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集团迫害法轮功黑幕 澳联社长篇报道披露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明慧记者刘东、张颖编译报道)澳洲联合新闻社驻京记者Hamish McDonald冒着遭到“不受欢迎”的危险,从北京发来采访报道。报道说,法轮功学员唐乙文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条腿被酷刑致残,丈夫也被强迫与她离婚,还失去了工作。唐乙文说,腿瘸是可怕的,残酷的折磨也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痛苦,是那永远刻在心中的,心理上的折磨。但我们无法因为面对残暴而口是心非,违背自己的良心。

* 记者发现尽管竭力镇压 众多法轮功学员仍坚守信仰

澳洲联合新闻社(The Age)10月16日报道,掌握中国政权的共产党一直在竭力镇压法轮功精神运动。尽管中共将许多法轮功学员投入劳改营或洗脑中心以强迫他们放弃法轮功,但是记者哈密史-麦当劳(Hamish McDonald)却发现,众多法轮功学员仍坚守信仰。

报道说,在中国南方商业大都市广州郊外的这个污秽的工业区有一栋建筑物,它旁边金属大门上的小门牌上写着“广州法制学校”,但是它却并不像什么学府,而且也看不到任何学生活动。相反,这个令人生畏的大门仅仅在黑色官方及警方汽车出入时开放,随后就又关上了。一些车辆加速爬过一个小丘驶往附近珠江支流的一个轮渡码头。在河对面的高墙和瞭望塔后面是一批恐怖的简陋房舍。

据两名今年曾被强制[录取] 的人士称,这所“法制学校”其实是中国警察为镇压法轮大法而设立的众多新机构之一。法轮大法通常被称为法轮功,是基于打坐和动作类似太极的功法的一种运动。法轮功在五年前被[江氏政府] 以×教名义禁止。

* 在中国几乎每个区都有一个洗脑中心

唐乙文说:“它是一个洗脑中心,在中国几乎每个区都有一个。据说这里是全国最残忍的洗脑中心之一。”37岁的唐是一位娇小而语调温柔的日语翻译,今年2月她曾在大街上被警察绑架并被关入了这个地方[广州法制学校] 。

据说这里关押的都是象唐乙文这样几经迫害但仍未放弃自己信仰的人,他们都曾被关押在诸如河对面的槎头劳教所之类的强制劳教所长达三、四年并长期被迫从事重体力劳动和遭受残酷审讯。

* 精神迫害手段包括剥夺睡眠、连续声像宣传轰炸、殴打和酷刑

据唐及另一名最近曾在此被关押的学员称,这间所谓的“学校”对这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长达数周的强化精神迫害,这包括剥夺睡眠、连续声像宣传轰炸、专家组长期审问等并辅之以殴打和酷刑。

警察的这些可怕的手段……听起来象是毛1966年发起的10年文革中红卫兵对“右派”刑讯逼供时采用的斗争方法。

唐说,洗脑是比劳教还残忍的一种“再教育”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们被强制生产出口产品却得不到任何报酬,唐就曾被关押在槎头和省级三水劳教所共三年的时间,直到去年8月她才获释。迫害给她的一条腿留下了残疾,这使她稍微急行就会疼痛。

唐说:“我过去听父亲和老人们讲文革期间人们如何在劳教所自杀,我当时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不坚持活下来呢?经过劳教所的洗脑后,我明白了,那是因为人们根本无法承受那里的残暴。那里就是地狱。”

从表面上看,[法轮功学员们的] 抗争是没有希望的,就象是蝴蝶撞车轮。

* 公安部头目刘京手下的警察任意把人关入劳教所

迫害的一方是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控制的170万多名警察,60岁的刘是中央委员并同前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家族有亲戚关系。警察可以不经审判和律师辩护就将人关入劳教所和一系列叫做“安康医院”的准精神病院机构。据说中国的劳教所关押的人数保持在33万人,最长可关押多达4年之久,中国的安康医院可容纳约2万人。

* 中宣部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

此外,拥有六千六百万党员的中国××党的宣传部还同时在开展反法轮功舆论宣传运动,称法轮功鼓励自杀、让人忽视严重的健康状况及敛财等等。

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虐待得不到任何法律矫正:自从中国官方于1999年7月禁止法轮功以后,中国最高法院下令禁止下级法院和律师接受法轮功学员提出的诉讼案件。

迫害的对象是象唐这样的人们。唐是一名日语专家,来自距离省会广州不远的地区茂名。她一条腿因迫害而留下残疾、她找不到自己热爱的教师工作、随时有被绑架、未经审判就被判刑和遭受酷刑的危险。她的丈夫被迫同其离婚。她说,警察曾说她是不可能得到出国护照的。

唐于今年8月收到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的一封来信,信中表示收到她被迫害的材料及向澳洲政府申请避难的申请。之后,她因担心被恼羞成怒的警察再次逮捕而被迫流离失所,辗转于各地。

* 尽管经历了数年的残酷监禁 坚信法轮功的人仍大有人在

但是蝴蝶仍坚强的活着。尽管经历了数年的劳教,坚信法轮功的人仍大有人在。他们中包括很多象唐这样受过教育和高智慧的人。对唐来说,残酷的监禁和获释后长期受到的骚扰仅仅是加深了她对迫害的认识和对法轮功的坚信。

今年,唐在广州“法制学校”被强制洗脑三周,期间她曾进行绝食抗议并被迫害得几近死亡。但是她在这场孤独的意志之战中取得了胜利,在没有写任何放弃法轮功保证的情况下,官方不得不释放了她。

* 法轮功自1992年公开传授以来 立竿见影的益处使学员人数倍增

自1992年李洪志先生公开传授法轮功以来,法轮功人数曾以指数倍(exponentially)速度迅速增长。……中国的东北曾叫满洲里,当时[在法轮功洪传时]那里上百万的人因为落后的国营企业被关闭而失去工作和社会福利。

对于普通法轮功学员来说,每天修炼法轮功功法为他们提供了立竿见影的益处并减少了他们的医疗支出。由于中国的市场改革,当时的医疗费用已变得惊人的昂贵。

许多人说,慢性病甚至是严重的疾病都在炼法轮功后消失了。法轮功的简单道德法理“真、善、忍”也给生活在拥挤的乡村和城镇的焦虑的大众提供了精神的提升。

* 法轮功学员遍及社会各阶层

到90年代末,一些中国媒体称法轮功已拥有1亿学员。中国政府后来称有3百万人修炼法轮功。真实数字或许是数千万,并主要集中在中国北方。

李先生对政治权力毫无兴趣。法轮功只是教学员通过个人修炼和崇高道德升华来提升自己,法轮功是完全和平的而且对社会问题毫无兴趣,李先生自己于1998年移居美国。

但是法轮功的组织能力,包括其在中国全部30个省份的灵活结构和熟练运用现代通讯工具互联网、手机以及电话短信等,使××党感到惊慌。法轮功学员中甚至有大量的政府雇员、××党员和军方人士。

江××发起了一场镇压运动,该镇压暴行随着法轮功学员们不断前往北京进行抗议而不断升级。按照法国学者本诺-沃曼达(Benoit Vermander)的说法,法轮功抵抗这场舆论战的技能使××党更加相信它们遭遇了自掌握政权以来最厉害的对手——“一个对××党了如指掌的对手。”

* 采访经过数月周密安排 

在预先约定的北京一家饭店外,唐乙文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她身着牛仔裤、T-恤衫、棒球帽遮挡着面庞,在人群中显得普普通通。

这次会面可追溯到数月前,当时有人从海外一个安全的电话联系了墨尔本法轮功发言人迈克尔-皮尔森-史密斯(Michael Pearson-Smith)。7月,法轮功学员建议记者在悉尼会见另一位法轮功女发言人凯-卢比车克(Kay Rubichek)。卢比车克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在一家开发教育网络的公司工作。陪同她一同前来的是一名中国女士。她们关掉了手机并取出了电池——这是全球法轮功学员都采用的一项安全措施,她们说这是为了防止中国特工利用手机窃听对话和跟踪学员行动而采纳的专家建议。

这位中国女士叫丽莎,是唐乙文的姐姐。丽莎自1989年以来一直生活在澳大利亚。她交给记者两份手写材料。一份是唐乙文对自己被监禁和在广州“法制学校”进行绝食的叙述。另一份是她写给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Howard) 的一封信,信中标注的日期是今年6月。

* 唐向记者讲述她不同寻常的故事

回到中国不久,我[记者]收到一个电话,在断续、遥远的电话线的另一端是一位声音温柔的中国妇女,她想与我约定一个时间在北京会面。一周后,唐出现了,随后的几天里,我们在公园以及她暂居的公寓多次会面,她向我讲述了她的不同寻常的故事。

她选择修炼法轮功的故事同其他许多法轮功学员类似。唐在茂名市上高中时是一名特别聪慧的学生,她考取了位于北京的一间最好的外语大学,毕业那年她取得了日语专业最优秀的成绩,同时她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达到了极好的英语水平。回到广州后,她很快成为一名接待日本代表团的口译员。

* 在中国受的教育只有非常虚假、空洞、肤浅的共产主义教条

唐说,当她年近30时,她觉得生活很空洞。她当时饱受病痛折磨,花了很多钱看医生也无济于事。她当时已疏远父母多年,她的父亲曾参加抗美援朝,是典型的家长式严父。她当时也不想与同是日语翻译且已相处很久的男友结婚。

“更糟糕的是,那是个精神上的问题,” 她说,“在中国长大,我们的头脑充斥的都是些空洞的共产主义教条。象圣经说的那样,我们没有任何机会得到任何教育、任何感知、任何关于爱、仁慈和宽恕的理念以及生活和人类存在的意义等,只有非常虚假、空洞、肤浅的中国共产主义理想。”

* 法轮功让唐正在成为一个“全新、无私”的人

与此同时,丽莎在1996年去悉尼听了李洪志先生的讲法之后,便开始修炼法轮功。茂名之行,丽莎显现出一种宁静祥和。

唐决定试一试法轮功,很快,她身体上的疼痛消失了,法轮功让她感到自己正在成为一个“全新、无私”的人。她辞掉了翻译工作,开始在一所商学院里教课,工资比以前少很多。并且,她与她的男朋友结了婚。

* 因合法请愿受到逮捕关押

1999年镇压开始后,她被迫辞掉她的教师工作。第二年,她去北京参加法轮功5月13日的庆祝活动。5月13日是李洪志先生的生日,她和其他学员们走出去,到天安门广场上请愿。

她立即遭到逮捕,并被移交给广东警察。在她绝食7天之后,警察释放了她。“为什么你非要用鸡蛋碰石头?”她的父亲问道。“鸡蛋碰石头”是一句中国的谚语,她的医生,监狱里的犯人们和她的朋友们也一遍又一遍问着她同样的问题。

2000年8月23日,警察又来了,并把她送入劳教所,判了两年劳教。警察把她带到河对面的槎头劳教所,在那里,数百名女学员和那些女吸毒犯、妓女和轻犯们关押在一起,监舍拥挤而简陋。

* 在劳教所轮班加工生产出口产品

每日都是挥汗如雨的在车间里度过的,10个小时轮班加工广州厂家的产品:假花,毛绒玩具以及桌上用品。有一些玩具是人们所熟悉的卡通人物或是圣诞老人。加工好的餐巾环放入标有德国和法国标签的纸箱中,一位生意人曾告诉他们这些商品是用来出口的。

刺激的化学胶水会让人头痛,毛绒玩具上的纤维刺激皮肤上的红疹,使红疹越来越严重。“当毛织品递过我手上时,它会使我的手更加刺痒疼痛,”唐说。“并且,不管你怎样累,你都不能够闭上眼睛,哪怕是一秒钟,但别的犯人可以,因为他们认为,如果我们闭上眼睛,我们就是在打坐。”

* 为了逼迫放弃信仰 连续数小时的疲劳宣传轰炸

唐说,在两年的劳教期间,她因拒绝转化而被延期一年,每天她都被逼迫签悔过书。她和其他学员们定期被带到拘留室。刑事犯被下令向他们大声阅读反法轮功的材料,每次连续数小时。喇叭和电视屏幕会不断高声重复着内容相同的宣传。

她说,“每天结束前,你必须写所谓的作业才会被允许去睡觉,他们给你一个题目:‘作为一个犯人,你认为你在这儿的地位是怎样的?你本应是一名教师,在外面教书,你是如何想的?你不认为你们正在做有违中国法律的可怕事情吗?”

唐说,第一年,她试图通过作业向警察解释她的信仰。“我们认为,我们可以沟通,让警察理解我们,”她说。“但是,我们发现他们并不真的阅读作业,他们只是试图通过这些材料找到他们能够用来当作武器回击你的东西。在最后一年,我拒绝写任何东西,并告诉他们,这没有用…我的刑期因此而延长了一年。”

* 不放弃信仰就摧毁你的肉体

2002年10月,唐被带进一间房间。她的腿和手被绑起来,她的嘴被胶条封住。提审人员强迫她站立19个小时,他们对她大声辱骂,打她,踢她。两名负责审问她的女士是从北京派来的有关法轮功问题的专家,据唐回忆说,她们是张力军和岳慧玲。“当她们审问审累了,她们俩儿之间就高兴的聊着天,大声的说笑,”唐说。很长时间后,她被放下,并被强迫站起,然后再次被捆绑起来,甚至更紧更加痛苦。

两个月之后,唐再次经历了同样的魔难,直到一名劳教所的医生向提审人员发出警告,他们才不得不把她放下。直到现在,她的右腿仍感到僵硬疼痛。

* 参与迫害的狱警意识到将会成为清算运动的替罪羊

去年早些时候,提审人员似乎放弃了。2月份,她的父亲打通关系得以见到她。看到她遍体鳞伤和消瘦憔悴的样子,她的父亲感到震惊,这位老兵开始写一连串的信表示愤怒不满,并质问广东官员。被释放的学员也已开始公布在劳教所迫害她们的人员姓名,并且将姓名公布在海外网站上。即使是手段严厉的狱警也开始意识到,一旦北京为了平息外界的批评而发起清算运动的话,他们将会成为首批替罪羊。

去年5月,唐被转移到位于偏远地区三水的一家更大的省劳教所。在这里,对她的转化工作仍继续进行,但是少了些暴力。

她的丈夫来看望她,告诉她他想离婚。他对警察不断的骚扰感到厌倦和恐惧。“现实比理想重要的多,”她的丈夫这样告诉她。去年8月当她从三水劳教所释放时,她的丈夫来接她,丈夫的母亲给他的手机打电话,敦促他不要停留,于是,他把她留在了一家旅馆。

她和父亲和解了。在槎头,她的父亲拥抱了她,在她的记忆中这是第一次。唐回到了茂名,但是发现她自己还是处于当地610办公室的不断监视下。据认为,610办公室是以1999年江泽民决定镇压法轮功的日期而命名的。

雇主被警告不许雇佣她,朋友们也被告知不许和她联系。后来,2月23日当她在广州街头行走时,6名官员把她带走,送入法制学校。

* “法制学校”比劳教所更残酷

“许多同修曾告诉我,‘法制学校’比劳教所更残酷,”她说。“我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她宣布绝食,拒绝谈话,拒绝吃饭喝水。她被单独关押,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弱时,医生进来用管子给她灌食。从这座楼里很远的那一端,她能够听到痛苦的呻吟声。“我经常能够听到一些喊叫声,或是低沉的呻吟,或是被打时挣扎的声音,”她说。

法制学校的人来劝说她做出让步。“你会死在这儿的,”他们这样告诉她,“你将会有许多慢性病,你将永远不能生孩子。”

20天之后,唐在严密的警卫下被送到了广州医院,她的父母也被叫到了医院。直到她的妈妈答应在一张声明上签字,称法制学校不承担任何责任时,警察才同意放了唐。

6月份,唐托人偷偷带出一封她写给霍德华的7页信,讲述她在中国的艰难处境,并请求被批准前往澳大利亚,她的姐姐在澳洲,并且有一份工作在等着唐。

她收到了装在官方信封里的邮寄来的回信,信中说,霍德华已经把她的案子通知了外交部长亚历山大-唐纳(Alexander Downer)和移民部长阿曼德-凡斯通(Amanda Vanstone)。

无论如何,唐没有等待茂名610办公室监视她的人有所反应。8月9日,为了避免看门人举报,她在深夜里悄悄的离开她父母的住所,到广州办理她的离婚手续,然后,在当地开始一系列的火车行程,最终来到了北京指定地点。

唐现在每天都打坐炼功,阅读她袖珍版的李先生著作,或是虔敬的听讲法录音带。她现在一副修女样的打扮,穿着女装,白袜子,黑鞋。她每日只是吃少量的水果,米饭或是面包,只喝水。

她说她真的很想移居澳大利亚。“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容身之地了,”她说。她现在的生活只是围绕着她的自我修炼和对法轮功的热爱。她坚持在这篇报导中用她的全名及详细资料,不论是否这会有助于她离开中国,还是受到中国警察更加严厉的惩罚。

她相信共产党统治已经到了末端,她说中国人普遍这样说。“我尊敬李老师,我完全相信他,尽管我从没有亲眼见过他,他在距中国很远的地方。”她说道。

* 法轮功在海外越传越广

在北京权力掌控之外,在香港和台湾等中国人聚集的自由之地,以及在海外华人的散居地,法轮功通过有线电视网新唐人电视台,以及巧妙运用网络技术,使得功法传播越来越广。

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继续在中国大使馆,领事馆和中国代表团驻地外打坐请愿,与此同时,有高深学历的男女发言人们与政府官员和媒体会面,争取将法轮功受迫害状况纳入国际人权的议程。

* 中国外交官员对海外法轮功学员进行恐怖活动

中国外交官员采取的破坏手段包括:监视法轮功学员;和学员的家人联系,警告其危险性;向当地政府官员施压,阻止法轮功参加官方主办的活动。一组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于6月份前往南非,抗议两名访问南非的中国部长,他们在车中遭到枪击,这是一起令人感到蹊跷的事件。他们中的一个人脚踝受伤。

尽管在澳大利亚没有暴力事件的报告,但是,法轮功学员说中国大使馆及领事馆从事的活动已经引起联邦警察的注意。“我们知道你正在被一名特工人员跟踪,”悉尼的法轮功女发言人引述一名联邦警察最近对一名学员说的话,“我们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但是我们会保护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