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同修们好!

我是内蒙古兴安盟大法弟子。1998年3月走入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巨大,在1999年7月20日前就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一得法就知道了这是佛法修炼,返本归真才是我们做人的目地。那时就能体悟到大法的神奇、庄严、神圣。我经常心里对师父说:“这么好的大法我要一修到底。”无论常人的事多忙,我从未耽误过学法炼功,我感觉心性提高的快,身体发生的变化就快。我年轻时就体弱多病,在单位里是出了名的病号,逢年过节就重,真有活够了的想法。我到处求医治疗,那只是解决暂时的痛苦,由于修炼身心发生了巨变,觉得自己活的充实了,真是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感受。为此亲朋好友得法的很多,正当我们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修炼中,邪恶的旧势力铺天盖地而来,真是“风云突变天欲坠,排山捣海翻恶浪。”(《洪吟(二)“心自明”)

* 走入低谷

破坏大法的元凶江泽民以小人之妒嫉之心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全面血腥镇压,邪恶的谣言铺天盖地。在那黑暗的日子里,无论我走到哪到处都听见邪恶的谎言,我心里难过极了。我不知道流了多少泪。邪恶的谎言家喻户晓,人人都在受毒害。当时我虽然明白大法蒙冤,师父蒙冤,由于法理理解的不深,没认识到正法弟子的使命和1999年前个人修炼的根本区别。正法弟子要维护大法,讲真象救度世人。

由于执著心很多,我就在家里学法炼功。后来到外地做生意,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生意上。生意不好,执著心很强,甚至做过一些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事,跟常人争斗等,给大法抹了黑。有时心里也非常着急,这样的状态对吗?这是修炼吗?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2000年夏,我住的附近有同修,她们在师父的点化之下,看出了我是大法弟子,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排除干扰》、《理性》等。由于一年多没有见到师父的经文,我心情特别激动的说:“师父没有落下我。”

反复的读, 我的泪水止不住,自己明白了,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赋有历史使命而来的,是来世间得法修炼,当有邪恶破坏大法时我们就要维护大法,助师正法,就要听师父的话。同修们都已走入正法洪流而我还在个人修炼中,到秋天我回到了老家走入正法洪流中。

* 思想升华 走入正法修炼

回到了老家,看到同修们的状态,很多走出来的同修被非法判了劳教,剩下的多数是不出来的,我们聚在一起切磋,按照明慧的建议去做。我的家乡是边远地区,经文资料非常少,有个别同修有但不敢拿出来传,我们能认识多少就做多少。我们利用一切有利条件讲真象。先和亲朋好友讲真象,到酒席上讲。通过切磋对师父的法理都有了新的认识和提高。同修们都投入到讲真象中,张贴、发传单等。由于没有学好师父的经文“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做真象时不理智,执著心又强,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那样最黑暗的日子里,一同修的丈夫受毒害太深,把我们举报到公安局。除了我以外,其他九名同修全部被捕。2000年10月10日一亲属给我送信,让我赶紧离开,到外地去。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在保护我,我心想决不让它们迫害。我没有错,牢狱之苦我决不去吃,我要洪扬大法,我要维护大法,有了这颗坚定的心就闯了出来。

一路顺利的来到了妹妹家。由于刚开始,同修们还做不好,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层层的旧势力邪恶因素向我压来。从市级到我们当地恶警们层层出面的追捕我。到了10月19日没有我的下落,它们气急败坏的把我丈夫抓了起来(不修炼)。此后家里的老人、弟妹们没得过安宁,他们承受不住了,给我捎信,打电话让我回去自首,不然我丈夫出不来。这时人心出来了,思想开始有波动,一大堆人心:长此下去怎么办,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孩子上学谁管,亲人们都受牵连,又失去了生意,什么心都出来了。状态越来越不好,学法心不静,还经常听到警车响,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我快掉到万丈深渊了。

就在这时一老年同修来到妹妹家,把我的情况说了一下。这位同修平时话很少,那天全是用师父的法理开导我,说:“这是你的名、利、情,生死关一起过,不要回去承受。能闯出来是师父在保护你,为什么他们都進去了唯有你出来了,说明你没有那个实质的难,是师父承受了,有惊无险。放下人心你丈夫很快就出来。”在切磋中认识到了这是怕心造成的,越怕魔就越演化假象,我要去掉这些心,就堂堂正正的修下去。当时心里就宽敞起来,就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夜间做个梦,我在很高的悬崖峭壁上走,上面开满了鲜花。醒后悟到,修炼虽是一条艰险的路,但是充满了无限的美好。第二天打开书第一眼看到“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理性》),这是师父的又一次点悟 。我决不配合邪恶,我是来救度众生的。我要跟亲人们讲真象,他们也在承受迫害,我首先要救度他们。由于我写信、打电话告诉他们,要理直气壮的做人,抵制他们的非法搜捕,家里的环境有所好转,丈夫一个月出来了。我体悟到只要我们心性到位,坚定大法,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 流离异乡 环境险恶

从此我走上了艰难的流离失所的路。当时是承认这就是自己的修炼道路,其实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在这五年中经历了风风雨雨,饱尝了各种各样的苦难。精神上、经济上、身体上的各种承受使自己渐渐的成熟起来,刚强起来。虽然艰难,一想到有师在有法在,想到狱中的同修,这些苦什么都不是。以前我没从事过体力劳动,这几年的摔打使我换了个人,没有不能干的活,没有吃不了的苦。这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我深深体悟到大法的神奇和威力。邪恶旧势力的目地就是要把我抓進去,听从它的安排,走它们的路,最终毁掉。可是我选择了师父给我安排的路,虽然当时不知道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是修炼路上就是师父一直带着走过来的。

邪恶对我的追捕从未放松过。曾四次跨省追捕我都没得逞。每次它们行动前都有师父安排保护我。师父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去掉最后的执著》)“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对常人而做的。”(《排除干扰》)

在妹妹那里租房住了下来。妹妹不精進,妹夫反对大法,房东男主人也反对大法,魔性很大。女主人原来也是同修,后来有怕心。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住下来,那个村环境恶劣,一片恐怖。同修见面不敢打招呼。在那种环境下怕心很多。这个村传递资料的同修被捕后,从此接不到师父的经文资料。我们一度陷入与大法隔绝与外隔绝。我非常着急,知道这是邪恶在封锁,要想办法打破封锁。

到了2001年4月,为了解决生活问题我和妹妹做豆沙包卖,要走七个村庄。刚卖几天就和同修接上头。同修找到我们说:希望要我们接送材料。我想我们无论做什么,在什么环境下,只要心在法上,就有我们应该做的,就是我要做的。我们打破封锁,我们要改变这里的环境,让同修们多学法尽快提高认识证实法,讲真象,兑现自己的誓约。

2001年师父发表了很多新经文,网上的材料也多了起来,只要材料到我们手里,从未耽误过。晚上9点回来也要送出去,同修们渐渐的走了出来。我们看到随处可见正法标语,唯有我们住的村子没有。这个村同修最多,村又大,我悟到我们就要带这个头做,要跟上师父正法進程,要震慑当地的邪恶,要把他们的疯狂压下去,即使邪恶巡逻蹲坑我们也不怕。一天夜里一点钟我们骑上自行车,到了村委会门前开始贴真象。没做过不干胶的一着急揭不开,这时又过一辆摩托车干扰,我们躲進胡同,然后回去研究怎么揭快。把每个角揭开又出去贴,我们站在自行车上,边贴边发正念,贴了半个街我们回去接着做豆沙包。

天亮后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世人看到了正法条幅,使他们知道了法轮功修炼者依然坚强不屈的向世人们展示着法轮大法的美好,有力的震慑了那里的邪恶。它们惶恐不安,把大法弟子家查搜了一遍,然后每天夜里增加人力蹲坑,只要发现一张传单和标语就把全村折腾的鸡犬不宁。它们吓破了胆,老百姓非常反感它们的做法。正如师父诗中说的:“烂鬼心胆寒,末日看绝望”(《网在收》)。

有一天男房东突然发现他妻子和我们一起学法,还有其他同修,就气急败坏的把我给举报到派出所。第二天晚11点左右,警察跳到我的院子里,闯進屋看我在床上躺着,说:走错门了,就出去了。我马上意识到是冲着我来的,我立刻坐起来立掌发正念。第二天才知道是派出所的看要有同修就抓人,此后每天晚上开始蹲坑监视我,街上有一张标语或者有传单,我妹夫就和我妹妹打架赶我们走,和房东里应外合的帮助邪恶迫害我们,这时同修们已形成了一个整体,就齐发正念除恶。他们把派出所搬来,借口要我办暂住证,拿出身份证来,我们用正念破除邪恶的又一次迫害,师父一次次的保护我使我化险为夷。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我曾想过这条路不管有多艰难,我就是要走到底,坚修大法的心我永远不能改变。

* 用自己的言行证实大法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需要更多的人了解真象。到了2002年一朋友找我给一家毛衣厂给职工做饭。毛衣厂五十多人,多数是外地的。开始我不想去,怕耽误学法炼功。后来站在法上对待此事,冷静的想一下,需要换一下环境,要更深入到实际环境中去修炼。任何环境都有我要做的,那里的世人需要我去救度,要用自己的言行证实大法效果更好。

我抱着一颗证实大法、讲真象的心到了毛衣厂。那里的环境特别不好,卫生条件太差,工人们道德低下。我看到这样的环境真不想干了,转念一想,不对,我是来证实法的,不能选择环境。师父的话就在我耳边响起,“大法弟子无所不能”,“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我下决心使这里的环境改变。首先严格要求自己,从自身做起,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范。三天后那里的环境得到改变,焕然一新。女老板高兴的逢人就说,这个做饭的人跟别人不一样,特能干,对工人好,我厂环境全改变了。

她怕我干不长,对我说:“我给你长工资,这样的好人要走了我们去哪能找啊!”证实法的机会来了,我就开始讲,我是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是好人。可千万别听电视的,你能遇上炼法轮功的给你们干活这是你的福份。然后讲了一些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然后她说你千万别跟工人说,对你没好处。我想我就是来证实法的,我为什么不说呢,我就是要听我师父的,怎么能听你的呢。

有一次工人没活,我在食堂看书,来了六个工人问我看的什么书,我就和她们讲起来了真象。并说你们要相信大法,将来会得福报。她们说就看你对我们好我们就相信。第二天女老板给我脸子看,偷着出去找人打算把我换下来,找了一圈没找到人。然后来找我谈话说:“你哪都好,就是炼法轮功,以后千万别和工人谈大法的事,别把书拿到厂子看,他们怕你往饭里下毒药。”当时我心里太难过了,她们受毒害太深了。我就直言的告诉她如果我不炼功,你这里的环境和工人的道德低下,我一天都干不了,如果人人相信大法,你这老板就好当了。我又讲了一些真象,她提的条件我没答应。我悟到是我的正念不强,是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在阻挡着她们了解真象。我发了几天正念除掉了她背后的邪恶因素,从此无论我怎么说她都不反对,有想炼的意思。后来又怕我离开他们厂子,一再对我说特别信任你。到年底对我说,自从我去她们厂特别受益,工人们有病的少了,生意兴旺了。我就告诉她你是受大法的益了,大法在保护你们,她也非常相信。我走后她曾多次托人要我回去。我悟到修正自己非常重要,自己的一言一行就是证实法,我们做正了真象就好讲。

* 再次改变环境

由于邪恶之徒对我仍不死心,上班后学法少了,不能按时发正念,又没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它们再次追捕我,我又换了环境。当听说邪恶之徒来到了天津市,当时我正念很强,心想它们就是在那里吧,这边别想过来。同修们也帮我发正念,后来和同修们切磋,同修们说,好几年了怎么还那么邪恶,好好找找自己吧。我就静下心来找自己,找到了一大堆的执著。我人心多正念不强,没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有时在心里承认。这时我突然悟到,它们对我的通缉令,早是一张废纸,我师父早就把它们否定了,想迫害我的烂鬼早下地狱了。我这颗心真的放下了,老家再也没动静了。

改变了环境后,学法炼功多了起来,正念强了,到整点就发正念。心性有了提高,对师父的法理认识的也越来越高,担任起了更重要的大法工作。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师父在《导航》中说:“就是今天所表现出来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都是留给历史的参照,表现上是复杂的,看上去是无序的,实际上非常有序。”

在大法的工作中也要处处修正自己,人心多时工作就不顺利,修炼是严肃的。随着对法的认识的提高,我们的心性标准必须要高,心态好工作起来就顺利。有时感觉就是神在做事,自己就是神。随着不断学法,对法理的认识也在提高,“大道至简至易”(《大圆满法》)。偏离了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这条路,魔难就多,只要我们走正,修的就快,魔难就少。虽然现在我做了很多大法的工作,可是离法的要求相差还很远,但是我决心做好。同修们在最后的正法之路上我们要更加精進,别再让伟大的师尊为我们更多的承受了,精進吧,历史不会倒转,机缘永远不会再有。

最后以师父《洪吟(二)》中的《梅》与大家共勉: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由于层次有限,准备的不充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