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黑手对同修的直接控制

放下人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大约半个多月以前,我得知同修小陈(二十几岁)被黑手以病业的形式迫害得两天时间身体瘦了15斤,并且出现几次吐血,身体已瘦得严重变形,脸色苍白,当我见到他时,我心情非常沉重。我们当时在法理进行交流,他也意识到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长期以来,同修小陈对正法修炼认识不清,人心重,甚至有时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佛。据他讲,那几天如果不是师父为他承受,加上自己的一点正念和跟他在一起的同修李姐帮助,他早就走了。他还说到自己在梦中旧势力黑手对他说:你的根都死了,还不走。可见黑手真的是来取命的。交流过后,我为同修能走过这次大难而欣慰。我想他通过这次教训后他应该更加成熟了。回来以后,我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息,我想事情已经结束了。

孰不知“预歇恶又起”《洪吟(二):法正一切》,过后几天,我见到他时,气色没有改变,呼吸紧促,一脸的迷茫,他对我表达: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还有问题,功也炼了,正念一直在发,这样下去该怎么办。看那样子给我感觉好象没有信心了。我和同修们一起纠正他的错误想法,他当时还是明白了一些。那时候我们都没有太在意。

大约这之后一星期我再次见到他时,感到他比以前更加严重,身体虚弱,呼吸困难,走路时一走一颤的,几次说自己不行了,可能要走了,我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当时心里非常难过,看到身边同修被迫害得那么严重,那几天师父新经文《也棒喝》也下来了,我当时想到师父说的话:“有的家里人在迫害中被关、被迫害,你们不赶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减轻家人的被迫害,………”。我想‘家里人’不就是亲人吗?我们应该明白修炼人的亲人内涵,不会局限于亲情,身边的同修不就是亲人吗!我心生了强大一念,一定要帮助他走过来,我感到同修们走到今天都不容易,但当时产生有一种应该共患难的感觉,随之动了情的一面,抓住小陈的手激动的说:“你一定要走过来呀!还有很多的事等着你去做。”小陈看到我的情在,他怕我为他担心,怕影响我的修炼和做证实大法的事,所以他努力安慰我说:“不要担心我,走是走不了的。”其实他那时说的话已经没有力度了。后来想到我的同修之情也加重后来黑手对他的迫害,同时造成了他心里负担。以致后来同修本人都不想见我,他怕自己的样子会给我造成压力。

可是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星期六忙完常人工作后,中午忙打电话给他,他当时接电话时心态还比较正常,后来赶到他的住地,见到他时,他连招呼都不打,他主意识有点不清了,几次说自己挨不过今天,一会儿说自己是旧势力派来破坏法,唉声叹气;一会儿又担心如果他妈妈看到他这样会很伤心,一个人又伤心的呜咽起来;一会儿又担心如果送回家他妈妈会送他到医院,我和李姐及另一同修边发正念边用法理来纠正他一些不正的念头。一会儿他又求同修李姐不要送他回家,要李姐答应他。当时同修李姐答话很严厉,我听到后很不舒服。我心想:同修现在在难中,你怎么用这种语气说话。但我没有与她争论。下午他忽然又要李姐答应他,无论今后出现什么事要李姐为他承担所有的责任,同修李姐拒绝了,他痛哭流涕的说:“完了,完了,我已经完了,连最后的一点要求都不能答应我。”李姐又说道:“你能保证你自己按师父要求做,我就答应你。”当时我不忍心看到这样僵持下去,于是我说道:我来答应你。当我说出这话时,一股压力袭向我全身。好一会儿我才猛然清醒,立刻意识到自己念不正,不该答应,还是用人的一面来帮同修,你答应了不就承认了旧势力安排了吗?其实这话根本就不是他的本意,是黑手强加于他说的。黑手在利用同修思想业力在干扰他正常思维,说出些非常迷惑的话。我当时还是没有悟到,后来才真正明白黑手真正用心就是想从精神上制造压力,从而压垮其中一个同修,并且想让我和同修发生矛盾,削弱我们整体力量。黑手这时已经找到了迫害他的借口,因为身边同修都在承认,使它更加肆无忌惮。

当时李姐怪我不该答应,我也很自责,有了正念的认识。结果一会儿他明白那面说:“坏了,坏了,不该答应。”过一会又说:“我已不行了,它马上要来了。”我们赶快立掌发正念。这时同修痛苦的说“我已经不行了,我要走了,啊……。”又用一种扯碎了的声音大声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我当时听到他那种好象绝望了的喊叫师父时,我的心一阵阵被揪起,我们立刻都在对他发正念,并叫他自己也念口诀。好一会才稍平静了一些。

这时我叫的另一同修B终于来了。陈同修目光呆滞已经不认识他了。过了一会,忽然陈的脸部极其恐怖的样了叫喊着:“啊啊啊……它又来了啊。”这时黑手直接上了他的身体上,并控制了他,他被它折磨得在床上打滚,几乎快滚到地上来,呼吸困难,痛得双手紧握着胸部。我们四人不停发正念,看到同修被折磨如此痛苦,我和李姐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慢慢的B同修硬撑着扶起同修,这时同修神色闪烁不定,一会痛苦,一会给人阴森恐怖,其实那种眼神就是黑手。B同修对他:“否定它,铲除它,我是李洪志师父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接着把他腿搬上来。这时他神色不定的问:“有用吗?”我们都坚定有力的答道:“有用。”可一会儿同修把腿却放了下来,接着说道:“我不行了啦,我已经没有正念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你看我都不认识你们。”忽然又阴阴笑道:“嘿嘿嘿……我终于把这个修炼人拉下来了,我终于把这个修炼人拉下来了。”师父曾说过关键时刻那边也要起作用,这时同修修好那面已开始起作用了。同修修好那面说:“我现在有时是二个在说,有时是三个在说,你们知不知道?”我们答道:“我们知道。”我们后来才明白三个是指修好的那面、人的一面和黑手。

接着修好那面说:“我的思想现在只能停留一秒钟,大部分时间都是黑手在说话,你们一定要分清,千万不要上当,可以从我的眼神或手势来分清,并且你们一定要用法来对照。” 我当时被怔住了,但没有害怕,并且惊讶于修好那一面说话对法如此清晰(有很多话事后我们已不记得了)。我们持续发正念,这时黑手已有点受不了,想迷惑我们,说:“你们看我们现在两个都在斗争,两个都很痛苦啊。”黑手目地想利用情让我们放弃正念,我们没有动心。黑手又说:“放心吧!我们俩都死不了。”因为我之前担心同修承受不住,会不会不行了,这一念被另外空间黑手看得很清楚,它想让我放松自己正念。当时我没有动这一念。这时B同修说:“找到自己的主意识,把腿盘上。”同修似乎是人的一面又在自言自语的说:“看样子我还是盘上好。”我们都鼓励他:“对,盘上。” B同修又说:“发正念铲除它。”突然同修眼神又变得阴阴起来说:“我就是黑手,你们怎么能铲除我呢?你看他自己都放弃了,他已经没有正念了,我现在和他是一体的,你们消灭我,就是消灭他,你们还是放弃吧!嘿嘿……”。黑手是想打击我们的信心,还好我们当时大脑中没有动任何念,黑手又说:“你们跟我对话吧!”我开始还以为是同修自己说的,心想:是不是先停一停,交流一下。这一念一出,马上李姐制止:“不要被干扰。”其实黑手想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果然明白那一面说:“它想干扰你们。”一会儿黑手又说:这么大声音,隔壁听到怎么办,把门关上。B同修和我及另一同修想把门关上,这时李姐又制止:“不要紧,不会听到的。”果然明白那一面又说:“那是假象。” 黑手一看几次伎俩没有起作用。不甘心自己被销毁,又想迷惑我们,黑手又说:“没有用的,你们都累了吧!你们要帮他我就拖垮你们……。”因为我们持续发正念已有半个多小时,我当时感到有点累,这时黑手控制同修的手指着我说:“你们看他已经不行了吧!”我意识到是黑手干扰,马上振作精神一起持续发正念。慢慢的同修人的一面意识已经回来了一点,但把法都忘记了,我们慢慢教他念口诀。他总是害怕它还会来,我们极力否定。又树立起他关键一念,教他念:我是李洪志师父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我们像教小孩子那样,一句一句的教他,鼓励他,当时他的主意识真的很微弱,其实那时黑手已经清除了。剩下只是思想业力在干扰他,演化出的假象,但当时我还是没有悟到这点。

到了晚上他还是主意识不清,不停说自己是旧势力派来破坏法的,过不了几天就会疯,然后的下场是形神全灭,并且说他已经看清了后来一切,他好象悲痛欲绝,他这种状态,让我那时感到心里压力很大,心想:这样下去怎么办呢?我想起师父讲过跟旧势力签约的一段法,他是不是真的与旧势力签过约,他现在又没有正念,旧势力真的会放过他吗?加上前天听错了同修的意思,以为要把他送回他妈妈身边,真的不行就送他上医院,我想只能这样了。其实这一切都是假象,这一念不又是在承认旧势力安排吗?如果黑手当时没有被清除,那不又会加重它对同修又一次迫害,这一念是对师父对法的不坚信,旧势力安排不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吗!它能翻得了天吗!另外这一念也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哪。

第二天,同修基本恢复正常,主意识慢慢清醒。很多同修听到这一消息后,有的暂时放下手边常人工作,有的放下家里事情,纷纷过来帮助他,加强他的正念。这体现我们同修是一个整体啊。我跟同修们讲时,他们都很震惊,都觉得惊心动魄。那时我就想:写出来,曝光黑手。回来后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但是真的很难哪!因为我总觉得个人写作基础很差,况且还有很多细节我都想不起来了。我努力去搜索自己的记忆,又发正念清除干扰,后来我想不要我写肯定是它们害怕自己被销毁,师父在《洪吟(二)震慑》中写道:“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写它的过程就是消灭它的过程,我一定要写出来。在我坚定一念作用下,我终于完成初稿。

回想整个过程在表面空间也是惊心动魄,我虽看不到另外空间的表现,我想那里肯定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师父在过去讲法中多次谈到过黑手迫害大法弟子,操纵恶人的情况。因为我是闭着修的,还真的没有碰到黑手直接上到长期不能提高对法的根本认识的同修身上,在表面空间中明显的表现出来。当时只感到震惊,好象没有害怕的感觉,只觉得黑手不除,正念不止,当然后来人这儿还是有点后怕。后来我才感受到师父都在看护着我们,同时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加持我们,我们基本没动什么念,即使有一念冒出来,也是稍纵即逝。不动心黑手也没有办法。

同时也看到正法最后时期黑手疯狂的表现。人中有一句话叫:狗急跳墙。当然这个比喻还不太恰当,但黑手明知自己会被销毁,也要拉下大法学员,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种感受。我也感到人的一面真的很脆弱,人被另外空间操纵真是轻而易举的事啊。

通过这件事我忽然想到了师父的一段法,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写道:“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啊,我领你们走的是神的路,而有些学员就是固守着人的观念。……魔难中,你们把宇宙中邪恶生命利用坏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看成是人为的;……这是宇宙在正法,世间只是巨大天体在正法中的冲击下低层生命的表现而已。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对于那些正念强、做的好的大法弟子相比较,你对大法的根本认识真的就只能停在人这一层吗?那么你们到底在为什么而修呢?”同修们啊!惊醒吧!这就是黑手怎么样在迫害我们的同修啊。

写出来就是要曝光黑手及其迫害伎俩,并提醒人心重的同修赶快放下人心。让我们大家都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一切迫害大法弟子及其众生一切黑手及烂鬼吧。

个人的一点认识,不一定正确,如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