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法轮功”一念,女儿化险为夷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

* “我信法轮功!”一念,女儿化险为夷

我因炼法轮功被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在流离失所中开了个理发店。一天,有位大姐進来打听附近有无出租的房屋,正巧我的租房的后院有空房要出租,我就帮助她找房东。房东不在家,我告诉她房东讲过,这房子最低月租150元。大姐说这房子与房租都合适,想让我和房东说一下,因为急需,先定下这事,第二天下午就搬过来。我一边痛快的答应着,一边走進里屋取出一本真象小册子与光盘送给大姐。并告诉她我是一个法轮功的受益者。

大姐似乎被我的热心所感动,痛快的接受了真象资料,嘴里却心不在焉的说:“听说过法轮功。我在工商局工作,干出纳,上过大学,我不迷信,只是看看。”我对她说:“你别害怕法轮功,法轮功讲真善忍,善有善报是天理,好好看看,上边都是真人真事。”她拿着就走了。我想,以后相处来日方长,慢慢她一定会明白的。

没想到第二天上午,我正在店里洗毛巾,只见来租房的大姐一步迈進来,一把握住我湿漉漉的手,十分激动的说:“快听我说,我信法轮功!真的!我女儿让车撞着了没有事!”我一听连忙擦把手让她坐下来慢慢的说。大姐眼里含着高兴的泪水讲述着:

“我今天上午用自行车带着两岁的女儿逛市场,到路口时见女儿在车后头歪向一侧睡着了,就想快点回家放下孩子,车子拐弯急了点,突然有一辆面包车开过来,都感觉到擦着我的手了,就听我车后边“当”的一声响,可把我吓坏了,当时脑子里一时麻木,但心中产生一念:“我信法轮功!”就想起你来,急忙回头看女儿,她的头撞的已歪向另一边。面包车急刹住了,司机跑过来抱起孩子就要上车说:“快,上医院,大姐你放心,孩子的一切我包了。”我当时脑袋没有别的想法,只要女儿没事就好!我嘴里说着:“没事的,先别急,我看看孩子”就抱过孩子来,摸着孩子的头没出血也没起包不青不肿,孩子不哭。把孩子放在地上后,她似乎是从梦中才醒来,站稳脚睁开眼看着我,我忙让她喊妈妈,看看她是正常还是撞傻了。孩子眯着睡眼很正常的喊着“妈妈”,还向前走了两步。我可高兴坏了,就对司机说:“你们走吧,孩子没事。”我一手抱孩子一手推着车子就走,司机很不理解说:“刚才车是真撞上了,都听到响声了。要不我给你些钱,或留个地址,有事再找我。”我说:“不用了”就走了。我只想女儿平安就行,不图别的。这不是,把孩子放下我就来找你来了,我信法轮功救了我女儿的命!遇上这事换作别人连想都不敢想,我亲身体会了你们法轮功的神奇,善恶有报不是迷信!我以后干出纳,不再拿小钱、贪便宜了,对我婆婆好,做好事,也告诉别人法轮功好。你再给我个不同内容的光盘好吗?我下午就把家搬过来。

我对大姐说,只要真心信法轮功好,我们师父就会保护他。大姐匆忙走后,我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慨:“就一念啊——我信法轮功!真善忍法轮大法就赐予了人们无量的福祉,只要你真诚的去了解他,记住他!”

*  法轮大法善解邻里怨仇

我家西邻是个五口之家,户主夫妻(论辈份我称其三哥三嫂)和三个孩子。我7、8岁时,两家盖新房,我们就成了近邻,他家孩子多,经常把孩子托付给我娘照看,由此相互之间在吃喝用上从不计较,你送我把菜,我送你两张饼的;遇到有活忙时都相互帮着干。

后来,两家因为房前屋后栽树占地发生了矛盾,此后愈演愈烈。我家的电视被盗,我娘就怀疑是西邻偷的(因为西邻的亲戚是维修、收购电视的);同行是冤家(兑换粮油买卖),时常隔着墙头大吵小骂的;我家喂驴的草被人撒上了农药,我哥视为命根子、最心疼的驴差点被毒死,哥怀疑是西邻干的,要寻机报复西邻让其用人命偿还,幸好被我发现而制止。两家的怨恨再继续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闹的全村人都知道我两家不合,村长多次调解都不行,我一直想化解两家仇怨,平常与他家人见面都主动打招呼。可是在家人的反对下,我的努力如同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就这样过了十几年,我有缘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懂得了做人的根本道理和怎样善待别人。我告诉西邻,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等道理。三哥三嫂随口答应着,并不多说什么。因为我爹和我都修炼大法,家中其他亲人都知道善恶有报的道理,不再和西邻有冲突。偶尔提起,我娘还是态度不冷不热的说:“惹不起还躲不起啊。”

1999年7.20以后,我爹在中共江氏集团的重压迫害下,被迫放弃修炼,不久就去世了。我因多次被抓被关押、被逼的流离失所。一时间,村子里对我家流言蜚语,议论纷纷,对大法也不理解。我娘更是担心我回家发传单被西邻使坏告发。对我说现在人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整天提心吊胆的。特别我结婚后,四邻经常在我娘面前说,白养了个闺女惹麻烦,没人情味,不好好过日子。

一天我回娘家,听娘说到西邻家的大女儿出事故被撞断腿了,正在市人民医院治疗。一打听,这医院就在我开的理发店附近,我想,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向西邻讲大法真象,让他们真正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善。 我立即准备好了真象资料、洗发精、点心等礼物去看望西邻的女儿。一進病房,西邻的女儿(17岁)正在做骨折牵引,她见到我显得很意外,高兴的挣扎着要忙起身问:“姑,你怎么来了?”我赶快稳住她,非常关心的说:“我回家听说,你住院了,怕你寂寞,捎点真象资料来给你看看,顺便给你洗洗头。谁给你陪床?”她说:“是我爹,他刚出去想透透气。”我知道男爷们陪床不方便,就说:“你的内衣脏吗?我帮你换下来洗洗,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尽管说。”她低着头一时不好意思说。因为毕竟两家打斗、不来往十几年了。过了一会才对我说,她来例假了,病床都弄脏了,不好意思让她爹知道。我一听就忙前忙后的收拾。病房里有许多人目睹这一切,就问她:“你姑真好,是亲的吧?让你姑陪你,你爹不方便。”她犹豫一下小声的说:“不是亲姑,是邻居。”而后又大声的说:“可她比亲姑还亲,我小时候经常给我好吃的。”

我一边干活一边向所有病房的人讲法轮功的真象,他们都很爱听。听说我是开理发店的,就建议我到病房给病人理发,我高兴的答应着,心想可以向更多的人讲真象。这时病房中没有了以往的沉闷抑郁的气氛,充满了对大法真象的渴望与祥和的气氛,欢笑声不绝于耳。大家在相互传阅、议论着我发给他们的真象资料。

我正给西邻的女儿洗头,三哥回来了,看是我,一脸的惊奇:“怎么是你?先别忙活啦,快坐坐,你看看,怎么麻烦你来了?”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我说:“三哥,咱在家有缘,在城里更有缘。我的理发店就在附近,收拾完了我带你去认认地方,有需要的地方尽管说,出门在外不容易,咱们是一家人,不用客气。”三哥倍受感动,一个劲的叫孩子喊我“姑”。

这期间,我尽量抽时间去医院陪床顺便给病人理发,连医生、护士都欢迎我,主动给我介绍病房,通过讲大法真象,一些情绪不好的病人心情转好了,都想听。医生、护士也对我西邻的女儿刮目相看、特别照顾。

三哥亲眼目睹到这一切,对我说:“没想到你在城里生活的这么有意义,人家都愿意和你说话,你对谁都那么好,以前对你炼法轮功有误解,家里以前的事你别介意,你过的真好……”我说:“三哥,是我师父教我做一个好人的。法轮大法教人向善,遇到事情首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善待别人就会得到别人的善待,家里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好日子得有好心情来过,不是吗?咱们两家从此就‘远亲不如近邻’吧!”三哥和我都开心的笑了。

一个多月后,西邻的女儿要出院了,三嫂专程到我店里来向我致谢。我决定帮着三嫂送她女儿回去,因为她女儿腿上还打着石膏,坐车需要有人扶,正好我也捎些大法真象资料回去。一到家,我娘也到西邻帮着忙前忙后的,还拿了20个鸡蛋给她女儿吃。三嫂向来看望的四邻不住的说:“多亏她姑照顾……”说的四邻都把话题转向我,议论法轮功和我的种种好处。

从此以后我再回娘家,环境明显变好了,村里人不再躲着我,都主动与我打招呼,问长问短的关心我。娘告诉我,四邻都夸娘养了个好闺女,明事理,在外边不忘娘家人。我娘更是一百个高兴,也不再担心有人向恶警举报我了。娘说:“西邻和你哥哥地里活和买卖上相互帮忙,和咱家和好了,你发给西邻的真象资料他也拿给别人看,村里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不象电视中说的那样没有人情味,想着亲人。”。

每逢我回娘家,西邻总要请我到他家去唠家常,由此他们也能听到更多的大法真象。两家人都算着日子的盼着我走回娘家。

这一切祥和与美好都是法轮大法赋予的,是大法善解了两家人十几年的怨仇,让人们知道了修炼“真善忍”的人是那样的真诚、善良、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