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咱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我是一名小学教师,在修炼大法前,浑身是病,停课在家休息,吃药打针都不管用了。一九九七年十月份在极度痛苦时,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当看到第三天就停止了吃药,身体越来越好。我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有好多人因此都开始修炼了大法。

我炼了半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98年6月份麦收时,我正哄着我的小孙女,忽然看见了一团淡绿色的光,耀得我的眼看不清其它东西,当我闭上眼再一定神,看到无法形容的绿光上面有一个上半身的身影,细细再看面目,好像是我自己,我走向哪里,她都在我前面,往回走还是在前面,我很奇怪,问了我的儿子,儿子说那不是你修出元婴来了吗?我赶快打开书看:玄关设位。那一部分一看,再想想,从春节开始我就有感觉和师父在法中说的一模一样,我很高兴,也很激动。但我一直藏在心里没向别人显示。

1999年7.20 那天,我们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回到村办公室拘禁,22号不法人员又逼我们十几个人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在压力和迫害面前,我怕有动摇的,就把我的玄关设位的情况告诉了大家,师父是真正领我们修炼的,说的都是真话、没错。师父让我看见元婴的存在,是对大家的鼓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咱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在99年邪恶的迫害打压下,我心里难受极了,决定去北京上访, 2000年2月3日古历腊月二十八日,我们娘俩踏上去北京证实法的征途。在潍坊火车站碰到一位外地同修,我们一起去了北京,在天安门金水桥上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和女儿被劫持,被非法拘留监禁49天,始终没写不学不炼的“保证”,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被放回家。在这期间,我们娘俩互相鼓励,背《洪吟》、背《论语》和部分经文。

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就是靠法的强大威力走过来了。但邪恶并不罢休,又把我叫到原学校非法监控,我要求自己去,女儿上班,他们也答应了。一到敏感日子我也是被24小时监控。

师父说:“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就向学校领导讲真象。这期间昌邑市委副书记、教育局长、镇委书记、镇长多次来找我谈话,我都按一个修炼人标准回答他们的问话,同时向他们讲真象。他们都目睹了我的善良。

一政法书记说我很想和你谈谈,又怕说不过你,所以今天才来。我说:没有谁怕谁的问题,修炼“真、善、忍”没有错,难道怕好人多吗?只是江××的妒嫉心,怕学法轮功的人多了,它的权力保不住。我们师父领我们走的正路,邪的才怕正的。

他赶紧说:我知道,你跟我说没事,和别人别说,你炼功好了病,自己在家里怎么炼怎么炼!他想让我去洗脑班,我绝不答应,无论如何不去,他就走了,以后再也没提去洗脑班的事。听说以后昌邑“610”来了解我几次,想找我,都被他挡住了,其它人再来,校长也不等我个人开口,就替我推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也快彻底灭尽,它还想继续维持迫害的行径行不通了。现在我工资照发,原来扣发的那部分全部归还了,原来不修炼的丈夫也走進了大法修炼中了,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也都看到了我健康的事实,和睦的家庭,见证了大法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