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井陉县法轮功学员李春文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法轮功学员李春文,男,终年61岁,系河北省井陉县秀林镇吴家庄村人。因坚修法轮大法而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于2004年6月10日不幸离开人世。

一、得法修炼

李春文在他48岁时,身体一天差似一天,最后导致呼吸困难,走路气喘,晚上不能躺下入睡,经县医院检查确诊为风湿性心脏病;之后到处求医问药,经多方治疗仍不见半点好转。就在他看不到一点生的希望之时,95年有人介绍他修炼法轮大法。他本着得病乱求医的目地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没几天,身上疾病全没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强,一米八的个头,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红润的面庞,精神头十足,人人都说他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也逢人便说:“我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这条命早没了,是法轮功救了我,我可不能忘恩负义。”

于是他时时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义务教别人炼功。无论是白天黑夜,无论是路途远近,哪怕是刮风下雨,只要有人想学炼法轮功,他都毫无怨言的前往。由于他的热心帮助,好多人都修炼了法轮功而且受益匪浅。别人都说:看人家春文,自修炼法轮功,身心都变好了,法轮功的威力可真大啊!

二、惨遭迫害

99年的7月20日后,法轮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各地学员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依据宪法到国家信访办如实反映情况。此时的李春文也试图到北京为法轮功讲句公道话。然而,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围、追、堵、截、抓、打、压,致使春文上北京说句公道话的心愿未能实现,就和其他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道,被非法列入了黑名单而抓了起来。尔后,遭受无休止的非法审讯、威逼、关押,后来每人被非法罚款200元才肯放人。也就在此时,江××团伙惨无人道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便拉开了序幕。

在2000年正月初五,由于李春文等人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再一次被秀林镇派出所(所长田永峰,副所长窦永生)非法抓走,上了手铐,铐在了派出所的大树和铁门上。不法警察强行把李春文的棉衣脱掉,从一大早直到晚上很晚才解下来,紧接着又把他关在禁闭室铐在床头,这一铐就是九天。数九寒天,刺骨寒风,只穿单衣又无人身自由铐在屋外或冷冰房,大小便不能自由,每次入厕都是申请多次才能答应,故大冷天总是穿着湿裤头,青鼻涕任它流,又冻成冰柱,结成冰块。

就是如此的迫害,也没有使春文放弃修炼法轮功。此时的恶警看春文不转化而更加疯狂,手段更加毒辣。到第十天,恶警用车悄悄的把春文拉到了已倒闭无人再用的六陶厂办公室非常隐蔽的二楼上,开始了更惨无人道的迫害。

暴徒们左边一人拿警棍打,右边一人拿电棒电,前后两人拉绳,逼春文跪着两人用力在小腿肚上踩(注:这叫上绳)。六个小伙子残害一个手无寸铁,毫无反抗能力的老人。暴徒用一根细绳拴住老人的双臂肩胛骨,两人使足力气往起拉绳吊人,又两人踩住小腿肚,这样上拽下踩,细绳马上嵌入两肩胛骨肉中,顿时鲜血直流。第一绳上去只是三、五分钟,人就汗水直淌,气喘吁吁,十几分钟后人就上气不接下气。此时,汗也流干了,它们看人也不行了,才放下绳,并逼迫春文喝水,不喝水就用警棍打,电棒电。然后上第二绳、第三绳……直到恶警筋疲力尽才肯罢手。

这样折腾下来,春文身体早已血肉模糊,嘴唇也咬破了,满嘴是血,腿不能直立。恶警一看人成这样了,不敢再坚持下去,就把春文扔在了一个满地是炉灰的屋子里。一个警察看到了说:“真狠心,×××没人性。”(他指所长和副所长)。

次日,春文和其他十四、五个同修被铐在了一个会议室内,两人一副铐,不能睡觉,只能一人站着一人勉强蹲一会儿。吃、喝、拉、撒,男女同在一室,晚上给一个泔水桶当马桶,白天也只能用小塑料袋解手。

不法警察就这样一边折磨、一边向炼功人勒索钱,多者一万,少者一千,交钱放人,无钱继续关禁闭。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持续到正月十九。春文等人没有交钱。恶警们就把他们送到仙台山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在仙台山由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忠勇主管,由法院、司法局、各乡镇派出所一干人监督。每天从早到晚强迫他们参加重体力劳动。说是一天一斤的口粮,可半斤也吃不到,把人饿得头昏眼花,身软无力。如此的折磨二十天还嫌不够,秀林镇又把他们接回镇,在铁笼子里非法关押20天,铁笼子平时是关押犯人的地方,里边大小便都有,又脏又臭,不给睡觉的地方,照旧是一天忍饥挨饿。不法人员们一边折磨人,一边逼迫家人交罚款3000元才放人。这样的折磨前后51天,身强力壮的春文被折磨得面黄肌瘦,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三、走投无路,最终撒手人寰

回家后,本想过几天平稳日子,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息。县公安、镇政府、派出所,三天两头,不管是夜半三更,还是正午时分,都到家骚扰;一到节假日和敏感日更是疯狂,不问青红皂白拉人就走,一关就是一月之久。例如2001年4月25日,春文正在地里干活,其妻在城关医院伺候刚生完小孩的女儿,恶警及镇干部一干人等到地里非法抓人,然后又到城关医院不管大人、小孩的死活,强行把春文妻子非法抓走,将他们非法关在了镇政府地窖中5天之久。这五天无睡觉的地方,无坐的地方。因为地窖又脏又湿,人全身奇痒难忍。之后又关入会议室一个月并强行罚款1000元。春文万般无奈,将家中粮食全部卖掉,才凑够900元。无耻的官员和警察们,900元也不嫌少,交钱后才放人。就这样抓、打、罚,连续不断,致使春文及妻子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2001年8月10日,秀林镇派出所深夜破门而入进行无理纠缠,硬是逼迫上派出所,春文深知这样的迫害不能再重演了,所以硬是不去。第二天,镇上二人又到春文家让去镇上。春文也没去。8月12日早上,派出所又二人到春文家骚扰,下午春文夫妻在地里干活,五点左右派出所又来人了,这样三番五次,五次三番的进行骚扰,就是铁打的汉子也熬不住了。他们夫妻二人干脆不回家了,躲在山上二昼夜,夜里很冷又无吃喝,无法生活又回到了家。派出所所长刘永兵带干警八、九人到家非法抓人。

惨绝人寰的迫害,使春文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面对历历在目的酷刑折磨、抄家、罚款、监视、儿女亲戚的被牵连,身心再也难以面对。春文被折磨的瘦弱单薄的身躯好像风一吹就要倒似的,气喘难耐、隐隐作痛的五脏,他整天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觉,身软无力,就这样持续到2004年6月10日,李春文一个跟头栽倒就再也没有醒转过来。

只为了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有道德、有良心的人;只为了说一句真话,一句心里话;李春文走了,带着心头滴血的伤口,带着对真理致死不渝的追求撒手西去了。面对此情此景,他的妻子儿女,他的亲朋好友该是怎样的肝肠寸断?!

江泽民置国计民生于不顾,动用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对法轮功进行系统性、制度性犯罪。如:在全国设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610,从公安、司法、政府部门到基层单位都有专人负责;在各省、市、地区、县建立专门关押法轮功的洗脑基地,派专人长期跟踪监视,电话监听、网络过滤等等。江泽民挥霍人民的血汗钱残害法轮功仅为一己之私,出于小人的妒嫉。逼迫公安、司法、政府部门到基层单位出卖良心抓好人;指使那些泯灭良知的编辑、导演肆意剪接拼凑假新闻,欺骗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听信它的弥天大谎,背离正义、善良;用金钱做诱饵误导全社会颠倒是非、混淆善恶。已把中国人民推向灾难。全世界都在倡导自由、民主、人权,中华民族将走向何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