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慈悲使我重新走上了修炼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我是在居委会工作的,经常和居民接触,边工作边唠家常,时间一长,双方都互相了解。那是1997年的一天,我到居民家办事,刚推开大门,大姐从屋里笑面迎来,亲切的说,你真有缘分哪。我得法后你是头一个来我家的,你不是说后背疼、又有肺病吗?这回你来听听师父在大连讲法,这法太好了,有不少人有病,学法后都好了,这法是超常的,谁学都有福气,现在很多人都学,你也学吧。我说没有时间。她送我一本书,又教我炼功,我一有时间就看书、学法、炼功,由于对法认识不深,一年多没学多少法,炼功也很少,可是我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不知不觉后背不疼了,肺病也好了。没过多久,江氏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偏听了电视宣传。在邪恶的谎言下,走了一段弯路,监视学员進京,涂抹大法标语,总以为是自己的工作,不但把同修的名单报上去了,还涂刷了大法真象。

在2002年的一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让我结识了一位同修,同修把進京上访的事前后都说了,又给我师父在美国巡回讲法看,我一页没看完,就泪流满面,我终于明白了,以前我做了那些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到底。[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从此以后,我决心重新修炼,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刚开始发正念也静不下来,讲真象又有怕心,讲真象同修就带着我,后来想老让同修带着也不是办法,自己出去讲,有一天晚上,带上三个粘贴,刚往那贴,大风把一家的大门刮得很响,把我怕的一气跑回了家,到家后还是不甘心,发完正念,又出去贴,把剩下的两个都贴完了。

没过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考试,我刚到考场,把门的人挡住了我的去路,他对我说,你的考试是政府大院,我刚要去,就醒了,醒后我明白了,我讲真象的目标是政府。但又不知如何去讲,终于师父给我安排讲真象的机会,在工作中需要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协商一件事,我想讲真象的机会终于来了,因为有怕心,只带了一张真象,到电视台办完事下楼时,就把真象放到窗台上,当时有点怕,可是万万没想到,晚上睡醒觉更怕了,再也睡不着了,我就学法,学法也静不下来,突然间意识到,怕心不是我,顿时我就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我意识到怕心和掩盖执著都是邪恶的东西,没等天亮,我就去同修家讲了事情的经过。同修说:“咱们是修炼人,说没有怕,它根本就不存在了,你有怕,就是助长邪恶,咱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的是最正的事,咱们有师父管,谁也无权管。”当时我一点怕的感觉没有了。

为了弥补以前涂抹大法真象的过失,有一次,我带了很多粘贴,去把我涂过的大法真象重新都贴上。

没过几天,我听说有个同修被非法绑架,我想我和国保大队长是老熟人,得去救救她,不能再让她做坏事了,于是我就去了公安局,找到她,和她面对面的讲,告诉她善恶有报,学大法的人都是好人。还有一次,我到派出所办事,我想这也是讲真象的好机会,和一个民警提起法轮功,就以第三者的身份向他讲真象。这位民警也知道大法好,不明白为什么要進京上访,我举个例子,现在有很多人说你父亲杀人了。其实你父亲没杀人,是公安局说你父亲杀人了,全县老百姓都信公安局的,只有你们做儿女的知道你父亲没杀人,你们能漠视吗?你们不得讨回公道吗?大法弟子也是如此,就是这个意思。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从外边又進来一位民警问我,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我说我说的都是真话,他又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委主任,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立即发正念,那个民警在屋里转一圈就出去了。

现在好了,没有怕心了,我能公开向居民讲真象,一有机会就讲,特别是居民给我送礼,我都拒收,然后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要以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同时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