电视,现场直播,让场外学员也能看到师父,听到讲法。广州的老学员此时也表现出大法真修弟子先他后我的高尚风格,主动将自己在体育馆内预定的座位让给了進不来的新学员,他们自己去看师父讲法直播电视。师父在讲法讲“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时特别讲了一句“外面的学员一个也落不下”,真实的让人感受到了师父的大慈大悲。

    我和小和尚释德法一起坐在最后一排,我们背后的馆壁上正挂着“广州法轮功第五期学习班”中的“法轮功”几个字,全场人山人海,座无虚席。男女老幼,大家都怀着诚信的心聚到大法修炼中来了,整个讲法场笼罩在一种巨大的慈悲祥和的能量场中,许多人无名的流下了泪水。

    师父穿一身普通的黑色西服,皮鞋干干净净,衣着简朴而得体。师父神态祥和,平易近人。在洪大慈悲中又有一种神圣的威严。在体育馆的篮球场中央,摆了一张普通的长桌子,一张椅子,在椅子后面挂了一块长方形的金黄色的布。这就是师父的讲法法坛,简朴而庄严,四周云集着虔诚的听法众生。

    开始师父第一次和大家见面的时候,一進场就用洪亮的声音说“大家好!”说话间,只见师尊挥举着双臂很快的转了一圈向所有学员问好致意。我看到在师父转身挥手致意的时候,许许多多的好东西飞向我们。

    师尊讲法时,没用任何书稿,只有一张折得发皱的纸,上面大概写着讲法的题目。师父的话深入浅出,简明扼要,通俗易懂,谦和幽默,对古今中外的各种事情、众生百相的本质讲得入木三分,法理直指人心。大家时常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在轻松祥和的气氛中,许多真正学法的病人身体同时也得到了调理,恢复了健康。

    李老师也指出,大法是给人修炼不是给常人治病的,只能给真正修炼的人净化身体。有的绝症危重病人现在也瞒着工作人员進了学习班来治病而不是来学法,师父指出,这些人他都清楚,这些人要是不舒服了赶快去医院。你看他现在这么痛苦,翻开他的历史看看,他以前把别人治得更苦。中国独裁江氏政府的媒体不顾事实,到处造谣说大法不让人治病,还造谣说师父的讲法书是请人写的。师父讲的法历历在耳,后来就是《转法轮》。真是象《古怪歌》里所唱的“纸糊的谎言一戳就破”。后来有学员提问师父的前世是谁时,我就想:师父是释迦牟尼佛转世吧……就听到师父回答说:“我就是李洪志,我可不是释迦牟尼佛。”后来师父看了我一眼,我感到一股暖流热遍全身,如同被太阳光照了很长时间的那种炙热的感觉,心中一阵欣喜,我知道师父用功给我加持了。

    我的前面坐着一个戴鸭舌帽的中年人,右边是母女俩,一个五、六十多岁的大娘和她二十多岁的女儿,来自吉首。我们聊了几句,我知道了他们因炼功受益了而来。每次教炼功动作都是由师尊讲解动作要领,同修作示范。有的学员捡到金项链、手表、钱都交给了师父,师父在休息的时候立即当众告诉大家叫失主前去认领。在讲法传功班结束时,还有几个学员,跑到师父面前请师父留言签名,师父耐心的一一给他(她)们签名留言。

    在广州聆听师尊讲法的日子里还有两件事情,我记忆特别深刻。

    一件事情是这样的:一位学员买了一个照相机,一天听课从大门進会场时正好师父也進来,他急忙举起相机对着师父拍照。师父看到他要照自己,就慈祥的看着他。但旁边的广州气功协会或体育馆的工作人员不干了,大叫一声:“不准照大师!”一边说一边冲上去猛推他一把。那位学员被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怒火中烧,就准备和推他的人干一仗。这时师尊走到他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说:“守住心性。”他顿时不再想报复推他的人。后来他对我说:“要不是李大师叫我守住心性,我早就跟他干上了。”

    我以前学过其它多种气功,知道许多“气功大师”一出门就是小车加保镖,盛气凌人,一办班就是几百几百元人民币地收。我曾经买过一本很薄的气功书只有《转法轮》厚度的1/6,也讲不出什么,却花了38元。而这么大的法──《转法轮》却只要12元。李老师根本就不是为钱为名,他慈悲救度众生的事实是任何小丑也抹杀不了的。师尊教我们的是“真善忍”,做好人。

    第二件事,是在广州中医学院租房住的听法8天中的一天。好象是第6或第7天晚饭后,我正在租住的学生楼的阳台上观赏广州夜景,突然看见一个巨大的白色圆圈物在广州上空飞旋,来回转动,周围的云成彩色,很壮丽。很多法轮功学员和中医院的学生都闻讯前来观看,有的用相机去照。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那旋转的就是法轮的形象,目击此异象的大法学员们纷纷合十向师父敬拜。在传授班提问题时,有学员说看到广州上空有法轮,师父说:“看到了就看到了。”师父告诉大家整个广州都被这能量场罩住了,全广州城人都受益。

    和我同去学大法的学员中,有个老干部姓张,来广州去医院检查时心脏病、高血压都还在,经过8天认真听法学功后,再去医院检查,完全恢复了健康,他妻子欧阳阿姨说:听完法后,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更善良美好了。我知道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修炼大法,从那时起,我就决心这一生都要坚定修炼下去,直至圆满。

    2004年5月26日
    甲申年四月初八

    (二)回忆在广州参加李洪志师父讲法班的日子

    文/大陆大法弟子

    1994年12月,我们终于突破各种阻拦坐了整整三天两夜的车来到广州,参加师父在国内的最后一期讲法班。当我们走出车站去往住地的途中,同修小孙突然对大家说:“我的小腹部位呼呼的转起来了!”还没進班在路上师父就给她下上了法轮,师父说过:“来了就是缘份。”

    大约是12月20日吧,我终于见到了盼望已久的师父。师父是那样的高大、慈祥、亲切……我象迷失很久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见到了父母一样的感到踏实、安全。我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喊:“我终于见到了真正的师父了!”我不知道来听法的到底有多少,整个广州体育馆挤得满满的,门口过道都坐满了人,师父告诉我们,广州的学员和参加过班的老学员把主会场让给外地的和新学员,他们在分会场看录相直播。第一天上课不久,工作人员告诉师父外面有很多人炼功,他们都听说师父在广州讲法,没办法弄到票直接从几千公里以外坐飞机赶来的,他们有的经济很困难,住不起旅馆,吃着方便面。师父听后马上让他们進来,席地坐在讲台前面,他们深深的向师父合十,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师父讲课的前三、四天,会场上经常出现怪声,我身后有个人经常发出一种怪怪的咳嗽声,好象要把整个肺都咳出来一样的难受。我们抬头看到屋顶上一片浑浊之气,就像被灰尘和浓烟笼罩着一样,我注意到师父讲法时经常从身上往下掸东西。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他弄来不好的东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传我的法。”第四天,师父告诉大家给学员清理身体,让大家站起来随着师父的口令,想想自己或亲人的病,在师父的指挥下跺脚,跺右脚。当时随着师父抬起的手往下压,我清楚的感到一股阴森森、凉嗖嗖的东西从上往下,随着脚的用力一跺被清出了体外,从此我彻底告别了体弱多病的历史,走上了一条健康的修炼之路。师父为我们消除完之后,身后再也听不到那怪怪的咳嗽声,我们再抬头看屋顶,真是天清体透,就像刚刚被清洗过一样,清新,透彻,舒畅。当时我们坐在体育场师父背面位置上,师父经常回过头来看我们,并告诉我们“我身后的学员也是一样,我经常回过头来看你们,一个也落不下。”当师父告诉要给大家清理身体开始有反应时,回到住处每个人程度不同的出现了发冷、发烧、出疙瘩、拉肚子等各种症状,有的浑身疼,头疼的都起不来床,吃不了饭,可是第二天照样起来去听课。也就是二、三天,大家都感觉到无病一身轻,走路象有人推你一样。

    不记得是第几天的晚上,整个楼里一片欢呼。广州的天空特别是学员住的地方,天上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旋转的法轮,非常壮观,很多学员和住宿的旅客都看到了,并且都是用肉眼看到的,很多带相机的学员都拍下了这一珍贵的场面,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们住的是一个铁路招待所,离体育馆不是很近。刚下火车接站的售票员就给我们介绍了广州有三多,车多,人多,红灯多,让我们做好等红灯和塞车的思想准备,然而在我们从住处去体育馆听法的八天里,所要经过的灯口总是一路绿灯,畅通无阻,我们知道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在我们听法的几天里,广州新闻报道说最近几天广州天气晴朗,社会治安明显好转,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的佛光普照,给广州人民带来的安宁祥和。为了给大家节省开支,本来十天的课八天师父就提前讲完了。

    每当回忆起这段和师父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我就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师父的讲法让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找到了生生世世期盼和等待的高德大法——真善忍,从此我跟随师父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我亲眼见到的李洪志师父

    文/武汉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8月31日)1993年春天,师父来武汉传法,当时是在中央部级的科研单位的礼堂举办的学习班。因为是第一次到武汉传法,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师父带着从北京来的弟子用三天时间为人看病。三天来,看病的人一天比一天多,特别是第三天,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到夜晚还有很多人不愿离去。各种各样病症的人都有,特别是疑难杂症,经过各种途径都久治无效的病人都来了,经过师父的调治,当场都奇迹般的好了,使很多人都领略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洪大慈悲。

    给我印象很深的有这样一个真实故事:

    有一个老太婆,因病瘫痪在床五六年,生活不能自理。这次听说有气功治病,由她老伴和儿媳两人将她架来,将她扶到师父面前的靠椅前扶着,站也站不稳。师父只是看着她,并没动手。过了一会儿,师父要她站直,她开始不敢,师父鼓励她不要怕,她很快站直了身子。师父又说你往前走,她犹豫了一下,在大家的鼓励下,她终于向前迈了一步,接着很自信的向前走去。后来又叫她上台阶,她不敢迈步,师父说“你上去,没有关系”,在大家的鼓励下,她真的上去了。后来她是自己走回家的。过了一会,我到礼堂外面,看到她一个人在场地上走。我问她怎么不在家休息,她说:“不知怎的,老是想走路,回家后老想走走试试,在家里走来走去的,又走到这里来了。几年没有这样走路了,太痛快了!”

    还有一件事我也是终身难忘:

    当时办班一期是十天,师父每天要用一个半小时以上为大家讲法,然后再教炼功动作。

    在学习班开始后的一天,有一个年约40多岁、瘦高个的男子,由于没有学习班的听课证非要進去,被工作人员拦下,并向他说明要凭听课证才能進去。他不但不听劝阻,反而大吵大闹:我来就是和他(指师父)斗法的,我的师父100多岁了,他这么年轻?还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后来这事情被师父知道了,叫工作人员放他進来。等师父的讲课授完,他很安静的走了,并特意找到工作人员说“我再也不闹了。这才是真正的师父。”

    每当我回忆起有幸聆听师父讲法的那段可喜的日子,心中总会由衷对师父深深的崇敬和感激。从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桩桩一件件实实在在的奇迹般的事实中使我深深感受到师父的伟大和慈悲救度,更加坚定对师父与大法的信念。


    亲身经历李洪志师父在武汉传法的神奇故事

    文/武汉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9月1日)一直以来,我身体都不好,多种疾病的折磨,曾动过几次手术,苦不堪言。在医院治不好的情况下,我练过很多气功,花了不少钱,但仍不见好转。

    1993年3月,法轮功传到武汉,我有缘从市气功协会购得法轮功学习班的门票。当时购买的是十天的票,新学员50元,老学员25元,而我原来购买的任何气功师的报告会,半天就要100多元。在市政府礼堂听完一节课,我就被李洪志师父的高深大法深深吸引,完全忘了我的“病”,好象我千万年寻找等待的就是这高深大法。神奇的是:没见师父为我治病,折磨我无法生存的各种疾病全没有了,就象紧紧束缚我的铁链子一下全松开了。当天听完课骑自行车回家,好象有人推一样,回头一看并没有人。我想起师父说有法身保护我们,原来是真的。

    无病一身轻的愉悦,让我主动把大法的美好,传给更多有缘人。

    期间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我们觉得大法太好了,闻所未闻,我便约了和我一起听法的同修买了一台新的收录机和录十天讲课的磁带,想把师父讲的法录下来。第二天上课,我们按下录音的键。这时,听师父说:“我不叫你们录,你们是录不到的。”师父没做任何阻止我们不录的手势,继续讲法。我们当时悟性真差,还在忙着录音。等回家把录的磁带拿出来一看,发现全部断成一节节的,我们在场的学员全惊呆了。

    后来,师父在长江经济广播电台向广大群众做咨询报告时,我们向师父请示可不可以录音,师父笑了,说“可以录”,我们便录下来了。

    有一个熟人,得了很重的病,卧床不起,家人都去上班了,就打开收音机让她听。正巧听到师父正接听一个患者的咨询,要这患者扶着桌子,全身放松。这个熟人就手扶床头柜,也全身放松,结果当时就能下地自理了。她家人回来后,都非常高兴。她们家后来很多人都走入大法修炼。


    武汉大法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的传法事迹

    (明慧网2004年9月2日)

    1、93年3月,师父在武汉举办第二期讲法学习班。我觉得大法太美好了,又叫了很多一起的朋友来听法。他们晚听四天,师父告诉弟子们,一样都落不下。有一位叫秀莲(化名)的退役军人,在部队染上血吸虫,治疗又把肝脏损坏了,得了肝硬化、肝腹水晚期。听了几天课,肿得很粗的腿过几天就好了。一直到现在,什么病都没有。

    2、93年9月,师父在武汉连续举办了三期讲法学习班。一天一个自称有很高功夫的人跟我说:什么气功师到武汉办班,所挂的横幅(写的某某气功报告会)的字,我都用功能把字搞掉了;唯有你们师父的每期十天班,横幅上的字纹丝不动。他又说:这位师父绝顶的高。

    3、94年,师父在济南办班。由于天气很热,一起去的功友递了一把扇子给我,刚拿起扇子煽风,就听师父说“大家不妨把扇子都放下”。我连忙放下扇子,只感到徐徐的凉风吹拂着我们。

    4、94年12月,师父在广州举办大陆最后一期讲法班,各地去了很多人,有很多人没有票在门外等着。师父慈悲,不想让学员千里迢迢赶来而不能進场听法。每节课前,总要说一句“外面没進来的弟子一样,什么都落不下”。后来,在师父的努力下,跟主办单位交涉,又增加了一个会场,用电视录像和主课堂同步听到师父的讲法。

    5、容莲(化名)的丈夫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晚上不能躺下休息。听说大法的神奇后,她想尽办法,得到了珍贵的两张票,参加了广州的最后一次讲法班。本来她是陪她丈夫去的,结果她想:师父能把我掉光的头发重新长出来就好了。回来后,她丈夫的心脏病好了,她也长出了一头头发。

    6、师父在济南、广州传法时,我们一些学员都没带伞。可是只要我们要去听法时,雨就停了;進去听课后,雨又开始下;听完课,回去不论多远,都不会打湿,到住的地方再下。只有一次,听完课后,我们去逛商店,就下起雨了。


    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文/广州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9月2日)1994年7月19日至25日,师父再次南下到广州举办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

    我有幸直接听到师父传功讲法。师父看上去很年轻,高大英俊。听开了天目的学员讲,师父头顶一个个光环,闪闪发光。师父一边讲法,一边做示范,有时会给学员治病,每当想起师父给学员治病的情形,我就不由得热泪盈眶,感激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自小多病,尤其以肝病和心脏病为甚,直到得法的前夕,已经严重到肝痛发胀,心绞痛频繁发生。

    记得是1994年7月21日,当天的讲课快要结束时,师父在讲台上说:学员们注意了,今天给大家治心脏病,坐在座位上不要动,什么也不要想。顿时,广州军区后勤礼堂的几千学员鸦雀无声,楼上楼下连掉一根银针都听得见,只一瞬间,师父说好了。就在那一刻,我的心脏部位、前胸和后背真的一点都不痛了,心也不慌了,我高兴的无法言表,医生说我的病最多活八年,终身吃药,可就在那一瞬间,这个病就化为乌有。

    过了数日,师父在讲课过程中又说,有肝病的注意了,今天我给大家治肝病,当大家静下来的一刹那,师父说“好了”,纠缠我十多年的肝病就一下子不翼而飞了, 当场肝部不痛,也不发胀,舒服极了。那天听完课,一路上骑自行车就象飘起来似的,只有此时才能体会到一个人无病一身轻的确切感受。从那天开始到现在,整整过去八年了,我非但不用靠药物来维持生命,而且还健康快乐,这怎么能不说是奇迹呢?

    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一念从我走入学习班的那天起就深深的扎根在我心中,并伴随我度过个人修炼的美好时光,也伴随着我走过正法修炼蒙难痛苦的日子,在洗脑班的时候,那些妄图转化我的人问我为什么要坚持炼法轮功,我就把上面写的一切告诉他们,并加上一句,这是我的切身感受,他们就再也无话可说。事实胜于雄辩,无论江氏集团怎么造谣抹黑都不能改变我对大法的信念,因为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在此我只想告诉所有有缘了解真象的人们,法轮功是救人的,是天理,谁都会来学的,这是我的真心话。


    见证李洪志师父为真心想修者净化身体

    文/大连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9月3日)1994年3月27日,李洪志师父到大连首次传功讲法。当日在讲法班的礼堂门前,驶来一辆轿车。一位50多岁的女士下车后,因行走困难,由她的先生背入会场,坐在第一排前自带的躺椅上,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经了解,这是一名科技人员,1991年因颈椎病做了大手术,术后两年多才能上班。但不久一次外出办公受了风寒,再次病倒,采用了多种方法医治均无好转。这时,一位参加过师尊传功讲法班的学员向她介绍了法轮功,并推荐她看《法轮功》一书,还说师尊应大连气功协会的邀请,不久要来大连传功讲法。她看书后觉得很好,也明白了一些法理,于是提前买好了票,准备参加师尊的讲法班。

    开课前,师尊看到了躺椅上的学员,就先后叫工作人员和大连气功协会的有关负责人劝她退场、退票。他们急了,她的先生到台上找到师尊说明情况。师尊表示不治病。她先生说:“我们不是来治病的。在半个月前就开始看您的书、听您的录音了。我们是来学功的。”师尊听后表示,这个学员还有悟性,就去看看。

    当师尊走到她跟前时,她站了起来,师尊叫她坐下,然后在她脖子上拍了两掌,在头顶上拍了两下,再清理双肩,叫她起来走,当她走到台前中间时,叫她停下来,为她净化双腿,随后师尊说:“好了你走走看。”

    她在台前走了两圈,在场的很多学员都站起来鼓掌。

    当天讲法结束时,她感觉两腿轻快,就自己走出礼堂乘车回家。此后,她不仅可以進出礼堂,还能自己上下楼梯,再也不用别人背了。这就是师尊为真修者净化身体展现的奇迹。

    听了师尊的传功讲法和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她从内心感到师尊和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决心坚修大法。为了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他们专门订制了一面锦旗,写着:“法轮功法科学瑰宝”,在讲法班结束时,敬献给了师尊。


    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时的神奇事

    文/武汉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9月7日)1993年3月25日,去听李洪志师父讲法报告,在公共汽车上,我从来没有被小偷扒手偷过,但这次钱包被扒走了,钱不见了,听课的票也被偷走了。到了现场凭票進场,我没有钱,也没有票,连票的排号都没有注意,怎么办?急得在進门口转,等到快要進场完了,主持人宣布开始了,我突然脑子中显出十排九号。我就同收票、验票的服务员一看,十排九号刚好没有人,就让我進去了。这就是师父说的是缘份化来的。该我听的,还是给了我。

    1994年上半年的一天,我身体感到很不舒服,连续二天没有吃东西,而肚子越来越痛,痛得在床上爬,被老伴看到,问我哪里痛?我一指痛的地方,他很紧张的说:“这是阑尾发炎了,我那年就是这地方痛,也是痛得在床上爬,到医院一检查,阑尾快穿孔,马上就开了刀。”我把他一推说:“我都修炼了一年多了,哪来的阑尾炎。”师父说:“我们做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转法轮》第186页)。师父还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第143页)由于我一念正,所以瞬间就不痛了,也就想吃东西了。

    也是在1994年的一天晚上,由于白天没有打坐,想在晚上12点钟起来打坐。那时我对炼功很积极,而对学法就没有那么积极。就这么一想,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得正深,突然间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告诉我:12点差5分,我似信非信的起来一看,正好是12点差5分。我就开始打坐,炼第五套功。当时还不知道师父的法身在叫我,后来才明白是慈悲的师父时刻的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1994年底去广州市亲聆师父讲法,当时师父还为听课的学员清理身体,当师父告诉我们想那不舒服的地方时,就感觉师父用手把我的心脏一抓,过后也就感觉舒服多了。另外我在前几次听师父讲法时都没有出现过睡觉的事,但在广州听课,就睡得很深,但象师父说的一个字都没落下,都听進去了。

    在93年3月25日去师父的讲法报告之前,中午吃了中药去的,聆听恩师的报告以后,就把药扔了,至今没去过一次医院,连药的边都没有沾过。一个20多年的老病号又身患多种疾病,颈椎、腰椎突出、增生、慢性结肠炎、心脏病、眼睛飞蚊症、三少(白血球、红血球、血小板减少)、子宫肌瘤、便秘等等,每个月都要报销好几百元的药费,离不开药的人一下把药全扔了,不是自己亲身经历,有谁会相信。法轮大法就是好,就是神奇。

    1994年4月份,当我听到一位同事得了一种严重的血液病,在医院内出不了院时,我就去看她。她说:她的脸上、身上皮肤上到处都出现了褐黄斑点,到医院检查,抽出的血都象泥巴水一样褐黄色的,医院内要把她的血抽出来,经过化疗以后,使其清亮起来,然后再输進去,做一回需一万多元,已连续做三次,出院就发,几乎不能出院。因为我们是同一办公室,对我很了解,看到我的气色、精神那么好,就问我:“你现在身体那么好,是么搞的。”我说:“我炼法轮功,炼的,炼功一年多了,一年多没去过医院,没吃过药,炼功第一天药就摔了。”她说:那么好的功法,教我炼吧!我说:“你出院,我教你炼。”

    过了几天她真的出院,到我家来,要我教她炼功了。我教她炼功动作,还给她看《中国法轮功》的书。由于她的悟性好,一下子全信了,从1994年4月至今也没有再犯,全好了,皮肤也正常了。

    1994年底我约她到广州市听师父讲法,在火车上还看到师父的法身,还有天兵天将保护着我们,我们来去广州都很顺利。她还看到师父在广州讲法时,广州的上空都被大法轮罩着,罩内安安静静的,秩序很好。而外面就很乱,挤满了各朝代的人。说也奇怪,在广州听的八天,天天下雨,但就是听课的往返途中雨就停,到会场及到家又下开了,所以我们没有淋过一次雨。

    我约她去广州听师父讲法,她的丈夫晓得了,他也要请假去广州听老师讲法。他说这么严重的病医院治不好,炼功炼好,这么伟大的老师在广州讲法教功我怎么不去呢?因为我只给同事搞了一张票,他没有票。他说,我進不去听课,能见到老师的面也是我的福份,他非要去。当时票相当紧张,到广州后,他与其他没有票的约有500多人,就坐在体育场的外面听老师讲法(外面也安着扩音器喇叭)听课的第二天,有一位学员有急事退票,结果被他要了。

    在办班中,师父说:你们哪里不舒服或者感到哪里有病,你们自己想哪里。自己没有不舒服的,就想一想亲人哪个地方不舒服的,结果他想到他教书的女儿,前两年生小孩时声带坏了,发不出声来,而医治也医治不好,学校看她发音不好,让她搞后勤,所以他想了一下女儿的声带。

    当他听完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回到家,他女儿就告诉他说:“爸爸你们走后第三天(即师父给学员清理身体的一天),我声音就好了,讲话恢复了。”

    他就把师父怎么清理的情况说了。路隔千里,就这么一想跟着做了一下就好,真是奇事神事。

    在广州,同我们一起听师父讲课的有一位年轻大学生,同我们住一个旅社,戴一副度数很深的眼镜。当他听到师父说:“你看哪个佛、道坐那儿叼个烟卷?哪有那样的?”(《转法轮》)这位年轻学员就联想到哪有那个佛、道戴副眼镜的?而在他回旅社路上就听到他所戴的眼镜片“咔咔”的响声,当时没在意,回旅社取下眼镜时一看,眼镜片全碎了。他就悟到不应该戴眼镜了,把眼镜搁下,慢慢眼睛也就越看越亮了。


    贵阳部份大法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传法的美好时光

    (明慧网2004年9月11日)李洪志师父四次亲临筑城传功讲法,留下许多感人故事与神迹。贵阳许多大法弟子有幸亲聆师尊的教诲。五年来,无论邪恶怎样猖狂、环境怎样恶劣、情况怎样复杂,都动摇不了大法弟子对师对法坚如磐石之心。为证实大法、感恩师尊、与同修共勉,特写下部分学员的亲身经历。

    1、小王参加了师父在贵阳办的第一期班。進班的第二、三天,他在家抱轮时,其妻(同修)就看到或感觉到大光圈在其前额、头顶等处旋转,她感到头胀、痛、难受。小王问师父是怎么回事?师父说是好事,别管它。过后他们夫妻二人悟到:是师父在给她调理身体,而且她当时并未進班,但师父已把她当作弟子在管了。

    2、师父纠正小王的炼功动作时,他立刻感觉全身象触电一样,非常强的能量。两侧抱轮时,他强烈感觉到法轮在手心旋转,力度很大,打出一股强大的柱状能量穿过两耳,到达另一只手心。然后再穿过两耳回旋到原来的手心。如此持续四、五分钟。听法时,感觉头顶象鱼嘴一样有规律的一张一合,出现多次。

    3、何伯现年已逾七旬,在進师父的班之前,早已病休在家。他是有名的病号,每年至少住医院两三次,除此外,每周还得在家打点滴,每天药不断。多种顽疾缠身:坐骨神经痛、冠心病、工伤脑震荡后遗症,等等。后遗症一复发,人就昏死过去,贵阳不少名医都会诊过,但仍治不好。何伯進师父的第一期班前,在春蕾广场的电影院听师父讲法,当天他的坐骨神经痛立即消失。何伯后来又参加了师父的第一期班。十一年来,何伯从未吃过一粒药,再未花过单位的分文医疗费。

    4、何伯的爱人周阿姨以前也是饱受病魔困扰,严重贫血,血小板减少、胃出血、支气管扩张、严重神经衰弱、下肢冰冷、麻木、终年靠热水袋保暖。为治病她参加过很多气功班,还曾特意跑到北京去学某种气功;每月大部分工资全部都用于治病与学气功上,但均未见效。周阿姨在听师父讲法的当天,就感觉一身轻,苍白无血色的手掌居然一下子变的红润了。她当即认定法轮功非同一般气功,而且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与祥和,因为没有哪个气功师会象师父那样亲自给学员纠正炼功动作。周阿姨从此开始真心修炼法轮功,所有的病都不治而愈。

    5、 黄阿姨也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从小患有头痛病,折磨她几十年。黄阿姨在参加师父的第三期班的后三天,师父讲到治病时,刚一讲完,她就進入迷糊状态,但心里明白;她的头左右各摆动三下,从此以后头痛症再也没有了。進学习班不久,黄阿姨遭遇两次烫伤。一次是一锅烧滚的菜油泼在右手及手臂上,另一次是一壶烧开的水泼在右脚上,两次均无痛、无红肿、无泡、未留下任何疤痕,象没发生过什么一样。黄阿姨知道是师父在保护她。

    6、在贵阳的第三期班上,贵阳艺校的一位瘫痪学员由人背着進班,身体经师父调理后,他当天便能走路,自己走出会场回家了。

    7、贵阳小河的一位女学员在第一期班的学员心得体会上发言,边说边泣不成声,感激师父挽救了她的家庭。之前一年多时间,她与爱人关系僵化,互不相让、矛盾不断激化,家庭濒临解体。听了师父的三天讲法后,她回去与爱人和解,关系又和好如初,夫妻间一年多的冰山就这样消融了。

    8、贵阳还流传着师父的另一感人故事。师父在贵阳传法时,北京路有位学员有幸与师父一起進餐。当他看见师父捡起掉在地上、桌上的饭粒吃时,心想:这位气功大师怎么这样小气,惨兮兮的?之后随着不断的学法,他才认识到:师父这样做是爱惜一切生命的无量慈悲的表现。因为师父在讲法中告诉了学员:任何物质在另外空间都是有生命的。好几次这位学员都为自己当时的愚昧无知、误解了师父而懊悔不已。


    见证李洪志师父应天津电台邀请热线直播时给听众调整身体

    文/新西兰惠灵顿 刘毅

    (明慧网2004年9月14日)1994年3月,师父来天津举办第二次学习班。师父在这期间,应天津电台早晨一个栏目的邀请做了一次热线直播。其中有一个情节令我至今难以忘怀。

    当时师父接了一个热线,是一个男子打来的,听声音年纪应该在40岁左右,他开始说自己身体有病,跑了很多地方的医院,也没治好,非常疼痛,非常痛苦,他问师父法轮功可不可以治他这种病。师父讲了法轮功对病的认识,告诉他要想炼功必须放下自己的病。

    师父讲完以后,那个人说:李老师,您看能不能给我调理一下。师父讲:你现在正疼哪,是不是。那人说:疼得很厉害。

    师父说:那好吧,我们所有的听众,凡是这个部位有毛病的,都可以照着我说的做,大家站好,放松,想一下你有病的地方,站好,放松,放松。

    然后时间过了大概5、6秒钟,师父说:好了,大家赶快活动活动。然后师父问:好了没有?

    那个人说:好了。师父又问:真的好了,还疼不疼。那人说:不疼了,太谢谢您了,我对着电台的方向给您磕头了。

    师父笑着说;不用。这时收音机里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哭声,他边哭边说:我太谢谢您了,您不知道这么多年,这病给我造成的痛苦啊,真的太谢谢您了。师父说:不用。

    女主持人也说:这位听众朋友不要太激动。

    师父接着说:听我讲啊,气功师治病是采用超常的手法,有的人悟性好,气功师问他好没好,他说好了,就真的好了。有的人悟性差一些,气功师问好没好,他说好了,但好像还有点难受,这样一来就真的给自己留了一点。

    每每想起这个情节,我就在想这是多大的缘份啊,能得到师父的亲自调理。有缘人啊,你现在何方,凭着你的这段经历,对法轮功再大的谎言,在你面前都是不攻自破的。


    得法一线牵 十年转瞬间──记参加李洪志师父两次传法班的点点滴滴

    文/加拿大 许冬

    (明慧网2004年5月12日)从1993年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法轮功”这三个字到现在,十一年已经过去了。回想在得法之初的日子里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却一直留在脑海中,愈久弥深。

    1993年,我在湖北武汉的大学求学之时,看到了杂志上关于法轮功的介绍文章,那时的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不知为什么,内心有说不出的欣喜和兴奋,但兴奋之余也很着急,我在武汉该找谁联系呢?好在文章的结尾留下了当时北京法轮功研究会联系人王治文的通信地址,通过他的回信和介绍又联系到武汉当地的辅导站,个中几经周折。8月份,我终于找到了位于汉口的武汉辅导站。回想起来,当从武汉辅导站站长手中接过第一本《法轮功》时,那时的我还的确不能真正的知道我所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第一次参加师父传法班

    大约一个月后,也就是1993年的9月,接到武汉辅导站徐站长的电话,说师父将要来武汉办法轮功培训班,这是第二期武汉传法班,9月25日正式开始,地址是在中南财经大学的一个礼堂。

    这是一个为期8天的学习班,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记忆中师父很和蔼,穿的很朴素,短袖白衬衣和长裤。师父一直在讲台上讲法,还记得自己当时听法的感觉,听到师父讲了好多好多从来没有听过的,有的明白,有的不太明白,有的相信,有的还不太相信。但当时思想中就一个认识:法轮功好,我要好好修。师父每天课上讲完法后就开始教授或复习五套功法,并下台来亲自纠正学员的动作。

    记得师父有一次在课上说让大家体会一下法轮的旋转,让大家把手掌心向上放在胸前,只见师父在讲台上把手向大家一挥,真的在手掌心上有旋转的感觉,当时觉得奇妙极了。

    清理身体的过程我的感受很小,也许是身体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在整个8天学习班的中后期,思想业的干扰却非常大(当然,是后来才知道那是思想业),脑海中不断涌现怀疑大法和师父的念头,好像怎么压也压不住,但是一進学习班就没有了。

    学习班最后一天(10月2日)的讲课后看到师父打大手印,心中感觉到一种无法描述的美妙,而且,我们所有学员都写了一下自己在这几天参加学习班的心得交给了师父。

    10月3日下午,师父要来和所有参加学习班的学员合影。就在学习班的礼堂外,我们分炼功点和师父合影留念,这张珍贵的照片一直被我收藏在身边。

    参加师父济南传法班

    有幸再一次参加师父的传法班,是在1994年6月的济南。当时,我和炼功点上的两个学员从武汉坐火车前往济南,起身比较晚,但是在火车上不期而遇了很多武汉学员。修炼人在一起,真是很亲切,很轻松,大家一直在交流心得。没有座位,大家就站着谈;有了座位,大家就让给年纪大的和孩子坐。终于在学习班开始的当天到达了济南,一统计,我们这一火车来了100多个学员,可是还有没有参加学习班的门票呢?在我们着急之际,负责卖票的学员告诉我们,已经给我们预留了100多张票,至于是谁,怎么知道我们会有100多个学员要从武汉赶来,现在我也不太清楚。

    我参加的这次是济南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是在一个能容纳几千人的体育馆内举办的。当时的情景在现在出版的济南讲法录像中都可以看到。

    能够再一次参加学习班聆听到师父的讲法,使我倍感亲切和珍惜。在学习班上,又经历了一次清理身体,这次可是有感觉了,发烧感冒的症状,到学习班结束就好了。而且当时学习班上的两个小插曲,现在我仍然记忆犹新。

    一个是师父在讲课过程中叫扇扇子的学员不要扇了。当时济南的天气已经是有些热了,而且几千名学员坐在一起,体育馆里的空气挺闷,温度也的确不低,所以扇扇子的人真的不少。可是当师父说完不要再扇扇子的话后,真的一阵凉风吹过来,很舒服。当时我还奇怪,这体育馆里人这么多,门窗也基本都关着,这是哪里吹来的风呀,而且还是凉风?

    再一个小插曲,就是由于我们这一批学员来的晚,预留的100多张票都是最后几排的。我心里总觉得听师父讲法听不清,也看不清,而且还想把师父这次讲法录音下来,好带回给炼功点上的其他学员听。所以学习班的后几天,尽管当时会场里的工作人员一再要求大家要按号入座,不要走动,我还是跑到前排坐在台阶上,可这时录音机就再也不转了,怎么摆弄也无法录音,只好放弃了。可回到武汉后再用,没有任何问题。这对于我当时的修炼,真是一次深刻的教训。

    遗憾的是,由于其他的事情,学习班最后一天的答疑无法参加,现在想来真是……

    到现在我已经走过了十一年的修炼之路,这其中也走了很多的弯路,但总能感觉到师父不离不弃的一直在引导着我、看护着我。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虽然也走的磕磕绊绊,但是请师父放心,我会走好这最后的每一步,不辜负师父的厚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