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五次绑架到洗脑班,多次被非法抄家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在这五年多的迫害中,我被五次绑架進洗脑班,多次被非法抄家,二次被非法拘留,受到侮辱,打骂和吊铐。

法轮功之前,我长期疾病缠身,风湿性心脏病、坐骨神经、胃病、肝炎、长期失眠,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自96年得法后,我身上所有的疾病一扫而光,不治而愈。

99年7.20之后,居委会、街办、派出所的有关人员不断骚扰我,先后五次将我绑架進洗脑班迫害。2001年春节前后,他们把我关在洗脑班15天,由于他们没有达到目地,就延长到一个月。第二个星期,他们把一位年岁大的同修叫到警车上,先是甜言蜜语,后是凶相毕露,想转化同修。老同修坚定正念,向恶警讲真象表示坚决修大法。恶人不死心,又把洗脑班延长了半个月。谁来管洗脑班,我们就向谁讲真象,最后一个管洗脑班的主任说:不是我们转化你们,而是你们转化了我们。

2001年11月26日下午派出所所长邱刚同另外一个人到我家门外喊我,狂呼滥叫,疯狂踢门,把防盗门都踢坏了。我开门后,他们在我家乱翻一通,没有抄到什么,就骗我去派出所,一会就回来。当时我代养了两个10岁的小孩在这里读书,就说我要管两个小孩吃饭,不能走。再说我又没做坏事,凭什么跟你们走?他们不听,凶神恶煞的拉我上警车。当时有几百人在社区围观。我就亮开嗓门大喊: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法轮大法好!

两恶警把我关進派出所后,用手铐铐着我吊了三天三夜,不给吃喝。强迫我按手印,照相。恶警把我拖進小房夹在一个铁筐架上,一个人照我头顶打了两拳,把我打晕了,他们又把我拖到外屋,两个人把我弄醒后,又把我成一字形吊铐起来。

在派出所非法关押拷打的三天中,我要求回家把两个孩子托给老乡管。恶警张锐敏就借机侮辱我,用铐子牵着我,围着我们社区几栋楼,前前后后转了几圈,游街示众。在把孩子托付给老乡后,他们又带我去派出所,我坚决不从,他们上来五个大男人架我上车,连夜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张锐敏恶言相告看守所人员,要他们对我狠一点。管教人员当时就打了我一耳光并上了手铐脚镣。第二天8点多才打开铐子,当时骨头都被铐变形了,皮肉也起了泡,溃烂了一个多月。我与另一大法弟子被迫睡在水泥地板,棉被都被雨水打湿了。这些折磨都没能动摇我对师父的正念。24天后,我发高烧三天三夜,我知道这是假象,就坚定信念,终于在第27天闯出了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