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4614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
声明

我是一名普通工人,我不是大法弟子,可我的父母是大法的修炼者。在2001年7月,恶警将我父亲非法关押,当时,我不懂大法,有点对大法的认识,不深,迫于邪恶势力的压力,我为了我的母亲和父亲,写了一些对大法不利的文字,现在我认识到错了。今天严正声明,我所写的和所说的一切全部作废。请老师原谅。今后我也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惠红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在99年开始打压法轮功以后,街道来人找我妻子韩桂枝(因炼法轮功),当时她不在家,就叫我代替她签的字,我没加思考就在“四书”上签了,这是我犯的大错,没经过本人的当面允许,因此我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也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陆建廷 2004年4月14日


声明

我是大法小弟子,今年9岁。2岁时我就会背2段论语、洪吟(一)。我上一年级时,我妈妈一天中午接我放学到外婆家吃饭,“黑狗子”从我外婆家里带走了我的妈妈,我只好转学,住在奶奶家。她们不让我学法。过了一年我妈妈释放了,我又转回来上学。我现在声明我以前做和走错的路全部作废。今后我也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余瑶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是一名小学生,学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可是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们小学生也受到了毒害,在答题中,我也违心的答过不利于大法的题。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到底。

段迪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2000年12月18日,我和两名同修再次進京上访后,派出所的人让我写“保证书”,并威胁我说:“如果不写保证书,所有亲朋好友都要受到株连!”当时我认识不清,认为写也无所谓,回家该学法、炼功还和以前一样。于是,我写了“保证书”,后来认识到这是错误的!大法弟子不应该这样,现在声明所写一切“保证书”作废。要坚信大法,精進实修,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周艳玲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是93年开始修炼的老学员,在邪恶疯狂镇压的日子里,曾四次被抓進拘留所,四个月流离失所,我都坚定的维护着大法。后被抓進洗脑班强行洗脑20天,我坚决不予配合。但当听到610要把我上交时,内心深处隐藏的“怕”字开始抬头了,产生了自己年岁大了会承受不住的念头。在这种常人心的驱使下,夜深人静时用身上藏的刀片割了自己三刀。当血几乎流尽生命垂危时才被发现。做此事时,当时脑子很简单,就是不能背信弃义,宁可玉碎,不可瓦全,决不能背叛师门,不受邪恶摆弄。但却没有从法理上去认识,去掉怕心,正念铲除邪恶,更没有想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是走了常人的路了。这件事当时在邪恶中震动很大,因受国际上的压力及家人的据理力争,市里610做出了抢救的决定。我住院30天后拒绝了一切治疗出院回家了。因流血过多,出院时尚不能走路,我冲破家庭阻力,开始学法,炼功,决心从头再修。半年之后,身体基本恢复了,而且我所失去的师父又陆续给我补回来。

我心里明白,师父不仅又给了我一次生命,而且还不让我落得太远,不断的鼓励我跟上正法進程。直到《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解法》中师父又一次指出了“自杀是不对的。你真的非常坚强,你能够坚定得死都不怕你自杀干啥……那不是污点吗?……”明慧网上连续刊登了有关方面的心得体会,我都认真的阅读了,也认识到了自己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没有按师父的话去做,走了极端,确实犯了罪,给大法抹了黑,让邪恶有空可钻,但我至今没向师父认错,没有在网上发表声明,要求自己极不严格,那就是错上加错了。

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救度世人》发表后,我反复阅读、背诵。努力做好三件事。但是近一两个月来,我的右腿有两块肌肉经常剧痛。开始我认为是消业(干三件事时不疼),时间长了才意识到,是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它严重的干扰着我、影响了我以现身说法来证实大法。自己由于学法不深入,没有在法理上真正提高认识,由于怕心和软弱,在磨难中最后选择了以结束生命来“保持自己的名节”,这是对大法的犯罪,也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今后我要去掉一切怕心,排除一切干扰,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向恩师谢罪。走好最后的修炼之路,决不辜负师父的教诲与期望。

孙桂芳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在5年多的证实法的过程中,我是坎坎坷坷的风风雨雨的走到了今天,因为太邪恶了,再加上我的悟性差,在99年7.20刚开始时由于我学法不深,不清醒。向居委会写下了“不炼法轮功了”,写和法背道而驰的话。我以为写一下那是表面的事,我心里对法坚定就可以了,这不是对法认识不清吗?这是第二次写。第一次写是在区公安分局。去北京没去成,在车站就把我堵回来了,在分局呆了一夜零半天,违心的写下了不该写的“保证书”,这是第一次写,大约在7月21日写的。前后一共写了6次连家里人替我写的。第三次写是从女子自强学校出来时。第四次,派出所户口员让我写“保证书”,我写了“做一个好人”。其实这都不对,向他们写什么呢?第五次610的和派出所户口员到我家来让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写的是;法轮大法好!能使人身心健康。第六次,610和派出所户口员又来我家,让我写“保证书”,这次我什么也没写,我说610不是国家正当组织,我要走正当之路,我说什么也没写,我从师父讲法中,悟到的理,和他们据理力争,他们就走了。他们不甘心又隔了几天,又来我家一帮人10多个人,我和他们唇枪舌剑的,从师父的法理中,悟到的理和他们据理力争,我什么也没写,他们都走了。可是他们不甘心,到我儿子上班的地方,让我儿子替我写了“保证书”,什么时候写的不知道,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不外乎“不炼法轮功”之类的话,从此以后再不找我写什么了。以上是邪恶们让我写“保证书”的情况,有不符合法的地方,一律作废。我坚决走师父给我安排的正法之路。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秀霞 2004年9月29日


声明

我是2002年5月的一天正在讲真象时,被人举报,被送到派出所,后被送到洗脑班强行洗脑。当时因为学法不深,没有理解好老师讲的法理,人心太重,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时想骗他们,就说“不炼了”,回家继续修炼。有了这一念,就写了“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回来后,通过学法,看到老师在《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说:“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我明白了,我后悔莫及,但一直没有写声明。这“三书”在我思想中一直是个包袱,它干扰我,使我不能静心学法、炼功。但现在我终于走出干扰,和功友们一起切磋,向旧势力挑战,声明我2002年在洗脑班写的“三书”彻底作废。通过这二年不断学法和看明慧网的文章,真正认识到正法的重要性,也真正认识到了被邪恶洗脑就是对师父的背叛,对大法的犯罪。我要痛改前非,坚定的站在师父一边,在正法的洪势中助师世间行,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风华 2004年9月7日


声明

2004年4月6日上午,市公安分局国安大队突然来到我家中把我的大法书、经文(以前的经文)录音讲法带,炼功带、真象光盘,全部抄走。还有我的电话通讯录也抄走,并把我强制关押到国安大队询问。询问时在邪恶迫害下我思想波动厉害,并带着怕心把不该说的事说出来了,当邪恶问到我,我到一同修家中去看到了大法真象资料没有?我不加思考的说“看到了”,(其实在家中没有抄到真象资料),在问到我同修给了我什么资料时,我又说给了两年前的老经文。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什么时候都要头脑清醒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而我没有做到,没有认识到自己说出来了正好给邪恶找到了迫害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依据。在平时生活环境中,没有做到“以法为师”认真学好法,严格要求自己,带着争斗心做事,当同修被邪恶迫害抓走后,我单位已通知我,领导还特意到家中来叫我注意安全,当时由于执著心强还给领导争,认为自己和同修没有做不好的事。其实师父已经在点悟我、看护我。就这样在主意识不清不强,不理智的执著心驱使下,在4月7日下午承认了邪恶对我的迫害,并签了名,按了手印。我的行为已经给大法和同修造成损失,加大了同修魔难,给自己造成了罪业。回到家中后,冷静下来,前后思考,经过同修帮助,向内找。才认识到自己由于平时学法不深,没真正做到“真善忍”。今后去掉执著,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三件事,弥补自己对大法的损失,清去自己的罪业,不辜负师父对我的苦度。我现在声明2004年4月7日在公安分局国安大队的有损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

朱嗣莲 2004年6月13日


声明

我现在怀着对师父,对大法无比愧疚的心情,作以下严正声明:我在2004年9月25日以前,在邪恶的洗脑班所说所写的有辱大法、有辱师父的一切语言、文字(“三书”)一律作废。在今年9月22日早5点钟,我在家里被村支书,镇副支书和几个不认识的人强行绑架到市办的邪恶的洗脑班,在他们多人的威胁迫害下,我由于各种人的执著心没去,在人的狡猾心理带动下,被邪恶钻了空子,说了、写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做的事。我自觉痛心疾首,无地自容,我对不起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与浩荡佛恩。对不起伟大的法轮大法,也给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无颜面对昔日的同修。现在通过学法,和与同修的帮助下,使我清醒地认识到,应该彻底的和旧势力决裂,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摔倒了,爬起来,紧跟正法進程,在今后的正法路上,加倍弥补,彻底的洗刷掉这个污点,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堂堂正在的做一位合格的大法弟子。

屈永华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当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我能坚定的走出来证实大法,然而因为有执著而被抓、被劳教。一年多的时间能正念正行。渐渐因正念不足,被旧势力以其狭隘、变异了的观念所左右,迷惑中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做的事,写了“决裂书”,“悔过书”并“谤佛”、“谤法”,做了可耻的“犹大”仍执迷不悟。自认为悟到高层次的理,随着旧势力败坏的观念,为私、为我的基点而邪悟,使自己前功尽弃,同时也使许多同修也一毁到底,实乃罪大恶极,造业甚重,干了“魔想干而干不了的事”。然而“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所以我声明在被邪恶迫害,在不情愿的状态下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重新走回到正法中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珍惜这千古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范立新 2004年6月5日


声明

我于1998年身患绝症后,才有幸進入大法修炼之门,从此走上修炼的道路。学法修心性,每天炼功两个小时,觉得全身筋络舒展,浑身轻松,没有了痛苦的感觉。是法轮大法拯救了我,给了我新生!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氏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镇压,使我失去了和平的修炼环境。我不愿意放弃修炼,并告诉身边的人法轮大法好!不明真象的人们受了媒体谎言的欺骗,开始排挤仇视我们。为了告诉政府真象,2000年12月我们上北京去信访部门上访,结果被抓了回来,面对一张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签名的劳教书判了我18个月。在劳教所,我受到非人的待遇,在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中,我还算是被最“照顾”的,因为我患有绝症,安排我白天干活,夜间站立,整整九天不给睡眠不给休息,天热得很是厉害,又没有澡洗。终于一天,一个70多岁的法轮功修炼者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一头栽在水泥地上倒下了。这时一个管教人员对看管我们的吸毒犯指示:晚上让我们睡觉。我亲身经历了劳教所的罪恶,都是事实,决不是象报纸宣传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感化、说服”。 然而管教对背叛大法而邪悟的人是非常宽松的。2001年10月,我被关進了洗脑班,被邪悟者围攻,由于自己有执著配合了邪恶,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心里非常痛苦。学习师父新经文,我知道自己错了。在此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修炼的言行、什么“三书、五书”统统作废!回到师父身边,回到正法洪流中来,做好三件事,完成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沈文娟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在99年7.20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对大法有更深的认识,思想中存在着严重的怕心,邪恶接二连三地找自己就顺从了邪恶,不情愿地违心地写了他们所要的“保证书”,助长了邪恶,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师父说:“当然了事情还没完,正法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对大家来讲都还有重新做好的机会。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北美巡回讲法》认识到这是师父最大的慈悲呵护着我们,自己要真正的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之路,对过去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从正法救度众生的基点出发,真正做好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徐金玉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原来是个体弱多病的人,五十年来到处求医问药,患有严重的气喘病,那时真是生不如死的度日如年的过日子。96年8月经朋友介绍有缘得了大法,一天天的身体慢慢的好起来了。可是99年7.20后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真象天塌了一样,到处都是邪恶。虽然学了几年法,一直对学法不精進遇到迫害就不知道用师父的法来对付邪恶。2000年5月的一天派出所的恶警和单位保卫科的一共来了五个人撞入我家,他们用伪善的给我讲:谁、谁都按了手印,签了“不炼”,但是还是可以在家炼。他们就强拉我的手按了手印,他们给我写“不炼”,当时就感到很难受,就大哭一场,他们走了。我就追到门卫找他们给我签的“不炼”要改过来炼,是你们写,我不承认,他们当时答应给我改,后来改没改也不知道。这几年来都没有重视这件事,认为那是常人的形式而已,最近看了明慧网每期谈到严正声明的严重性。使我想到三年前我的所做、所为都是很严重,因此自己长期处在磨难中。看了师父的经文:“那么有学员看到别人走出来证实法,自己也跟着;看到别人不出来,自己也不出来;当被打时、被所谓的“转化”时,看到别人屈服于邪恶的压力写了什么所谓的不修炼保证,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也跟着写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路》)现在提出严正声明:在强迫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任泽玉 2004年9月8日


声明

我96年10月开始修炼大法,当过炼功点的辅导员,99年7.20我被双规十天,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当时在单独关押,有人看管的情况下,只要他们睡下,我就炼五套功法,决心坚修大法心不动。2000年我居处被监控,仍有很多学员去我家交流,8月11日公安局一处抄了我家,抄走了大法书、资料,和我给江××、朱××写的两封信。我被拘留,每次公安局提审我,还给我戴上脚镣,每日强迫劳动12小时以上。为了早日出去学法炼功,又一次违心写了“保证”,关押了27天被放回家。这两次向邪恶妥协,当时认为是为了敷衍他们,我坚修大法心没动。出来后,每天仍有专车监控,有几次想绑架送洗脑班,被我正念抵制,未能得逞。虽然也在做着三件事,总觉得自己有污点。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最近看了《明慧周刊》136期,“修炼是严肃的——也谈严正声明决不是简单形式”一文,在法理上進一步提高了认识,严正声明是师父慈悲呵护弟子,给弟子洗涤污点的沐浴机会,是维护大法圣洁,是彻底与旧势力决裂。我现在才写了迟到的严正声明,声明两次向邪恶所写“保证”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与旧势力彻底决裂,坚决走师父给安排的路。珍惜师父给予的宝贵时间,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梁春生 2004年9月12日


声明

我因身心不健康,在1999年春天,由朋友介绍炼上了法轮功。第一次听师父讲法,叫做真善忍,先他后我修自己,从那天得法身体得到健康、思想升华。可是到2001年炼功点遭到邪恶破坏,派出所所长因为我去北京上访抓我進监狱,管教用橡胶棒抽打我、踢我、骂我,整天不让我吃饱,关了我37天,它把我抓到派出所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又送我到乡政府大院。邪恶头子领着十七八个小伙子揪着我的头发向墙上撞、拳打脚踢、整整折磨了我一夜。第二天早上几个邪恶之徒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它说你炼我就打你,就又轮替着打我、踢我、扇我的脸,到了中午放“天安门自焚”伪案,叫我们打扫垃圾、罚我钱。到2001年8月初的一天晚上,邪恶领着七八个小伙子背着枪到我家乱翻,搜了几张师父经文,大叫说:你还学,走,到派出所。用电棒电我全身、用椅子压在我身上,电、踢、打、揪着头发打我脸。派出所三个邪恶,毫无人性的酷刑折磨我整整一夜,第二天又把我送到监狱关押了30多天。回到乡里又办了几天洗脑班,并多次上我家搜查,恐吓家人、孩子,多次逼迫写“洗脑书”。因我心性不高,修的不好,在邪恶高压下写了“洗脑书”,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以前我写的“洗脑书”全部作废。我发誓从今以后,重新走上修炼和证实法的路,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修好自己,坚修大法紧随师,多学法,讲真象,救众生,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安排,铲除邪恶烂鬼,早日圆满,随师回家。

刘玉梅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我不断的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对照自己走过的路,认认真真去看清过程中的每一点滴,使我逐渐认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从镇压开始或劳教所期间,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对人的根本执著,在公安人员、劳教所里洗脑人员的蛊惑下,主动接受了邪悟,站到了法的对立面,我为我背离法的行为感到羞耻,对正法起到的干扰破坏作用向师父认错。在此严正声明,自己在从镇压开始,及在劳教所内、在涉及到的单位所说、所写的(包括别人代写的)一切背离师父、脱离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要回到正法中来,在证实法中去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真正不负师父的苦度。

叶桂兰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我由于对法理解不深,放不下常人的执著,没有从内心深处挖根,还觉得自己修得挺不错,真是无颜面对师父。2000年六月和姐姐带着一对小弟子(2岁双胞胎)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被公安拘留十天,因牵挂一对儿子、丈夫从海外赶回,放不下情,威逼利诱下违心的写了“保证”,回家后才认识到做错了,深深后悔:慈悲的师尊又给我改过的机会,后来几次被绑架关押,为了保护同修、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付出生命在所不惜,在绝水绝食的抗议下,邪恶求着我吃饭喝水,我毫不动心。四天后,邪恶失败告终乖乖送我回家,几次都这样:在我不停的讲真象、发正念,再严厉的警告后,公安局长向我赔礼道歉,再不敢来我家骚扰,只能远远的监视。2003年七月在拖延一年多的情况下,无可奈何放行、我终于堂堂正正到海外定居。在合法的环境里上明慧网、看到同修的声明也没在意,因一直认为以后几次做好了第一次不算了,且以后几次我不配合邪恶、却逼着我家人签“保证书”,难怪状态时好时坏、干扰很大。原来邪恶抓着我的执著不放,而我却不自知到现在才清醒、危险至极!现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家人的签字全部彻底作废。对师尊、对大法所犯的错、请师尊原谅!在最后的证法路上紧随师尊,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董红花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时间不长我身上的类风湿就好了,而且能做家务了。我十来年试过各种方法没治好的病一学大法就治好了,心里别提多高兴,并下决心勇猛精進。99年7.20邪恶对大法开始镇压,我在压力下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保证”。天安门事件后又在压力下写了所谓的对自焚事件的认识(按邪恶的要求写的)。由于当时未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总认为不是真心的不要紧。“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通过学习师父经文《大法坚不可摧》,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下定决心去掉人的怕心向单位领导写了声明,说我写的所谓“保证“作废。后来知道有同修在网上发表声明,意识到自己的声明还不够严肃,现在网上進一步声明,我以前所写的对大法不利的东西全部作废。并要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今后一定要按照师父正法的要求做,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

周敏娥 2004年9月14日


声明

2002年5月的一天,我在家附近发真象资料时,被本社区安保队非法抓捕。在派出所,恶警把我关了一天,并抄了我的家,但书和资料已被家人及时转移,没被他们抓住更多的把柄。户籍警刘某(2000年12月就是他将我从火车站抓回,北京没去成)逼问资料的来源,我虽然不愿写,但由于怕心,还是编了一些情节交给了他(绝对没写一句损害大法的话),但他们仍想将我送劳教所,后来是社区主任(我经常给她讲真象)以我家中有瘫痪的婆婆需要照顾为由将我保了出来。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回想起来,我当时写给派出所的那份东西不也是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没有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吗?不也是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了吗?是学法不深,怕字当头的表现。虽然事隔两年多了,我悟到应把这件事写出来,并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一步一个脚印的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向运香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是98年3月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无穷。99年7.20邪恶开始镇压,迫害大法,我与一同修在2000年12月25日上京证实大法,由于不理智在火车站就被便衣特务钻了空子,非法关押市第一看守所。到2001年1月22日(年三十)当地派出所,把我们接回单位时,让我们在一张表上签名是“三不”,当时我看表上没写“不让炼”或与“大法决裂”等字样,我们就签了。直到最近(8月23日)在明慧周刊看到一同修写的“修炼是严肃的也谈严正声明不是简单形式”一文引发我思考:过去一直认为自己在派出所、看守所任何场所,对任何人从没有说过“不炼”而心安理得。现在认识到在邪恶的“三不”签名没站在法理上、配合了邪恶,是向邪恶妥协,做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决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损失,给自己留下污点,我决心做好师尊对我们要求的三件事,归正自己维护大法的圣洁,彻底与旧势力决裂,走正正法進程的每一步。特此声明2001年1月22日在“三不”签名作废。

宋玉梅 2004年8月24日


声明

99年7.20后,我被非法的抓進了拘留所,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并在此后的几年时间里荒于修炼,产生过疑惑、等待和观望,在怕心和求安逸心的带动下想放弃修炼、过平淡的常人生活,甚至做了许多愧为大法弟子的事情,深感愧对恩师。然而师父佛恩浩荡,不愿丢下一个弟子,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坚定了正念,也深深的认识到自己还没有放下对人的根本的执著。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所谓“不修炼”的“保证书”以及对某些人说过“不炼了”的话,以及家人和亲朋好友为了“保护”我而说的“不炼了”的话全部作废。重新走入修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作的三件事。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德纯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2000年3月,我第一次去北京国家信访办证实大法。我将要说的话填写在他们发的表格上,他们就把我抓起来送回家乡,关進看守所十几天,在释放的那一天做了笔录,公安人员问我:“以后不再出去,不再练了,是不是?”在邪恶的逼迫下,我违心地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这时我的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自己当时认为是受了委屈,后来才认识到,是我明白的一面知道是自己的点头及“嗯”的一声,是造成自己修炼路上的一个黑点,是对大法、对师父的不坚信,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也是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造成的。我要全盘否定它,决不配合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慎重声明:“我当时所说的话、点的头和签的字全部作废!”我要弥补自己的过失,按师尊所教导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抓紧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覃作珍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2000年5月派出所恶警非法把我关進看守所,在关押的8个月中,我被摧残得两腿肌肉萎缩,两脚神经损伤,站立不稳;视力一片模糊。在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才允许家人把我接了回来。紧接着家人要我在一份所谓的“对法轮功的认识”上签字,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备受折磨后神智恍惚,有漏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时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签的那份所谓的“认识”作废。同时加倍付出,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在正法路上坚定不移地走师父安排的道路。

苏梅 2004年10月2日


声明

我于1999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1999年7月集体修炼的环境被破坏了。由于当时学法时间短,学法不深、不精進,对大法的严肃性认识不足,所以未顶住邪恶的压迫,做了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在原公司领导的压力下,我在公司所办杂志上登了一篇诋毁大法的文章(同事同情我难于下笔代替我写的),当时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份安慰:反正不是我写的,我还是照常学法炼功。通过一段时间的认真学法,阅读《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自己醒悟到,文章虽然不是自己写的,但只要落了自己的名字,就是默认,责任就在自己,不可推卸。修炼是严肃的,修炼的路是很窄的。我要冲洗掉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和遗憾。现借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过去自己在邪恶压迫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精進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走好以后的路,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不辜负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

李颖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8年了。得法前我患有严重的椎间盘突出,脊柱侧弯近一厘米,腰腿痛,走路累,不能下蹲及盘腿。通过学法炼功,时间不长我身上的病就好了,心里别提多高兴,并下决心勇猛精進。99年7.20邪恶对大法开始镇压,我在压力下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保证”。由于当时未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总认为不是真心的不要紧。“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通过学习师父经文《大法坚不可摧》,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通过网上发表声明,我以前所写的对大法不利的东西全部作废。并要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今后一定要按照师父正法的要求做,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

苑玉文 2004年9月12日


声明

在以前的修炼中,由于不能从法上认识法,完全是为了个人的圆满而学法修炼,放不下人的情,在2002年6月在被邪恶迫害时没能坚定下来(本来师父帮我摆脱了邪恶的抓捕,但在丈夫的严厉逼迫下,我向邪恶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和干了大法弟子决不能干的事),我非常忏悔,觉得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苦度。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丈夫的强迫下去派出所神智不清时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后我要坚定修炼,在正法的洪势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尽快在“放下人心救度世人”中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对得起师父和大法,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李松子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在邪恶铺天盖地造谣之时,自己由于怕心,一度出现迷茫,用人心过关,(在被旧势力打、压、逼、抄、骗等迫害下,没能时刻用大法对照)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所不应该做的。回首,使我痛悔,我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行为全部彻底清洗干净,统统作废。通过学法,使我每遇到问题,首先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时时用法衡量,看清了自身的执著,去掉它。常发正念,清除邪恶,无论是自身或向外,在实修中修正自己,无私无我,使自己更清醒、理智。不断在精進中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在今后的修炼中走好每一步。

李克 2004年9月17日


声明

99年7月大法遭到打压后,当地派出所到我村要求逐个的写“保证书”。我违心的写了并按上了手印,这以后我逐渐中断了学法炼功,掉了下来。2002年7月,我得了脑梗塞。当时我还怨大法对我不公,后来我仔细的一想,是我罪有应得。2004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坚定的回到大法中来了,学到了老师新的讲法,看到了同修们谈了很多自己的心得体会,使我明白了,那个时候与旧势力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等于与旧势力签了约,如果不否定它,旧势力就有了迫害、干扰你的借口,现在我每天多次发正念,解体、灭绝它。在此声明,向邪恶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的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李树良 2004年10月2日


声明

我因学法不够,执著心较多,怕心重,因而在2001年5月以前的历次被迫害中,没有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配合了邪恶,写过“不上访、不在户外炼功、不搞非法活动”等“保证”,甚至在外来信息的干扰下,一度怀疑师父,说过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之后通过深入学法,知道自己错了,悔恨不已,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因此,我曾经口头向邪恶声明所写的“保证书”作废。我现在再次书面严正声明:以前向邪恶写的“保证书”等一切有损于大法的文字和言行作废。我现在被迫流离失所,但一定遵照师父的教诲,认真学法修心,同化宇宙特性,在任何情况下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及其黑手和乱法烂鬼的干扰破坏,切实做好三件事,一定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在师尊指引的神路上紧跟师尊的步伐,坚定的走到底!

欧阳明昭 2004年10月


声明

因为在7.20那时,江××利用电视污蔑师父和大法、还有大法弟子,我婆家人看了,就不让我炼功学法,他们就跟我找事大发脾气,那时候,我没有向内找,就跟他们吵起来了。后来闹到法院,审判管就让我写“保证书”,我说我不会写,他们就让我丈夫帮我写了。回来我婆婆让我向她说:“保证不炼了”,我就说了,我心里想,只是骗她们,我该学还学、该炼还炼。结果被旧势力给钻了空子,它们这些邪恶势力利用我丈夫看着我,不让我学,不让我炼,经过和同修切磋,才悟到:这就是变异了的观念,还带有人的怕心和一切常人的私心等等。通过学师父讲法和同修的切磋,这才明白,自己走了这么多弯路。特此声明:我所想、所说、所写的“不炼功、不学法保证”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决与旧势力决裂。坚决跟师尊走,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尊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圆满回家。

台伟芳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7.20以后,由于我对大法不够坚定,不能够从理性上认识大法,虽然知道大法好,坚持学法、炼功,但是在怕心的作用下,却不敢证实、维护大法,跟不上正法的進程,心中十分痛苦。后来在洗脑班中,头脑不能够清醒、理智的抵制,只是在无可奈何中逆来顺受,再加上看到许多人都洗脑了,就顺水推舟的跟着邪悟了。两年多以后,多方面的机缘使我再一次走入大法修炼。感谢师父再一次慈悲救度,我深感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声明:自己在洗脑班上和邪悟期间所说所写一切背叛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我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和造成的损失。

王红征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我96年5月开始修炼,炼功后受益匪浅,全身的病不治而愈,身心有很大的变化。2000年四月初八,我仍在集体洪法炼功时,被邪恶抓進了派出所,拘留中我们公社的邪恶欺骗我说关你7天你有意见没有,如果没得就在这张纸上签个字,当时我没看就在上面签了字,关了7天后才放出来。今年9月中旬,邪恶又到我家中叫我写“保证书”等。我坚决不写,邪恶就自己写了一张叫我签,我不签,相互僵持不下,我丈夫才去签了,但那并不是我本人的意思,我坚决不承认。我这辈子跟师父跟定了,但这件事还是因我而起,对大法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现在特此声明,我前次签的字和这次我丈夫签的字宣布全部作废。不管在何时何地我都坚决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努力学法炼功,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

陈碧仙 2004年9月28日


声明

我是1999年有缘得法的,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心灵,净化了身体,使我身心受益,但我没能以师父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辜负了师父对我的苦度,我十分悔恨自己。由于学法不精進,在2月28日那天,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当地恶警抓到了看守所,同时把我的所有大法书和师父的几本经文给拿走,20多天后我没能用正念出来,最后家人用了托人的办法叫我写了“不学法,不发传单,不写讲真象的信”的“保证书”,当时我并不想这样写,却被常人的执著心所动,违心的写了。给大法造成严重的损失,我非常后悔,现在我声明:我从现在起,我决心重新做起,我在看守所写的“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作废。用正念找回我最珍贵的大法宝书,用师父的法理正念正行,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紧随师父正法,做好三件事,完成师父赋予我的历史使命。

范桂杰 2004年4月5日


声明

我在99年7 20以前学法炼功近两年,在这两年中,抱着一种有求的心修炼,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总是用大法为自己找借口,用大法掩盖自己的执著,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以至放弃修炼。99年7. 20以后,听信别人,为求个人安逸,把大法书籍交给亲人,后来被销毁。给亲人和自己造下了深重的罪业,并在邪恶的“保证书”上签下了“不修炼”的字。在以后的几年中,跟常人一样在社会上为人处世,不断的摔跟头。在一些同修的帮助下,再通过对真象的了解,我终于清醒过来。面对师父的洪大慈悲,我知道自己所犯罪过无法弥补,只有深深的歉意和痛悔。我现在严正声明,过去我签下的“不修炼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并从头开始,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正法路,不断精進,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丁怡军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99年7.20大法遭江泽民打压不久,一天单位领导找我,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了掩盖的话,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这显然是对大法的不坚定。同时我在与家人出现矛盾时,时不时的就说“不修了”,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我在给谁修,不是在给自己修吗?这都是自己法学得不好造成的。在法正人间即将到来的最后最后时刻,师父一再给弟子机会。今天,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把自己干的坏事抖搂出来了,倒净、洗净、纯净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做好三件事,精進不停。对以上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行为,全部作废。重新修炼,弥补过失。

王贺丽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1997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是大法净化了我,使我身心健康。2000年3月份,我为了向政府表白我们学法轮大法“真善忍”是做好,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進京上访。走到半路,我被公安扣留,紧接着就没有我的太平日子了,我被罚款三千多元,三番两次被强迫到县办的所谓洗脑班,强迫叫说“不学、不炼”,甚至骂大法、骂师父,被迫写下一次“保证书”,就这样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严重的损失,这边都是自己学法不扎实、执著心太多造成的,叫邪恶黑手钻了空子。现在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我要勇猛精進,坚决不受邪恶摆布,做好正法时期三件大事,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高凤芹 2004年9月29日


声明

我在没修大法前浑身多病,最严重的是脑萎缩、脑血栓、心脏病、神经衰弱等。有时折磨得死去活来,根本无法治愈。自97年6月我喜得大法,修炼大法后,我的心灵得到净化,身体得康复。以前的疾病不翼而飞,是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可是自99年7.20邪恶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怕心重,在邪恶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辜负了师父的苦度。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回想起来万分的懊悔和痛心。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不炼”的文字、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勇猛精進,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学好法,讲真象,发正念,救度众生。

阴秀媛 2004年9月9日


声明

我是1995年10月得法的弟子,几年来随师修炼,即使在邪恶最猖獗时也丝毫没有改变我的信念。2002年5月13日师父传法十周年之际,遭恶警绑架强制办班。在叛徒面前未曾动摇。随后被送劳教一年半,遭到恶警残酷地折磨和体罚,也没动了我的心。在劳教所,它们又派出一批一批叛徒“帮教”,進行威逼利诱,长时间不叫休息。关键时刻心性没守住,在“帮教”人员写的“四书”上签了字,违背了师父的教诲,在修炼的路上走了弯路,掉了队。为了挽回损失,我严正声明:在非法劳教期间,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对邪恶强加的迫害不予承认。我要加倍弥补这一年多没学法造成的损失,重新开始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坚定修炼,走正修炼的路。

陈绍宗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是98年1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因近期忙于突击工作,较长时间学法少,从而给邪恶留下了几个大空子。在此情况下一次集体行事中,几个大法弟子还有常人被邪恶一起劫持到劳教所后转到当地派出所询问情况,在当时正念不足、怕心重的情况下我所表现出的很多方面都不是大法弟子的所为,没能始终直面正视邪恶讲清真象,反而说自己是常人,并签了字按了手印。随后的这几天里我非常的懊悔,觉得很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10月6日我在派出所的所有不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言行和当时签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尽全力做好三件事,时刻保持正念正行走正剩余的正法之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丁连昊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1999年2月有幸得大法,得法前身体患有许多疾病,是现在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也治愈不了的,我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工作。得法后几天,我的病情神奇般的消失了,不到一个月,我的身体完全康复。我无法感激师父的无量佛恩。可自从99年7.20以后,以江氏邪恶集团为首,在中国残酷镇压法轮功,迫害许多大法弟子,由于我学法不深,放不下人心,做出了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写了“保证”。现在我要严正声明,过去在压力下,执著心带动下,所有写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紧跟正法形势,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谭家美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在看守所给派出所写的“检查”和回家后给我单位写的“保证书”,我郑重声明作废。那不是我真心话,是在怕心作用下写的。怕硬顶会判刑、开除工职、失去退休金,生活无出路。怕女儿受牵连,在怕心和一再要求写的情况下,违心做出错误之事。我知道没按师父的教导做,犯了严重错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也辜负了师父对我多年的救度。我对不起师父的培训教导,也辜负了师父在看守所给我的帮助。我真心想随师回家,我知道自己以前学法、炼功、讲真象等不够精進,做得不够好,一定改正以前的不足,今后努力学好法,加紧炼功,做好救度众生之事,完成自己的使命,紧跟大法進程。

刘荣珍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我在大法修炼的路上,因学法不深,修炼欠扎实,还有很多执著心放不下,当遇到魔难时,关过不去时,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利用邪恶迫害时,有了常人的怕心。写了对大法的“认识”、“保证”、“悔过书”“放弃大法修炼”等,这都是常人心在做。而真正修炼的大法弟子是不会这样做的。当我清醒时,才悟到恩师还等我们,还在管我呢,我决心回到大法中去,坚决按师父安排的修炼大道走,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救渡众生的重任。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认识、保证、悔过书”一律声明作废。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刘福英 2004年9月12日


声明

2000年11月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在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在关押期间被罚站12小时,写了“二不保证书”(“不上访、不串联”),又被送到乡政府,强迫我写“保证书”,我写了“保证书”。2001年6月我和同修又到北京证实法,在信访办关了一夜被罚款100元,送回当地,为了维护自己,在邪恶的高压下写了“认识材料”(内容是否定自己走出来证实法的正确性,等于是承认了邪恶的镇压是对的),出卖了同修,在邪恶的压力下说了“不炼功”的话。2002年1月发放真象资料,被非法抄家后送到派出所,又转到县公安局,铐在栏杆上二天二夜,叫我按手印,承认错误。我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彭光琼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要坚决否定旧势力,走师父安排的路。所以我严正声明,过去写的所谓“保证书”等一律作废。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忠霞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99年7.20邪恶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江氏追随者对大法弟子迫害花招耍尽,一天小骚扰,两天大骚扰,闹得鸡犬不宁。就我先后关了六次,可我从没写过什么“三书”,也没写过“不炼功保证”,我觉得自己路走得蛮正,自认为关过得蛮好。随着正法進程深入,渐渐悟到自己在那种邪恶氛围下,曾两次写过“不上访、不串联、不张贴传单”的文字,这也是向邪恶的妥协,作为真修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配合邪恶的要求,悟到后我提笔疾书,严正声明我那时写的有损于大法的文字一律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紧随师尊,稳步、坚定的做好三件事,真正把自己容入法中,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蒋德英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我于1996年春季得法,在几年的修炼当中,多年的疾病不见了,身体达到了无病状态,道德得到了升华。然而由于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2004年9月13日,由于市各办事处助纣为虐,找在公安局、派出所所谓“挂号”的大法弟子写“洗脑书”,我为了不配合邪恶,提前得到消息后离家出走。他们就找到我儿子威逼、恐吓,让我儿子替写。由于儿子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就在高压下违心的替我写了什么所谓的“保证书”,当天下午我听到后非常痛心。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儿子在威逼、高压下替我写的一切和替我所签过的什么字全部作废!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实修,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

牟春明 2004年9月16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修炼不精進,太多的执著心没有放下,在邪恶的迫害中,没能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坚定的维护法,而是采取了人的变异的办法,向邪恶做出了妥协,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也给自己的修炼抹上了污点。但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下,师父在法中的点醒,渐渐的使我越来越清醒。为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中,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的家属在迫害中的一切签字,“保证”等全部作废。今后要紧随师父,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更加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以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自己的污点,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志山 2004年10月7日


声明

自从99年7.20后,邪恶开始镇压大法,我由于学法不深,存有怕心,在邪恶高压下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决裂书”,心中真不是滋味。在大法蒙受不白之冤的几年里,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再沉默了,所以特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压力下所写所说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王洪恩 2004年10月1日


声明

我是残疾人,因小儿麻痹后遗症动了手术,手术没成功,腿还是瘸,脚开始烂了,后来刀口也烂了。医院让我截腿,我哭着回家,宁死也不截,有人告诉我炼法轮功,我就开始炼了,没多长时间我的脚和腿上的刀口全都好了。当时我是精進的,7.20以后,心里是忘不了法,还自称法轮功学员,可不重视学法炼功。2002年2月,被强制参加了洗脑班。又因家人不理解,我不负责任的在他们拿的纸上签了名。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情。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觉醒了,我要和各种人的观念决裂。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紧随师父,投入于救度世人的壮举中。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芦英花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是98年十月得法,通过学法炼功深知大法好。7.20以后的一天,街道办事处来人到村委会,叫我们炼过功的人在他们的邪恶“保证书”上签字,我违心的签了字、按了手印儿。从那以后与同修失去了联系,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和大法资料。过了一年,身体的病痛和精神压力都来了,我还以为是师父安排的路,再难我也走下去。现在好了,在同修的帮助下又能看到师父的经文和交流材料了。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在旧势力的“保证书”上的签名、手印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同修一起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证实法、救度世人。

支艳凤 2004年10月2日


声明

去年我在发真象资料时被非法绑架抓去劳教,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修炼,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人心的执著,在高压下我被迫违心的写了“五书”,给大法带来负面的影响、抹了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深感对不起最尊敬最伟大的师尊、对不起大法,从而感到深深的痛悔,感到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耻辱,也深刻的认识到所做的这种行为是纵容邪恶,向邪恶妥协的一种行为,是绝对错误的。我现在严正声明,在拘留所、在劳教所、和2000年在派出所,在高压迫害下,我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并坚修大法到底。

吕琪珍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我99年得大法,身心得到了健康。在99年7月20日,在邪恶势力的逼迫下,不能正视法轮大法,被邪恶洗脑,并表示不修炼法轮大法,这主要是自己学法不深,对大法不坚定,有怕心和邪恶站在了一边,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作为我们每一个生命都是大法造成就的,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的今天人类存在。而我得了大法又不知道珍惜,实在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表态“不修炼”,就是站在邪恶一边,就是按照旧势力安排的路走。我从现在严正声明:在99年7月20日期间曾经对旧势力的承诺全部否定,坚定不移走师父安排正法路,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兰英 2004年8月9日


声明

自7.20進入正法修炼,由于自己学法不扎实,理解不透法理,没有认识好正法修炼伟大内涵,在正法时期跌了跟头,给大法造成了损失。2000年6月10日進京证实大法被抓回当地,长期关押四个多月之久,曾向邪恶签过字,家属也曾签过字甚至写了书面“保证书”。2001年9月24日为了救度世人做了一些洪法的事,但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抓后判劳教三年。我要严正声明:在正法期间所有不符合大法所说的、所写的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父,走好神的路,做好三件事。

郭秀琴 2004年4月23日


声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在我没学法之前身体很不好,性格也不好,从学了法轮大法后,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人家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从99年7.20以后,邪恶疯狂镇压和迫害我们法轮功,不让学炼,特别邪恶,整天找我办班签字、不让炼。当时我想应付一下它们,省的老找我办班,影响我学法,就写了“不炼了”(心里根本没想不学)。今天随着学法和正法進程的推進,自己悟到那样写也是不对的,虽然应付,也是我自己签的。今天我特此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不炼了”彻底作废。谁也干扰不了我坚修大法紧随师,我要努力做好,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廉洁 2004年9月29日


声明

我修炼大法已经7年了,我在2000年的时候,在劳教所期间,在高压、欺骗的情况下,走向邪悟,,给邪恶之徒写了“三书”。就这样我被提前释放了。我在走弯路,邪悟期间,街道办事处的人去我家,让我妈妈写“三书”。我妈不写,我就帮我妈妈写了“决裂书”。这一段我心里一直感到不是滋味,我对不起伟大慈悲的师父。我今天严正声明:我帮我妈给街道办事处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感谢师父给我洗刷我帮我妈所造成的一切污点。我会加倍弥补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马淑军 2004年9月22日


声明

我由于一开始学法不深,对大法理解的不透,所以,在大法遭受迫害时,自己在磨难中对大法坚定的信念不足,向邪恶写了“保证”,还交了几本大法书。今天通过深入学法,坚定了正念,明白了自己的言行给大法带来了重大的损失,也使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所以今天在此声明,过去所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所剩不多的修炼路上,加倍努力,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全面否定邪恶的旧势力及其黑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弟子。

赵德兰 2004年8月12日


声明

因为那时得法时间不长、学法不深,才写了“保证书”,不写所长逼着写,在我悟性太低且正念不足的情况下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时是认为骗他们的,回来还学法炼功,以后又找我填什么表我没看,是他们自己填的,后来队干部看着又不让出远门,有事还得请假,我对他们说:我18岁入党,当了10多年农村干部,现在又没犯法,为啥受管制。他们却说:现形势所迫你不能说别的,我说:“法轮大法好!教人向善的,做好人不好吗?有这么多人学,你们能这样对待这些大好人進行迫害吗?”我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玉花 2004年5月3日


声明

我在2001年一次被抓到派出所审问,我什么也没说,当时出现了身体不适被送到了医院。在医院里,也不知道派出所的恶警写的什么内容,让我按手印,并且签了名,现在我后悔当时也没看内容,还有当时派出所片警领着委员会,他们写的内容让我爱人签字,我爱人也没看就签了字。这不也是配合邪恶了吗?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而且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和负面影响,可是却很长时间了也没悟到,一直也没写声明,现在我严正声明,无论什么内容,所签所按的手印全部作废。我决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过错。

徐桂香 2004年10月7日


声明

我因学法不好、悟性差,还存在严重的怕心、执著心、为私的心里。我于2000年,在派出所警察的威胁、逼迫下写了“不炼法轮功了”。站在人的一面,这也是做对不起大法的事,违背大法、师父的事,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所以,我要严正声明以前所写“不炼法轮功”等言行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瑞金 2004年9月


声明

由于自己没有认真的学好法,造成常人的执著心不能放下,在魔难来时不能正念正行,至使自己向邪恶妥协甚至邪悟,做了大法弟子不能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现在回想起来痛心疾首。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与救度中,以及同修的帮助,使我迷途中觉醒,重新回到大法的修炼中来。特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在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及有损于大法的文字材料全部作废。自己决心加倍努力,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弥补自己曾经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一颗真正的大法粒子。

金贵银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我1997年得法。得法前我体弱多病,自从得法后,通过几个月的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健康了,我从心里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决定一修到底。可是99年7.20以后,我在压力面前害怕了、不炼了,还到派出所上交了大法书和炼功带,并在家烧了几本大法书和洪法用的横幅。过后我非常后悔,悟到那些书都是宝书,是用多少钱都不能衡量的。现在我严正声明,所有以前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请师父放心,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明东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我们是98年得法的,学法、炼功,身体得到了很大的改变,神奇的功法吸引了我们。好景不长,7.20的到来,大法遭受无辜的迫害,给不少人带来了不幸。政府派人到我家做反面工作,不让学了,不让炼了,逼写“保证书”,我们顺从了。从那以后,我们学法就不精進了,没有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通过学法,提高了认识,又继续修炼,走正法之路。但对写声明没有重视,也没有认识到他的严肃性,不知悔改。现在严正声明,所写“保证”全部作废。挽回损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勇猛精進。

刘树荣、许凤会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在99年冬修炼大法,得法后自己感到受益很大。于2001年受到邪恶严重镇压,2001年2月一天的晚上,我去人民广场炼功证实大法是正法,不知道一会儿就被邪恶包围住了,之后被绑架到公安局,然后送到派出所被非法关押20多天,放回家后,不久又被强行到洗脑班迫害,之后邪恶又迫我写所谓“三书”,那时我认识法理不深,受到邪恶支配,对大法损失很大。后来通过学大法,认识了法理,现严正声明做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一定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梁运芳 2004年9月


声明

99年邪恶开始镇压,我们出来证实大法,在讲清真象中被邪恶迫害,在邪恶的多次迫害下我们说了一些违背大法、违背师父的话,这些话是在邪恶的强迫下所说、所写。我们请师父原谅。我们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违背大法违背师父的话全部作废。我们要精進实修,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朱凤菊、唐国银、付元美、杨福忠、余兰、宋莲芬、杨友毕、付元会、李太银、黄田星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好,2001年在洗脑班,警察说:圆满了,不用再练了,就相信了,就放弃了学法炼功。回来后,通过同修的帮助,认识到法没学好,又看到了师父讲旧势力的干扰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我们要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干扰安排,我以前写过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今后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放弃大法。

张艳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99年8至9月乡政府“610”办公室强把修炼法轮功的党员叫到乡政府去办洗脑班,在洗脑班上叫我们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不写的就不准回家。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大法理解不透,心想写就写吧,只要把今天哄过去回家我照样炼,同时粮食收割也要紧,所以就写了,虽然在“保证书”中根本没有提法轮功,但还是配合了邪恶,不自觉的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事,败坏了法轮大法的名誉,给大法抹了黑,为此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的签名全部作废。我要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明科 2004年9月27日


声明

我是得法7年的弟子,由于一开始学法不深,对大法理解的不透,所以,在大法遭受迫害时,自己在磨难中对大法坚定的信念不足,因此向邪恶写了“保证”。今天通过深入学法,坚定了正念,明白了自己的言行给大法带来了重大的损失,也使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所以今天在此声明,过去所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所剩不多的修炼路上,加倍努力,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弟子。

李鸿喜 2004年8月12日


声明

我今年57岁,1997年得法。学法后十五年的骨质增生一扫而光,以前,五分钟都站不了,更不用说干活了,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由于没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今年的春天被邪恶的610绑架到市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没把握好,做了不该做的事,背叛了师门,出卖了同修,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师父慈悲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要严正声明:在邪恶的洗脑班高压迫害下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象,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吕桂芬2004年10月8日


声明

我1998年6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身上多种顽疾消失,思想得到净化。1999年7月20日以后,曾两次准备進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但都在火车站被警察抓捕。当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写了“保证书”,说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话,给大法带来了损失。过后由于自己思想偏离法,对自己这一问题认识不足,所以一直没正式声明。现在我对这一问题有了新的认识。特作如下声明:凡是以前写过、说过、做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以后一定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

侯淑田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7.20以后我被派出所找去,由于怕心的带动写了“保证书”。我最近认识到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师父领着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走的是最神圣的路,我要严正声明我写的“保证书”及不符合法的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让旧势力和一切邪恶全部解体。今后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走好我们的正法之路,勇猛精進。

李月光 2004年10月7日


声明

我70岁,1996年3月15日有幸得法,得法后受益非浅,全身疾病都好了,一身轻,身、心有很大的变化。但由于学法不精進,对亲情的执著,在邪恶逼迫下,说过“不炼了”。通过学法,我知道自己做错了,虽然我是为了表面应付邪恶说“不炼大法了”,毕竟助长了邪恶,给大法造成了一定不好的影响。特此声明:我以前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决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以后,我要加倍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

张素芝 2004年9月27日


声明

我在证实法中心性不纯,执著于常人做事心,有漏被抓送洗脑班。由于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心性不纯不坚定,在邪悟者的说教下,写了“决裂书”,严重的违背大法弟子的行为,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给大法抹了黑,造成了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给证实法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为挽回损失特严正声明:对自己所写、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一切全部作废。并在今后路上加倍弥补,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决不再做出违背大法的事。

高先 2004年10月10 日


声明

我98年下半年修炼法轮大法。因自己学法不深,对法的认识不足,人心严重,特别怕心十分严重,在邪恶旧势力的高压迫害下,神志不清,被邪恶胁迫恐吓到洗脑班,写了、讲了、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和事。后通过静心学法,认识了自己的严重错误行为,后悔莫及。幸遇师父洪大慈悲,再三给予机会,现特此声明,在洗脑班所有写过、讲过、做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决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梁运坤 2004年9月22日


声明

我99年得法,学法时间不长,派出所就开始抓法轮功学员,我也是其中的一名。到了派出所,被他们关了一夜,也不许我们睡觉,就这样坐在板凳上过了一夜,到了第二天,就强迫我们写了“不炼功”的“保证”,那时因我学法不深,常人心重,所以就顺从了他们的安排,我现在知道了那都是旧势力的安排,我要全盘否定他们的安排,以前我所写和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都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一定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德芹 2004年9月14日


声明

由于我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邪恶非法劳教,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致使自己在被邪恶迫害时做了违心的事情。自己对自己在当初没有做好的地方始终不能原谅。在此我郑重声明:所有在压力下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将在余下的时间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师父吩咐的三件事,勇猛精進,弥补损失。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最大限度的完成自己的使命。

李桂芳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使我身心受益,焕然一新。但在突如其来的恐怖镇压时刻,我做了许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不情愿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上交了大法书籍、录像带、照片,也焚毁了部分大法书籍、录像带、录音带、照片资料等。这是对大法的犯罪,对不起师父的苦度,悔恨、内疚时时凝聚在心。在此郑重声明,我非真意所做的那一切统统作废。向师父请罪。在以后的修炼路上,尽力做好修炼人应该做的三件事,走正自己的路。

沈长荣 2004年10月


声明

我们夫妻二人在2001年5月30日被邪恶抓走,并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的洗脑班被强行洗脑,被迫写了“三书”,背离了师父“真善忍”的教诲,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严正声明:99年7月20日以后,凡我夫妻二人所说、所讲、所写,对大法不恭、对师父不敬、对修炼不利的一切文字言论统统作废。今后我们要牢记师父的教诲,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走正大法弟子应该走完的最后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仕和、赵玉琴 2004年7月30日


声明

我在1998年得法。我未得法之时三天两头吃药、打针,还跟婆婆打架,得法不久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在99年7.20邪恶疯狂镇压并迫害法轮功时,我为了维护大法和同修一起到省里证实法被邪恶抓住,在逼迫之下,签了“不炼了”三个字。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认识到这是不对的,我现在严正特此声明所签的字作废。并与旧势力彻底决裂,坚决跟着师父走,在救度世人中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

赵永霞 2004年9月29日


声明

我是一名在1999年7月20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由于自己学法少,悟性低,在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在“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几年来,由于自己不够精進,没有认识到它的严重性,犯下这个严重的错误。现在通过学法与同修指正,我悟到当时的行为是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绝不能承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的签字声明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

张同兰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够,常人思想较重,主要是怕心的影响,在2001年5月前的几次被迫害中,没有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配合了邪恶,向邪恶写下“保证书”,这是极其错误的。我曾经口头向邪恶声明过所写的“保证书”作废。我现在再次书面声明,我以前所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我现在被迫流离失所,无论环境怎样艰险,邪恶怎样猖獗,我一定会跟随师尊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吧。

陈美云 2004年10月


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够,悟性不高,没有严格按照师父的“真、善、忍”大法去做,以致心性出现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残酷的精神与身体迫害中违心的向邪恶妥协,说了错话,做了错事。然而慈悲的师父并没有因为我犯下的如此大错而丢下我,一再点醒我。我在此郑重声明:在残酷迫害中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往后,一定严格按师父的法去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庞永胜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我是1998年10月得法。1999年7.20后,在单位组织学习班上,有怕心,违心写下“保证书”。2004年3月因散发真象资料被抓,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放不下执著心,想出去,又违心写下所谓“保证”。自己认为只是跟他们做文字游戏,没有实质东西,其实是在法上不坚定,向邪恶妥协,给自己找借口。我非常后悔自己的行为,特严正声明自己所写的“保证书”、“保证”作废。我一定要加倍挽回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方正平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于1996年得法,由于悟性差,学法炼功一直不精進。在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学法更加懒惰。2002年在找工作过程中,由于学法不深,没有用神的一面对待大法,对应聘单位应付性的写下了“不修炼大法的保证”,我在此严正声明,我所写过、说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证”、言行全部作废。我将严肃对待正法修炼,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奋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秦元华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精、不深,还有常人的执著未去,因此在残酷的精神迫害下,我们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给师父抹了黑,也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耻辱。为了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洗刷自己的耻辱,为此特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我们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回到大法中来,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华、李月华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在97年6月有缘得法,在修炼中我过去的一切坏的东西都去掉了,改变很大,受益很深。99年7月20日以来,邪恶之首江××开始对大法進行疯狂镇压。2001年7月邪恶的干警对我進行了非法的抄家和绑架,非法关押我40多天。在邪恶干警逼迫下,我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保证”彻底作废。在今后修炼的道路上,我要做好师父教给的三件事,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王长根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因学法不精進,执著心太重,在邪恶的迫害下三次被抓,邪恶还要迫害我劳教三年,家人非常紧张,违心的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家人和我说了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写了“保证书”,自己在法上不坚定,有怕心,我非常后悔自己及家人的言行。特严正声明:自己和家人写下的“保证书”以及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包括自己所签的名、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加倍挽回损失。

文妙英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大法,不让我们在一起炼功学法,在违心的情况下我交出一本《转法轮》,现在我才悟到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这是教人走向神的阶梯,是一部天书,怎么能被邪恶拿走呢?这就是对大法的不忠不敬,对不起师父对我们的苦度,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今后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完成老师交给我的三件事。清除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学好法,炼好功,争取早日圆满。

张秀 2004年2月15日


声明

1999年7月22日警察把我叫到派出所听候审讯。自上午9时等到下午3时才开始对我审讯。在审讯中问我还炼不炼。我出于压力,就说“不让炼,就不炼了”并让我签了名。我现在认识到这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我犯下了重大错误。特此严正声明,以上签字作废。继续修炼。另外,1999年7月23日警察又到我家让交书。我交出了几本书,这也是我犯的又一重大错误。今后要以实际行动来改正错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孟宪文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在99年7.20邪恶疯狂的打压和迫害法轮功、不让学炼时,我由于当时学法不深,被邪恶逼迫写了“不炼了”(我心里根本没想不炼)。今天随着学法炼功,使我悟到,写了“不炼”不管什么原因也不对,特此我严正声明,我写的“不炼了”完全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关玉英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我于是2004年7月被迫送到洗脑班,由于悟性低,配合了邪恶,写下了“不去北京的保证”。今年9月30日,邪恶再次到我家,叫我写个“保证”,最后,我还是配合了邪恶写了一个“体会”,现在才真正悟到,这是错误的,邪恶要我们所干的事,应该全盘否定,不配合他们任何指示和命令。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作的不符合大法弟子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决按照师父的正法要求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朱萍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于2001年9月被当地610绑架到洗脑班。由于当时自己学法不精進,被常人的执著所带动,向邪恶妥协写了“三书”,以此逃避邪恶的迫害。后来又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三个月,進行精神迫害。特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向610和派出所、单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文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刘浏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是2000年10月到北京去上访的,在车站被拦下,交社区派出所,在那里由于平时没有学好法,学法不深入,违心的写了:“不上访、不串联、不在外面炼功”。这不是我的真心话,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未修炼前是一个全身是病的人,是慈悲的师父给我不断的净化身体,更重要的是使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在证实法中和救度世人中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周树英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2001年11月,流离失所的我想帮助从劳教所回来的丈夫。由于不是纯净心态下在做,出现了常人心,对亲情的执著。被邪恶钻進了空子,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那里做出了违反大法弟子身份的错事,甚至还助纣为虐,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这里我严正声明:在那期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出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史艳霞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对于严正声明的问题始终没有重视,直到看到明慧周刊的有关文章,这才认识到它的严重性。现在我严正声明:在2002年4月,在劳教所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包括在单位亲属所说所写的)。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田英 2004年9月18日


声明

从1999年7.20事件之后,在当地派出所,被强迫写下了“不炼法轮功”,以后又陆陆续续写了“揭批书”、“悔过书”等等,做了邪恶的帮凶,却还不知道是错。在师父洪大慈悲下,使我终于醒悟过来,从现在开始对以前所写,所说对大法、对师父不正之言论,予以全部否定,彻底作废。同时清除对大法一切邪悟思想,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弥补以前所造成的严重损失。

袁锡衡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我是96年得法。99年7.20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当地邪恶把大法弟子都关在一起,让我们写“保证书”,不写就不让我们回家。当时我想写就写吧,反正我心里不相信邪恶的谎言。我就写了“保证书”,又签了名,这是我学法不深造成的。经过学法我又重新走上修炼的道路。我今天通过明慧网严正声明,我以前写的“保证书”和签名一切作废。坚信大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秋凤 2004年10月


声明

在迫害刚开始时,由于自己学法时间短,对大法认识不深,在邪恶的威逼下违心的写了“不炼法轮功”。现在我郑重声明:此写的作废。绝不承认,绝不能向旧势力妥协,绝不服从旧势力的安排,哪怕与旧势力签过约,我都不承认它。决心走尊师安排的路,正信,正念,正行,其它的都不承认。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加倍努力,精進实修,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与厚望。 

马生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2000年在家人(大法弟子)从看守所被放回,恶警让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保证家人放出后不進京,不给政府找麻烦,不再炼功”等。通过学法我认识到给邪恶保证什么就是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神怎么能向邪恶保证什么呢!我声明对以上所谓的“保证”声明全部作废。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今后,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信、正悟、正行。做好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

郭庆仪 2004年8月8日


声明

迫害刚开始时,由于自己学法时间短,对法认识肤浅,对邪恶说了“不让炼就不炼了”的话。现在我郑重声明:此话作废。绝不承认,绝不向旧势力妥协,绝不服从旧势力的安排,哪怕与旧势力签过约,我都不承认它。决心走师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其它的都不承认。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加倍努力,精進实修,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张玉玲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1999年7.20以后,自己因学法不够,正念不强,在7月底邪悟,被常人观念带动,向旧势力写了“几不保证书”。更严重的是把宇宙大法《转法轮》交出,被邪恶销毁,罪不可赦,承认了旧势力安排,滋养了邪恶势力。现严正声明所有以上“保证”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范梅丽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由于我人心太重、学法不深、悟性太差。在邪恶势力的打压下违心地写下了所谓的“三书”违背了大法,不符合宇宙法理的要求。经过同修帮助和学法,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决心改正错误,回到大法修炼路上来,跟随师尊坚修大法,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我要坚修到底,走好最后一步。最后要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一切违背法轮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占武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是96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学员,在2002年9月我被邪恶非法判劳教一年,在劳教所的强制洗脑和迫害中,由于常人的执著心过重,没有做到以法为师,违心的写了所谓“三书”和“揭批”,给大法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残酷迫害和洗脑中所做的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珍惜时间,弥补自己以前的一切过错,坚修大法紧随师。

张明德 2004年10月6日


声明

我99年春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4月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因自己学法不深,认识不足,怕心严重,写了、做了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后通过学法认识了错误的严重,后悔莫及。幸遇师父洪大慈悲,再三给予我机会,现特此声明在以前所做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决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梁坤炎 2004年9月21日


声明

我在修炼这条路上,曾做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干扰了师父正法,对师父正法犯下了罪过,起到了一定的破坏作用。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作一切不符合师父和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走师父安排的路,走好每一步。

戴芝娟 2004年8月12日


声明

2000年12月,由于发资料,而被判一年劳教。在邪恶面前,接受了邪悟。这是由于人心、情所带动而为之,被邪恶钻了空子。又做了许多违背大法的错事!给大法和其他大法弟子造成了损失。我在这里严正声明:在这期间、劳教期间,所有做出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陈福民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在2004年2月28日,被恶警关押在本县看守所,因怕心没去掉,在被迫害中没有承受住,向邪恶妥协了,邪恶叫我提供情报,当特务,要不答应就劳教,我出卖了同修。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感谢师父给我改正的机会,声明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违背良心的事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喜程 2004年4月13日


声明

由于我学法没入心,对大法法理认识不清,各种人心太重。99年7.20以后,在邪恶势力的残酷迫害中,我在思想业力与人的观念带动下,违心的做了一些违背大法的事。在此严正声明:以前不管在任何环境、任何场合,对任何人、任何部门所做、所写、所说、所想、说认识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忠林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我是97年有缘得法并身心受益,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在99年7.20以来,江氏集团对大法的迫害、诽谤下我们走出来证实大法。在正法的过程中,被邪恶非法关押、劳教及邪恶的洗脑班。因平时学法不深,被邪恶所带动,做了背离大法的事,现声明:以前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晓文 2004年2月21日


声明

在2003年,由于我得法时间短,对师父,对大法不够坚定,过情关时,在丈夫恐吓下写了“不炼法轮功”的“协议书”。通过同修的帮助,更主要是在反复通读《法轮功》使我坚定了信念。为此声明以前写的“协议书”作废。从此以后我要坚定实修,助师正法。努力做好师父叮嘱的三件事,加倍偿还以前的错误,完成历史的使命。

郭淑华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由于自己没按师父的要求正念正行,精進不停,除乱法鬼,救度众生,在邪恶的迫害下,正念不足,做出和说出了对大法不好的事和话,内心无比羞愧,现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好的事和话,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友维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儿子于2000年12月31日被派出所非法拘留、逮捕,事后被通知家属在“两证”上签字,在不知情情况下,我签了名。同年16日半夜“610”恶警窜入我的住宅非法抄家,他们没有抄到所要的东西,此时我没能用正念铲除邪恶的嚣张气焰,逼迫我在搜查证上签了名。现特此声明做出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文楚 2004年9月


声明

1999年镇压法轮功后,村委的人拿了一份“保证书“,让当时炼功的奶奶在上面签字,因为奶奶没上过学,所以我替奶奶在上面签了字,那时我并没学法,也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那是对师父和大法的不敬,现在我严正声明: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的全部作废。精進实修,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江娜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自99年7月20日以来,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和言语全部作废。敏感日的签字,按手印及所写一切书面材料统统作废。从思想深处清除一切影响,放下包袱,放下人心,彻底归正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实修大法到底!

刘美皊、王素侠、于成民、郑伟元、房兰君、房振涛、王玉华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2003年6月被抓时,在邪恶的诱骗下,承认了在流离失所期间从功友家住过,没有从根本上否定邪恶的安排。回想起来自己太差劲了,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严正声明,从1999年以来,所有被抓、被非法关押、被劳教时,所说、所填的单子、笔录、按的手印、签名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放下人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谢景珍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97年底开始修炼大法。2002年9月26日,我被洗脑班强制带走,直到11月28日又被送到劳教所判2年劳教,在邪恶的各种残酷迫害下,被迫写了对大法不敬的“文字”。现特此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有损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在以后的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按照师父的正法要求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刘开放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在大法受到严重破坏时,我由于对大法,对师父不太坚信,在家庭和社会的严厉迫害下,向单位写了对大法不利的、对师父不敬的话。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单位所写的、所说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要求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到坚修大法心不动,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张淑桂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悟性太差,一时相信了邪恶的造谣宣传,在派出所和单位领导和家人的多次劝说下,交了部分大法书并写了“三书”,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现在回想起来十分后悔。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放下一切执著,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马月荣 2004年8月20日


声明

我由于以前学法不深,对法理认识不清,在邪恶面前没能做到坚决的抵制,在1999年11月份在看守所及公司(工作单位)两处写了“二不保证书”,2000年11月份在看守所写下了“保证书”,现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辛敏英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时,出于怕心,配合了邪恶,邪恶让交书就交了,后来又邪悟“烧书”,邪恶绑架我时,“不去北京”的“保证书”虽然不是我写的,却按了手印,做了一些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贾学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2000年冬季我被恶警抓去后,在高压逼迫下向恶警写下了“决裂保证书”,录了相,被电视台播出;而后又在派出所按了手印,照了相。我悟到了这是和旧势力的签约,是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我要全盘否定和旧势力的一切签约,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跟师父圆满回家。

尹晓霞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我是95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但在99年7.20后,面对邪恶,我有执著和怕心,在派出所警察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说“不炼功了”,“不去北京”我照他们说的写了,我对不起师父,我严正声明:我所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刘奎芬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因修炼法轮功被以江××为首的一伙邪恶之徒,打着政府的招牌,对我進行迫害。被劳教所强制洗脑。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高压下、在管教的引诱误导、精神不清醒时,所说、所写、所干的一切全部作废。尽我的一切弥补、挽回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和负面影响。坚修大法。

王春霞 2004年9月15日


声明

我是95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但在99年7.20后,面对邪恶,我有执著和怕心,在派出所警察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说“不炼功了”,“不去北京”我照他们说的写了,我对不起师父,我严正声明:我所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王作恭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2003年4月在洗脑班,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我违心的踩了师父的姓名,后来我每次想起,心里都很内疚,觉得对不起师父,只一个劲儿的请师父原谅。今天,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的生命是师父赐予的,感激都来不及,邪恶迫害下我所做的错事,对不起师父!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按师父的教诲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欧玉荣 2004年10月1日


声明

我是95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但在99年7.20后,面对邪恶,我有执著和怕心,在派出所警察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说“不炼功了”,“不去北京”我照他们说的写了,我对不起师父,我严正声明:我所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王英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以前全身到处是病,学法后都好了。在99年江鬼镇压大法后,我于2003年9月7日讲真象时被邪恶非法绑架,后被非法判劳教1年,当时,由于自己没有文化和一些怕心,在邪恶的强迫下写了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话。经过学法后,现声明所有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正法弟子的三件事!

符中碧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由于人的执著太重,几年来没有真正重视学法,真正在法上提高,在邪恶的迫害中,在劳教所违心的写了“悔过书”,给法造成了损失。在此,我严正声明,自己所说、所写的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做一名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

王建明 2004年10月7日


声明

我是1998年10月得法修炼的,修炼后身心受益很大,同时也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在2002年,由于我各种执著心的带动,配合邪恶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和师父给予我的一切,想起此事非常懊悔,为了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这里特此声明,在派出所所说及所写的一切作废。

高玉荣 2004年3月22日


声明

我98年有幸得法。99年7月20以后,由于江氏集团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和打压。自己学法不深入,认识模糊,在2001年在看守所内受到残酷迫害,在强化洗脑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在以后的几年中,我更加深入的学好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李家彬 2004年9月17日


声明

迫害开始后,为不牵连单位领导及亲属,我被迫写出“保证”。现特此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家瑞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自从99年7.20时广播、电视台开始栽赃陷害法轮大法与师父,在邪恶逼迫下我写了“保证书”。都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深没认识到严重的后果。我以后决定跟上正法進程,以前写的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加倍弥补,要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一定要抓紧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吴凤华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于2000年4月25日参加集体炼功学法,被乡派出所强行绑架到乡政府。并强迫我在写有“不炼功”的纸上按手印。由于我当时学法差,怕心重,在邪恶的淫威下按了手印。这是对大法也是对自己不负责的行为。在此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强迫下,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曾元琼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对法理认识不清,对邪恶没有做到坚决抵制,2000年12月份在县看守所写了“保证书”,还有家人替写了“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李春影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我于2000年9月参加集体炼功学法,被县公安局政保科叫去到乡政府。并强迫我在写有“不炼功”的纸上按手印。由于我当时学法差,怕心重,在邪恶的淫威下按了手印。这是对大法也是对自己不负责的行为。在此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强迫下,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仕仙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在1999年迫害开始时,单位让写“保证书”、交书等,我为了应付邪恶,按着它们的要求做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做法是不对的,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以我严正声明:不管我在哪儿说的、写的“不炼”及对大法不好的话一律作废。我今后要精進,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钟日铃 2004年7月28日


声明

我2000年7月因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局劫持回来后,强行洗脑,因为自己学法不深,被邪恶带动,家人给写了“保证书”。现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重新走上修炼道路,跟上正法,助师世间行,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王金玲 2004年2月26日


声明

在99年迫害开始时,单位叫交书、写“保证”,到教育局听不让炼的报告,我心想应付一下邪恶,就按着它们的要求做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做法是不对的,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所以,我严正声明,过去所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要精進,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延祥 2004年7月28日


声明

99年7.20后很多学员都写了“保证书”,虽然没找到我让我写,但我想让我写我就抄一份。12月,我進京上访不在家,街道派出所三番两次上家干扰,家人在害怕的情况下代我填了一张表“不炼功”签了我的名。现在我和家人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言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秀华、梁鹏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于1996年开始学大法,1999年后当大法横遭迫害时,迫于压力,为了过关我曾在不利于大法的言辞上签了字,这是一种对大法严重背叛的行为。现在通过学法认识了这一点,特此提出严正声明: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旧势力所签的誓约全部作废。要坚修大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学君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大约在2001年春天,我被单位强行送往劳教所去参加洗脑培训班,在此期间,我听信了已经洗脑的人的邪说、邪悟。因此写了“决裂的保证书”。哭着读了我写的“批判材料”。回家后,我醒悟了,特此声明以上做法全部作废。决心紧随恩师在修炼这条路上走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汤雨田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在99年7月20日之后,街道干警写好了“三书”,我一时糊涂签了字。由于不断学法,我认识到,哪怕“三书”不是我写的,签了字就留有我的信息在,也就承认了旧势力,所以我特此声明以前签的字作废。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钟华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我在高压下,违心地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被迫高压下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通过学《转法轮》,我找到了自己问题的根源,向内找,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因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下强迫我做的一切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直至圆满。

仇尔纯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2001年8月,我在厂子里被当地公安人员叫到派出所,然后强行把我送到了当地洗脑班。在那里他们天天逼着我们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写材料,强制洗脑,高压下我走上了邪悟。在此我郑重声明,在洗脑班里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我要重新回到修炼的道路上,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萧钰愍 2004年8月10日


声明

在邪恶镇压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严重的怕心。在1999年10月派出所找我时,我说了“不炼了”。在2000年6月去北京被当地公安非法抓回,送劳教所。放出时家人给写了“不去北京的保证”。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同时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桂芝 2004年5月3日


声明

在邪恶迫害中,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重,没能正念正行的抑制邪恶。违心的干了正法弟子不该干的事,在正法中起了一定的负面作用。我郑重声明,在强压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一定紧跟师父,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丽梅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2001年,因修炼法轮功,村干部找派出所来找我,让我写“保证”,在他们伪善的情况下,我没过好关,顺从的写“保证书”。在这以前没有重视一直没写声明,我看了明慧网同修写的交流材料,我悟到了,特写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

崔二合 2004年4月19日


声明

我是99年7月有缘得大法,修炼后使我身心受益很大。可是修炼不久就被邪恶迫害大法。至使这几年中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严格修炼心性,悟性差,学法少,所以违背师父,违背大法写了“保证书”,现我严正声明所写的全部作废。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伯汉 2004年9月24日


声明

由于自己的人心重,正念不足,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所谓“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是师尊的慈悲,同修的帮助,使我认识到了它的严重性,因此发表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要更加努力讲清真象,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永忠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是法轮大法给予我新生。可是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如今万分后悔,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在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素英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2001年我给县公安局打电话讲真象,要求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时,被非法抓捕。由于有人心的执著,回家心切,就在警察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字。我现在认识到那是修炼的污点,所以提出我在警察写好的“保证书”上签的字在此声明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救度世人。

吕晶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是98年得法的,那时浑身都是病,学法后就再也没吃过药,神奇的功效深深的吸引了我。可是残酷的镇压开始了,大法遭受无辜的迫害,也波及了我。我上集回来发现乡政府派人来我家,邻居给我写了“不炼的保证”。现在我严正声明,别人替写的全部作废。挽回损失,紧跟正法進程,勇猛精進!

李学梅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由于我过去没有学好法,对法认识的差,对大法不严肃,把大法的书、讲法带和师父的像都交了。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之恩。通过学法有所提高,认识到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要彻底决裂旧势力,全盘否定旧势力。我今后一定要认真学好法,坚决跟定师父一走到底,决不停步。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秀英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我1996年得法,99年邪恶迫害大法时,配合邪恶写了“保证书”,做了一些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情,对不起师父,在这几年中一直不精進,从人中走不出来。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前所做的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全部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来弥补以前走过的弯路。

包志俊 2004年9月10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检查”。为了刷洗自己人生的耻辱,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特此声明:凡是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我将更加努力,精進,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坚修大法到底!

崔素霞 2004年9月14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做了违背大法的事,给大法抹了黑,我很痛心,同时家人也替我写了一些什么“保证书”等文字材料,现在通过学法,我认识到都是错的。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全部作废。我决心在正法的路上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以此来弥补我的过错,坚信大法,一修到底。

张亚杰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于1997年10月得法。在1999年江××流氓集团的迫害和高压下,向本村写了“保证书”。通过学法,我终于认识到,尽管是违心写的,但也给大法带来污点,对不起师父,今特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努力学法,紧跟师父,做好“三件事”,放下人心,救度世人。

陈明庆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99年7月20以后,在当地邪恶对我的逼迫下,我违心的写下了做一名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后来在不断的学法深入,我才明白,不能在纯净的修炼路上留下任何污点。在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全部作废。以后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多救度众生,一修到底,直至圆满。

史玉普 2004年9月18日


声明

我在2003年在劳教所的迫害中,写了“三书”,并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通过重新学法,认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现在声明以前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并要按照正法要求,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淑英 2004年10月6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扎实,心性不到位,遇事不能在法上悟,有怕心,被恶人恐吓逼迫,恶人讲:“你们俩不去洗脑班,就抓你们俩去劳教。”当时怕心很重就去了洗脑班,在洗脑班写的“决裂书”现在严正声明作废。今后做好师父安排,要求做好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苦度。

黄有芳、立桂荣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是2002年4月25日被非法抓進劳教所的,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三书”。现在我严正声明,此书作废。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与旧势力一刀两断,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精進实修,直至圆满。

纪忠琴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我们在1999年7月20日后,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执著,做、说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和话。现在,我们发出严正声明: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和事全部作废。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正念正行的做好师父交办的“三件事”。

曲延梅、高维朝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人的执著心太重,2001年在劳教所的高压下写下“决裂书”,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天我严正声明:我写的“决裂书”和我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崔岗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在邪恶的逼迫下,违心的写了一份不尊敬师父的“保证书”,用常人心玩了一些文字游戏,总以为蒙混过关就行了。现在深刻认识到对不起师父,给大法抹了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李云霞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我今天严正声明:不管以前在什么情况下和什么条件下,我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从前的言行是不配做一个大法弟子,是师父慈悲,不曾放弃我。现在我要从新做起,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助师护法。

赵学磊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99年我去了北京,回家后,我儿子在被逼下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这是我修得有漏,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默许了邪恶的迫害。现严明的儿子写的所谓“保证书”作废。并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今后我要多学法,按照正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

文菊清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是1998年1月份得法,炼功不久,原来有多种疾病全都好啦。1999年720以后,单位领导多次找到家里,不让炼功。由于当时对法认识不深,被迫讲了“不炼”的话,和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特严正声明: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曹梅珍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过去在高压下自己对大法讲过的错话,写过的错误“认识”以及“不修炼法轮大法”的话予以全盘否定。我要极尽全力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抓紧弥补自己的过失。坚信坚修大法金刚不动,正念正行、勇猛精進,努力跟上正法形势。

王太昌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2001年在邪恶的迫害下,我违背了自己的心愿写了“悔过书”,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在郑重声明,一切作废。今后一定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清除邪恶,在学法炼功的同时讲清真象,救渡众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邹美英 2004年9月29日


声明

我有幸在96年得法,由于在法上认识不足和常人情的带动,在99年7.20后邪恶的高压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及违心的向邪恶做的所有“保证”,包括家人向邪恶做的“口头保证”全部作废。在此严正声明!今后要加倍补偿损失,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井英才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2001年在江氏集团的迫害下,给我们办洗脑班,逼迫我们写所谓的“保证书”。特此严正声明:我们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事一律作废。在以后正法路上走好每一步,弥补损失,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

肖宽容、夏辉兰、杨世奎、董爱莲、荣梅珍、丁冬梅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自99年7.20后,由于学法不深,主动把自己的大法书交出,并在压力下强迫表了态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近来、通过不断认真学法,本人认识到,只有坚定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走伟大师父安排的大修炼道路,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的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凤仙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我两次走向邪悟,是因为自己学法不够,主意识不强,悟性低,有很多的执著心造成的,被旧势力利用,走向了反面,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师父。出来后,通过学法,和看到新经文后,使我认识到了我的错误的严重性,我从内心感到忏悔。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翠香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2000年派出所到我家,让我在“保证不上天安门去”一栏上打了勾,虽然没有放弃修炼大法,通过学法,认识到也是向邪恶妥协了,给大法抹了黑。现严正声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印双 2004年10月3日


声明

我由于以前学法不深,对法理认识不清,对邪恶没能做到坚决抵制。2000年1月份和2000年12月份由家人写了“保证书”,现声明作废。今后要按照师父讲的三件事做到底,紧跟正法進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苗桂芹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在2001年7月1日那天我们两人在一起学法,炼功,被坏人举报,在派出所恶警的逼迫下,写了“保证书”。直到2004年5月份,在同修的帮助下,终于回到大法、正法洪流之中来。特此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书”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

钟玉华、代贵芳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由于我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遭到了江氏邪恶集团的迫害。现在我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做一名合格的弟子。

杨安荣 2004年9月22日


声明

我2002年9月份,单位保卫处的人来我家让我写“保证”,我当时由于有执著心,它们拿出印好的“保证书”,我就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后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在“保证书”上的签字声明作废。 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智敏 2004年4月20日


声明

1999年7月20日镇压法轮功后,几名恶警到家来问我还炼不炼功,当时我为骗走他们签上“不炼功”和自己的名。我今天才知道这是对师父的不敬,在此我声明以前被迫写的“保证书”作废。做一名真修弟子,按师父指的路走,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傅喜菊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在2003年8月被市、区派出所及社区街道的邪恶把我团团围住,强行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精神上遭受三个月的摧残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跟上大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王秀清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曾经放弃修炼,现在通过学法和同修的帮助,从内心认识到自己曾走过的一段弯路和邪悟。现在我要重新回到修炼中,并声明过去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法为师,坚信大法,加倍弥补,在修炼的路上精進不止。

刘鹏飞 2004年10月6日


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在7.20后有过不利于大法洪传的言行,深感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教诲,有损大法弟子的形象,故此庄严声明: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沿着师尊指导的修炼道路走到底,努力做好正法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文普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在2002年3月邪恶大搜查时,自己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在搜查证上签了字,过了几天家人在社区所要的材料上替我签了字,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及亲人为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念一律作废。走好今后的每一步,彻底否定旧势力。

赵淑宇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在2001年办的强化洗脑班的迫害中,违心的由别人代替写了所谓的“不修炼保证”,这是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行为,对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现严正声明所谓“保证”全部作废。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

邹招莲 2004年9月28日


声明

有一天,我家来了四个警察,就说有人举报我那天出去了,以此为借口進行非法抄家,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最好把我非法绑架,威逼我签“不炼功的保证”,我坚决不签,警察就找到我老伴到所里,结果老伴给签了,特此声明:签字作废。

季春秋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由于对法认识得不足,在理智不清的情况下写了“不修炼的保证”,说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话。我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的進程。

赵秀玲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由于自己法学的不扎实,对修炼的认识模糊不清,作出修炼人绝对不能做的事情,给自己的修炼造成损失,在此严正声明强化洗脑班及残酷迫害下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隋广玲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本人于2001年在邪恶的迫害下,未守住心性,在“保证书”上签了字,至今深感痛悔,现严正声明,此前所说所做一切有违大法弟子心性、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今后,一定铭记教训,加倍弥补,正念正行,勇猛精進!

杨秀英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于1999年和2002年先后两次在“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过字,顺应了邪恶的安排,有了污点。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写过的“不修炼”的话以及在所谓“保证书”上签过的字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川柱 2004年9月


声明

我因2000年6月15日去北京上访,6月18在北京被非法绑架在看守所,一个星期后回当地,被逼洗脑,非法关押两次,共六个月。家人被敲诈2000元。在邪恶高压迫害下,写出的“保证”,现在这里声明作废。紧跟正法進程,弥补损失。

秦亚丽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99年在单位写了“不炼了”的话,还给其他功友写了一张。看了明慧周刊有关文章后,我知道修炼的严肃,我在此声明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跟师父回家,坚定到底,做好三件事。

何本华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在这里严正声明:在2001年到2002年在旧势力邪恶高压下及残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写得的所谓“悔过书”全部作废。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阙茶生 2004年9月29日


声明

我在洗脑班所做,所写的不利于大法和师父的一切作废!坚定的维护大法!精進实修,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起,用强大的正念,清除黑手和烂鬼以及对正法起负作用的坏神!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决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李秀梅 2004年9月16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下,违心的说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现在我要严正声明:自己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决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

隋素琴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们二人声称在邪恶的迫害中所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在任何条件和环境下都不能做愧对师父和大法的事情,当好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圆满的完成大法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紧随师父坚修到底。

杨琳的、王运交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于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北京被非法绑架,在旧势力的高压迫害下,写下了“保证书”。后通过学法,认识了修炼大法的严肃性,现声明“保证书”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大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

李铜生 2004年9月6日


声明

邪恶在拘留所、洗脑班和劳教所对我们進行了精神和肉体方面的严重迫害,我宣布在此期间所写的、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弥补所犯的罪过,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助师世间行,普度众生。

邓春红 2004年9月8日


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由于学法不深,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邪恶让交书,我把书和老师法像交了,配合了邪恶,说过坏话,以前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祥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大法被迫害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迫害时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坚定实修,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排除一切干扰,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利香 2004年9月15日


声明

2002年在正法路上,由于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执著心的带动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声明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亚芬 2004年3月22日


声明

在99-7-20大法遭受到迫害,我当时认识不清,写了“保证不再修炼法轮功”。今日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从即日起我还要坚决修炼法轮功,要认真学好大法、讲好真象,一修到底。

郭富春 2004年8月28日


声明

99年7.20以后,我迫于压力,在单位领导要求的个个党员过关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不炼”的“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写、所说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正法弟子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杨胜宜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由于我的粗心大意,以及各种执著,于2002年被当地派出所找去,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弟子”称号的事,为此,我真是痛悔莫及。特声明“保证书”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潘红利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为了工作,在邪恶的要求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我的认识”,做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说,这是个耻辱,是个最大的污点,我在此严正声明作废。从今后努力学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潘振祥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旧势力黑手对我進行了迫害,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现在认识到错了,我过去所写的“三书”,说的对不起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米梦梅 2004年10月11 日


声明

我声明在2001年9月份被非法拘留期间,在邪恶迫害下导致理智不清时的所有反对法轮大法的言行、“保证书、决裂书”等等全部作废。要重新回到大法的洪流之中,做一个坚修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旭红 2004年10月2日


声明

我在1999年7月20日進京上访,被单位关在会议室3天,被迫写了“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全部作废。我今后要紧跟师父,坚修到底,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美贞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我在2003年8月15日做了不符合大法弟子的事,违背自己的心愿,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现在声明作废。今后我要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象,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

周清梅 2004年8月25日


声明

在大法遭受迫害期间,我所签过的(或别人代签的)所谓“保证书”,现特此严正声明一切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走正自己的路,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放下人心,救度众生,与同修一道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孙宝菊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2001年11月我被国保大队强迫送到洗脑班,由于我学法不深,法理不明,向邪恶妥协,写了“四书”。现在我郑重声明:我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蒋凤英 2004年5月3日


声明

我于99年7月20日至2002年10月这几年中,在高压和威逼下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顺应了邪恶势力的安排。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和损失!

高泮军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2002年被单位强行送進洗脑班。由于自己有怕心和邪悟,写了违背良知、违背修炼人标准的“保证书”等,现声明全部作废!今后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朗喜贵 2004年9月8日


声明

自1999年7.20无理打压法轮功以后,我被当地强化洗脑,后被绑架到劳教所强化洗脑。现在严正声明,在严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洪显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作了对不起师父的事,说了对不起师父的话。现严正声明所说不符合大法的话、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刘克勤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我声明在2003年7月15日,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违心的说“不炼法轮功”这句话作废。今后在修炼中正念正行,认真做好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樊淑香 2004年9月22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强迫高压下,家人给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都不承认,特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决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

王喜英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自99年7.20以来,在高压下,丈夫为了我写、说了一些不是我意愿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在此郑重声明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玉琴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在派出所,村委会的残酷威逼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要认真学法修心,讲真象,发正念。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会英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我现在悟到:向邪恶的一点退让,都是自己修炼路上的一个绊脚石。所以,我现在郑重声明:以前签过的对大法不利的字、“保证”现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紧跟师父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云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我在非法劳教期间。由于没能以法为师,没能正悟,起执著心造成邪悟。现在我声明,在非法劳教期间所说的、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严格以法为师,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怀萍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在高压迫害下,一时糊涂,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深感痛悔。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苏金铖 2004年9月26日


声明

我98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很大。99年7.20以后受邪恶的迫害和欺骗,并被迫写了“解脱书”。现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写的“保证书”作废。重新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真修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明俊 2004年10月15日


声明

在邪恶势力高压下,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事{包括别人代写}在此我声明作废。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

赵玉英 2004年10月10 日


声明

以前在邪恶的逼迫下,我说了也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现在我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都作废。我要永跟着师父一条大道往上修,坚决不让旧势力钻空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雪艳 2004年9月9日


声明

我在高压变相迫害下所写的对师父不敬的话和所谓的“三书”声明作废。保证今后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紧跟正法進程。

满淑兰 2004年10月9日


声明

2002年学校逼迫我不准修炼法轮大法,我当时因心性没达到,怕下岗,写了“保证书”,向邪恶妥协了,我现在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以前的“保证”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做好。

邱明静 2004年10月3日


声明

我在派出所被迫写过“保证书”,在洗脑班写过“三书”,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现在严正声明作废。我坚决不承认旧宇宙、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今后继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简永群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在看守所、洗脑班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常峰杰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强迫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保证”等全部作废。全盘否定与旧势力的契约,从现在起我要按大法的要求加倍去做,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陈文芳 2004年9月8日


声明

在邪恶高压迫害下,于2000年农历2月在看守所写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在此我严正声明“保证书”全部作废。从新修炼,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陈显明 2004年10月3日


声明

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的儿子替我写了“保证”,他不知道大法的内涵,人心太重,违背了大法,他是常人,我想也不行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特此声明儿子替我写的“保证”作废。

杨文淑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非法迫害和强制洗脑下,做了对大法不好的事,写了所谓“三书”和“揭批”,深感愧疚,特此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将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精進不息。

代清芳 2004年10月3日


声明

在99年7月22日江氏邪恶集团打压法轮功时,因受邪恶谎言欺骗,替家里炼法轮功人签写过“不炼或说大法不好”的话。现在明白了真象,严正声明,所说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树林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威逼、迫害之下,我说了、写了许多对大法不利、不符合大法的话。现声明这些话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雪琴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我们在高压下所有不敬师、不敬法的“三书”和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在以后的正法修炼大道上勇猛精進,认真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唐德明、黄永忠 2004年10月


声明

以前由于学法不深,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声明,所说、所写、所做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张国珍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们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写及别人代签的字,和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丁加坤、沈秀荣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决裂书”、“决心书”、“悔过书”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杜桂霞 2004年6月20日


声明

自从江烂鬼1999年7.20迫害法轮大法以来,由于学法不深,在高压下神志不清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凤琴 2004年9月27日


声明

我现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家人给我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决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

黄德翠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在洗脑班因惧怕心,屈服于压力而说了、写了违心的话,这都不是我本意。现严正声明作废。同时彻底否定邪恶的安排,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加倍补偿,做好三件事。

弥朔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99年7.20邪恶铺天盖地打压下来的时候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压没有思想准备,不知如何应付,用常人的观念做了一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恩师的错事:当时我住处的管理单位、工作单位,还有派出所像过筛子一样的轮流找我谈话。我堂堂正正面对他们,并向他们洪法。后来他们又逼我交书。为了洪法当时家中存了不少书,叫孩子转移出去一部分,剩下的不交就会被抄家。后来我工作单位的领导又来找我,并拿了一张印好的表,里面规定几条:“不再游行示威、不静坐、不闹事、不炼功”。我又向他们洪法,并表示要永远炼下去。他们说:“我理解你,在家炼吧”。又说:“在表上签上字,还得把书交出来,不然看这形势不会算完”。据说当时我也是被捕名单中的一个,我并没有害怕并做好了安排。反过来又想,那表格中的几条大部分我们没有做,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上访。如果真的被抄家那损失会更大,不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用了常人观念的失与得做了决定,签了字,并交了几本书,更多的是交了一些洪法材料。令人痛心的是其中还有师父的法和论语以及法轮图等。我于2001年3月曾写过一次“严正声明”,当时写得简单,用的是曾用名。为了对大法负责、对自己负责,为了去掉这最后的执著,我必须再次郑重的严肃的声明:以前所签字的内容全部作废。并痛心的向伟大的师尊叩首、合十谢罪忏悔,用这最有限的时间加倍弥补,为此付出我的一切在所不惜。

李静宜 2004年9月10日


声明

在办班期间强迫每个学员写“保证”、“写悔过”,还要收取办班费2000元,不给开发票、收据。我郑重声明在办班期间强迫我写的“保证书”、“悔过书”全部作废。

张金凤 2004年9月25日


声明

在单位的压力下,写过“保证不炼法轮功”及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现在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坚决不承认旧宇宙势力的一切安排,我要继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郑润泰 2004年10月


声明

我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残酷迫害下及自己头脑不理智、不清醒的情况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愿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占良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在邪恶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朱群才 2004年9月5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我在洗脑班向邪恶妥协了,现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殿侠 2004年9月4日


声明

我以前学过法轮功,身体受到很大的好处,后来受到邪恶的迫害走过弯路如今后悔,今天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重新修炼法轮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付善锡 2004年10月


声明

在此声明在1999年7.20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教诲。

刘雪芹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班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坚修大法永不变心。

贾素藩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高压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祖艳华 2004年9月28日


声明

我过去所写的“保证”是在非法迫害和强制洗脑下的所为,是不能承认的,现特此声明一切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定走大法修炼之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胡燕平 2004年6月3日


声明

在99年7.20后,我上京证法回来,由于执著和魔鬼干扰迫害使我迷糊写的“保证”之类的东西,一律作废。我将精進不停、弥补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

钟圣洪 2004年10月4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洗脑班上被谎言欺骗写了“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在理智不清时所写的有违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紧跟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秀云 2004年5月3日


声明

我由于受邪恶势力的残酷迫害,于2001年8月前,违心地做出了与法轮大法不符的言行。现我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修到底。

李冠豪 2004年10月


声明

我于2001年被劳教所非法关押三年。在关押期间所写的“保证”、“悔过”、“揭批”都是在强压迫害下,被迫所写。特声明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建庄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99年7.20后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心不变,做好大法弟子应该作的三件事,弥补过错。

王凤兰 2004年5月3日


声明

7.20以后,在强行洗脑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杜东寅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在邪恶的威逼下,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以及别人替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志英 2004年10月


声明

我以前在邪恶迫害下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大法弟子当前应做的三件事,弥补以前的损失!

梁凤鸣 2004年10月1日


声明

我们在邪恶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写做出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曹淑研、刘丁宁、刘丁赫 2004年8月3日


声明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以后,我所说、所做、所写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全部声明作废。今后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走好最后修炼的每一步。

郑慧香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高压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家人所代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书英 2004年10月3日


声明

自99年7.20至今,我几次被邪恶抓去,洗脑及迫害期间曾在逼迫下主意识不清时所写所为的一切有损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林幼俤 2004年8月8日


声明

我们在被邪恶迫害下所写、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心不动,坚修到底。

李桂兰、许培荣 2004年9月6日


声明

我以前在邪恶的洗脑班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到底。

祖欣恋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班及残酷迫害欺骗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祖香春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高压迫害下,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所带来的一切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张书红 2004年9月18日


声明

我在此严正声明,在劳教所里残酷的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为符合大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素清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今年五月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在高压强迫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行为都是错的。现特此声明作废。一定紧跟师父坚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桂华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素怀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在99年7.20邪恶迫害之下,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现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全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立民 2004年9月28日


声明

在邪恶高压迫害谎言欺骗下,所说和家人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

刘桂荣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99年7.20以后,在邪恶迫害威逼下,我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文字,现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跟上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少娟 2004年9月28日


声明

我在强化洗脑班残酷迫害及欺骗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素萍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因得法时间短,对法理认识不清,对师父的正信不足,写了“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作废。并做好三件事,不断精進,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

陈瑞菊


声明

我2000年上天安门证实法,因有漏被抓進看守所三个多月后,家里人代我写下“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桂荣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侯桂芝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在2004年5月份被610恶人抓住,在承受不住的情况下说“不炼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特此声明: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玉伶 2004年6月24日


声明

我们以前所做出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

王雪、陈忠、邢荣阁、陈北宁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是一名学生,严正声明被迫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尽一切力量来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倩 2004年9月26日


声明

我儿子边立志替我写了“不修法轮大法”的“保证”,这一点我是不能承认的,在修炼上谁也代替不了我,我将一修到底。

刘兰凤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们在邪恶迫害下,所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宝侠、李淑兰、张玉香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以前我在邪恶的高压下,被迫写下的或说过对大法不坚定的话,现在我严正声明都不算数。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父。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殷玉兰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在99年7.20以后,我被迫违心的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所有言行一律作废。决心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浩 2004年9月28日


声明

由于有怕心所说的错话、做的错事全部作废。今后紧跟正法,按师父说的做好三件正法的大事,做一个合格的修炼弟子。

薛孝忠 2004年9月10日


声明

我在以前所说所写都不是真心话,现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努力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军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吴秀荣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以前在高压逼迫下,在自己甚至神智不清时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定实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孟爱珍 2004年10月2日


声明

我声明在1999年7.20间向邪恶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誉姜民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2000年7月在邪恶强迫下,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现全部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戴小玲 2004年9月20日


声明

我们在邪恶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和“保证”全部作废。以后严格按照师父和法的要求去做。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佘小明、冯志存 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在遭受迫害和压力下,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弟子行为和所写、所说的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喜成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1999年、2001年两次在邪恶的迫使下所写的“保证书”,严正声明作废。决心加倍弥补,跟随师父坚修到底。

何春湘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我在洗脑班被迫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吴春玲 2004年10月2日


声明

我以前向邪恶势力写过的“不炼法轮功了”的“保证”,特此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到底,紧跟师父正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孔宪华 2004年4月17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在迫害中强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玉枝 2004年9月17日


声明

我在此我声明自99年7.20以来自己用李连军或李连生的名字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连军(李连生)2004年10月17日


声明

在劳教期间,在压力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切声明全部作废。今后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飞 2004年9月18日


声明

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孙淑英 2004年


声明

我在99年7.20以后向邪恶所写的“保证”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藏淑云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从即日起,我声明在强化洗脑迫害下所写的“保证书”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和小全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由于在7.20以后在邪恶的威逼下,写了对大法不利的文字,现严正声明作废。今后紧跟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胜朋 2004年9月26日


声明

在2002年7、8月期间,在610洗脑班的威逼下,写下的所有对大法不利和对师父不敬的言词,声明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穆新朵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不良影响,紧随师父的正法進程。

高红彬 2004年10月6日


声明

我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树文、刘文季 2004年2月26日


声明

以前所说所写对大法不利的话一律作废。从今后要听师父的话,学好法、发正念、讲真象,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桂枝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和所说的一切对大法不好的话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耿会茹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曹花 2004年10月3日


声明

在江流氓集团的统治下,在高压迫害中,我所有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所做、所为、所说的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素珍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在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厉保森 2004年10月6日


声明

在江流氓集团的统治下,在高压迫害中,我所有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所做、所为、所说的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萍 2004年10月8日


声明

几年前我说过“不炼了”等不符合大法的话,现在声明一律作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救度更多众生。

陈福华 2004年9月19日


声明

我在被迫害时所讲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左金泉 2004年9月30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诱逼下,子女代签的所谓“洗脑书”全部作废。继续紧跟师父,放下人心,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韩秀荣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在高压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长荣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现声明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代丽红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自己曾在压力下写过“三书”,现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孝廉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我在以前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词和片言之语的东西一律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凤国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朱邦利 2004年9月17日


声明

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书珍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我以前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忠莹 2004年9月23日


声明

在以前向邪恶写的“保证”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李培梅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是在98年得法,99年7.20间向邪恶所说所写的一切彻底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爱梅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在以前向邪恶写的“保证”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董月孝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在证法路上所做所写不符合法的一切言行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勇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以前向邪恶写的“保证”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宋瑞凤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在邪恶所办的洗脑班期间,被迫写下的一切违背法轮大法的文字语言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何金臣 2004年10月2日


声明

我在迫害和压力下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和对师父不敬的话在此声明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瑞蓉 2004年10月14日


声明

我在高压迫害下,所写、所说、所想全部作废。一概不承认,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菱华 2004年10月16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有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父。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传 2004年10月5日


声明

在99年写过的“保证书”严正声明作废。自己一定坚修法轮大法,一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段会敏 2004年10月11日


声明

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一律作废。洗心革面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耀武 2004年9月27日


声明

2001年9月9日在县610办公室办的洗脑班中,在逼迫下写的“四书”声明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宁克俭 2004年5月3日


声明

我在2000年被关押后,在高压手段下,所谓“保证书”上的签名一律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邹冰清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高压迫害中我所写的、签名的违背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韩忠福 2004年10月13日


声明

我写了不该写的东西一切作废。重新好好修炼,一心向着大法,坚定实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邓玲琍 2004年10月7日


声明

在高压下所说所写有损大法的所有言行声明作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杜绍银 2004年9月25日


声明

我自修炼以来曾走过一条弯路,写过“三书”,从今日起声明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宁桂芬 2004年5月24日


声明

在高压下所说所写有损大法的所有言行声明作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美香 2004年10月8 日


声明

我们严正声明洗脑作废。紧跟师父,一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周俊梅、王桂娥、王书华 2004年10月18日


声明

在压力下所说所写有损大法的所有言行声明作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淑爱 2004年9月25 日


声明

我在强迫拘留和强迫在洗脑班打压下写的“四书”现声明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付秀珍 2004年5月16日


声明

在压力下所说所写有损大法的所有言行声明作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慧丽 2004年9月25 日


声明

我以前写过的“三书”宣布作废。我要做法轮大法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仁桂 2004年9月10日


声明

在高压下所说所写有损大法的所有言行声明作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国伟 2004年9月25 日


声明

我以前不论在高压下说过或做过对大法不利的事和话一律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余鸾 2004年9月26日


声明

我以前写的“三书”宣布作废。我要做老师的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郑延玲 2004年9月10日


声明

我以前做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错事,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巨会 2004年9月17日


声明

在任何压力下所写的对大法不敬的话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淑梅 2004年10月10日


声明

在2001年家人替我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立荣 2004年8月6日


声明

我家人所签的对大法不利的话一律声明作废。

王玉桂 2004年10月12日


声明

1999年,我家人替我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方英 2004年8月6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