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得法的当年就赶上大法被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和镇压,在这五年里我因证实大法非法被拘留过多次、非法教养过二次、非法绑架到洗脑班二次、罚款一万多圆。但这始终没能改变我信师、信法的这颗心。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无穷的智慧和力量,使我能从魔难中一次次堂堂正正闯了出来。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见证了许多法理。

在我记忆里,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二零零零年進京证实法的事,当时在進京前我阅读了大量明慧文章,多数都是写同修在天安门证实法,被恶警残酷的折磨,电棍、吊绳、毒打、灌食等等的事,最后同修堂堂正正闯出了魔窟。看后心被猛烈的震撼着,觉得同修能放下生死,到天安门证实法。我为什么不能?我又想起师父说的:“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严肃的教诲》)我决定進京证实法。

在進京的路上,我就在不停的背法,特别是“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在反复的背诵中,我变得理智、智慧了。在北京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我四次被非法绑架,三次用正念堂堂正正闯了出来。面对邪恶时,我没有一丝怕意,把怕绝食的事忘的干干净净。在被抓的三次里都在绝食,并要求无条件释放。最后都正念闯出。特别是第三次被非法绑架时,被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被非法抓来的大法弟子都关在这里,共有近二十人,恶警对抓来的大弟子分别非法审问,不报姓名、住址就毒打。到第二天只有我们六位同修没报地址。恶警早晨八点就把我带出去问我说:“你想怎么办吧?昨天所长审你一宿你也不说,给你们特制的铁椅子你也不坐,这么多人就你最不配合,实在不愿意报真名报个假名吧,再编个假地址,我帮你编,你只要说个大概地方就行。” 我说:“我是学真、善、忍的,要说就说真话。” 他当时就火了问我:“你说怎么办吧?”我说:“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你把我们送到火车站,我们自己坐火车回去。” 他说:“行,我回去跟所长商量。”到了第三天晚上,恶警把我们六位同修拉到火车站放了。并告诉我们自己买票回家吧,以后不要再来北京了。在被非法关押的三次里,我从没有被打过。当同修问我为什么只有你没被打时,我告诉她们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同修听了直点头。

我被无条件释放后,我想大法不正过来我不能回家。我又去了天安门。我走上天安门和同修打开三米长的大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喊出了压在我心底很久的声音。我被恶警塞進警车,心里一直在背《洪吟》“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无存》)我就象容在这句话里,觉得我此生就是为法而来,家、孩子、生意、钱,好象是遥远的过去,真的好象全忘记了,好象跟我没什么关系,只有大法才是我要的。

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一直在绝食,其中被强制灌食二次,灌得我嘴流血。我也不觉得苦,而且继续绝食。还有一件事让我感受到整体力量的强大。别的房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只有少数人绝食,恶警白天、晚上都在毒打绝食者,并天天用电棍电她们。只有我们房间全体绝食,从没有人因绝食被打,被电。而且恶警只要進我们屋总只是说:“吃点吧,吃点吧。”说完就走了。后来我被转到当地非法拘留十五天,又继续绝食,我的体重从一百三十四斤降到六十多斤,我丈夫来看我,看我瘦成这样都落了泪。

十五天后,我被非法送去劳动教养三年 ,在去教养的路上,我从心底里想,邪恶不许关押我,关我是违法的,它们不配考验我,因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当时师父还没有教发正念)。到那体检,我被查出有心脏病(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演化的,因为我在北京被非法关押了五个地方都检查过身体,从未有病)。院长一看有心脏病说什么也不收,我当天被无条件释放。我回到家后照样做生意,并给同修传递大量的真象资料,一切都很平稳。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被骗到洗脑班,前四期用恶警的话说:“大获全胜,全部转化。” 我一到洗脑班就开始绝食,在这二十天里,我天天背法,整点发正念,炼功,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并且给陪我的五个社区主任讲真象,使她们认识到对我们迫害是非法的、是错误的。在洗脑班里邪恶不许我们互相说话,特别是不允许任何同修跟我讲话,还告诉我,不吃饭就灌食,不转化就教养。其实这些根本动不了我的心,我根本就不承认一切邪恶的安排。我知道只有按照师父的话做才是最正确的。我想起师父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里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 几天下来邪恶真的害怕了,怕那些邪悟者被我正过来,就把他们都放回家了。整个洗脑班只剩下我和另一个位同修了。政法委让社区主任陪我们,她们已明白真象,让我们俩随便说话。我发现同修已经准备好被教养了,把过冬的衣物全准备好了。我对同修说:“你这是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赶紧发正念铲除它。” 她说:“我和你不一样,我是省重点(此同修在马三家被非法教养过,没转化无条件释放的),他们把我单位领导都找来了,这月给我停发工资,不转化就教养我。” 我说:“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邪恶的所有安排我都不能承认,不能要,只要师父的安排,铲除一切邪恶。”并每天帮助同修发正念,最后我们在强大的正念下都被无条件释放了,放我们的那天恶警垂头丧气的说:“没意思,这期真没意思,下期不办了。” 我心想两个人不转化,不配合,就把邪恶打击的这样,如果被非法抓来的同修都不转化、不配合他们,洗脑班早就办不下去了,怎么可能一期接一期的办呢!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我到资料点去,资料点被破坏,我被等候在那里的恶警非法绑架,被送進拘留所。在那里我和另一位同修,发正念,背法,还给犯人讲真象。特别是背到“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 (《大法坚不可摧》),我悟到,只有彻底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才是师父安排的路。我更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心。有一天一个恶警说那位同修说:“你完了,非给你教养不可。”同修说:“是,最少得教养三年。”我跟同修说:“不能承认邪恶的安排,邪恶不配考验我们。它们说了不算,只有师父说了算。”同修说:“对,不承认它。” 然后发正念去了。我也帮助同修发正念,否定邪恶的安排。但是这个同修的正念不足,在思想上还是承认了邪恶的安排,被非法教养三年,我替同修感到惋惜。同修走后恶警对我说:“她都教养三年,你也少不了。” 我毫不犹豫的说:“教养我,那是做梦。” 恶警听了呆呆的看着我不知所措,我知道他被我的正念震住了。

过了几天办案单位来了四个人,告诉我:“你已被教养二年,签字吧。”我说:“不签,我要上诉,把教养票给我。”恶警把教养票给了我,然后给我背铐手铐带走。一路上我一直呼吸困难,一直呕,由于绝食五天也吐不出什么。我一直发正念、近距离铲除这些人背后的邪恶,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到了劳教所检查身体出现严重心衰。当时不知道是心衰,只听医生说:她心脏已病变了,恶警看了体检报告说:“没事,她是吓的。”并问医生这台设备多少钱,医生说:“六十多万。”恶警无话可说了,最后说:“走吧,先吃饭去。”他们到饭店吃饭时,让我坐在旁边的一条长椅子上,我一直不停的发正念近距离铲除这些恶人和劳教所在另外空间的邪恶。恶人不死心,就想找熟人和院长把我送進去。我根本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只承认师父的安排,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他们吃完饭,把我拉到院长办公大楼,恶警和司机上楼去了,大约半小时回来了,司机象哄小孩式的说:“不教养你了。”到了晚上,我丈夫来接我,我又被无条件释放了。大法又一次在我身上体现出其神奇,我也又一次见证了正念的作用。我丈夫告诉我,被恶人勒索五千圆钱,连个白条都没有,才让接你回家,并说你有心衰,让我带你去医院,我说:“不用上医院,是师父给我演化的,什么事没有。”第三天就好了,我又投入正法的洪流中。

我们家的厂房在郊区那里,没人发真象资料,晚上我提着一袋资料挨家挨户的发,有一次发到一家,这家男主人没睡就打开门出来看是谁,我一点怕心也没有,利用自己熟悉的地方和他转,转了两圈,他也没看到是谁就回去了。我又继续发,农村几乎家家有狗,在我发资料时它们都不叫。附近发完了我就远走,常常半夜十二点多去。早晨四点多回来。丈夫发现生气的说:“现在出租车司机举报一个法轮功奖励二百至二千元,你说半夜里就这一条马路,如遇到事你跑都没处跑。” 我心想,我经常碰到人,我就象没看见他们似的,什么人,什么事也干扰不了我救众生。

第二天半夜我又出去了,刚出去从远处开过来一台车,我又退回来,等车过去我一看是巡线的110。我心想感谢师父,是昨天师父利用我丈夫在点化我要小心。我想起师父说过:“如果在中国大陆,最好还是你们的安全为重,别叫旧势力钻空子,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决定不走大路走小道,小道非常难走,而且要路过一片坟地,白天都很少有人走。可我是大法弟子,救度世人是我的使命,再难走的路我也得走,坟地我也不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从此以后我天天走这路,回到此地已全发完。

我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就是面对面讲真象。看到师父的讲法,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尤其是面对面讲真象,我就出去讲两天,停几天。讲真象时,时间充分就愿意讲,见面时间很短就不愿意讲。直到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我悟到,救度众生是历史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我做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有负使命、不能有负众生,无论和世人见面时间长短都要抓紧机缘去讲,再讲时带上护身符,如果时间不充足,我就给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效果也挺好。

在这五年中,我经历过风风雨雨,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一步步走了过来,我不会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一定要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勇猛精进,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使命,不负众望,早日跟师尊回家。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