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兴城看守所谭凤祥迫害大法弟子夏宁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2004年9月13日,辽宁省兴城市温泉街道办事处复疗居委会韩主任、翟书记到刚刚用正念从马三家闯出来的大法弟子夏宁的家中,看见有炼功人在夏宁家里,翟素云到屋外打电话举报到温泉派出所,不久,温泉派出所伙同温泉办事处赵景宏等不到20人非法闯入夏宁的住处,乱翻乱找,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和明慧文章等抄走。恶徒们将夏宁掳走,一路上夏宁抵制迫害并高呼“法轮大法好”。

一進看守所,夏宁仍不断高呼大法好,在接见室里,一群警务人员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夏宁一一给予纠正,并向它们讲清真象,其中有一恶警邪恶的叫嚣:“把你的皮扒下来”。看守所副所长谭凤祥带夏宁去监舍(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屋子),在途中,谭凤祥强行将夏宁的两手在后背用一种特殊的刑具铐住,这种手铐不同于其它的手铐,别的铐子是人动铐子就紧,越动越紧,而这种铐子一旦给人戴上铐子自动往肉里走,越来越紧,深深嵌入肉中,如同刀割一般,异常疼痛,一般人是受不了的。(同时给夏宁戴上脚镣)。这时谭凤祥露出狰狞之相,对着夏宁的脸左右开弓,用双拳不停的击打夏宁的头部,顿时夏宁的脸肿了起来,打得乌眼青,手铐子的剧痛加上头部的疼痛一起向夏宁袭来,不屈服的夏宁仍然高喊“法轮大法好”,谭犯见夏宁不肯屈服,又用一根绳子将夏宁的嘴死死的勒住,并将绳子系成一个大约有5公分左右的大疙瘩,硬往夏宁的嘴里塞,由于夏宁的嘴被勒住,并且咬牙闭嘴不让它塞,谭犯竟用螺丝刀撬嘴,还用看守所里犯人干活用的工具(用荆条削成尖的东西,大约有手指粗细,实质上是非法奴工产品),来迫害夏宁,谭犯并指使两名普犯将抹布拿到厕所洗一洗堵夏宁的嘴。

午饭后,谭犯非法让夏宁做奴工,夏宁的腕子上仍然戴着那个特殊的铐子,脚上还戴着脚镣,走得很慢,谭犯嫌夏宁走的慢,魔性大发的它竟用看守所的一大串钥匙(怀疑)不停的用尖部击打夏宁的后背,夏宁感到钻心透骨的痛。走在夏宁后面的女犯吓得哭着跑开了,夏宁的后背伤痕累累,有的地方已经出血,夏宁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谭犯丧心病狂的用手使劲拽夏宁的头发往墙上撞,夏宁的头被撞得肿了起来,头发掉下不少,下午,公安局非法审讯时,谭犯只好让普犯给夏宁手腕上的铐子打开,打开时夏宁的腕部剧痛无比,腕部被勒進大约一公分深的沟(夏宁被非法送進马三家时体重大约120斤,现在夏宁的体重只有80多斤),公安局的恶警一见夏宁的样子,给夏宁戴上它们自己带来的圆铐子,问了一些问题,夏宁给它们讲真象,市局人见夏宁被打得如此惨象,只好结束提审,打开铐子走了。夏宁回到号里戴着手铐和脚镣盘腿炼功,谭犯见了后用一根木棍的顶端撞击夏宁的脚心,夏宁忍着巨痛不为所动,最后谭犯在其它犯人面前不得不佩服夏宁:“她好像巨人呐!”

第二天(14号)夏宁的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坐在地铺上,穷凶极恶的谭犯竟丧尽天良的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踹夏宁的脸部,踢倒后让夏宁坐起来再踢,大约踢了4、5脚,当时有看守所女警陈××在场。

15号女警找夏宁谈话的过程中,恶警谭凤祥抡起竹扫把9大约三公分粗,狠毒的打夏宁的腰部,面对毫无人性的谭凤祥,夏宁无恨无怨好心的劝告它,“不要这样,善恶有报”,而谭犯不但不悔改,反而猖狂的说,我就不怕报应。

辽宁兴城看守所副所长 谭凤祥,宅电:0429-5110607

复疗居委会韩主任:0429-5123634(不明真象)
书记翟素云:0429-5123583(恶徒)
温泉办事处:0429-515453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