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王纪平自述被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我叫王纪平,是佳木斯驻军二二四医院麻醉科主治医生,于2004年9月29日和妻子赵文麟回老家梧桐河农场发真象资料,被恶人举报后被当地公安恶警劫持,妻子被送到宝泉岭管局看守所,至今没有音信。因我是军人,所以被二二四医院政委于涛和政治处主任杨传宝等七人接回,把我非法禁闭在二二四医院原信息科。

开始是由2个人看守我,后增加为七人,睡觉不能闭灯。因为我没有违法,不应该被关在那里,一分钟也不可以,就绝食绝水抗议迫害。40分部保卫科长曲远利来给我们做询问笔录,说是为了保护我才把我关在这里,我就在绝食一天后开始吃饭,吃了一天,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他们搜查我家,恐吓我,是想收集所谓的证据迫害我,我就又开始绝食。在绝食的第三天(10月4日),测血压为重度高血压180/120mmHg以上,心率123次/分,第四天(10月5日)血压190/130mmHg以上,心率更快,心电示:T波低平,出现u波,刘院长就找来4、5个军人,强按着我给我打睡觉药,然后在麻醉科主任韩玉生实施麻醉下给我输液。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我还配合吃了几口面条,但意识清醒后我要求拔除输液,觉得不应该配合他们,就继续绝食。

10月8日,他们又找来5、6个人强按我灌食,因我不配合,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用力按我全身,野蛮下鼻饲,不顾我血压200/140mmHg容易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为了不让我喊,医务处刘主任还用力按我的喉部,几乎窒息,然后松一下再按,并说:你还把自己当人物了。插了几次,终于插進去了。灌完后,下午沈阳军区联勤部的法轮功办公室主任、他带来的记录员和保卫科曲科长来了,还要问话,因我身体虚弱,在床上躺着,(主任)他看我坐在床上,就命令下地站着(前几次都是坐着采访)。我说我又不是犯人凭什么让我站着?他带来的书记员和曲科长把虚弱的我拎起来,我就不配合,坐下,他们再拎我,更甚者,那个书记员照我左腮打了两拳,将我打入床里。曲科长说:“王纪平,你就欠收拾,小罪你就受吧!”办公室主任说:小心我废了你,堂堂的军队干部竟做出这样的事。当我说你们打人是犯法的,办公室主任说:你还挺有经验,谁打人了,我没看到。我和他们多次讲真象,并把真象写下来给他们看,他们也明白我说的有道理,但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逼我放弃信仰。我于10月9日晨正念闯出,现流离失所。院里马上组织人抓我,不敢承认抓法轮功学员,却说抓小偷,还到处张贴寻人启事,居然出五万元,还监视我父母和岳父母家。并在佳市各路口设卡,给我的亲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们听师父的话做个好人有错吗?我们让人们知道真象有错吗?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对我呢?他们私设公堂,知法犯法,灭绝人性,天理不容!

佳木斯市驻军二二四医院为抓捕主治医生王纪平到处贴的寻人启事

附电话:二二四医院总机:8782951、8782952 (区号:0454)
政委 于涛 8786588 或总机转 67502
院长 刘英山 8786633、13504549768或总机转67501
副院长 胡风扬 13704545303或总机转67503
政治处主任 杨传宝 总机转67505(科室)或67605(宅电)
医务处主任 刘×× 总机转 67504(科室)或67604(宅电)
麻醉科主任 韩玉生 总机转 67579(科室)或总机转67679(宅电)
政治处宣传部 总机转67514
医务处护理 总机转67509
放射科主任 魏丽 总机转67532 或67632
沈阳军区党委:024—23080657
沈阳联勤卫生部:024—23086603
沈阳干部处:024—2308623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