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因缘得大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1994年,初春,做了一个很特别的梦,有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这梦之前,我从未接触任何宗教。年初,梦中呈现出如画般的景观,空中下着缤纷的瑞雪,却有一种温馨的感觉,来到一古老庭院中,覆盖在雪地上的是瓣瓣飘梅,走入一间朴实、庄严的修道院,有一出家人引领我站上一朵莲花,教我打一手印,在好奇中醒了过来,此时约清晨五时,全身感觉充满着能量,一天下来精神非常舒畅,梦中的情景不知在启示什么,尚未领悟,只是让我思考了好些日,但梦的很真。

过没多久,因工作有午休习惯,这天午觉睡不到十分钟,从空中来了一道光,清澈中带些透明(如宝蓝色雷射光),由上直射过来,轻触在身上,很自然的醒来,如被灌顶般能量充满着全身,神采奕奕,此时眼前突然呈现两个手掌般的大字“生•死”,当时坐在床缘,心想,一眨眼就四十年过去,再眨一下不就八十岁了吗?过去的四十年是怎么过的?梦般似的人生能有几次四十岁,如果就这么走了,这世界上甚或宇宙中将永远没有我的存在了,哇!好恐怖,越想越怕;隔天中午,午睡不到五分钟,同样的情景,重复呈现一次,一道光,两个“生死”大字,触醒了午睡中的我,醒来心想,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之后有外出机会接触到攸关生死的书籍,会尝试翻阅,第一次持续一周后,一没看书,那道光和生死二字就及时出现,提醒我继续看书,又经月余的探索后,稍停三天没翻书,光与字就又出现点醒我,前后有五次之多。从此对生死的觉醒起了相当的作用,从坊间到书店,佛寺或庙宇,道场或友人处,能探索的地方,都不放过,有时候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得到不少启示,有次在观赏盆景时,从花木四季的演变中启发到生死的轮回,这是我一次震撼的发现。

另外由佛学经书上的论述,得知许多法理,可是我的疑问仍然存在,疑题依旧无解,末法时期,很多佛法看似有理,却又不合时宜,更无法实现,我发现这样下去是没有结果的,就业力而言,这辈子根本无法过关,模棱的法理,常使我失望,虽然如此,我还是很积极在寻找,十余年了,能找的都找了,几位大师也见识过了,就是没有我要的!

2004年2月初,在我寻不着生死大事而忧虑的时候,久没见面的刘大姐,适时出现到我住处,捧着一本《转法轮》,不停的介绍他的殊胜,要我好好的学,并称颂师父的威德。“法轮功”在我印象中,一直以为是一种新兴的气功功法,用于健身方面,虽然常听到,也知道中国大陆在打压、迫害,可是并没有深入探讨,就这样让法轮大法擦身而过。当时得知“法轮功”也是一部修炼大法,着实令我惊讶!加上刘大姐这么热心的赠予《转法轮》,当下允诺一定会读完,接着忙了一周后,才开始翻阅《转法轮》,当看完前序:《论语》时,就让我震惊不已,很快的再读完第一讲后,心情真是兴奋,不用再找了,这就是我要的,十年了,终于让我遇上了一部修炼的高深大法!

隔天正好是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开课,抱着喜悦的心情,按时专心上完九天课程,结束后的第二天一早就往台北大湖公园炼功点,开始我重生后的启航,至今已六个月整。

前三个月按时炼功,炼功点上辅导员不吝指导,功法渐趋熟悉,并告诉我要学法,遇到矛盾时,要向内找,多学法。可是对初学的我而言,总想不出要找什么;心想老学员的经验必有其道理,就开始先认真学法,当大法的法理溶入生活中时,发现心性随之提高,功也跟着往前推進,也知道什么叫法的殊胜与威力,现在懂得向内找是什么了,就是去掉自己的执著心,涵盖的面太大了,只有多学法才能懂得如何去修正自己。

三个月后,炼功开始有了感觉,每到炼功时(动静皆有)感觉法轮在全身上下游动着,忽大忽小,忽上忽下,正、反转,左、右转,斜转,缓,慢,急速转,一股磁力旋绕着身体,有时身上同时有数不清的法轮旋转着,很神奇。静功也由单盘而双盘,半年了慢慢能持续盘完全程,但后半段很辛苦,毕竟自己得法太晚了,不加紧努力会跟不上的,尤其初学者的人要赶快跟進,师父说过:“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得到的。(鼓掌)圆满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没修好的,我看哭也来不及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真的不能怠惰了,千百年不就等着这次得法返本归真吗?师父给我们的真的太多了,剩下的全靠自己的努力了,夜里想到师父的慈悲,真有千言万语说不出的感恩,在此还是向师父说声“谢谢!伟大师尊”。目前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相信大家一定都努力在進行着,最后以师父常告诫的话与大家共勉之--学法、学法、多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