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源自于大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

  • 一切源自于大法

  • 给一位农民兄弟讲真象

  • 二小时闯出派出所

  • 师父保护 电刑不起作用

  • 一切源自于大法

    2000年底,我因传递真象资料给同修,被恶警抓到派出所。恶警对我進行谩骂逼供,妄想用威逼利诱欺骗的手段叫我出卖同修,将我连续五天五夜铐在椅子上。那个刑警队长有一天晚上骂了我足足三个小时,虎视眈眈的真想把我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太太一口吞下去。我对着他背诵师父的《洪吟》“善恶已明”:“众生魔变灾无穷,大法救度乱世中;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

    后来恶警自己觉得累了,口气也软了下来。等他走后,另一个小警察告诉我,:“他人人都打。今天没打你是大概因为看你年纪大了?”他心里也感到奇怪,我当时也没悟到什么。几年来,不断学习明慧网上的相关文章,才真正明白,我背法(洪吟)也是对着恶警在发正念,是大法的威力。师父教导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才闯过了这一关。

    之后,我被关進了拘留所。被关押期间,我每天不停的背师父的“论语”“道法”以及背“洪吟”和其他经文。关到二十天左右,检察院来了两个人“提审”我,问我“为什么要传真象资料,你知道你触犯了法律了吗?”我问他们把我关在这里干什么?我犯了什么法?我传递真象资料就是要告诉每一个有良知的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我问他们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到第二十四天我被放回了家。

    通过不断地学法,发正念,讲真象,我才深深体会到,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感谢伟大师父的慈悲苦度,使自己成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如师父教导的,“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溶于法中》),“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洪吟(二)》-精進正悟)只有这样,才能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救度众生。

    大陆大法弟子 2004年10月


    给一位农民兄弟讲真象

    今年十一的前三天,我到菜市场去买菜,看见一位农民兄弟用自行车载了两大筐空心菜,靠墙边放着。不由心生感叹,民生多艰啊!我上前去买菜时便对这位农民兄弟说:这位兄弟,你种的菜真好啊!你们种菜也不容易,够辛苦的,你们家的生活还好吧?他说勉强过得去,种菜也不好种啊!然后他又说你的心真好啊!

    我说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挺好的、可不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我炼法轮功前,我患有十多种疾病全好了,如今已有八年没有吃过一分钱的药。就说天安门自焚吧,警察这么快就拿出灭火器,在不到一分钟就灭了火,哪来的灭火器啊,难道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啊!还有烧伤的病人会包扎的那么肿大?气管切开插上导气管能唱歌吗?再说北京那个杀人的,本来就是精神病,他的邻居都知道他,三年前就光着身子往外跑。学法轮功的都是些好人,国外都欢迎法轮功、世界上有60多个国家的人炼,江××害怕法轮功的人多威胁他的权力硬往法轮功身上栽赃,迫害修炼法轮功的人,现在都整死了1千多个人了!江××已经在很多个国家被起诉。这位兄弟说:你说的有道理,我相信。

    我于是问他,你愿意進一步了解真象吗?他点头表示愿意。我又问他家有没有VCD?他说没有,不过可以向邻居借。于是我给了他一张光盘、一份资料和一张护身卡,他乐意的收下了。最后我叮咛他回去一定要转告他亲人、亲戚、朋友和熟人,让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位农民兄弟连声说:谢谢!谢谢!


    二小时闯出派出所

    文/吉林省扶余县大法弟子

    2004年4月14日,我去哈尔滨打工,在火车站我背着行李,兜里装着几本大法书被恶警发现逼问我书是哪来的,我说是拣的,为什么拣书,我说:“因为我学法轮功,法轮功就是教人做个好人,按‘真、善、忍’做,不象电视宣传的那样,电视宣传都是假的。”恶警问在哪拣的,我说在火车站拣的,恶警丧失人性,回手打了我一拳,由于我当时正念足没有害怕,心想邪恶的生命没有几天猖狂的了,恶警口里还有对师父的不敬,我就严声反问恶警:“你家也有妻儿老小,父母兄弟,大法书教人学好,至于我在哪拣的影响你工作吗?”当时屋里还有几个恶警,在众目睽睽之下,恶警理亏词穷,这些恶警抓到了大法弟子如获至宝一样,忙里忙外的审我,整理不法材料就连上厕所都用人跟着,而且还在材料上写上什么“重大案件”恶警问我请不请律师,我说我没犯法你们无故把我抓来,我请什么律师,当时屋里屋外得有20名左右警察,我看到邪恶的目地是想把我押走,当时我正念足,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你们不配抓我。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就发正念,铲除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弟子要走出去,把邪恶警察定住,让它们看不见我,我现在就走,我动完真念,我就在警察整理材料时,其中一个警察还看着我,我就堂堂正正的,一次头也没回走出铁路派出所,按常人的理走出来的万分之一的希望都没有。

    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再一次的保护了我,是法轮大法的威力无穷。


    师父保护 电刑不起作用

    有一次走到天安门就被抓回,送到诸城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被恶警曹锦辉用电棍电脸,当时电棍在我脸上只是温乎乎的,恶警曹锦辉看我没反应,就把电棍放在我嘴里,可是在嘴里也是温乎乎的,火星哧哧往外射,自身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见我无动于衷,这下可把曹锦辉气疯了,把电棍一扔拽着我的头发就是一顿毒打。

    不一会儿恶警袁伟提审我,他拿一根电棍叫我攥一攥,我一拿电棍的头部,什么感觉都没有,象没电似的。他又叫我往里攥,我就去攥中间部位,手一放上,火星哧哧往他那边射,可我一点感觉也没有,他接着放下电棍不再电我了。过了一回儿,朱伟又过来拿起电棍电我的手指头,电了好长时间,我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火星哧哧往外射。后来,朱伟诧异的对其他警察说了一句:“电棍在她身上不起作用。”

    2000年11月份,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我绝食不吃饭,被恶警强行灌食,灌食以后管子不准拔,睡觉也带着。我晚上拔下来,第二天就被叫到恶警办公室,被恶警用手铐脚铐铐起来,四根电棍同时电手心脚心,我只是手和脚有感觉,电力根本就不往身上走,就象被手铐脚铐铐住似的。

    回想几次的受刑,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了我,借此机会,向伟大的恩师表示真诚的感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