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超常的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我是1997年有缘得法的。得法后我确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玄奥,使我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我的身心受益无穷,多年的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痛都不见了,从那以后再也不用吃药睡觉了,我精神振奋了,身体健壮了,这是我花钱吃药十几年没办到的事。

还有在1999年麦收时,我回家正好碰上家人打麦子,我就帮助接麦粒。干了一会儿我看到机器底下有麦秸碍事,就探过身子用手去抠,这时就感到有很重的东西顶在头上。当时也没想到是机器,只想什么东西碍我的事,就用头使劲往外顶,也没顶动。心想算了,又忙着干活了。这时一边干着活一边摸头,觉得头顶热乎乎的不舒服,象被什么东西压过似的,但也没想起来,就继续干活了。干完活回家摘下帽子,看到帽子顶上有一个一寸多长的大口子,象刀割的一样齐。这时我才想起我的头当时是顶在了三角带的铁轮上,两层布的帽子被割破了,头皮一点没伤,头发一根没断。我就和家人说这事,他们都感到非常的惊奇,太神了。我说这帽子就是垫在砖上、木头上割破都得把那砖、木头割上大口子,可我什么事都没有。说来也怪,头皮没伤着,头壳到现在还有沟,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