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护照被荷兰中使馆拒补的经过(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我叫邓清,今年28岁,是中国北师大数学系本科毕业生。96年来到荷兰念硕士。2001年于埃因霍芬技术大学毕业,获得数学专业的博士学位。目前在荷兰的一家电脑公司任职。

从96年开始,我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自那时起,我的头脑就没有清醒过,整天没精打采,疲惫不堪。到97年,发展成严重的持续性头疼。剧烈的头疼使我的精神几乎崩溃,头上像戴着一顶厚厚的帽子,脑子就像一团浆糊。学习效率很低,面临不得不放弃我喜爱的学业。情况越来越坏,我以为自己正在走向死亡。那段时间,我四处求医问药,看过中、西医。没有大夫能够找出我头疼的原因,更无法提供任何帮助来减轻我的痛苦。那时的我发誓,我愿以我所有的一切,来换取一个健康的身体。

98年7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我的头疼很快缓解,然后消失,不再干扰我的学习和生活。随着学法修心,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2001年9月,我顺利的完成了博士学业。这对当初面临退学的我,简直是奇迹。现在的我,头脑清晰、敏锐,就像换了一个脑袋,和六年前判若两人。身体上的感受,只有自己体会得最深刻。我深知,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新生。可是没想到,后来居然有人以扣留我的护照来要挟我放弃法轮功。

2002年9月在我旅行丹麦的途中,我的护照失窃。11月初,我去海牙的中国大使馆领事部申请补办护照。当时,工作人员说,两三个礼拜后我就可以拿回护照。我想那时没有人意识到我是法轮功学员。11月15日,我收到使馆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我的护照已经做好了,过几天就可以去取护照。过了两天,我再次收到大使馆的电话,说我的护照没有做好,我不能去取。

三个礼拜后,当时的汪姓领事邀请我去面谈。她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她说只要我写份保证书说不炼,就可以拿到护照。我给她看揭露天安门自焚案疑点的图片,她睁着眼睛说瞎话,说那些图片是假的。我又给她讲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她说如果觉得好,就在家里炼,她问我能否保证不在使馆前炼功和静坐。我说这个地方是我们表达心声的地方,我不能作任何保证。然后我就给她讲正在国内发生的残酷迫害。我说如果没有这些迫害,你邀请我来,我都不来,谁不愿意周末待在家里休息。我告诉她随便剥夺我的国籍是非法的。她居然不承认这一点,说他们并没有剥夺我的国籍,也没有说要拒绝我的护照,他们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调查。我问她要等多长时间,她说不确定。


补办护照取证单

2003年2月,我的居留在那个月到期,没有护照我的居留将无法延期。我又去领馆要护照。接待我的是新的孙姓领事,我给他看揭露天安门自焚案疑点的图片,以及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劳教所被毒打后的图片,他居然闭上眼睛不敢看。在事实面前,看来他们只能自欺欺人了。我给他讲我炼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当然要炼下去。他和我谈话的目地,就是想知道我对法轮功的态度。谈完话,他说我这种态度,他不会给我护照,他说要征求上面的意见。我问他凭什么不给我护照,他说我违了法。我问他是哪一条法律。他却不讲,也从来都没有拿出来给我看。所以我至今都不知自己“违”了哪条法。三个月后,我又去问我的护照。他给我的答复依然是,在等待国内的批准。今年三月,我又去了一趟领馆,那位孙姓领事依然给我同样的答复。我这才知道,等待国内批准只是一个搪塞我的借口。今年五月和九月初,我又去领馆问起我的护照,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为了使我的居留能够延期,我的律师数次发传真到领馆询问我的护照,都没有得到过任何答复。

今天中国大使馆以扣留我的护照,来威胁我放弃法轮功。我曾是一名重病患者,放弃炼功对我来说意味着旧病复发,甚至死亡。那时有谁能为我的生命安全负责呢?中国大使馆这种做法是不人道的。从另一方面讲,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中国大使馆有何理由来干涉公民的信仰权利?

另外,我在荷兰的居留延期因为没有护照而变得困难重重。如果失去居留,我会同时失去工作。我知道,在中国成千上万的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开除工职。我距离中国如此遥远,难以想象类似的迫害居然也会发生在我身上。在没有护照的时间里,我感到心情非常压抑,担心失去居留,担心失去工作,担心和国内亲人的团聚变得遥遥无期。

直到今天,我也没能拿回我的护照,因为我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良心。我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回国探望我年迈的父母。我更期待有一天,能够在中国的大地上公开修炼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