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南皮县大法弟子胡朝凤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我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受益无穷,修心向善做好人却因此遭到当地恶警不断迫害,饱受非人的折磨。

一、我和几位大法弟子进京证实法,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便衣恶警们发现我们,于是他们就把我们抓到车上,带进中央警察局。那里关了很多很多的大法弟子,由于我们报了真实姓名和家庭住址,所以当天晚上恶警连夜把我们送回了南皮拘留所。

到了拘留所已是夜间三点多了,和我们同一天进京的共有二十多个大法弟子,公安局长让我们排好队,气冲冲地瞪着大眼把我们吼叫一顿。然后挨个提审、提审完后,把我们带进监狱大门,关进牢房。在那些日子里,我们过着非人的生活,天天干活,恶警还挨个提审,有一次提审我时,恶警让我在大铁椅子上坐了一天一夜。过了几天又把我带到东光县拘留所。在那里同样过着被人摧残的生活,又过了数日,春节到了,他们才放了我,回家后听家人说,罚款3000元。

从那以后南皮县刘八里镇派出所的恶警们常到我家里来骚扰。凡是他们的敏感日更厉害,找人、搜书、抓人、骗人,坏事干尽。

二、2000年8月所长付仁坡带几个恶警闯进我家,一进门就四处张望,抢走了我数本大法书。还把我骗到车上,说到所里去问话,和我一起被骗去的还有东三里村的李书珍和王德风。把我们关进又黑又潮的小屋子里,一关八、九天,才让我们回家。

三、2000年腊月初二,所长付仁坡带了几个恶警,第二次闯进我家门,一进门照样四处搜查,抢走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然后他们一本正经地说,让我到所里去问一问情况,他们说什么我也不去,他们四五个人把我连推带拽把我弄到车上,这样又一次被他们绑架走了,这次和我一同被抓去的还有同修李书珍,这正是腊月天,他们把我们关在阴冷的小屋子里,还不让吃饱,我们三个人中午只给五个小馒头,早晚更少,实在饿了我们就让看着我们的人给买点方便面吃。

春节到了,恶警们回家过春节去了,全家团聚去了,他们雇了两个人看着我们,给我们剩了几个小馒头和两个小葱头,还有一点点面粉,就这样我们吃了三、四天,负责看着我们的人一看我们太难了,回家给我们拿来玉米面,我们做粥喝,我们就是这样过的春节。春节后恶警们来上班了,他们照样让我们过着挨饿的生活,一直到2月16日才放我们回家。非法关押我45天。

四、2001年2月25日,我第三次被骗进派出所,恶警非法关押我25天。

五、2001年8月份,我又被派出所和610的恶警们第四次绑架走,这次去的是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恶警们无论怎样折磨我,我坦然不动,我向他们洪法、讲清真象,让我写三书,我一颗心不动,不写,十多天后,他们把我放了。

六、2001年10月我第五次被抓到派出所被关押8天,2002年3月我第六次被抓到派出所被关押1天。

七、2002年10月初2(阴历)南皮第一天赶会,我骑上三轮车去城里赶会,走着走着下起了蒙蒙小雨,心想,找个地方避避雨吧,因我路过东三里李书珍家,于是我就去了书珍家避雨。刚坐了一会儿,派出所的李建闯进了李家,一进门看到我说:你也在这里,回头就走了,当时我俩没有反应过来,一看他又走了我们仍接着说话,一会儿听到门外有汽车声,脚步声,呼啦一声闯进了一大帮恶警。

他们就象恶狼一样,一进门不问青红皂白地乱翻乱找,几间房子翻了个遍,没有翻到什么,接着跑到院子里我三轮车上又翻了个遍,也没有翻到什么,然后又把我拽过来浑身上下翻了个遍,更没有翻出什么来,他们实在没有借口抓我们了,一个恶警气急败坏地说:你们两个聚会,要去北京。于是一帮恶狼一拥而上连拽带架,把我和李书珍都拖上了汽车,送进了南皮县拘留所。

每天逼着我们干活,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一天早上四点多钟,恶警们在窗外大声嚷着说:胡朝风,李书珍,快起来,送你们回家了。我和李书珍慢慢穿上衣服说:这又是骗局,一会儿监狱门开了,进来四五个恶警,快收拾收拾,送你回家了,我们知道又是骗局,我们不去,他们连拉带推的,把我俩推上车。上车后我们两个辨别不出方向(因当时天太黑),心想,这是带我们去哪儿呢?一会儿听一个恶警说:“天津离唐山多远啊!”噢!我才明白带我们去唐山。

走着走着,李书珍开始恶心呕吐,我们俩都晕车,我还较轻、李书珍很重,车上有三四个恶警,见李老是恶心呕吐,就开始嫌我们脏,气得直裂嘴,捂嘴,还不停地责备我们,就这样一直到下午一点多钟才到唐山劳教所。

一下车他们就把我们领去体检,当医生检查到血压时,一量我的血压(高压220),李高压240.一会儿医生让我俩先出来,和他们不知说了些什么,他们出来后我们才知道,因我俩血压太高,他们不敢收,带我来的几个恶警他们这里找,那里找,巴不得放下我们,结果没办成还得把我们带回来。

在回家的路上,走了一会儿李开始有点恶心,越走越厉害,李又恶心的吐了,这时恶警们拿出了治晕车的药(在唐山买来的)。让李吃药,李书珍说:我不吃药,一会儿李又吐,他们又叫李吃药,李仍不吃,就这样反复三四次后,两个恶警气急败坏地说:“你吃不吃?李说:“我不吃,就是不吃!”恶警们伸出他的大手啪啪地打李的脸,打了这边打那边,一会儿又站起一个恶警,回过头来又把李脸两边啪啪打一顿,这时李书珍的脸被他们打的肿了。他们气得直叫,刚进南皮,他们叫司机把车开进了县医院,重新给我们两个测血压,结果还和唐山测的一样,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南皮拘留所。

回来后又过了几天,我们开始绝食(因当时春节已近)五六天后,已是腊月26日了,他们才放了我们,这次他们非法关押我们一共85天,并罚款1800元。

正月初六我去女儿家齐庄村(因女儿有病),初八一大早,全家都还没起床呢,就听门外有砸门声,我们赶快穿好衣服去开门,开门一看,又是这帮没人心的恶狼,他们闯进大门,我正在院子站着,他们二话没说,一个恶警把我两个胳膊一夹,把我给扔到车上,女儿追上去哭着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另一个恶警回过头来说:让胡朝凤回家应付应付检查,下午再送回她来。

就这样我又被绑架到拘留所,一进拘留所就让我下车,让我上另一辆已在那等着的车,我上车一看,还是李书珍在车上。又上了几个恶警,车就开走了,过了一会,我一看还是送我们去唐山。一进唐山市,他们先把我们拉到了一个小门诊上,并对医生说:给她俩查查血压,医生一测血压,比原来还高,我高压240,李高压260,恶警们有点泄气了,无奈又把我们拉到劳教所,一查血压仍是240和260,劳教所还是不收留我们,就听送我们去的恶警们给他们说“好话”,让他们收留我们,还是不行,他们把车开出了劳教所后,一个恶警下车后,拿出手机向外地劳教所打电话,说了情况,想送我们去别的劳教所,但听他一提血压240和260他们都不敢收留我们,他们没办法,又把我们拉回了南皮拘留所。

回到南皮拘留所后,他们也不敢收留我们了,才放我们回家。

以上日期我写的都是阴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