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 不法官员迫害我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我叫郑夕兰,女,66岁,家住山东安丘市官庄镇北李家庄,是一名农村妇女。我是一个不能干活的人,30岁的时候就患了中毒性的支气管哮喘,引起了肺气肿,还有颈椎、腰痛、神经衰弱等,一年到头打针吃药不知花了多少钱,也不能根除,那时候孩子小,经济十分困难,治又治不起,只好活受罪。

就在我对生活没有了什么念头时,正好我们村的一个姑娘在潍坊工作,她学大法后,回来给我们几个人洪法。当时我就说:我这老毛病三十余年了,能治好吗?她说只要真心学法修炼,师父就会给净化身体,你看看师父的大法书就知道了。

从此以后,我看书炼功走上了修炼的路。真没想到,不到半年的功夫我的病全好了,所以我们全家都知道大法的神奇,都学大法。老伴93年患了脑血栓,修炼大法到现在身体可结实啦,俺一家人对大法对师父真是感激不尽。在修炼中我明白了许多曾经迷惑不解的事,知道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是要返本归真,法轮功教人心向善,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这真是一部利国利民的好功法。

然而江××为了个人利益,开始诬陷、栽赃、陷害大法,我就想大法教人向善还错吗?大法弟子都应该去上访说说实际情况。农历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们七个学员去了北京,听说信访局成了抓人局,我们七个学员就只好去了天安门,可是没等到广场就被恶警拖上了警车,非法把我们戴上手铐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强制按了手印,然后劫持到潍坊驻京办事处的一间屋子里。他们把我们身上的钱都翻走了,还嫌钱少,给我们戴上手铐在地上罚坐一夜。第二天官庄镇政法委书记杨春晓和派出所李新文到北京把我们拉回安丘公安局,一路上戴着手铐,不让吃饭喝水,还不让大小便。在安丘公安局,拉我们回来的司机何××,骂我们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此人长得很粗壮,用穿着皮棉鞋的脚狠踩我的腿,接着又踩我女儿,还把我女儿毒打一顿。我娘俩的腿被踩的又青又黑。

后来我们被非法送到安丘看守所,这里情况更加恶劣,不让炼功,一炼就打。在这里谁要不听他们的,就给戴上死铐(大铁铐子)。除夕晚上因我们炼功,不法人员就把我们的鞋强行脱下,逼迫我们赤脚站在雪地里两个多小时。

一星期后我开始绝食抗议迫害,绝食6天后,杨春晓和派出所所长李志晓还有姓何的司机把我们拉到官庄镇计生办,锁在一间小黑屋里,不让我们回家,说是每人交1000元就放人。官庄派出所为了勒索钱财,又把我们非法关押,这不是绑架吗?派出所张校进大骂了我们一顿,还把我们的被子和生活用品用脚踢到门外去。另外还非法抄了我的家,翻了个底朝天。

2001年2月,我正在家干活,来了派出所的四个恶警强行把我拉到计生办锁了三天,强制我转化,一共呆了八天,不转化不放人。

后来,为了让世人明白法轮功真象,我和同修去贴不干胶真象标语,又被抓到了邪恶的610洗脑班强制洗脑。

在高压下我被逼放弃修炼二年多。多亏慈悲的恩师点化,同修来找我谈心,我觉得很惭愧,觉得没有脸再学大法了。同修说跌到了,快爬起来,弥补过去的损失。

2003年12月29日,我在告诉人们法轮功真象时,又被绑架到安丘看守所,拘留了21天,非法罚款1000元,并非法抄家,把我所有的大法书全搜去。

几年来他们一共抄了我四次家,每逢敏感日到来时,他们就来骚扰我,监视我,还威胁我,严重侵犯了我的人权,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江××及其帮凶凌驾于法律之上迫害好人,最终的下场定是可悲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