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会了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直接给人讲真象,可以有针对性的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可我往往讲不全面。看到《明慧周刊》同修讲真象,遇到比较有针对性的词句我就抄下来,先在家练习讲。我丈夫很支持我学法,他提问,我回答,背得很熟练。

每当我给常人讲真象,常人都说你讲的真好,问我念几年书,我说我只念了七年书,他们很惊讶,说看我讲出的话,好像念过好多书,非常有水平。我感到有点惭愧,心想自己是不是很虚伪,我的每一句回答都是在《明慧周刊》摘抄的同修的词句。但马上又悟到这种想法不对,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和同修之间哪有你我之分呢?我说的每句话的背后是同修与我的共同力量,也就是我们整体的力量。

为了便于讲真象,我把家中墙上、镜子上、柜子上都贴上“法轮大法好”的粘贴。今年6月中旬的一天,马家店派出所的警察孙文革到我们村走访,当时我不在家,我妈一人在家。我妈慌忙出来告诉我:“快走吧,家里来警察了,把所有大法书都翻出来了。”我说:“妈你别害怕,我不会被抓走。”

我当时一点怕心都没有,只有一念:这是讲真象、证实法的好机会。于是我坦然回家,问孙文革为什么收我的书?我说:“我学法做好人,全村人都知道。我们在社会上是好人,遵纪守法,在家里孝敬老人。我们每个修炼者的言行就可以证明法轮功是好的。电视所报导的一切都是假的,全是栽赃陷害。我以前看见你们警察有一种安全感,因为你们的职责是惩恶扬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可是现在总觉得你们颠倒黑白,好坏不分,抓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简直就是土匪的行为。”

这下他发火了,说:“你说我是土匪我不在乎,这件事我叫它大,它就大;我叫它小,它就小。”这时我大哥也来了,孙文革对我大哥说:“你看她这个态度怎么能行呢?我也没说不让她练,如果觉得好,你就在家偷着练。”

我说:“你说这话不觉得别扭吗?好的东西为什么要偷着藏着?再说,偷偷摸摸能炼出好功吗?关于我应该怎样炼,我自己说了算,别人无权干涉。”我大哥问孙文革怎么办,孙文革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千万不要说我来过你家走访。”

同修让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我总觉得自己不够慈悲、不够善,从头到尾把孙文革当作敌人,没有真正的救度他。不久前孙文革死了。我想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做好,如果我本着善念抓住机会,真正的让他明白大法好,对大法树立起正确的态度,也许能挽救了他的性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