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3月被劫持的十五名辽源市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99年7.20以后,吉林省辽源市市委市政府(市委书记赵振起)及公安系统的邪恶之徒们以为可以升官发财,主动充当首恶江××的走狗,屡次疯狂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致使大法弟子有的失去了工作、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妻离子散,有的家破人亡。

2002年3月份以来,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抓捕,在这次迫害中,辽源市市委书记赵振起亲自粉墨登场,带领辽源市公安局、辽源市龙山分局的恶警们,尤其是原龙山分局政保科科长高云生(现任向阳警署副署长)及局长郑建峰(现任辽源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表现得最为丧心病狂……

一、跟踪绑架、酷刑逼供

辽源市公安局、辽源市龙山分局的恶警们采取蹲坑、监视、窃听、撬门、翻墙入室等各种卑劣手段任意非法绑架大法弟子。一同修在做真象时被绑架,因承受不住恶警的残酷迫害,被迫将同修供出,随后,3月中旬辽源资料点遭受严重破坏,损失惨重,陆续有十五名同修被抓,他们是:杨桂琴、杨桂俊、关艳玲、孙立强、郑刚、刘丽华、张维喜、韩景辉、刘佩军、何元慧、杨旭、丁晓霞、冯功才、张德利、李桂琴。

据悉,此次辽源市大法资料点被非法抢劫走打印机数台、上万份真象资料、数万元现金(其中还包括大法弟子年幼孩子身上的钱)及数台手机和呼机等。这些大法弟子们的血汗钱全部被龙山分局的恶警们私吞、挥霍,它们每天用这些血汗钱大吃大喝后,便以疯狂折磨大法弟子为乐。

大法弟子被绑架时,邪恶之徒出动大量警力,大法弟子们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善恶必报是天理,迫害大法弟子难逃下地狱的恶果。他们不但不听大法弟子的善意劝告,还说大法弟子诅咒他们,而且不顾廉耻,在有大量围观群众的场合下,即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此后辽源市的气候出现异常,有时狂风肆虐,如鬼哭狼嚎般。

大法弟子们被绑架的路上,也都遭到了恶警们的疯狂殴打。大法弟子们(连同他们年幼的孩子)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均遭到酷刑折磨。在那里大法弟子遭受到酷刑有:

1、连续数日被铐在暖气管上,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
2、被锁在铁椅子上,铐住四肢受高压电刑,而恶警们则坐在刑具周围的皮椅子上取乐;
3、被吊起来用皮鞭抽,用高压电棍电;
4、被脱去棉衣罚冻;
5、穿着棉衣,被从头浇矿泉水(用大法弟子的钱买的),衣服被浇透再风干,然后再被浇透再风干,反复折磨。
6、被吊起后,用皮鞭抽;……

随后,大法弟子们无一例外又被恶警们劫持到了辽源市看守所,在那暗无天日的魔窟里,遭受了无数的人间炼狱,倍受恶警和管教的双重折磨。在那段日子里辽源市看守所经常传出大法弟子令人肝肠寸断的惨叫声。在那里,大法弟子的遭到酷刑有:

1、连续数日不许睡觉、吃饭、喝水和上厕所;
2、被恶警们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满屋甚至连走廊都是糊焦味;
3、恶警们脱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用木棍、木板、绳索、塑料管、铁管、电缆线、电棍等凶器殴打大法弟子,把学员打得全身青紫,伤痕累累;
4、坐老虎凳;
5、吊铐;
6、宫针。一种宫廷刑具。针极细,扎到皮肉里不留痕迹,不出血,却极痛。警察用宫针扎学员的手指、脚趾和颈部;
7、十指被钉竹签;
8、被打倒后,再被恶警们蜂拥而上穿着皮鞋踩手,直到皮肤全部脱落;
9、用烟熏。恶警们将香烟点燃,插在大法弟子的鼻孔里,再点燃一盒香烟放在烟缸里,用方便袋或花盆把大法弟子的头部和烟缸罩在里面。使学员窒息。
10、用香烟烧大法弟子的脚,使大法弟子无法行走;
11、长期带几十斤重的脚镣,致使下肢严重受损;
12、光脚在雪地里被罚站;
13、白天被强迫做苦力,夜晚被管教干部强迫俯卧在走廊水泥地上,并叫坐班的犯人坐在身躯上,一直到天亮;
14、逼迫弯腰(它们叫“燕飞”的体罚);
15、被关进小号(铁笼子);
16、对绝食的大法弟子用高压枪进行强制灌食干玉米面;
……
辽源市看守所不法人员并且严禁家人探视、不准请律师辩护,据了解有的大法弟子家人为大法弟子请了律师,但后被违宪禁止。之后,在恶警们捏造的口供记录上,便按上了大法弟子们的手印,但这手印不是自愿按上的,而是在大法弟子们被酷刑折磨至昏厥时,被恶警们拖过来强行按上的。当然检察院也少不了走走过场,以证明大法弟子们并没有遭受过刑讯逼供。

二、非法审判、非法加刑

2003年6月3日,这15名身心均饱受摧残的大法弟子又被秘密挟持到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非法审判,现场到处布满了身穿公、检、法制服的所谓执法者们,在邪恶的操控下大部分已经变成了专门打压正义的魔鬼。

法庭上(审判长:王奎武),非法宣判过程中,有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龙山分局恶警高云生丧心病狂的对这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公然践踏宪法和天赋人权。该大法弟子被打的血流满面,但并没有任何人对恶警高云生的恶行予以制止。邪恶之徒仅用了短短十几分钟便对15名大法弟子非法宣判完毕,分别非法宣判15名大法弟子10年以下不等的有期徒刑。当场所有大法弟子均表示不服,并向法庭审判长声明提出上诉的请求。随后,这场邪恶导演的所谓审判草草收兵。而此时恶警高云生又魔性狂发,在法院外欲挤上非法押送大法弟子去辽源市看守所的警车,去看守所继续折磨这些大法弟子。可能是实在看不过他的惨无人道,法院的人将其踢了下来,可是这个魔鬼警察竟疯子般的自己打的狂追到看守所……,当时很多路过的老百姓看到了这一幕。

然而,这次的审判结果并没有让公安部及吉林省委省政府满意,在它们的授意下,2002年9月初,15名大法弟子被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非法加刑。结果如下:杨桂琴14年、杨桂俊13年、关艳玲13年、孙立强13年、郑刚12年、刘丽华12年、张维喜12年、韩景辉11年、刘佩军10年、杨旭10年、何元慧10年、丁晓霞7年、冯功才6年、张德利4年、李桂琴4年。

据悉,这次非法加刑,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只是将所谓的审判书交给15名大法弟子,并且不许上诉。所有大法弟子均不承认这旧势力的安排,为抵制邪恶迫害,将所谓的审判书撕毁。

同年10月,这15名大法弟子分别被戴背铐押往(长春黑嘴子)吉林省女子监狱和(吉林市冯家屯)吉林省监狱。其中杨桂琴、杨桂俊、关艳玲、刘丽华、丁晓霞、李桂琴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吉林省女子监狱;孙立强、郑刚、张维喜、韩景辉、刘佩军、杨旭、何元慧、冯功才、张德利被劫持到(吉林市冯家屯)吉林省监狱。当时在辽源看守所外,大法弟子及其家人车内车外哭成一片,很多围观百姓都掉下了眼泪。

三、噩梦又一次开始了,杨桂琴、杨桂俊姐妹相继被残忍虐杀

在长春黑嘴子的吉林省女子监狱和在吉林市冯家屯的吉林省监狱早已臭名昭著、恶贯满盈。大法弟子一被劫持到监狱,便无一例外的遭受到了狱方各种残忍的折磨。在这两个监狱大法弟子遭受的酷刑有:

1、被监狱唆使的刑事犯(监狱威胁那些犯人谁不动手就加刑,打得越狠减刑越快)集体殴打;
2、被送“严管”班迫害;
3、被强迫长时间“坐板”;
4、被关铁笼子;
5、被迫作苦役;
6、被上固定床;
7、被劫持到“学习班”(实为洗脑班);
8、被恶徒用开水浇;
9、被高压电棍电;
10、连续数日不许睡觉、吃饭、喝水和上厕所;
11、坐老虎凳;
12、被吊背铐;
13、被扎宫针;
14、十指被钉竹签;
15、被扎电针(美其名曰针灸),一种极其残忍的刑具,将大法弟子全身扎上一种长针,然后通电;
16、对绝食的大法弟子进行强制野蛮灌食;
17、不让大法弟子互相讲话,或不让家属接见等种种方式迫害大法弟子;
18、冬天不许穿棉衣,被绑起来后开窗开门冻;
等等……

在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的纵容下,吉林省女子监狱和吉林省监狱都安装了“固定床”、“抻床”等多种残酷的刑具,长期迫害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至今在狱内仍设有“严管队”、“小号”、“校治中心”,并且室内都有“固定床”的存在。“固定床”是对有暴力倾向的犯人或死刑犯人暂时使用的,而且是有时间限制的。因为人在“抻床”或“固定床”上被折磨时间长了就会被“抻”伤、“抻”残废甚至死亡。至今它们还在用这种残酷的刑具折磨着大法弟子,逼写“四书”。

就在大法弟子被劫持到监狱的第三天,噩耗传出,47岁的杨桂琴由于不肯写“四书”,被吉林省女子监狱四监区(犯罪嫌疑人指导员张某当时就在现场,此人现已被调至六监区,电话见后)残忍虐杀后从二楼抛下。

狱方拖了两天才通知家属,当时杨家去了很多人,但只允许两名家属探视遗体,且不许查看尸身,家属看到杨桂琴的遗体也已经被整容化妆、穿好寿服,但明显能看出她头顶有钝器击打的痕迹,胳膊多处骨折,人也已经被折磨的比以前瘦了许多。狱警声称:“杨桂琴在这里表现不错,正在劳动做服装时,请假上厕所,就从二楼跳下去了”。但据知情人透漏,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所谓的犯人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被强迫做苦役,都是在平房或一楼,而且监狱内所有所谓的犯人出入的房间均在窗户上安装了密密的铁栅栏,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人从二楼跳下去的,能摔死吗?由此我们不难推理,杨桂琴就是被残忍虐杀后从某个只有狱警能够自由出入的房间被抛下,然后两天后才通知家属。整容化妆还穿好寿服,又不许家属查看尸身,目地是造成自杀假象以掩人耳目。

下面一个例子,也许能从侧面证明杨桂琴正是被吉林省女子监狱四监区残忍杀害的。2003年7月,被非法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大法弟子刘双慧因坚持炼功,不穿囚衣,被绑死人床。洗脑学习班组织卖淫女刘春洋用棉被死死蒙住刘双慧,几乎令她窒息(后有人来了才将棉被掀开),又将刘双慧的秋衣秋裤扔到楼下……。恶徒刘春洋在用被子捂刘双慧时,威胁她说:捂死你就跟捂死一只小鸡似的;还放狂言:找武监狱长(武则云,女,改造副监狱长,此人极其残忍,电话见后)也没有用,教育科直接由武监狱长管(学习班归教育科关),监狱每年都有死亡指标,对待法轮功咋样都不过分,法轮功已经死了好几个了,再死你一个也没啥!况且武监狱长都说了学法轮功的死有余辜。简直嚣张到了极点。怎么连一个卖淫女都敢说出这样的话,作为监狱长有为何口出如此恶言,当然是有“上级”的指示了。这却恰恰从侧面证明杨桂琴正是被吉林省女子监狱残忍杀害的。

短短7个月后43岁的杨桂俊(杨桂琴的亲妹妹)的死当然也如出一辙,同样的死因,同样的谎言。想想她们那年迈的双亲吧!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样的痛啊!还有她们的孩子……

四、迫害还在继续

2004年春节前夕,大法弟子关艳玲因炼功被绑上死人床,有人在洗澡时看到关艳玲的眼睛都被打肿。

大法弟子刘丽华曾被折磨的浑身是伤,狱方却谎称监狱接见室搞装修,严禁家人探视,还编造谎言说大法弟子要自杀,伤都是自己弄的,而打人恶魔在则是救人英雄。大法弟子丁晓霞曾被扎宫针,冬天被剥去外衣毒打,连恶警自己都说所有的罪她都遭了。

大法弟子张维喜因不写“四书”,在(吉林市冯家屯)吉林省监狱被绑固定床,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何元慧由于坚信自己的信仰,被吉林省监狱迫害致骨瘦如柴,路都不能走了,被关在老病残监视里,生命垂危。就是这种情况恶警也不让家属探望,他给家人发的许多信都被管教扣押不发。而监狱仍然不让保外就医,逼迫他们不让炼功,强行洗脑转化。

2004年2月23日,(吉林市冯家屯)吉林省监狱将30多人秘密转移到吉林省四平监狱(省属),其中就包括四监区的大法弟子韩景辉和二监区的大法弟子孙立强。据悉,他们在那里被折磨得和原来完全判若两人,还被强迫做苦役,邪恶之徒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夏天都强迫他们穿长衣长裤。


吉林省参与迫害单位及责任人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

辽源市610办公室主任:皮富国0437-3311714

吉林省公安厅:0431-2098114
吉林省吉林监狱管理局:
地址:长春市新发路46-1号
邮编:130061
信访办电话:0431-2750074
局长:0431─2750001
徐书记 0431─2750003
处长于德:0431─2750018
辽源市犯罪恶人榜:
市委书记:赵振起
龙山分局:局长郑建峰,现为辽源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政保科科长高云生(现为向阳警署副署长),其电话号可通过0437─114查询

吉林省女子监狱:
通讯地址:(长春市黑嘴子)吉林省女子监狱1048信箱
邮编:130000
吉林省女子监狱部分电话:
区号:0431
监狱长徐广生:5375001,
副监狱长高明雅:5375002,
副监狱长王杰:5375003,
改造副监狱长武泽云:5375004,
监狱党委书记赵喜军:5375005,
狱政科副科长厉剑:5375007,
刑法执行科副科长唐亚娟:5375010,
监狱接见室:5375036,
监狱办公室主任王景华:5375038
一监区办公室:5375020,
二监区办公室:5375021,
三监区办公室:5375022,
四监区办公室:5375023,
五监区办公室:5375024,
六监区(由原六监区和原十二监区和并而成)办公室:原为5375025,现改为5375032,
七监区办公室:5375026,
八监区办公室:5375027,
九监区办公室:5375028,
十监区办公室:5375029,
十一监区办公室:5375030,
十二监区(原十三监区)原办公室:5375031,
十三监区(原十四监区)办公室:5375033。
吉林省监狱:
地址:(吉林市冯家屯)吉林市军民路100号吉林省监狱315信箱
邮编:132012
总机:0432-4881551
狱政科:0432-2409418
驻监检察院:0432-4881515 传真:0432-4881559
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强 0432─4881551转3001
吉林监狱政委:刘长江0432─4881551转3003 宅电:0432-2497756
副监狱长王玉范 0432─4881551转3006
教育科长:谭富华 0432-4881551转3040 宅电:0432-4832386 手机:13644478377
教育科干事:李永生
狱政科科长:刘 伟
一大队队长赵荆:0432──4881551转3085
五大队队长:队长林志斌(此人最为邪恶)
四大队干事:张贵林
六大队队长:庞洪军
吉林省四平监狱(省属)
地址:四梅线石岭邮局135信箱(四平市石岭)吉林省监狱
邮编:136505
主管改造监狱长:高平
电话:0434-3312318
部分办公电话号码:(区号:0434,总机5462211)
各部门的分机号:
副监狱长闫炳新:3261
纪委书记董宝贵:3291
狱务公开办公室:3372
纪检委:3372
狱政科:3206或3554
刑法执行科:3351或3362
教育科(教育改造办公室):3547
卫生科:3335
安全科:333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