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迫害的高蓉蓉从医院走脱 震惊江氏邪恶集团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被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用电棍严重毁容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2004年10月5日下午,在正义人士的救助下走出医院,脱离了非法监禁。据消息,此事很快惊动了北京高层,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罗干亲自做批示,从省市到县区为此层层开会传达布置搜寻迫害。

惨遭迫害的高蓉蓉从医院走脱 震惊江氏邪恶集团

沈阳市委副书记刘雅琴要求各单位高度重视,迅速行动,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对提供线索的人重奖、重用。各县区综合治理办公室按照市委要求从10月9日至10月12日进行重点清查,重点是法轮功学员、及亲属驻地、出租房屋等,同时利诱群众提供线索,要求公安机关在最短时间内“破案”。

高蓉蓉的走脱震动了江氏邪恶集团上下,它们说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警察、医生护士面前神不知鬼不觉,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不见了,真是神了,真不可思议。为此他们一个个象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如临大敌。事件发生后,他们互相埋怨,互相指责、推脱责任,因为一时抓不到高蓉蓉就拿三个干警开刀出气,开除了她们的警籍,其他一些有关人员也是胆战心惊,生怕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因为沈阳市司法局办事不力,省司法局决定今后沈阳市迫害法轮功的事由省局直接管辖。现在省市邪恶610正在按罗干的批示严密部署,妄图对辽宁地区特别是沈阳地区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他们派出大批公安、特务等人员秘密深入到车站码头、所有公共场所不分昼夜监视。一方面抓捕高蓉蓉,一方面迫害讲真象救度世人的大法弟子。

作恶多端 江氏集团害怕曝光

据有关人士指出,江氏邪恶集团对《明慧网》怕的要死、恨的要命,把各地大小资料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虽然5年来花了不少钱,进口了不少先进设备,绞尽了脑汁,仍然封不住明慧的消息,各地区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资料源源不断。沈阳市在传达邪恶迫害批示时说:“高蓉蓉失踪当天,国际互联网就发表了消息攻击政府,影响极坏”。为此,他们请来外国专家利用外国技术研究破坏大法弟子上网的办法,因此破坏各地上网点、资料点仍是它们的重点。

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心要修炼法轮大法,做个好人,被残害得差点丧了命的弱女子——高蓉蓉,何以值得江氏邪恶集团上下如此紧张而兴师动众呢?说到底,它们是做贼心虚,心里有鬼,害怕它们干的那些丑事恶行被曝光。高蓉蓉在龙山被毁容的照片和受害的事实经明慧网传向了世界,震惊了全球。许多正义人士纷纷谴责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弟子践踏人权、违反国际法的罪行。这使江氏邪恶集团很被动。现在高蓉蓉出走了,它们生怕她出国把受迫害的真象告诉全世界,毁了它们的虚伪表象。高蓉蓉在医大住院期间,龙山教养院的恶警们就盼着高蓉蓉快点死,据消息,人还未死,恶警们就把火葬场联系好了。

2004年10月5日,被沈阳龙山教养院毁容的大法弟子高蓉蓉设法离开了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医大”)0533房间,摆脱了被毁容后近五个月的监禁。

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残害高蓉蓉的更多事实

高蓉蓉,36岁,在辽宁省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3年7月被不法人员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等恶警不但自己执法犯法,还唆使劳教犯人行恶。

2004年4月26日,在龙山教养院四楼奴工现场,劳教犯人毕淑华对法轮功学员高蓉蓉進行殴打,用拳头打前胸、后背、掐脖子。当时二大队警察滕吉良等在场,不阻止。第二天,唐玉宝给劳教犯人“组长”和“包夹”开会,当众表扬了打人的“组长”毕淑华,说:“做得对!就这么做!”因4月26日毕淑华殴打高蓉蓉那天,三房的劳教犯人“组长”石静没动手,唐玉宝说石静:“你不干活,白吃饭!”唐玉宝又告诉石静如何迫害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说:“你得管,不好的把脑浆打出来!”

2004年4月26日,为应付沈阳市司法局的检查,龙山教养院逼迫学员背“两规一则”。因法轮功学员抵制,二大队警察王春梅丧心病狂的拿出大法书,让劳教犯人毕淑华烧,并扬言一天烧一本,说是院里定的。

2004年5月7日下午,唐玉宝在二大队队长办公室电击高蓉蓉,一大队大队长岳军来找唐玉宝要电棍,电击一大队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唐玉宝说:“不给,这还不够用呢!”岳军上楼拿来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和唐玉宝一起逼迫高蓉蓉往上坐,岳军还说这些年来烧了许多大法书。

岳军又把劳教犯人“组长”石静叫来给高蓉蓉剪头发,進行人格污辱。岳军对石静说:“把她头发帘剪一剪。”石静一剪子把高蓉蓉前额的头发剪短了许多。岳军不怀好意的说:“再剪点。”石静又剪了一剪子。岳军还说:“再剪点。”这样一共剪了三次,岳军看短得不能再短了,才罢休。

龙山教养院警察还用各种手段掩盖毁容罪行。5月7日晚10点多,龙山警察将浑身是伤的高蓉蓉从侧门悄悄抬出来,怕从奴工现场回来的法轮功学员看到。之后,龙山教养院将值班看守的劳教犯人增加到8人,接见餐也停了,大门挂上“食堂装修”的牌子。对法轮功学员的接见更是严格控制。

5月7日晚在沈阳陆军总医院,医生问高蓉蓉,脸是怎么弄的,高蓉蓉说是电棍电的。这时龙山警察在一边小声嘀咕“不该穿警服来,穿便装就好了”。

5月14日在沈阳市公安医院,在高蓉蓉家人来之前,龙山警察匆匆将她挪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防止走廊里出入的人看到。在沈阳市公安医院,龙山警察把高蓉蓉的病房的门玻璃都用报纸糊上,防止外界看到。

在“医大”,医护人员告诉高蓉蓉的家属有人来电话,三大队的男警察苏志忠抢先跑过去,对着电话撒谎说:“我是大夫。”一会儿又说:“我是警察。”高蓉蓉的单位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来人看望也遭到拦截,不让见。

高蓉蓉刚被送到“医大”时,五、六月份经常需要用手术车推出去检查身体。来看病的患者和家属围着问“这脸是怎么弄的?”高蓉蓉的家属讲龙山教养院电击的事,龙山警察粗暴的阻止,并威胁家属,说报“110”来抓人。一次在电梯里,因有群众问怎么回事,高蓉蓉家属讲述时,管理科的毕印红挥拳要打高蓉蓉的姐姐,并威胁说报“110”。龙山警察每次都驱赶围观的群众,群众不听他们的,不走。龙山警察气急败坏,多次当众大喊大叫。二大队副大队长梁真(女)说:“电了,就电了!”警察苏志忠和王春梅在走廊大声说:“电就电了,电死!”

我们希望还有点人性和良知的有关人员,不要再跟随江氏集团作恶,赶快悬崖勒马,别再昧着良心干天下最缺德的事,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停止迫害,给自己留条后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