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晨锋报报道中国洗脑集中营内幕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明慧记者谢文慧、周海伦编译报道)悉尼晨锋报10月16日头版报道了记者Hamish McDonald从北京发来的稿件,题为“中国洗脑集中营内幕”,对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做了采访报道。文章指出,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遭到残酷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然而人们并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

* 劳教所经常挂着“法制学校”的招牌

报道一开始说,擦得铮亮的金属大门边上钉着“广州法制学校”的招牌。但这个中国南方大都会郊外肮脏的工业区根本不象是一个学府的所在地。

在这里,根本看不到一个学生。唯一显示出生命迹象的是進出戒备森严的大门的黑色的官方用车与警车。在不远处的珠江对岸的大墙与了望塔后是广州槎头劳教所的一排排肮脏的营房。据一位曾经被关押在此处的女士讲,学校是摆样子的,它其实是一所劳改营,警方在此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劳教。法轮功是一项基于打坐的精神运动,有类似太极的功法,五年前被中国[江氏集团]政府以“×教”名义禁止。

唐乙文女士告诉记者说:“这里是一个洗脑转化班,这样的转化班在中国到处都是,几乎每一个区都有。而这个是公认的最野蛮的洗脑班之一。”现年37岁的唐女士是一位日文翻译,身材小巧,说话声音轻轻的。她今年二月在大街上被警方抓走被关押在此。

* “法制学校”的酷刑折磨使学员的腿残废

唐女士告诉记者说,被关押者大多数是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和她一样,拒绝放弃法轮功修炼,哪怕是已在对岸的槎头劳教所或其它劳教所里被关押了3、4年。

她说,法轮功学员在该洗脑班遭到残酷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被毒打、长时间审问、不准睡觉以及强迫观看和收听[诋毁法轮功的]音像宣传片。

她说,洗脑班是专门用来对付法轮功学员的高强度“再教育”,学员们若不转化就会被送進槎头或三水劳教所。唐本人在劳教所被关押了三年,去年8月才被释。她说,“广州法制学校”的酷刑折磨使她一条腿残废。

报道说,唐女士和其他一些人所描述的手段听上去很恐怖,象毛泽东的红卫兵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逼迫“右派”招供的批斗会。

* 劳教所洗脑班就象是地狱

唐女士对记者说:“我曾经听我的父辈们提到一些人,其中包括一位著名的作家,在劳教所自杀。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坚持下去呢?在劳教所经历了洗脑班后我明白了——这的确不是人所能够承受的。这儿就象是地狱。”

报道说,从表面看,[江氏集团]政府和法轮功之间的较量是根本没有希望的一边倒,就像用车轮碾碎一只蝴蝶[这般容易]。一边是在中央委员、今年60岁的刘京指挥下的一百七十万人之强的公安部。警方可以不经审判、没有律师出面的情况下将人关押4年。同时又有重量级的国家宣传部。它指挥了一场反法轮功的敌意宣传运动。

* 法院、律师被命令拒绝接受法轮功学员的诉讼

1999年7月官方禁止后,中国最高法院下达命令,禁止下面的法院或律师接受法轮功学员的诉讼。

报道继续说,在法轮功方面是象唐女士这样的民众。唐女士的腿残废了,无法找到一份她热爱的教育工作,随时都有被关押、被酷刑折磨的危险。她说她丈夫被迫与她离婚,她本人无法得到护照出国。

她在8月初收到一封澳洲总理办公室的信,表示得悉经辗转传出的她的不幸遭遇及她向澳洲政府提出的政治庇护的申请。唐不停的变化住址,在中国各地作短暂停留,以免被恼羞成怒的警察再次抓获。

然而,这只蝴蝶并没有被摧毁。

报道说,人们并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哪怕在劳教所被关押了数年。唐女士在广州法制学校的三个星期的意志考验中進行了一次绝食,使她与死神擦肩而过。她最终赢得了道义上的胜利:她没有在背弃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就被释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