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平谷区派出所和洗脑班暴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我是平谷区靠山集乡彰依村人。在98年后半年有幸开始修炼大法。99年7月20日去北京证实法在半路给截住。由那日开始,派出所随时到家里干扰。在01年的除夕之夜1点多看完礼花,回屋刚躺下,派出所的恶警就到了,把靠山集乡去过北京的大法弟子全非法绑架到乡政府,那天夜晚下了很大的雪。过了两天他们向我家人要2000元保证金,不给就不放人。过了初五才把我和本村其他两位放回去。

2004年7月20日我去地里干活,中午回家做饭还没有吃,派出所和乡政府的人又来了,看见他们来了我就从后门出去了,因为他们以前欺骗我去乡政府或派出所问话为由把我扣押。所以我想回避一下,他们看我不在不但没走,还房前房后的找。在东院我嫂子家后院找到我,他们又欺骗我说去派出所问话,我不去。公安小曹和小蔡还有乡政府郝保莲,他们三个非法给我戴上手铐,然后把我拖上车。过派出所停都没停就去了乐政务洗脑班,恶徒们将其美其名曰“法制学校”,既然是学校就应该有出入自由,那里根本就没有人权和自由,就是一个非法监狱。上厕所、喝水都有保安和雇工看着,恶警还不许和别人说话。早上5点起床跑步,然后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相,看后强迫写诽谤大法的文章,我不写他们就不让我睡觉,一连站了5天5夜。使我修炼后1年没犯的病,在这5天里犯了两次,就那样他们也不放人,还说我是装的。我听看着我的人说:在我以前有站8天、12天不让睡觉,有的困的站不住摔在地上把脸都摔坏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在第六天晚上,由于他们看我身体虚弱,再加上保安班长闹情绪,看的人少,又下小雨。在上厕所时我和另一位大法弟子便离开了那人间地狱。

过了一个月,我被第二次非法绑架到洗脑班是从韩庄肖彩莲我表姐家。她也是大法弟子,我到她那她跟我说:早上派出所来人骚扰过。时间不长,韩庄派出所的人又来了,大门关着,他们就翻墙进了院子,把屋的门锁也给踹坏了。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把家也给翻了,还把彩莲姐和我绑架到派出所,然后送到乐政务洗脑班。到那里还是叫我在5号屋站着,彩莲姐在4号屋。问她叫什么她没告诉,他们就打她、折磨她。50多岁的人,她们家生活条件不好,就因为修真、善、忍做好人,就受这样的折磨,她实在受不了了,在第18天晚上便离开了。可是由于晚上天黑又不认识路,用过了力气快跑,掉到泥坑里,使她肺部严重受损,再加上精神压力大,治疗无效出来不久便离开了我们。现在乐政务的洗脑班已撤掉。玉金顺是原来那里的正校长,以前是某片的所长。由于迫害大法弟子,现在得到报应,到路边站岗。虽然他不是迫害彩莲姐的直接凶手,也是间接的,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洗脑班从乐政务搬到金海湖镇韩庄村,那里表现更是邪恶。把大法弟子关在一个小屋里,屋里站着四个人,一边两个把大法弟子提着往墙上撞,把脸部都撞坏了,腰部和背部里面严重受损,白天干点活晚上疼的睡不着觉,表面还让你看不见伤。在韩庄转化班打人最狠的有王卫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