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大法弟子左淑纯被白马垅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更多情况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以下是我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时所了解的大法弟子左淑纯被迫害致死前的情况。

那是2001年的2月下旬,我们所有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被分成三个队,当时,我和左淑纯等17名坚定的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一栋单独的楼房里。不法所警为了不让我们学法炼功,达到强制洗脑“转化”的目地,所警非法调来其他的劳教人员专门监管大法学员,这些人被称为“夹控”。每个大法学员都被强制配有一个“夹控”。从去的第一天晚上开始,就对我们采取了无人道的、特别恶劣的监控手段,不法人员们惧怕我们炼功和背诵大法经文,夹控人员和恶警随时来阻止与干扰,就连嘴唇动一下都不行。

第二天又增加了男警察,其中一个人背着一个纸箱,大法弟子一背法,他们就从纸箱里拿出手铐把大法弟子的手串铐在一起:用手铐铐住一个大法弟子的手后,把手铐的另一边铐住另一个大法弟子的手,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铐着;再把手铐往上层床铺的铁杠栏上一挂(我们睡的是上下铺),学员有高有矮,那矮的自然就更难受。

有的人矮一点的用小凳子垫起,距离远一点的就人为的把床拉近一点,想减轻一点身体上的痛苦,然而恶警发现后毫无人性的马上就把小凳子收走了。每天铐我们的时间是从他们早上上班开始,一直到晚饭时,中间只有中午吃饭时才解开一下。如果说晚上铐上了,时间就更长,要到第二天早晨洗漱时才解铐。

这种酷刑折磨从开始实施后,就没有间断过一天。左淑纯的个子不高,所以她承受的痛苦更大一些。由于长时间被铐,她两手上铐的地方凹进去两道很深的印痕,后来发烂后又大又肿,但她一直很坚强,从不叫苦,也不曾向邪恶妥协。

到2月底的一两天,我们发现一些所警与夹控人员在时不时的烤馒头吃,这种现象引起我们的警觉,判断出2队那边的学员在绝食反迫害(馒头是限量供给每个人的,平时没有多的)。这样我们17名大法学员商量着要整体配合她们一同绝食反迫害。

3月上旬,我们开始了绝食抗议迫害,残暴的恶警即使在我们绝食时也照样给背法的学员上铐。后来我的情况是一天比一天难受,绝食后的五、六天,我几乎坐都坐不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背法,背了法之后人才精神了,这种滋味是局外人很难感受到的。

绝食到第七天,警察开始野蛮灌食,第一个就把左淑纯叫出去了,她当时出去后就没再回来。我向所警询问左淑纯的情况,她们支吾着不讲,我们知道是出事了。第二天早晨,所警还装模作样的来房间拿左淑纯的日用品,说是她现在在医院里,没有问题,过几天就会回来。后来才得知我们的好同修左淑纯在灌食的当天就已经被当场迫害致死了。

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野蛮灌食致人死亡的恶行理应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谴责,不管他们如何掩盖事实真象,但纸是包不住火的。所有参与迫害左淑纯及法轮功修炼者的罪犯都逃脱不了道德良知的谴责和历史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